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五桂山野戰命案(一)江湖告急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五桂山野戰命案(一)江湖告急

日期:2017年5月28日
標題:五桂山野戰命案(一)江湖告急
地點:五桂山
人物:郭葦諾 嚴汝衡 周正賢
案情:郭葦諾是野戰發燒友,亦做野戰裝備賣買,疑因被指騙及久債不還,遭嚴汝衡及周正賢殺死。
備註:2019年11月29日,陪審團經過十八日審訊,裁定周正賢謀殺罪名成立,法官依例判終身監禁。
嚴汝衡謀殺罪不成立,因「嚴重疏忽」而一致裁定嚴誤殺罪罪成,判監七年半。

2017年5月28日
巴打絲打Facebook Club
出現一則題為[江湖告急!!!]發帖

好友Bosco Kwok 於昨晚0330於靈實醫院附近失蹝,麻煩如知道 Bosco Kwok嘅下落或係佢身邊嘅朋友,請盡快聯絡Bosco Kwok嘅哥哥及媽媽,家人表示非常擔心佢本人,希望各界朋友幫忙,多謝各位!
事發經過:四人小隊行山,中途Bosco接到電話,自行離隊落山,至今仍未有消息。
位置:昨晚淩晨於靈實醫院附近。
Please help to share !!!!
P.S. 本人沒有參與時次行山活動,警已報。

這則臉書發帖中的Bosco Kwok,中文名字叫郭葦諾,二十歲,任職冷氣技工學徒,與父母兄長同住將軍澳安寧花園。

2017年5月27日失蹤當晚,郭葦諾與家人吃過晚飯,深夜十一時身穿迷彩軍服全副野戰裝備,對家人稱約了朋友打野戰(War Game),離開將軍澳住所,直至翌日清晨,仍未回家。
他的媽媽向郭葦諾的朋友查詢,知道郭葦諾當晚與三名野戰迷,到五桂山打野戰。

同行友人聲稱,郭葦諾在凌晨三時二十分接獲「急call」,離隊獨自覓路落山後失去音訊。

郭葦諾家人四出尋找無結果,懷疑他落山途中遇險,2017年5月28日下午一時許報案。
警方隨即聯同消防及民安隊搜救,搜救人員晚上在藍田公園設立臨時指揮中心,出動搜索犬連同民安隊,在藍田公園、澳景路、靈實醫院一帶山頭通宵搜索。

消防、民安隊及飛行服務隊直升機在五桂山搜索,五桂山高約304米,是衛奕信徑第三段,由藍田通往將軍澳,藍田段主要入口在澳景路及藍田公園。
兩處入口開始均有石級,方便行山客,沿途山路不算崎嶇,附近山坡密林滿布,行山難度約兩星。

5月29日凌晨三時,消防在五桂山發現屬於郭葦諾的染血背囊,認為有可疑。
失蹤二十九小時後,5月29日早上八時二十四分,搜索人員於五桂山山頂向藍田廣田邨方向對落約三米山坡,發現身穿迷彩軍服的郭葦諾,伏屍地上。

死者伏屍位置,由澳景路入口前往約需四十五分鐘,要翻過兩座山頭,另一邊由藍田公園前往亦需步行四十分鐘,山路比較陡峭。

東九龍總區重案組高級警員蔣志泉搜索死者屍體,死者頭部被白色麻包袋笠住,以啡色麻繩綁起。
死者褲袋內有一個黑色鎖匙包、一張有血漬入數紙,啡色銀包內有身份證、銀行卡及現金。
警員鄧勤熹搜證時發現一把染有血跡的黑色氣槍。

新界北機動部隊警員梁曉敏,搜查期間找到一邊黑色鏡臂,確認為已檢取證物。
新界北機動部隊警員周榮發,在搜索行動中,找到一個15X15厘米,表面有血跡的迷彩袋。
東九龍機動部隊警長溫國健,在搜索行動中,找到一條染有乾涸血漬鐵通及一把摺刀。

法醫潘偉明到場檢驗,發現死者全身多處有瘀傷,相信曾遭毆打,頭部、頸部、面部有多處由刀造成的傷口,頸部刀傷割喉疑為致命傷口,相信已死去一日。

案件列為兇殺案處理,警方相信死者在山徑遇襲,再被推落山,警方封鎖兇案現場,由軍裝警員通宵看守,案件交由東九龍總區重案組第二隊負責調查。

探員得知,郭葦諾是一名野戰發燒友,十七歲時迷上野戰遊戲,有閒錢便收集各種美軍特種部隊的衫褲及槍械等。
三年前參加一個野戰會,約一年前起,因網購結識另一班打野戰愛好者的賣家,透過他們購買裝備,但經常被「搵笨」。

經過多次交易,郭葦諾發現賣家嚴汝衡(馬田)欺騙,在網上留言指責,嚴汝衡不滿,揚言殺死郭葦諾,探員認為犯案動機可能與此有關。

不過,「搵笨」事件亦有另一版本。
野戰發燒友譚家威(綽號「MT」),與郭葦諾認識近八年,每周都會見面,經常委託郭葦諾購買野戰設備,案發前,譚家威託郭葦諾購買「夜視鏡」,郭葦諾報價說要三萬五千元。

譚家威後來經另一野戰朋友周正賢介紹,認識裝修工人嚴汝衡,他是野戰裝備賣家,嚴汝衡說,同款「夜視鏡」,三萬一千元已可買到。

譚家威後來知道郭葦諾是向嚴汝衡取貨賺差價,他質問郭葦諾時,對方三度否認。
譚家威說:「如果唔係我搵馬田(嚴汝衡),你根本都唔會講,我問咗你三次,算吧啦你。」
郭葦諾回應說:「我知我好過份,我依家唔知講咩好,我現在真係寧願畀你打一餐。」

與郭葦諾同行上山的三人,案發後被邀請到警署協助調查,三人包括嚴汝衡、黃朗祺(貓仔),郭葦諾的朋友趙家進。

趙家進(綽號「零五」),曾就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機械課程,在野戰設備店兼職,他說當晚郭葦諾找他,說約了嚴汝衡打野戰,郭葦諾對他說:「陪我壯膽!」。
趙家進到郭葦諾家中與他會合後,一齊出發。

趙家進與郭葦諾、嚴汝衡、黃朗祺會合後一同到五桂山,當日路途暗黑,各人沿途有傾有講。
約凌晨三時,嚴汝衡建議趙家進及黃朗祺,在五桂山山頂對下一塊岩石處坐下聊天休息。
嚴汝衡與郭葦諾兩人到上山「試啲嘢」,半小時後,趙家進見嚴汝衡獨自喘氣下山會合他們。

嚴汝衡對趙家進說,郭葦諾收到電話訊息,走一條較快捷徑下山,不會回來,嚴汝衡、黃朗祺、趙家進一同下山,在山腳分手。

趙家進擔心郭葦諾,打電話給他時,電話沒有接通,及至周日下午得悉郭葦諾失蹤,其後在社交群組流傳尋人消息,他亦在自己的臉書呼籲友人協助尋找。

探員其後找到同時認識嚴汝衡與郭葦諾的吳星皓,他是WhatsApp群組「午夜郊游團」成員。
吳星皓說,「午夜郊游團」一群人在2017年4月中曾聚餐,他憶述當時聚餐曾提及郭葦諾「一啲唔好嘅野」。
嚴汝衡對吳星皓說:「約Bosco去行山啦,順便夾佢上山打佢一鑊。」

吳星皓說,嚴汝衡及周正賢在2017年5月26日,成功約到郭葦諾行山,嚴汝衡曾在群組中說:「I’ll take him down when I isolate him」,意指郭葦諾「落單」時,嚴汝衡會「做低」他。

吳星皓看到有關訊息後,認為嚴汝衡「會做對郭葦諾不利嘅嘢」,事發後透過新聞報導知道郭葦諾遇害死亡。

探員問:「你覺唔覺得嚴汝衡係想整蠱郭葦諾?」
吳星皓說:「我覺得肯定唔止係整蠱。」

郭葦諾遺體舁送殮房後,由法醫詳細檢查,法醫潘偉明估計死者在5月27日或5月28日死亡,死因是頭顱裂傷與頸部刺傷導致大量出血。

死者郭葦諾身重近九十公斤,剖屍時發現下巴及頸部有刺傷,估計深度刺至靜脈導致大量出血,頭部皮膚有裂傷,頭顱近太陽穴位置有4×3厘米裂開骨折。
證物中有一條染上死者血跡,重1.1公斤鐵通,死者傷勢應由硬物導致,該鐵通可能導致死者身上傷勢。

死者的瘀傷及出血情況可能是被拳打腳踢或滾下山坡所致,頭顱裂傷更大可能是由長條硬物造成。
滾下山坡不一定導致死者頭顱大量出血,但可能會導致死者進入昏迷狀態。

5月29日早上七時十五分,東九龍總區重案組高級警長黃耀廣與便裝警員,到周正賢家中,出示委任證後,周正賢開門讓警員入屋。
高級警長黃耀廣以謀殺罪名拘捕周正賢,拘捕周正賢時,留意到他身上有傷,傷口當時已結焦。
周正賢在警誡下稱:「阿Sir,係我殺死Bosco,佢部手提電話我收埋咗喺我背囊度。」

周正賢1996年於香港出生,在觀塘官立中學修讀至中六畢業,被捕前任職海事處小輪助理員,沒有任何案底,與父母同住。

周正賢對探員說,死者曾私吞他賣皮帶的錢,把失靈的無線電對講機賣給他,事後不肯退還3.8萬元,他為此與死者交惡,向嚴汝衡訴苦。
兩人商量後決定以行夜山為名約死者上山,跟死者商討解決爭議,或會整蠱死者。

死者在山上發難,以氣槍、鐵通等向兩人施襲,嚴汝衡搶走死者的鐵通,還手扑中其頭部,騎在死者身上亂打,直至死者求饒才停手。
最後發現死者已斷氣,周正賢叫嚴汝衡離開,由他善後。

黃耀廣與周正賢錄口供後,將口供讀出及交予周正賢簽名作實。

警員其後搜查周正賢住所,搜到他的手機,要求周正賢交出電話解鎖密碼,周正賢自行說出自己的電話解鎖密碼。

警員趙再昌在周正賢家中蒐證,在周正賢的一個背包內,發現內有用透明泡泡紙包裹的一部黑色iPhone 7 Plus手機,其後證實是死者郭葦諾的電話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