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一個膠塞揭出軌教授毒氣殺妻女(中)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一個膠塞揭出軌教授毒氣殺妻女(中) 配音:粵語 字幕:繁體字

黃秀芬的家庭醫生王家恩對探員說,2013年11月開始接見黃秀芬,黃秀芬當時說她感到抑鬱,無法做事。
王家恩診斷她患上中度抑鬱症及中度焦慮症,開了抗抑鬱藥,黃秀芬情況逐漸改善,能重新享受烹飪等興趣。

黃秀芬情況有改善,醫生認為在2014年6月可考慮減藥。
6月,黃秀芬家中發生不同事件,她首次提及想與丈夫離婚,但遭拒絕。
黃秀芬當時稱,她不能失去丈夫,丈夫每星期只留在家三次,每次他回家都有不和平的事發生。

2015年1月,黃秀芬情況轉趨穩定,醫生開始減藥,黃秀芬投訴增磅不少。
醫生見減藥後情況仍穩定,再次減藥。

案發後半年,許金山的大學同事對警方說,許金山之前曾向12名中大職員,透露用一氧化碳做實驗的計劃。
命案發生前一天,他看到許金山在一個瑜伽球注入一氧化碳。

探員翻查本港出售一氧化碳公司的銷售紀錄,發現許金山於2014年10月,以電郵索取報價。
2015年4月8日,中大李嘉誠醫學大樓,曾簽收一瓶容量為6.8立方米的一氧化碳。

案發前約個多月,許金山以研究治療一氧化碳中毒病人實驗為名,透過研究助理教授周昊翔,向林德港氧有限公司購入一氧化碳。

探員向周昊翔查詢,他說於一次綵排後,許金山將一氧化碳注入兩個瑜伽球內帶走,對他說將一氧化碳帶走以便檢測濃度。

探員根據這個線索,在許金山家中的桌下,發現一個仍然有氣的藍色瑜伽球。
在肇事汽車的後備箱中,發現一個漏了氣的灰色瑜伽球,但未發現瑜伽球的膠塞。

許家的印傭從照片中,指認家中有一個黃色瑜伽球,後稱另有一個灰色和一個藍色的球。

2015年11月25日,負責檢取案中證物的警員陳晶倫,到馬鞍山警署搜查肇事車輛,發現車尾有帆布、網球拍等。
他檢獲一扁塌的灰色瑜伽球,當時不見球有膠塞,仔細檢查全車,找不到可作堵塞瑜伽球吹氣孔的物件。

黃冠雄翌日檢測在車尾搜獲的灰色瑜伽球,沒發現瑜伽球內有一氧化碳。
他將瑜伽球泵滿再放氣,充氣時高58厘米,放氣10分鐘後跌了30.5厘米,他認為瑜伽球在沒受擠壓下洩氣速度緩慢。

2016年5月11日,警員陳晶倫到中大李嘉誠醫學大樓1016室,檢獲標明「毒氣」的氣樽,他認為是一氧化碳,於樽旁搜獲兩個一氧化碳探測器,一個置放探測器的盒子。
陳晶倫將證物送往政府化驗所,當日稍後獲得分析資料。

翌日,探員到許金山住所,警官張蘭金以涉嫌謀殺罪名拘捕他。
許金山在警誡下說:「我想用瑜伽健身球,殺死家中老鼠,家裏的老鼠太多了,我計劃將健身球裏的一氧化碳抽出排進下水道,因為老鼠正是通過這一渠道進入我家中。」
警方搜查許金山書房,搜出一個瑜伽球膠塞。

警員陳晶倫在許金山的威爾斯親王醫院辨公室,檢獲兩個一氧化碳探測器。

兩日後,陳晶倫搜查許金山停泊於醫院的豐田七人車,在座位檢取一扁塌的藍色瑜伽球。
之後,陳晶倫去許金山住所搜證,在二樓書房見到充氣的黃色瑜伽球,在書桌抽屜找到白色膠塞。
陳晶倫在地下檢取一個灰色充氣的瑜伽球,交給政府化驗師黃冠雄。

2016年5月20日,黃冠雄做了一個實驗,他將一氧化碳注入灰色瑜伽球,完全脹滿的瑜伽球無法塞進細小的車尾箱。

黃冠雄將瑜伽球放氣到四分之三滿,將瑜伽球和探測器擺在車尾,用拖車拖行半小時,觀察氣體如何滲進車內。

黃冠雄其後又做了多個不同測試,他把漏氣的瑜伽球放在車中五小時,模擬司機或乘客上落車,開門30秒,結果錄得車內一氧化碳濃度超過7,000ppm,遠超致命濃度。
正常情況,一氧化碳含量達200ppm已屬危險。

為測試肇事車輛會否漏氣,黃冠雄曾在車內燒香,關上車門觀察,發現車內的白煙並無漏出車外,車廂是一個密閉空間。

2016年底,黃冠雄收到警方交來一個白色膠塞,這個膠塞在許金山書房一個抽屜內搜到,請他檢驗膠塞和另一個藍色瑜伽球的氣塞。
他發現兩個塞設計相同,兩個都適用於灰色和藍色瑜伽球,均能有效防止瑜伽球漏氣。

2017年1月24日,許金山獲釋,未即時起訴。
探員參考一宗美國俄亥俄州案例,一名麻醉師,用毒氣殺死妻子,當地警方經過三年調查,結果將兇手送上法庭定罪,上訴亦被駁回。

這案為探員帶來偵查方向,經過843天追查和科學鑑定,2017年9月11日上午,探員到馬鞍山大洞村拘捕許金山,控告兩項謀殺罪,下午在沙田裁判法院提堂。

許金山是馬來西亞人,1988年在英國倫敦大學醫科畢業,後來取得麻醉學專科資格,1997年加入中大擔任助理教授。

他主要研究產科麻醉,2013年完成中大醫學博士論文,研究向剖腹孕婦供氧,是該領域首篇博士論文獲中大嘉獎。

許金山與妻子黃秀芬1992年結婚,12年後他遇上博士生李泳怡(Shara),許金山曾請李泳怡上門為他的孩子補習中文。
2013年,兩人由師徒變成戀人。
2014年,許金山籌備進行動物實驗,研究一氧化碳解毒療法。

許金山在錄影會面時向警方供稱,2008年開始與妻子關係轉差。
2010年時,長女許美玲患上再生性貧血障礙,夫婦關係進一步惡化。
在2012年時曾討論過離婚,卻因離婚後兩人都無法單獨照顧孩子而作罷。

他與女友李泳怡,數年前已在一起,妻子黃秀芬知道對方存在,只是不願接受現實。
2014年6月,黃秀芬再提及離婚,其後為了子女及財產分配,兩人維持現狀,在家中繼續各盡其職。

許金山強調李泳怡無參與一氧化碳實驗,案發前兩天,他做完第二次實驗後,在實驗室將一氧化碳注入兩個瑜伽球,將兩個瑜伽球放上他的豐田私家車。
翌日(5月21日)放工取車時,發現一個瑜伽球漏氣,於是將氣都放走。

當晚,他把沒漏氣的瑜伽球帶回家。
晚上十一時許,次女許儷玲用完跑步機後,他將瑜伽球搬入做運動區域。
許儷玲折返時看見,想玩瑜伽球,他警告瑜伽球內有毒氣不要亂碰,對女兒說球內的一氧化碳是用來殺鼠的。
素來害怕蛇蟲鼠蟻的許儷玲,知道瑜伽球可用來殺鼠後,顯得開心。

談到妻女死亡,許金山說他想了很久,覺得可能許儷玲因為讀書壓大,或跟母親爭執,用瑜伽球自殺。

許金山說:「有關瑜伽球的事,沒有第一時間告知警方,是因為膽小懦弱,當時有人說一氧化碳是汽車釋放出來的,為免節外生枝,我隱瞞了瑜伽球的事。」

被問及案發前一晚曾與李泳怡通話四次,許金山說已記不起,強調即使有通話,應該只是問網球比賽結果,與李泳怡說法吻合。

事發當日,他上班前去了情人家中,隨後打了一場網球賽才上班。
下午五時接到朋友電話,說他的妻女出了事,在他任職的醫院搶救,當時他要為病人麻醉做手術,手術完畢,在凌晨時份才去認屍。

根據許金山說法,他的妻子不干涉其婚外情,女友李泳怡亦沒有要求結婚,因第三者而動殺機的可能性不大。

許金山的朋友說他相當吝嗇,2013年,黃秀芬發現丈夫出軌後,開始參加「增加自信工作坊」。
該工作坊名為「探索四十」,即在四十小時內探索自己,由「香港願景村有限公司」舉辦,核心課程學費介乎8200至22,800元。
探員曾到願景村調查,認為與案無關。

黃秀芬患上抑鬱症,開始花錢享受生活,包括買雪茄、風乾火腿及昂貴花束等,疑因此令許金山不滿,埋下殺機。

探員認為,許金山大部份財產均與妻子共享,兩人聯名持有物業及現金共約5000萬元。
黃秀芬生前曾於海外購買數份保險,其中一份人壽保險賠償額約507萬港元,受益人為許金山,案件或因錢財動殺機。

黃秀芬死後,長女成為公司董事及秘書,2015年12月17日,她辭去秘書一職,公司亦申請成為不活動公司。

2018年8月22日,案件於高等法院正式開審,被告許金山(53歲)被控2015年5月22日,謀殺妻子黃秀芬及二女兒許儷玲,他否認兩項謀殺控罪。

許金山被起訴後,三名子女已移居馬來西亞,由許金山的家人照顧。
案件審訊期間,他們風雨不改與姑姑到庭聽審,九月開學後,仍見到他們的身影。

9月3日,港大血液腫瘤科教授鄺沃林作供,他於前年受警方委託,研究被告以活兔進行的一氧化碳實驗。
鄺沃林說近年已很少人進行相關研究,因為相關資料早於20年前已出現。
有關兔子及一氧化碳實驗的文獻數量,截至2015年5月已多達552篇,反映已知的研究相當多,被告所作的實驗無任何科學及臨床價值。

9月4日,中大麻醉及深切治療學系主任作供,他說許金山所做的兔子實驗無任何臨床價值。

由於肇事車輛已由馬鞍山警署拖到警校存放,法官、陪審團及資深大律師麥高義律師團隊,由高等法院移師至香港仔警察訓練學校,實地視察這部奪去兩條人命的汽車。

9月7日,悉尼大學醫學院教授Buckley接受控方盤問,Buckley說以瑜伽球將一氧化碳運送回家,是瘋狂行為,而且非常危險。
在法庭內有一個這樣的瑜伽球就足以殺人,若然用以滅鼠,不是聰明做法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