都市傳說:娛圈述異 毛舜筠 小蝶情深 配音:粵語 字幕:繁簡

天下只有媽媽好,有媽的孩子像個寶……
可是,沒有了孩子的媽媽,她的心情又會是怎樣的呢?

小時候,我在一幢兩層高唐樓的二樓居住,爸爸將單位間成兩房一廳,一房是爸爸媽媽的,另一間是我與姊姊的。

由於樓高只有兩層,與我們最接近的鄰居,就是住在地下的陳姨。

陳姨年約四十歲,樣貌娟好,只是經常愁眉深鎖,說一句話,嘆三口氣。

我們遷進這裏居住前,陳姨已在這裏住了一段不短日子。
我記得當我們搬進來時,陳姨就站在門口,看我們把家具搬上二樓。

我當時只有五歲,對於搬搬抬抬幫不上忙,可以做的,就是抱着我心愛的洋娃娃站在一旁。

那個年代的洋娃娃,不如今天的精緻,我那個洋娃娃仰臥時,雙眼能自動閤上,在當時已經十分了不起。

站了不久,我開始東張西望,小孩子總是好動的,我自然也不例外。

抬頭時看見陳姨正目不轉睛地望着我,像沉思些甚麼似的。
「小朋友,你叫甚麼名字?」陳姨問我。
「我叫毛毛,今年五歲。」我就如幼稚園學生回答老師的問題一樣。

陳姨喃喃自語道:「毛毛?如果小蝶在生的話,也和你差不多了。」
陳姨用手輕撫我的頭,從口袋取出一些糖果給我,對我說:「如果你想吃糖果,就向我要吧。」

第一次見面就有糖果吃,我對陳姨的印象甚佳。
安頓好後,我們一家開始過新生活,到了一個新的環境,一切都十分陌生,我比較熟絡的,就是陳姨了。

平日,陳姨總是愁眉苦臉,只有見到我才面露笑容,我年紀還小,當然沒有想到其他方面去。

轉眼過了五年,我十歲了,在我生日那天,爸爸買了一個大洋娃娃給我做禮物。

舊的洋娃娃早就不知丟到哪裏去了,我曾多次央求爸爸買這個洋娃娃給我,想不到在我生日那天,爸爸給我一個意外驚喜。

每晚,我都要抱着那個洋娃娃才能入睡,洋娃娃為我帶來不少歡樂,但亦惹來一些怪事。

每晚,我總覺得有人強搶我抱在懷裏的洋娃娃,可是,當我睜開眼時,卻甚麼也看不見。

「會不會是姊姊在攪鬼呢?」一晚,我在半夜被弄醒時這樣想。

我與姊姊分別睡在一張碌架床的上下格,我睡下格,姊姊睡上格。

我太喜歡這個洋洋娃娃,姊姊有好幾次向我借,我怎麼也不答應。

姊姊曾這樣威嚇我:「毛毛,你當心點,你不借給我玩,難道你不用睡覺?我會趁你睡了,將洋娃娃拿走丟掉,大家一拍兩散。」

我認為一定是姊姊乘我睡着時,要將洋娃娃從我懷中取走。

為證明我的推測,我將洋娃娃放在床上,用被蓋好,然後爬上碌架床上格。

姊姊睡得正酣,似乎不是她攪鬼,難道是我自己的錯覺?
回到下格床,我登時呆住了,用被蓋着的洋娃娃竟然不見了。

我找遍床上及地下,都不見洋娃娃的蹤影,急得哭了起來。

「毛毛,甚麼事三更半夜哭個不停?」姊姊的聲音從碌架床上格傳來。

「我的洋娃娃不見了!」我哭着說。
姊姊把房燈亮了,替我在房內仔細找,沒有發現。

這個答案,當然不能令我滿意,我到鄰房把媽媽弄醒,要她幫我把洋娃娃找回來。
媽媽也一樣找不到,這時,天色微明了。

媽媽問:「毛毛,你的洋娃娃原先放在哪裏的呢?」
我將經過一五一十地說出來,姊姊知我懷疑她,瞪了我一眼。

媽媽檢視我床上那張被,突然叫我及姊姊把手伸出來給她看。

媽媽說:「奇怪,你們的手這麼乾淨,可是被子上有一個髒手印,究竟這個手印是誰的呢?」

為進一步證明,媽媽把我及姊姊的手與那個手印比對,發現那個手印較我們小得多。

這時,陽光已射進房間,但洋娃娃的下落仍然不明。

媽媽說:「不找了,失去的東西,你愈找就愈找不到,到你不找時,它可能就會在當眼處出現。」

這個理由雖然未能令我滿意,但找了這麼久都找不到,唯有希望奇蹟出現。

對着平日喜歡吃的早餐,我完全沒有胃口,只好餓着肚子上學去,我用「絕食」來逼媽媽落力點替我找洋娃娃。

整個上午,我沒精打采,好不容易才等到下午放學,垂頭喪氣地走回家。

陳姨對我說:「毛毛,吃了飯沒有,怎麼你的樣子像不高興似的?」
陳姨這樣一提,我才覺得肚內空空的,我估計媽媽還未把午飯弄好。

陳姨看見我的神色,就對我說:「毛毛,陪陳姨吃飯好不好?」

這是陳姨第一次邀我到她家吃飯,況且肚子又餓得厲害,連忙點頭答應。

陳姨將餸菜擺在桌上,盛了三碗飯,一碗放在她自己面前,另一碗給坐在她右手邊的我,另一碗放在對面的一個空位。

「陳姨,還要等誰呢?」我見還有一個位空着,於是問陳姨。
「人齊了,吃飯吧!」陳姨說。

明明有一個位空着,為何說已經人齊呢?
不過,陳姨既然這樣說,我又餓得發慌,也不理這麼多,狼吞虎嚥地吃。

吃完飯後,那個位還空着,那碗白飯原封不動,陳姨反而用一個小碟盛了些餸菜,放在那碗白飯旁邊。

當陳姨嫉拾枱面時,先把那碗白飯及餸菜拿走,放在神枱一個位置。
「小蝶,吃午飯了。」陳姨喃喃地說。

吃過午飯,我趕緊跑回家,媽媽正布置飯桌,桌上擺滿我最喜歡吃的餸菜。

「毛毛,你看我弄了些甚麼給你吃!」媽媽對我說,可能是她怕我餓壞了,想出這個辦法引我進食。

雖然剛吃過飯,但那些餸菜仍令我垂涎欲滴,不過,一想到那個失去的洋娃娃,我硬起心腸。

「媽媽,我不吃了,除非找到洋娃娃,否則我是不會吃的。」我說完這番話,恐怕媽媽識破我的詭計,接着說:「媽媽,我現在去找我的洋娃娃。」
當時年紀還小,不知道這樣會令媽媽十分傷心。

我不是去找洋娃娃,因為根本無從去找,我在街上逛了一會,又不想回家,於是又去陳姨那裏。

陳姨對我說:「毛毛,你去了哪裏?你媽媽剛才還來找你呢。」

我將事情始末說出來,陳姨聽到被子上有一個小小髒手印時,她的神情有些古怪。

陳姨說:「毛毛,你媽媽說得對,不見了的東西,過一段時間就會找到的了。」

「你們在騙我,不見了的東西,又怎會突然出現的呢?」我對他們的說法感到不滿。

陳姨說:「毛毛,陳姨不會騙你的,你乖乖聽你媽媽的話,今晚就可以得回你的洋娃娃了。」
「真的?」陳姨的話令我感到興奮。

陳姨說:「毛毛,你這樣對媽媽,她會十分傷心的,你快回家向她道歉。」

我向陳姨道了謝,回到家中,桌上的飯餸原封不動,看來媽媽也是吃不下飯。

「媽媽,我知錯了,你原諒我吧。」我說的話令媽媽喜出望外,抱着我又哭又笑。

晚上,吃了飯做完功課後,我坐立不安,心裏嘀咕,陳姨是否在騙我。

等到午夜,沒有甚麼事發生,在爸爸催促下,我老大不願意地上床。

「陳姨說今晚我可以得回洋娃娃,可是到現在還沒有動靜,看來她是騙我。」我不禁流下眼淚:「為何大人總是愛騙小孩子的?」

我哭濕了枕頭,才入睡就被物件擲醒,我一睜眼,赫然發現把我擲醒的,是我失去了的洋娃娃。

那個洋娃娃所穿的衣服滿是髒手印,不過,我能得回洋娃娃,已心滿意足了。
翌日,我笑嘻嘻地抱着洋娃娃吃早餐。

「毛毛,洋娃娃是在哪裏找到的?」媽媽問。
我說:「我也不知道,昨晚我睡到半夜,洋娃娃就掉到床上來了。」

媽媽替我把洋娃娃穿着的衣服洗乾淨,洋娃娃又回復原來可愛的模樣。
下午放學後,我往陳姨那裏向她道謝。

「小蝶總算肯聽我的話。」陳姨姨喃喃地說。
可是,當天晚上,又有怪事發生,我與姊姊被嘈吵的嘻笑聲吵醒的,一睜眼立時嚇了一跳。

我們看到衣服,玩具等在房間內飄浮,就如被隱形人提着似的。

我與姊姊嚇得大叫,驚動爸爸媽媽前來察看,他們看到房中的情景時也嚇了一跳。
爸爸媽媽關心我們的安危,把我們抱出房外,安置在他們的房裏。

待我們情緒平復後,爸爸媽媽商量如何清除那些怪現象,決定翌日往找張豐。

張豐是附近一間道觀的主持,據稱是一名有降魔伏妖能力的道士。

這名道士替人驅邪捉鬼時,只穿平日的服裝,據他說是怕道袍把妖怪嚇走,要他費力去追。

張豐來時,沒有立刻到我們家來,反而直入陳姨的家,吩咐我們不要跟進去。

我們在門外偷聽屋內的動靜,聽到陳姨說:「道長,求你放過小蝶,沒有她,我還有甚麼人生樂趣?」

張豐說:「人鬼殊途,陰陽相隔,讓她早日輪迴,免卻在陰陽界飄盪之苦。」

無論陳姨怎樣哀求,張豐也不肯讓步,並說:「只要你在三年內再婚,小蝶還是你的女兒,有一個活生生的女兒,不是更好嗎?」

未幾,張豐從陳姨家出來,對我們說:「一切都解決了,你們不會再受騷擾的了。」

爸爸媽媽向張豐道謝後,轉身向陳姨慰問:「陳姨,對不起,我們不知會弄到這個田地。」

陳姨說:「我要多謝你們才是,如果不是你們請來張道長,我又怎知可與小蝶重聚呢?」

小蝶是陳姨的獨生女,陳姨喪夫後須外出工作,只好把五歲大的小蝶留在家中,豈料家中失火把小蝶燒死。

一名法師可憐陳姨,把小蝶的魂魄招回陽間陪伴陳姨。
雖然小蝶不能現身,但卻可使陳姨感覺得到她的存在,吃飯時,陳姨會為小蝶安排飯餸。

小蝶也是喜歡洋娃娃的,半夜把我的洋娃娃取走,在陳姨的告誡下才交回,她心中不忿,要嚇嚇我們,才生出了這許多事。

一年後,陳姨嫁人遷走,據知其後她添了一名女兒,就叫做小蝶。

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

影音電子書
https://readmoo.com/
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

訂閱patreon
https://www.patreon.com/frogwong

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,節目加設簡體字幕,即是有繁簡體字幕。
敬請繼續支持,訂閱frogwong出版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