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傳說:藝人講鬼古 配音:粵語 字幕:繁簡

郭耀明 夜半操兵聲
調景嶺以前叫「吊頸嶺」,第二次世界大戰香港淪陷時,日軍曾在調景嶺駐紮,吊死不少無辜百姓,該地被人叫作「吊頸嶺」,相傳十分猛鬼。

郭耀明小時候在調景嶺唸寄宿學校,當時唸三年班。
學校規定,晚上八時所有學生都要上床睡覺,早上六時便要起床。
當時十分流行聽電台廣播的鬼故,很多人都在深夜十二時偷偷到飯堂,聽完節目才鑽回被窩。
有一晚,大家上床,宿舍下的操場傳來刺耳的操兵聲,大家走到操場查看時,甚麼也沒有。
連續數晚都是如此,直至小學畢業前,期間還常聽到女人聲、笑聲等,但都習以為常了。

林保怡 路邊的女孩
電視城很猛鬼,有一晚,林保怡做完歡樂今宵,與兩位保母乘坐客貨車離開。
他坐在中排座位,左邊是男保母,右邊是女保母,前面是司機。

車子沿清水灣道一直向前駛,經過壁屋監獄後,遠遠看到快線一邊的行人路上站了一個女孩子。
當時是深夜十二時,當車子駛近時,林保怡看到女孩正用手指把玩長髮。

車子從女孩身邊經過後,林保怡問兩名保母,有否看到剛才在路邊的女孩,兩人都說甚麼都沒有看見。
林保怡渾身打了個寒顫,這件事一直困擾他。
後來問當晚駕車的司機,對方肯定說沒有看到女孩。
最後,林保怡做一個結論:「那晚我時運高,所以看到了她。」

魯文傑 巴士門常開
魯文傑曾聽一個有關巴士司機的鬼故事,主角是駕駛由九龍至屯門路線的巴士司機。
每晚,當尾班車到達九龍後,他都要將空巴士駛回巴士廠,停車後將所有車門打開。

司機說,打開車門是為方便「另類乘客」,當巴士到達九龍總站,司機都會將車門打開,方便「他們」下車。
有新入職的巴士司機不清楚這種「規矩」,將車駛到總站時沒有將車門全部打開。
當他準備離開時,車上的落車鈴聲響過不停,有很多腳步聲在車廂內響起,原本空無一人的座位,亦漸次現出人形,司機嚇得逃出車廂。

王賢誌 冥婚結良緣
王賢誌的一位朋友阿德在無線電視做幕後工作,阿德本來有一個舅父仔,舅父仔在七歲時不小心從碌架床上掉下來死亡。
事隔十多年後,阿德的婆婆,即舅父仔的媽媽做了個奇怪的夢。
夢見舅父仔向她說:「媽媽,我在下面的生活很愉快,還認識了一個女孩子,我們準備結婚,如果媽媽你同意,請到女孩子家提親吧!」
舅父仔把女孩子家的地址清楚地說了出來。

婆婆醒來後,感到不可思議,但仍按地址去找,婆婆按門鈴,對方開門後毫不詫異地說:「我已等了你們很久了!」
原來對方的女兒也報了夢!
在雙方家長安排下,進行了一次冥婚。

陳浩民 貞子住酒店
陳浩民有次與朋友參加旅行團到泰國旅行,領隊分派房間後,陳浩民剛把行李安頓好,忽然傳來一個女子的尖叫聲:「呀………!」嘶叫聲傳遍各房間。
陳浩民立即離開房間查看,看見走廊有一個女團友,身上只穿內衣褲,神色慌張地走過來!
有團友回房拿毛巾替她蔽體,冷靜下來後,她說剛才在房內浴室洗熱水澡,沐浴完畢在洗手盆洗臉,用手先將鏡子上的水蒸氣抹去。
鏡子逐漸清晰時,竟見一個如「貞子」的物體在身後!她嚇得不顧一切,從浴室飛奔出來!

馬浚偉 嬰靈怨氣深
一對住在長洲的夫婦,結婚多年都無所出,過了一段時間,妻子終於懷孕,丈夫很希望誕下一名兒子承繼香燈,不過,妻子誕下一個女嬰。
丈夫十分失望,對女嬰非常厭惡,有一晚,丈夫喝醉酒,錯手把女嬰摔在地上,嬰孩吐血身亡。

妻子回來,見到嬰兒屍體,大驚之下欲報警,卻被丈夫阻止。
丈夫將女兒屍體埋在後園,更種下一棵樹,希望將這件事永埋黃土下。
數年後,妻子誕下一名男嬰,當男嬰五歲時,踏三輪車到後園玩耍,不小心把那棵樹的樹枝撞斷,樹枝斷口竟滲出血水。

兩夫婦決定把樹砍掉,血水從樹幹湧出,翻開泥土,見到扭曲盤結的樹根,把整個女嬰緊緊抓住,女嬰仍如剛葬下一樣。
栩栩如生對他們笑了笑,兩人被嚇至神經失常。

鄧浩光 猛鬼陪一夜
鄧浩光住在跑馬地一間自購屋,後來為方便工作,搬到九龍居住。

在舊居的最後一天,早上開工時,鄧浩光與同事大講鬼故,言談間表示不相信有鬼存在,到晚上回家後,怪事便發生了。
鄧浩光和女朋友打開大門時,一陣寒意從屋內湧來,由於大部份家具已搬走,屋子空蕩蕩,兩人也不以為意,梳洗後便回房睡覺。

睡至中途,鄧浩光驚醒過來,感覺到四周有很多人在談笑,令他很不舒服。
他的女朋友一直陪住他睡,原來她也有同樣感受,只是不敢說出來。
鄧浩光叫醒她,問道:「你聽到怪聲嗎?」
女友忍不住道:「我已聽了一整個晚上!」

就在這時,鄧浩光感覺到那些聲音逐漸逼近,像一群蒼蠅在耳邊發「轟轟」巨響一樣,鄧浩光頭痛欲裂,用手掩雙耳,大聲叫救命。
鄧浩光的女朋友知道有事發生,用力捉住他,口中不停唸「喃嘸阿彌陀佛…」。
大約分半鐘後,異象才逐漸消失,鄧浩光已筋疲力歇,當晚兩人不敢再睡,坐到早上七時,立即把所有物件搬走離開。

苑瓊丹 棺材最邪門
有一次拍一場家人身後事的戲,道具部竟找來真的棺材,拍攝時很多意外,先是傾盤大雨令堂景塌下,被逼停拍。
另一天,拍攝時忽然聽到小孩子笑聲,但這天沒有小孩子參與拍攝,導演知道後害怕起來,說快些拜神。

不過,買飯盒的車又遇上交通意外,總之,拍攝前後發生很多怪事,包括製片的爸爸去世,又有工作人員的家人跳樓死了,另有工作人員的爸爸嘔血。
總之,不幸事陸續發生,苑瓊丹較幸運,沒有遇上甚麼壞事。

胡杏兒 路軌有怪客
胡杏兒父親是警察,駐守地鐵沿線某個站,每天都要到該站簽薄巡邏。

有一晚,胡父如常簽薄,在近車尾盡頭的地方,忽然見到一個像是乞丐的男子,在廣告牌下的一個空罅,蹲在路軌上。
這時聽到有列車進站聲,轉頭看了看列車,再回頭已見不到那名男子,此時列車已停泊在月台,擋了視線,列車開走後,車軌沒有任何異象。

陳詠嫻 憤怒白衣人
陳詠嫻的外婆因病住院,她的妹妹前往探望,妹妹在病房裏逗留了一會便離開,好讓外婆休息。

病房在一條長長走廊中間,門外放了一張長椅,妹妹推門步出走廊,看見長椅上坐了一個白衣長髮的女人。
妹妹不以為意,但這個女人以狠毒眼神瞪看她,妹妹暗忖:「她是甚麼人?神情那麼古怪?」
妹妹邊想邊急步在那女人身邊走過,想盡快離開她的視線範圍,行到不遠的升降機門前,妹妹回頭一望,那女人已經不見了,椅上只剩下一個大袋。

黃泆潼 鬼警察執勤
黃泆潼的朋友A君住在新界北部,每天他都會駕車,經吐露港公路回家。

一天晚上,他在吐露港公路,因超速被一名警察截停抄牌。
他接過告票,駕車離去,車子又超速,一名警員乘鐵馬從後而來,將他截停,又是剛才那名警員,他心想:「這位阿Sir這麽勤力,一連抄我兩次牌?」
A君回家後,兩張告票都變了陰司紙。

A君向朋友說起,原來很多在吐露港公路超速駕駛的司機,都曾遇到這位警察。
據知這名警察十分痛恨超速駕駛的人,一見超速駕駛必窮追不捨,在一次追截飆車時殉職,其後常有司機遇到他在吐露港公路上執勤。

郭羡妮 第三類乘客
郭羡妮當空姐時,有一次,一位先生帶太太遺體乘搭飛機,屍體安放在貨艙,丈夫坐在經濟客位。
一名空姐工作完畢,到休息室睡覺,當她踏進房中,看見一位女士睡在床上,向女士說:「太太,乘客不能到這兒的。」

那名太太回答:「我不舒服,你可否叫我的丈夫上來接我?」
空姐依該名太太指示,在經濟機艙中找到一位男乘客,向他說:「你的太太不舒服,在我們的休息室等你。」
男乘客一臉狐疑說:「我的太太雖然在機上,但卻在貨艙內,她的屍體正運送回家。」
空姐聽後即嚇暈過去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