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鳳姐煞星兩日殺三人(下)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鳳姐煞星兩日殺三人(下)

日期:2008年3月14日/2008年3月15日
標題:鳳姐煞星兩日殺三人(下)
地點:元朗同樂街22號閣樓某室,大埔懷仁街25號開連樓某室,大埔廣福道80號至82號德康樓某室。
人物:簡志偉 史明蘭 孫秀敏 謝巧元
案情:簡志偉在兩日內殺死三名一鳳樓性工作者,史明蘭、孫秀敏、謝巧元。
備註:2009年7月28日,由七名男子包括一名南亞裔人士組成陪審團,一致裁定被告三項謀殺罪名全部成立,法官貝珊依例判其終身監禁。
2016年11月3日早上六時四十四分,在大嶼山石壁監獄服刑的簡志偉上吊自殺死亡。

2009年7月20日,簡志偉出庭以母語自辯,稱在澳門欠賭債,被債主「阿強」、「阿權」及巴裔的「Tony」,於2008年3月13日,由澳門押解回港拘禁。

簡志偉說,債主們要他協助向多名鳳姐收數,他被迫就範,被人用車載到元朗同樂街一間「鳳樓」。
債主要他扮嫖客入屋與「鳳姐」性交,趁鳳姐洗澡時,開門讓Tony入屋,之後離去返回車上。

簡志偉說:「 2008年3月15日,我被帶到大埔廣福道,Tony要我先後進入兩間『鳳樓』,我進入第二間鳳樓時,Tony尾隨進入。『鳳姐』一見Tony就抓住我的右手臂做擋箭牌,直到Tony掌摑她才放手,我退出鳳樓,在門外聆聽片刻,只聽到激烈吵架聲。」

「我沒有殺人,每次均在Tony入屋後離去,對離開現場後的事一概不知情,我離開的時候,她們三人都在生。」

簡志偉說,大約過了十五分鐘,Tony返回車上,將兩張提款卡遞給他,並說出提款卡的密碼。
當車經過大埔墟港鐵站時,Tony叫他到的自動櫃員機提款,再將款項帶到澳門交給他們。

簡志偉說:「我依Tony指示到櫃員機提款,由於提款卡密碼不符,試了兩次,兩張卡都提不到錢。我打電話給Tony,他知道我提不到錢後,叫我搭船到澳門,翌日早上再見面。」

「翌日早上,我聽新聞知道三名『鳳姐』被殺,與Tony見面時,他直認殺了三人,我擔心被連累,對Tony說要報警,他威脅會對我家人不利,說『鳳姐』被殺,警方不會落力調查,叫我放心。」

2009年7月24日,控方指,簡志偉曾向警員承認殺人,他在庭上的證供是一派胡言,警方在兇案現場發現被告使用過的安全套及他的手印,指證被告殺人的證據已相當確實。

辯方強調,控方的科學鑑證證據存在疑點,被告作供時已表示因幫同鄉追債到過三名死者單位,更否認自己是兇手,希望陪審團判被告無罪。

控方表示,被告於2008年三月被警方拘捕後承認殺人,科學鑑證證據顯示,其中兩個兇案現場有含被告基因的安全套及紙巾,並發現被告的掌印和煙蒂等。
另一兇案現場也發現一張有被告基因的剪報,可見被告在三名死者遇害前,曾到訪三名死者單位。

被告辯稱為債主開啟三名死者單位的門,留下基因痕跡,只是一派胡言。

辯方指,按被告的證供,被告只是為債主Tony開啟死者住所的門戶,不知道債主進入單位後殺了人。
債主後來更向被告認殺害了死者,若陪審團相信被告,便應判被告謀殺罪不成立。

法醫曾指死者被人用手臂從後勒頸至死,但法證專家並未在死者頸部找到被告基因,可見控方的科學鑑證證供也存在疑點。

案件主管新界北重案組第2A 隊高級督察呂德強透露,警方曾調查被告是否被債主所迫而殺人,後來證實並無此事。

2009年7月27日,高院法官貝珊於早前引導陪審團時曾指出,被告在警方錄影供詞中曾承認因欠債而殺人,但在庭上卻聲稱並無殺人,稱被警方虐打才承認殺人。
陪審團裁決時須考慮被告是否受到警方威嚇而認罪,在判被告謀殺罪成前,要肯定被告是真兇及有意圖殺死或嚴重傷害死者。

2009年7月28日,法官貝珊引導陪審團時稱,被告在庭上作供,和警方口供提出兩個不同版本故事。
她提醒陪審團不論他們接納哪一個版本,被告三項謀殺罪都需要獨立考慮。

由七名男子包括一名南亞裔人士組成陪審團,經過僅兩小時退庭商議後,一致裁定被告三項謀殺罪名全部成立。

法官貝珊嚴斥被告犯下邪惡罪行,令多人家破人亡,依例判其終身監禁。

案件開審時法官曾向傳媒發出命令,禁止傳媒在報道這宗審訊時,刊登案發時任何資料及被告照片,以免影響陪審團,保障被告獲得公平審訊。
法官特別向控辯雙方查問有沒有對於傳媒的投訴,在確定沒有後,更多謝傳媒的公平報道。

後記:在北角電氣道發生的鳳姐命案,與簡志偉無關,兇手另有其人。

2016年11月3日早上六時四十四分,在大嶼山石壁監獄服刑的簡志偉,被發現用自己的笠衫繫於囚室鐵欄上吊自殺,送到北大嶼山醫院搶救,延至早上八時二十三分死亡。

簡志偉在石壁監獄服刑期間上吊身亡,死因庭展開研訊。
死者胞弟供稱,死者曾與他談及在獄中受到不公平對待,例如排隊進入囚室時,懲教處職員多次從後推他,職員亦常把他禁錮於異常黑暗的房間。

死者胞弟指死者曾就此事向懲教福利官作出投訴,並在胞弟陪同下與福利署職員見面,事後福利署職員當面向胞弟道歉,認為死者提出的事件屬誤會,保證不會再發生同類事件。

死者胞弟續指,一度有改善,惟後來故態復萌,他質疑,死者曾因自殺不遂需要見精神科醫生,懲教署卻沒有加強看守死者。

時任石壁監獄懲教主任梁世成作供稱,石壁監獄並無黑房,懲教職員不會因種族而對在囚人士有差別。
死者能操流利粵語,清楚投訴途徑並曾與投訴組會面,但見面後不作投訴。
當局已完成移送死者回國服刑手續,只待當地回覆。

懲教署代表說,死者囚於單獨囚室,懲教職員每二十分鐘巡倉一次,發現死者上吊便即通報,死者當場已無生命跡象,駐囚護士、急救員及醫院醫生持續急救無效。

懲教署結案陳詞重申,懲教人員已做足所有預防囚犯自殺的措施,死者所用的自殺工具是長袖衫,懲教署無法不向囚犯提供衣物。

2019年4月11日,法醫沈昊翔讀出驗屍報告,死者右手手腕有觸及雙脈的割傷,割痕上另有兩條已結痂的傷痕,右手臂有打針痕,以上傷痕都不致命。

死者頸部的勒痕向上,從後方延至耳後,約二十六厘米長,最闊處為三厘米,頸上傷痕是典型吊頸傷痕,被人從後勒斃可能性較低。
被侵犯下遭勒斃的人,頸上傷痕會有左右移動痕跡,死者頸上傷痕是向後和向上移動,法醫稱無其他外傷或掙扎跡象,情況與吊頸自盡吻合。

2019年4月12日,死因裁判官崔美霞早上引導陪審團,死者於2009年收押候審期間曾上吊自殺,獲救送往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觀察,精神科醫生診斷他有反社會人格,只是假扮精神病。

驗屍報告稱死者頸部傷口向上且向後,無掙扎傷痕,脗合上吊自殺傷勢。
懲教人員在事發當日先後兩次巡查死者囚室,上午六時二十九分時死者無異樣,六時四十四分發現死者上吊,中途十五分鐘無證據顯示其他人接觸死者。

死者家屬質疑懲教署對待死者不公平,死者胞弟早前供稱,死者透露懲教署職員多次從後推他,將死者禁錮於異常黑暗的房間。

死因裁判官表示,相關投訴沒有書面紀錄,懲教署職員亦否認「暗房」一事。

死因裁判官崔美霞提醒陪審團,須考慮導致離世者死亡的傷害和疾病。
裁判官覆述死者當天上午被發現上吊時,以長䄂衫紮成死結綁上獨立囚室倉閘作吊繩,死者背向閘,雙膝觸地。

救護人員趕到現場施行急救,曾探到死者有一、兩下脈膊。
庭上沒有證據顯示死者患有疾病,法醫報告顯示死者體內沒有毒藥或藥物,身體沒有掙扎和自衛性傷痕。

裁判官續指,陪審團須考慮死者是否死於自殺,但沒有直接證據目撃死者上吊經過,陪審團亦可以考慮死者是否曾受襲。

五名陪審員約十一時二十三分退庭,商議逾一小時,中午以四對一大比數裁定簡志偉死於自殺。

陪審團裁定死者致死原因,是在石壁監獄獨立囚室,以長袖衫紮成死結,綁在囚室閘門上自行上吊,死亡地點是北大嶼山醫院。

陪審團將提出最少兩項建議,死因裁判官崔美霞審視建議後,認為或會削弱在囚人士權利,執行方法亦不可行,提議陪審團先澄清內容 ,下午才讀出建議。
陪審團最終收回建議。

死者胞弟於庭外質疑研訊結果,認為裁判官引導陪審團時並不中立,曾加上個人意見,陪審團作出建議時,裁判官一再干涉要求他們修改,嚴重影響陪審團的決定。

死者胞弟表示懲教署疏於看管囚犯,將會入稟高等法院進行民事索償,亦會就裁決提出司法覆核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