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芭雷舞校長遇害 八達通卡復活擒兇 配音:粵語 字幕:繁體字

2010年7月26日,一段短片上載到youtube,標題是:我們永遠的校長徐滿芬。
影片初段內容是她的學生拍片為她打氣,當時她命懸一線,在醫院深切治療部搶救。
影片結束時,打出的字幕是,徐滿芬校長 1966-2010。

2011年1月7日,《 人民日報海外版 》,標題:2010 感動香港的人。
其中一名感動香港的人是,遺愛人間——徐滿芬。

一生熱愛舞蹈,自八歲起已追隨名芭蕾舞蹈家習舞,並在舞蹈學校任校長的徐滿芬,桃李滿門,一直深受學生愛戴。
不幸的是,她於7月8日下班後,如常在觀塘曉光街公園拾級返家時,途中遭到匪徒撲頭行劫,手袋被掠去,她因頭部重傷送院,昏迷五日後證實腦幹死亡。

滿芬雖然離開了她最愛的丈夫,一對子女和一班學生,但她並沒有離開大家。
她的家人按其生前意願,將身體器官捐出,已有三名病人移植滿芬的肝臟及兩個腎臟,讓他們重拾健康,得以遺愛人間。

執教鞭二十年的徐滿芬桃李滿門,學生人數逾千,留院期間曾有約二百人探望。
醫護人員說:「除明星外,很少有如此多人探望。」

徐滿芬(四十四歲)傷重不治後,家人為延續其樂於助人精神,捐出所有器官,只保留一雙眼睛。
徐滿芬的弟弟解釋:「家姊樂於助人,她雖未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,但深信她亦樂於這樣做。姊夫希望保留姊姊雙眼,讓她在天國都可看到在世家人及一班學生,希望受助的人珍惜姊姊捐出的器官,好好生活,長命百歲。」

院方檢查器官狀況後,決定將肝臟及兩個腎臟移植予三名病人,讓他們重拾健康生命。

徐滿芬是毛妹芭蕾舞學校創辦人袁經綿愛徒,生前擔任學校沙田分校校長,與丈夫育有一對子女,大仔十四歲,幼女六歲。

2010年7月28日,徐滿芬在世界殯儀館設靈,翌日舉殯,遺體送往歌連臣角火葬場火化。
徐滿芬八歲跟隨毛妹習舞,由學生、導師到擔任校長,桃李滿天下。

逾三百名學生到靈堂送別恩師,毛妹亦到場致祭,她形容徐滿芬的離世,是「失去一位人間天使」。

徐滿芬有八兄弟姊妹,他排行第七,八歲時,大家姊帶她到毛妹星光行的學校習舞,此後一生奉獻給芭蕾舞,十七歲已升任助教,二十歲正式做導師。

遇襲前半年,徐滿芬與幼女積極綵排芭蕾舞劇《灰姑娘》。
該劇於2001年8月3日公演,座無虛席,徐滿芬的丈夫與逾千名觀眾,在台下欣賞六歲的女兒演出。
校監毛妹謝幕時特地帶同徐滿芬女兒到台前,代表徐滿芬向觀眾致謝。

毛妹收起對愛徒離世的傷痛,她為徐滿芬作詩並刊於場刊,其中數句是:「你可以選擇哭泣,沉溺傷痛拒絕任何善意,或是,你可選擇為她完成她所想做的事……」

2001年7月8日深夜十一時半,徐滿芬在曉光街體育館教完舞後,返回秀茂坪曉麗苑住所。
途經曉麗苑通往秀茂坪遊樂場一條長樓梯時,被賊人從後搶劫,頭部重創倒地,一名路人發現她躺在樓梯上昏迷報警。

徐滿芬的丈夫在家久候妻子仍未回家,擔心她出事,到樓下長梯級等候,到場見到妻子正被救護員搶救。

徐滿芬被發現時無表面傷痕,送往聯合醫院後,醫生發現其頭骨碎裂,轉送伊利沙伯醫院腦外科搶救。
她一直昏迷,其後證實腦細胞全壞死,家人終同意「拔喉」,徐滿芬宣告死亡。

驗屍證實死者頭骨後方骨折,法醫相信死者被搶手袋時,失平衡向後跌,頭部撞擊平滑表面。
死因是頭部嚴重受傷,頭骨破裂,身體有多處裂傷及瘀傷。

兇徒掠走徐滿芬的灰色手袋,內有手機,兩張銀行提款卡、一張非個人八達通卡。

東九龍總區重案組第一隊接手調查,案發現場為秀茂坪三號遊樂場內,連接曉光街通往曉麗苑一條露天樓梯,約三米多闊、有近八十級,樓梯中央位置裝有多支街燈,晚上燈火通明。

探員翻看兇案現場閉路電視和問卷調查,未發現線索,8月4日懸紅三十萬元緝兇。
重賞之下並無勇夫,調查毫無進展,能否破案,寄望徐滿芬被掠走的財物,只要這些物件有異動,就有線索可供追查。

可惜一切都沒有動靜,眼見成為懸案,徐滿芬的八達通於7月20日突然「復活」。
秀茂坪邨一名清潔女工以死者的八達通卡,到港鐵站要求退款時,被警方拘捕。
她說7月9日上午在秀茂坪邨秀逸樓梯間,檢獲該張八達通卡,一時貪心據為己有。

警方翻查秀逸樓及附近一帶閉路電視,鎖定於案發時間後返回屋苑的可疑人物。
那名男子案發前曾穿拖鞋外出,回家後,在案發前外出,這時改穿密頭鞋。

疑人犯案後經過秀茂坪邨商場,使用扶手電梯回家,路程大約一公里,途中將部分贓物分批棄置。

探員經多日觀察,曾跟蹤疑人去過不同地點,疑人其後到聯合醫院精神科覆診,被勸喻留院。

直至12月22日(冬至),疑人出院回家。
12月29日早上七時,六名探員入屋將疑兇拘捕及搜證,發現大部分贓物不知所終,相信值錢財物已被人變賣。

疑人否認到過商場,但閉路電視顯示他曾到商場內的便利店購物,證明他講大話,探員警誡後將他拘捕,帶返秀茂坪警署作進一步調查。

被捕男子黃百雄(四十四歲),未婚,住秀茂坪邨秀逸樓一單位。
自幼父母雙亡,只有小三學歷,有不良嗜好,十多歲時在內地涉及毒品活動,其後移居香港。

十多年前曾捲入港島一宗謀殺案,潛逃內地,返港後被拘控,罪名雖然不成立,但從此心神恍惚,患上精神科疾病。
曾任職酒樓及餐廳侍應,失業後靠綜援過活,近年替人做毒品「水客」,運毒過關,有藏毒案底。

黃百雄案底纍纍,近十年有服食冰毒習慣,1996年因搶劫罪在高院被判監兩年半。
四年後再因搶劫和處理贓物共三罪,被高院重囚六年十個月。
2002年再犯襲擊罪,2004年出獄。

黃百雄於2000年搶劫他人的名錶時,一名女受害人被從後推跌,三隻牙被撞至飛脫,有受害人被打至對案發經過失去記憶。

黃百雄在警誡下說,因要錢買毒品,在曉光街對面馬路鎖定死者為目標,看到徐滿芬走入公園再上樓梯,尾隨對方從後將她推跌,搶去手袋,他逃走時,聽到有人說:「乜嘢事?哎吔!」
犯案發後恐防被人認出,曾長時間不出門。

下午四時許,穿黑皮褸的黃百雄被黑布蒙頭,由秀茂坪警署押返東九龍總區總部,他涉嫌行劫及謀殺被通宵扣查。

探員問他原先是穿拖鞋,為何要回家換密頭鞋。
黃百雄說,穿拖鞋跑得不快,他決定犯案後,改穿密頭鞋再外出,打劫後可以跑快點逃走。

翌日早上,黃百雄由警車押送服用美沙酮,下午到現場重組案情時說:「我淨係搶手袋,無諗過佢會跌低同埋死,打劫後即跳上小巴逃走,只聽到死者叫『哎呀』,但沒回頭望。」

根據黃百雄口供,鑑證科重組現場證據,估計徐滿芬當時右手挽住手袋,被告從後拉扯,她失去重心向後仆倒,跌下兩級樓梯向後跌倒,頭部撞向地面,造成頭骨後方骨折死亡。

東九龍總區行動刑事警司單志成表示,疑犯是散工,居於秀茂坪邨。
警方根據線索,昨日清晨採取行動,進入被告寓所將他拘捕,稍後會控告他謀殺罪,由於調查範圍大,要花數月時間才能鎖定疑兇。

城市大學犯罪學課程主任黃成榮表示,非個人八達通雖沒有記載個人資料,但只需掌握到八達通編碼,仍可查出卡內訊息,配合商場或交通網絡的閉路電視,不難追查到用卡者樣貌。

黃成榮指出,案中疑犯雖沒使用死者的八達通,警方仍可根據該卡編碼及消費資料,確定持卡者身份,配合附近大廈及案發附近的閉路電視,兇徒的輪廓已浮現。

全港目前共有二千萬張八達通於市面流通,平均每人有接近三張。
警方近年憑八達通卡已接連偵破多宗大案,當中包括2010年1月,銅鑼灣投擲腐蝕彈案,疑犯進出港鐵站時被閉路電視攝到,警方循其使用八達通記錄,追查到行蹤。

2008年1月,觀塘輔仁街鳳樓劫案,疑犯將女死者的八達通卡送給契媽使用,警方在十三日後破案。
2004年民主黨主席何俊仁遇襲案,警方亦是憑八達通將兇徒繩之以法。

2010年12月31日,黃百雄被解至觀塘裁判法院提堂,暫被控一項謀殺徐滿芬罪名。

身形略胖、皮膚稍黑、留有凌亂短髮的黃百雄,甫出庭即顯得驚惶失措,即時說:「我要見律師,我有嘢同律師講!」
他不時望向旁聽席,聽到傳譯主任讀出控罪後,目光呆滯,吞吐回答「明就明喇,明白。」

黃百雄在應訊期間四度舉手,口中喃喃自語:「我有嘢講!我好辛苦!」
雙手持着一張白色紙,似要呈交予裁判官。

代表被告的當值律師經了解後,對裁判官說事前與被告會面時,被告提及自己患有精神病,當中包括妄想症,十多年來每天均要服食治療精神病藥物。
他被警方拘捕後,再沒有食藥,希望法庭能安排他食藥。

裁判官蘇惠德向被告說,懲教署會有藥物提供,相信屆時職員會給他服食有關藥物。

控方表示因控罪嚴重,反對被告保釋外出,透露押後期間會作化學鑑證及取得法律意見,考慮會否增加更多控罪,警方亦會進一步調查案件。

法官最終決定,被告還押懲教署看管至2011年2月25日。

2011年3月25日,黃百雄在觀塘法院再提堂,控方將原來控罪由謀殺改為誤殺,加控被告一項搶劫罪,被告繼續還押至5月6日作交付高院審理程序。

控罪指被告於去年7月8日,在秀茂坪邨三號遊樂場通往曉麗苑之行人樓梯,非法殺死徐滿芬(四十四歲),劫去她一個淺灰色手挽袋,內有手機、散錢包、提款卡等物件。

2011年11月29日,案件高院審訊時,黃百雄承認一項搶劫和一項誤殺罪獲得接納。
辯方求情時說本案令人傷感,被告因吸毒多年導致患有精神分裂症,犯案時沒有使用武器,從沒想過要死者喪命,被告一心求財,未料有此後果,深感悔咎。

辯方律師說:「被告吸食毒品十年,每日要三百至四百元買毒品,現在領取綜援,案發前已花光綜援,搶劫是因為沒有足夠錢花費,非蓄意傷害人,被告認罪,希望獲得輕判。」

法官麥機智斥責黃百雄自私與貪婪。最終令年僅四十四歲的死者無辜死去,一對子女失去母親,被告須終生銘記為死者家人帶來的痛苦。

法官說,控方未能證明謀殺意圖,才改控誤殺。
辯方律師求情指被告無預期會發生悲劇,被告深夜犯案,目標是搶劫手袋。
死者當時剛走上樓梯三級至四級,被告從後搶手袋,死者失平衡向後跌,這種後果不難預測。

被告有多次暴力犯案紀錄,曾兩度因搶劫入獄,即使事件中沒有人死亡,已足以判處六年監禁刑期。
加上造成人命傷亡,須判阻嚇性刑罰,為保障深宵獨自返家的女士,重判入獄十年。

徐滿芬當的士司機的丈夫梁先生散庭後表示,判刑不足以紓解事件對他造成的傷痛。
他現時身兼母職十分辛苦,在子女面前會避重就輕免令孩子傷心,他希望盡力忘記傷痛,但始終有個結,會思念亡妻,會把判刑結果告訴她。

死者胞弟忍不住流下男兒淚,直指十年監禁不足以補償胞姊性命。

案發的秀茂坪曉麗苑對開、曉光街長樓梯,現已加裝監察電視,保障行人安全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