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傳說:港鐵顯靈 亡靈駕列車 配音:粵語 字幕:繁簡

港鐵荃灣車廠是荃灣綫的車廠,位於荃灣北部,原計劃建於沙嘴道地下,是一個地底車站,其後更改為地面車站,車站以紅色為主調,1982年5月10日啟用。

車廠旁邊是荃灣綫北面終點站(荃灣站),車廠上蓋物業為由港鐵公司發展的綠楊新邨。

港鐵荃灣站採側式月台設計,原打算延伸至荃景圍(近愉景新城及荃景花園一帶),興建荃灣線時,曾在荃景花園後方鋪設路軌,計劃再建沿海鐵路,接駁屯門。

荃灣站前身是一個墓地群,這些墓地因興建車站,搬遷至荃灣川龍附近的響石,成為現在的響石墳場。

川龍響石墳場以附近一些石頭命名,用力敲打石頭會發出響亮聲音,稱為響石。
有人說,興建荃灣站而將墳墓遷到響石,是冥冥中自有主宰。

古老相傳,這些響石敲起來發出鑼聲的是鑼石,敲出來是鼓聲的叫鼓石。

據說響石是香港龍脈的法器,隨龍脈來到大帽山頂,吸收日月精華,慢慢下移入海便可修成正果,到達響石時因陰氣不足而停下,當局為建港鐵荃灣站,將墓群遷到響石,加重陰氣,可補法器陰氣不足。

港鐵列車停止服務後,港鐵車廠才開始忙碌,由凌晨一時至凌晨五時這數小時內,要為列車清洗、打掃、檢查、更換靈件等等,列車內外,各做各的工作,十分有默契。

工作人員聽到遠處傳來敲鑼打鼓的聲音時,都會緊張起來,有些甚至會放下手頭工作,回到車廠辦公室,表面上是休息一下,實際是刻意迴避。

在荃灣車廠啟用的第一個清明節,車廠的夜間工作人員常遇到一些「閒雜人等」。
他們沒有穿上港鐵員工制服,又不似到來工作,在車廠內探頭探腦,像找尋甚麼似的。

有保安員曾查問這些閒雜人等,對方只是說:「明明是在這兒,怎麼會不見了,怎麼辦?」
保安員進一步追問時,那人說:「太公明明就住在這兒,現在卻找不到他!」

保安員見對方語無倫次,提高警覺並透過通訊器要求增援。

其他保安員到場時,遠處傳來敲鑼及打鼓聲,那人聽到鑼鼓聲,很開心地說:「太公來找我了,大家再見。」
說完,那人就在眾保安面前消失了。

每年清明節都有類似不速之客到訪荃灣車廠,「技術指導」了解事件後,對員工說,荃灣車廠以前的墳墓群,為起港鐵遷到響石墳場,墳墓主人的後代(已身故的),以前會到荃灣車廠的墳墓拝祭先人,墳墓遷走後,他們找不到,所以在車廠尋找。

幸而當局將墳墓群遷至響石墳場,先人可用敲鑼打鼓方式告知後代,自己現時位置。

「技術指導」說,那些靈體都是孝子賢孫,對人十分友善,萬一遇上他們,只要保持鎮定,慢慢離開就可以。
聽到遠處傳來敲鑼打鼓聲音,到人多的地方暫避,以免受到驚嚇。

醉酒灣(垃圾灣)是六十年代的垃圾填海區,位置在今天大窩口、葵盛、葵芳邨。

日軍攻港期間,醉酒灣是盟軍(主要是英軍)與日軍激戰地方,當時血流成河,傷亡慘重。

港鐵荔景站向荃灣方向的多個港鐵站,包括:葵芳、葵興、大窩口、荃灣,都位於當年的醉酒灣防線內。

戰後,醉酒灣防線枉死冤魂無處不在,為超渡這些亡魂,不少宗教都在醉酒灣防線一帶設置廟宇,這亦是有大量廟宇集中在這一區的原因。

由五十年代開始,這區的球場在每年的盂蘭節都會上演神功戲,為從鬼門關出來的靈體帶來娛樂。

大窩口站是港鐵荃灣綫一個地底車站,位於荃灣區咸田青山公路旁的國瑞路公園地底,1982年5月10日啟用,是新界區首個設於地底的港鐵車站。

大窩口站至葵興站之間有一條側綫,當此站或荃灣站出現故障時,往荃灣方向的上行線列車,會以葵興站作臨時終點站,車站兩個月台以島式排列,各月台均設有月台幕門。

大窩口站之上是大窩口球場,現為國瑞道公園,工程進行期間,為方便施工,港鐵徵用大窩口球場,導致每年都在球場舉辦的盂蘭勝會要暫停舉辦。

農曆七月,大窩口站建造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,這時卻經常有閒雜人等闖入施工範圍內,這些人身穿的衣服,以明朝及清代服飾為主,也有民初服裝。

建築工人上前查詢時,那些人就突然消失,工人省起當時是鬼節,集資買祭品拜祭,希望那班人不再到來。

事件傳到港鐵高層,派「技術指導」到大窩口港鐵站。
「技術指導」走了一遍後,建議將大窩口站由原先地下設計,改為架空,原因是將來這個站建成後,由於在地下,真正的乘客不會多,另類乘客則會蜂擁而至。

不過,更改設計談何容易,「技術指導」只能作出一些補救,將大窩口港鐵站配色以深綠色和淺綠色為主,全站只有兩條連接大堂及月台的扶手電梯,是港鐵荃灣線最少扶手電梯的車站。

「技術指導」說,醉酒灣防線一帶,港鐵車站所經路段,地下有不少靈體,設計這一段港鐵車站時,曾提出興建地底車站會遇上不可抗拒情況,地鐵高層原本接納不建地下車站建議。

最後因顧問報告及客觀環境,大窩口站採用地底車站設計,衍生種種問題。

大窩口港鐵站用綠色為主色,目的是讓靈體以為這個站在地面上的樹林內,從而不在這個站內逗留。

雖然如此,「技術指導」向港鐵高層重申,間中或有遊魂在大窩口港鐵站出沒,要先為車站職員及列車車長作「心理輔導」。

2001年8月31日(星期五),農曆七月十三日,下午七時三十分。

一名車長(44歲)駕駛列車由荃灣站開出,列車駛進大窩口站,列車沒有開門讓乘客下車。
月台職員到駕駛艙查看時,發現車長暈倒,職員由車頭緊急門進入駕駛艙,打開列車車門並作出廣播,疏散逾千名列車乘客到月台,等候乘搭下一班列車離開。

一名懂得急救的乘客進入駕駛艙,替仍有一絲氣息的車長急救。
為免阻礙其他列車,盡快將車長送院,職員將出事列車駛往葵興站支線,救護車將車長送到嘉烈醫院後,搶救一小時後,醫生證實車長死亡。

港鐵事後做了一個詳細調查報告,認為這名車長懷疑是隱性心病發死亡,是港鐵通車以來首宗車長在工作期間死亡事故。
為防同類事件發生,所有地鐵職員自此每年均須驗身。

不過,調查亦有一些無法解釋的地方,就是這名車長的死亡時間,車長離開荃灣站時,荃灣站職員曾與他通話,當時車長並無異樣。

由荃灣站到大窩口站約三分鐘車程,換言之,車長就算一離開荃灣站已經死亡,死亡時間應在三分鐘內。

曾為車長急救的乘客表示,車長當時仍有生命跡象,換言之,車長是送到醫院後才死亡。

負責剖驗車長的法醫表示,車長雙腳出現屍班,顯示死亡後仍站立了一段時間,直至被人發現,死亡時間應超過一小時。

列車由荃灣站開出,車長怎會死了一小時?
車長若死了,如何駕駛列車及與港鐵人員應對,法醫無法提出解釋,但仍堅持車長已死去超過一小時。

港鐵發言人表示,港鐵列車有自動駕駛系統,沒有車長操控,列車也可安全駛到下一個車站。

「技術指導」對這件事的解釋,當然不會寫在報告內。
他說,當天是農曆七月十三日,相信車長在大窩口站看見一些驚嚇事情,導致心臟病發,列車由一些靈體駕駛,由大窩口站駛到中環站,再由中環站折返荃灣站,再開到大窩口站,靈體離開後,列車才停下。

車長被發現時,的確死了一小時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