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釋囚謀殺罪成 家屬大鬧法庭 配音:粵語 字幕:繁簡

2003年11月26日,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判處被告終身監禁後,基於保安理由罕有地將餘下程序轉到內庭處理,主控官召來警員護送他與助手離開法庭。

引起法庭騷動的是黃漢森(20歲),他被控於2002年1月5日,在屯門青山公路三八五號,嘉喜利大廈地下大利茶餐廳外,連同其他人士,謀殺男子黃志成(27歲)。

七人陪審團退庭五小時後,一致裁定黃漢森謀殺罪名成立。

法官翟克信在上周審理謝靄琳綁架撕票案時,被兇手李國愛粗言辱罵為「狗官」,今日判刑時,已多了幾名懲教署人員在場戒備。

法官翟克信判刑時斥責,於去年1月5日發生的命案極之可怕,黃漢森與在逃黨羽蒙上面及以紗布纏刀柄,以殘暴手段對待一個手無寸鐵年輕人,死者被斬後半小時不治。

顯示被告一黨的懦夫行為,社會應當引以為恥,被告出獄不足一個月即犯案,謀殺罪依法判終身監禁,被告應得此刑罰。

黃漢森知道謀殺罪名成立,被判終身監禁後,反應激烈,突然衝前,作勢爬越犯人檻,瞬即被六名懲教署職員當場制服。將他按在地上,黃漢森仍手舞足蹈反抗。懲教署人員用手銬將黃漢森雙手扣上強行拉走。

黃漢森被押返囚室時,庭內十多名黃漢森親友,齊聲叫喊呼冤,指摘控方在證據不足下,將黃漢森定罪,手法甚為不公,不少親友在場哭鬧。

當時場面混亂,幾名女陪審員被嚇至花容失色,法庭職員見場面瀕於失控,匆匆按法官指示安排陪審團離開。

黃漢森的父母,姊姊對裁決極表憤怒,黃漢森父親在法官還未退庭之際,大罵「你哋有冇搞錯,明明唔夠證據,佢都唔在現場,仲要告佢謀殺,係差佬將兇器編號調轉,警方做手腳我都未追究……」

黃漢森的母親、姊姊放聲大哭,頻呼冤枉,親友攙扶黃漢森母親離庭時,她高呼:「我唔會自殺,唔駛驚。」

翟克信在場觀察數十秒後,見黃漢森親友久久未離庭未散去,他隨後返回內庭,五分鐘後再召控辯雙方律師入內,獲告知未有嚴重事件發生。

法官罕有地將感謝陪審團及處理證物等程序,移師內庭處理,法官向七名陪審員道謝,感謝連日來盡心聽案。

主控官魏富達為保安理由,召喚四名軍裝警員到場,護送他與助手離開法院。

辯方律師離開法官辦公室後,與黃漢森父親會晤,商量如何上訴。

時間回到2002年1月5日下午五時許,黃志成在屯門嘉喜利大廈地下大利茶餐廳,與友人在茶餐廳外面的一張枱喝下午茶。

坐下不久,一部私家車在附近街頭繞了一個圈,停在嘉喜利大廈旁邊的仁愛街市後面青匯街,四名戴黑色冷帽蒙面人落車衝向茶餐廳。

帶頭一蒙面兇徒大罵黃志成一頓,摑了他數巴掌,黃志成推翻桌子反抗,即被兇徒當頭劈一刀。

黃志成中刀後逃走,兇徒從後追斬,黃志成身中多刀,逃至青匯街一路邊咪表泊車位時被石壆絆倒,跌在一輛輕型貨車旁邊。

四名兇徒再向他狂斬至少十次,劈中黃志成額頭、胸部及心臟,腹部被劏開,身體受到嚴重傷害,送院前已不省人事,搶救半小時後證實死亡。

案件列謀殺案處理,新界北重案組接手調查,探員在金安大廈對出五十米檢獲一個頭套,青山公路近屯興路一垃圾桶檢獲兩頭套,三柄刀柄上纏紗布的十八吋長牛肉刀,一件染血風褸。

法醫驗屍時,發現黃志成身中十多刀,胸口中了三刀,前額、手臂、右手,左肩和左上背均有頗深刀痕,前額被劈開,胸部被刀劈開,心肺外露,死因是身體重要器官嚴重受損。

探員經廣泛調查,知道黃志成是運輸工人,有黑社會背景,是幫中小頭目,有藏有攻擊性武器案底,專向商戶及小販收保護費,為外圍波集團當艇仔。

有人對探員說,黃志成吞沒一筆賭波投注,外圍波集團向他下了「追殺令」。

政府化驗師檢驗沾有死者血液的牛肉刀,在其中一刀柄上的紗布,發現一個DNA樣本。

探員根據線報,11月14日拘捕黃漢森,他過往曾有兩個案底,其中包括藏毒及藏攻擊性武器,藏攻擊性武器罪名成立後,被判監三年,案發前剛出獄一星期。

黃漢森在警誡下承認案發當天,手持牛肉刀在案發地點出現,他說無參與斬殺死者。

2002年11月16日,黃漢森被控以一項謀殺罪名,解往荃灣法院提訊。

黃漢森報稱無業,被控於2002年1月5日,在屯門嘉喜利大廈地下大利茶餐廳外,連同其他人士,謀殺二十七歲男子黃志成。

控方指出,案中死者黃志成,遭四名蒙面男子持刀襲擊,身中多刀致死。
警方在附近垃圾桶檢獲風褸、頭套及牛肉刀,發現證物上留有死者和黃漢森的DNA,被告在警誡下承認有份參與事件,願意協助警方重組案情。

法官將案件延至下月13日在屯門法院再提訊,以待警方根據被告提供資料,緝捕三名在逃兇徒,被告還押監房看管。

2003年11月19日,案件在高院開審,黃漢森否認謀殺控罪。

控方指出,黃漢森等人持牛肉刀,襲擊坐在屯門青山道與青匯街交界,大利茶餐廳外的死者,死者被劏肚,心肺外露。
兇徒將染血牛肉刀棄在附近一個垃圾桶才散去,警方在十個月後拘捕被告。

控方證人在庭上供時說,案發當天目睹四名兇徒追着死者走近他,他當時正開啟車門,將前路堵截。
四人在他面前,當場斬殺死者,死者胸被劈開,深至見到胸骨。
四名兇徒將兇刀拋棄在垃圾桶,其後沿青山公路奔跑百多米,企圖騎劫兩輛私家車,但不得逞,逃至華都花園近屯利街不知所終。

黃漢森出庭自辯時聲稱他雖然有份拿刀,但沒有用刀斬死者,他將刀掉入垃圾桶內時,同黨牛肉刀上的血沾到他的刀上,血跡轉移令到他被誤會曾用刀斬人。

控方對陪審團說,被告無交代犯案動機,控方不必證明被告殺人有何動機,因為只有兇徒才心知肚明,外人永遠無法知悉行兇動機。

政府化驗師指出,在現場檢獲的一柄牛肉刀,刀上沾有死者血跡及皮肉組織,顯示這柄牛肉刀曾與死者接觸並造成傷害。
纏在這柄牛肉刀刀柄上的紗布,檢出的DNA樣本,與黃漢森相符,顯示他曾與那柄牛肉刀有接觸。

黃漢森曾把持的利刀上的血液,與死者血液樣本完全相符,血跡分布在刀鋒兩邊,與用刀斬人情況相符。
若刀鋒上的血跡由另一柄刀轉移過來,血跡留在刀鋒兩邊對稱位置的機會甚微。

在垃圾桶檢獲的一件染有死者血液風褸,左袖口內側有黃漢森的DNA,相信黃漢森曾經穿着該件風褸,穿着該件風褸時,沾上死者的血液。
根據風褸上的血濺形態,血液是濺上風褸,而不是從其他染血物件轉移沾上。

2003年11月26日,陪審團最終裁定黃漢森謀殺罪名成立,法官依例判處終身監禁。

黃漢森不滿判刑,提出上訴申請,上訴庭於2005年1月16日聆訊及作出判決。

上訴庭指出,法官引導陪審團時說,陪審團要考慮以下情況。
被告本人是否用刀砍死了死者?
如果他有做,他當時的意圖是甚麼?
是要殺死死者還是給他造成嚴重傷害?
如果被告沒有用刀砍死死者,但他與襲擊者聯合行事,知道他們將砍死死者,他當時的意圖是甚麼?
是要殺死死者還是對他造成嚴重傷害?

如果被告沒有用刀砍死者,如果他不是與用刀砍死者的人有共同意圖,那麼他就沒有犯謀殺罪,也沒有罪,在那種情況下,他甚麼罪都沒有犯。

如果被告砍死了死者,或協助或鼓勵其他人這樣做,那麼死者死亡或受到嚴重傷害,他作為被告,犯有謀殺罪。

如果被告砍死了死者,或協助或鼓勵他人這樣做,以致死者死了,但當時被告不打算將死者殺死或真正受到嚴重傷害,那麼他就不會犯謀殺罪,但可能會犯較輕的過失殺人罪。

上訴庭認為高院法官適當引導陪審團判案,判決無令人不滿意地方,駁回申請。

案發的嘉喜利大廈地下大利茶餐廳,現已改為PhD薄餅店。

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

影音電子書
https://readmoo.com/
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

訂閱patreon
https://www.patreon.com/frogwong

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,節目加設簡體字幕,即是有繁簡體字幕。
敬請繼續支持,訂閱frogwong出版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