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鳳姐煞星兩日殺三人(中)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鳳姐煞星兩日殺三人(中)

日期:2008年3月14日/2008年3月15日
標題:鳳姐煞星兩日殺三人(中)
地點:元朗同樂街22號閣樓某室,大埔懷仁街25號開連樓某室,大埔廣福道80號至82號德康樓某室
人物:簡志偉 史明蘭 孫秀敏 謝巧元
案情:簡志偉在兩日內殺死三名一鳳樓性工作者,史明蘭、孫秀敏、謝巧元。
備註:2009年7月28日,由七名男子包括一名南亞裔人士組成陪審團,一致裁定被告三項謀殺罪名全部成立,法官貝珊依例判其終身監禁。
2016年11月3日早上六時四十四分,在大嶼山石壁監獄服刑的簡志偉上吊自殺死亡。

2008年3月17日晚上七時,新界北總區重案組警司方國華,於灣仔警署與簡志偉的哥哥會面,議定當簡志偉出現時,簡志偉的哥哥脫下眼鏡作暗號,為方便溝通,派巴基斯坦籍總督察Khan陪同到澳門。

晚上八時半,警長胡卓明與探員及簡志偉的哥哥,合共五人在香港港澳碼頭登船出發,九時半到達澳門碼頭。

簡志偉的哥哥與探員分開落船,到達離境大堂時,頭染金色短髮,穿白色T恤及藍色牛仔褲的簡志偉行近兄長身邊。
簡志偉的哥哥按暗號脫下眼鏡,五、六名在場埋伏的澳門司警擁上包圍逮捕簡志偉。

澳門司警為簡志偉搜身,聯同香港警方到簡志偉的澳門住所搜查,起回十七件物品,包括CoCo及BoBo的手機,兩張屬於琪琪的提款卡。

三名死者失去的部分財物仍未尋回,重案組全力追尋該批重要證物,不排除已被變賣。

簡志偉即晚被帶回香港港,於灣仔警察總部接受調查。

簡志偉於警方錄影會面片段中以廣東話稱,他是在被人威逼下才殺死三名「鳳姐」,以下是他的說法(採第一身敍述)。

我是巴基斯坦人,有香港身份證,名字是RazaqNadeem,中文名叫簡志偉,今年二十三歲,已婚,與妻子住大埔太和邨,現時無職業。

我喜歡賭錢,經常到澳門「搏殺」,在澳門有一個女朋友,每星期會返香港一次,但多在酒店居住,沒有回家。

我在賭場認識一名同鄉,他叫Tony,他是賭廳的「疊馬仔」(介紹人客到賭場賭錢,從中獲得益的人)。還向客人放貴利。

我原本在一家二手車公司任職,上星期(2008年3月10日)公司有三萬元不見了,公司懷疑是我偷了,除將我解僱外,還要我在一個星期內歸還,否則會報警拉我。

那筆錢不是我偷的,但我怕警察會相信他們將我拘捕,我的妻子正在懷孕,在這段時間我要陪在她身邊。

我問家人及朋友借錢,家人不但沒有借錢給我,將我痛罵一頓,花了三日時間,才從朋友處合共借得三千多元。

眼見時間不多,我拿借來的錢到澳門搏一搏,給我贏了五萬多元。

離開賭場後,我到一家夜店宵夜,遇到一名女子,後來我們一起到酒店開房。

到我醒來時,那名女子不知所終,原本放在褲袋的五萬元亦不見了,銀包內的千多元及證件仍在,我向酒店投訴,但他們只是叫我報警。

我知道報警是沒有用的,唯有再到賭場搏一搏。

在賭場遇上Tony,我問他借五萬元,實得三萬五千元,很快就輸光了。

Tony對我說,香港有很多「鳳姐」欠貴利集團的錢,但遲遲不還錢,那些「鳳姐」經常轉換地址,令他們難以找到,只有用殺雞儆猴的方法,她們才會主動還錢。

Tony說他手上有八名「鳳姐」的地址,如果我把她們全殺了,不但欠他們的五萬元一筆勾消,在「鳳樓」取得的財物也歸我所有。

我聽到要我殺八個人,立即拒絕,但他們說若不依從,會把我的家人逐一殺死。

3月14日早上,Tony與「阿強」、「阿權」,將我由澳門押返香港,然後用車將我載到元朗。
Tony把我帶上「一鳳樓」,吩咐我先與「鳳姐」性交,在她洗澡時再將她殺死。

殺死這名「鳳姐」後,我拿走她銀包內的一千七百元及她的手機,離開時看到門外有閉路電視機,折返屋內取走錄影帶 。

落樓後,Tony叫我上車,說載我到另一間「鳳樓」殺人,我對他說很驚及「手軟」,他看見我全身發抖,對「阿強」及 「阿權」說:「看他怕成這個樣子,就他休息一天再殺吧!」

Tony把我載到大埔太和邨,再三警告我要與他們合作,否則殺我全家。

3月16日晚上六時,Tony接我到大埔,對我說要爭取時間,在大埔殺兩人後,再到上水殺兩個,Tony帶我到懷仁街一間「鳳樓」,殺死鳳姐後,取走二千二百元和一部手提電話。

Tony再帶我到廣福道殺死另一名「鳳姐」,由於我剛與「鳳姐」性交,因未「回氣」而沒有與第三名「鳳姐」性交,完事的時間較快,這名「鳳姐」的銀包內只有數百元,但有兩張信用卡,我全部取走。

當我下樓時,Tony仍未駕車回來接我,我沿行人道前行,迎面有一名警員匆匆走來,我本想向警員自首,但又怕坐監,於是假扮遊客,用英語向警員問路,他給我指示方向後,又匆匆前走。

這時,我突然醒覺,Tony叫我殺人但沒為我提供手套,令我在現場留下指模,Tony又吩咐我與「鳳姐」性交,令我在現場留下精液,他明顯是要我做「替死鬼」。

我知道警方很快就會查到我的身上,於是不再與Tony會合。

後來,不知如何我到了中環蘭桂坊,在一家酒吧喝酒後,決定逃到澳門暫避。

翌日,我打電話給哥哥,叫他小心Tony等人找麻煩,對他說我殺了人,希望他能帶錢到澳門給我,後來,我就被你們拘捕了。

簡志偉被警方扣查三十六小時,被落案控以謀殺罪名。

2008年3月19日下午一時四十五分,簡志偉換上警方提供的藍色「蛤乸衣」,穿上無綁帶白布鞋,鎖上手銬、腰纏鐵鏈及蒙頭,由數名重案組探員押解,登上一部警車,押解到粉嶺裁判法院提堂。

控方在庭上表示,被告報稱無業,控罪指他在2008年3月14日,在元朗同樂街22號閣樓某室謀殺女子史明蘭、3月15日在大埔懷仁街25號開連樓某室謀殺女子孫秀敏、在大埔廣福道80號至82號德康樓某室謀殺女子謝巧元。

被告暫毋須對控罪答辯,當翻譯員向他讀出三項控罪,問他是否明白時,他以其母語三度說出「明白」。

控方在庭上表示,案件涉及連環兇殺,案情複雜,警方將會進行四次認人手續,申請押後待警方起回贓物及進行科學鑑證,警方並會接觸區內妓女,找尋更多證人。

控方申請將案押後至3月27日再提訊,以待徵詢法律指示,警方亦要作進一步調查及進行認人手續,申請將被告暫交由警方看管。

控辯雙方經過近半小時爭辯後,裁判官最後接納控方申請,被告暫交由警方看管,但案件押後至3月25日再訊,結束提訊程序。

2008年3月21日,下午五時四十五分,簡志偉在大埔警署羈留室內撼頭埋牆,當場受傷流血,警員發現制止,召救護車到場,在四名軍裝警員押解下,送往大埔那打素醫院治療。
晚上九時十五分,簡志偉經治療後離開醫院,自行步上警車返回大埔警署。

2008年3月25日早上,簡志偉由囚車押解至粉嶺裁判法院再度提堂,暫時毋須答辯,控方律師要求將案押後至5月6日,等候鑑證結果和警方的進一步調查,被告則繼續還柙,由懲教署看管。

2008年4月8日,簡志偉在粉嶺裁判法院提訊,代表律師指被告連日來失眠,產生幻象,精神及心理出現問題,要求法庭頒令接受精神治療。

主任裁判官曾健仕表示,這不屬法律範疇,法庭無權作醫療批核,建議辯方向有關部門申請。

控方指懲教署早前發現被告精神出現問題,已將他轉送小欖精神中心提供治療,案件押後至5月6日再提訊。

2008年5月6日,簡志偉再於粉嶺法院提訊,被告暫時毋須答辯。

2009年7月3日,涉嫌謀殺三名「鳳姐」的案件繼續在高等法院審訊,巴籍被告簡志偉否認三項謀殺罪指控。

7月7日,案件在高院續審,控方播放被告落網後的錄影會面,被告以流利廣東話回答提問,態度合作。

被告聲稱,在澳門賭輸錢後向朋友借錢卻無力償還,被逼殺害三名女事主,被告透露,債主原要他殺害八人,但他在殺害第三名人士後趁機逃走。

控方傳召一名姓楊鳳姐作供,她曾在其營業的大埔德康樓大廈之梯間,遇見一名染黃髮的巴裔青年,該青年跟她上樓並進入「鳳樓」,當時剛有另一名鳳姐在內工作,青年見狀即離去。
約一小時後,在德康樓附近的開連樓,「鳳姐」孫秀敏被人殺害。

楊姓女證人說,曾在其居住的大廈內遇見染黃髮的巴裔青年,在警方安排的認人程序中,她認出那名巴裔青年是簡志偉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