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石棺藏屍(四)誰是主謀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石棺藏屍(四)誰是主謀

日期:2016年3月4日
標題:石棺藏屍(四)誰是主謀
地點:荃灣灰窯角街DAN6工廠大廈九樓一單位
人物:曾祥欣 劉錫豪 張善恒 何菱瑜 張萬里
案情:曾祥欣、劉錫豪、張善恒為謀財
誘張萬里到工廠大廈將他殺死
三人之後與曾祥欣的「契女」何菱瑜逃到台灣
何菱瑜在台灣報案,回港後以特赦證人身份指證三人
備註:三人承認非法處理屍體,否認殺人
2019年12月13日,案件在高等法院審結
曾祥欣謀殺罪名成立,判終身監禁
劉錫豪及張善恒誤殺罪名成立
2019年12月16日,兩人被判監十七年

曾祥欣與警方錄影會面時說:「小草無郁手,最多知情,我有幫手,不過我唔係主謀,主謀係劉錫豪,我幫手處理屍體啫。」

曾祥欣透露,當時不打算帶「小草」離開,但劉錫豪堅持帶她走,結果他們在深水埗逼「小草」上車去機場。
曾祥欣說與「小草」屬「好好朋友,有個關係叫契女」。

劉錫豪去過台北多次,當地有很多朋友,所以叫大家逃往台北,抵埗後,他們到理髮店和紋身店改變形象。

曾祥欣說,他學歷達專上程度,考獲英國皇家鑽石協會的鑑證證書,一直無業,但卻可一力負責眾被告及「小草」每個月約四萬元使費,租住的涉案單位的錢由姑媽問祖母支付。

曾祥欣說與死者張萬里認識近十年,張萬里在人前常自稱貧窮,但實際上有錢。

兩人是搵錢拍檔,主要靠「食腦為生」,亦即「呃呃氹氹」,「難聽啲講係詐騙」。

他說與和張萬里之間有過百萬元的金錢瓜葛,互相拖欠,他試過借五十萬、二百萬元給對方但對方沒還錢,不過雙方都不執着。

曾祥欣說,案發前張萬里向他借三百萬元。
2016年2月28日晚上,張萬里帶了鑽石手鏈和歐米茄腕錶,說可以用來做抵押品。

劉錫豪對曾祥欣說:「不如整暈佢攞錢算啦,搞咁多嘢做咩?」
曾祥欣當時回應:「你做到咪做囉,咪搞到我就得。」

3月4日,張萬里帶同抵押品抵達涉案單位,曾祥欣說他當時在閣樓睡覺,吩咐張善恒看文件,後來聽到張萬里呼叫,接着有聲音叫他幫手。

他下樓看見劉錫豪和張善恒夾住張萬里,劉錫豪騎住張萬里並用一條底褲掩着他的嘴,叫曾祥欣拿酒精「拮」死者,他照做。

他拿針筒下樓時,看見張萬里已面青口唇白,沒脈搏,劉錫豪吩咐曾祥欣「啪多兩針」。
曾祥欣心想:「重要郁手呀?你都整死咗佢啦。」,於是上上落落「扮做嘢」,沒有為死者打針。

曾祥欣當時心想「好X大鑊」,認為自己「一定『瀨』嘢」,感到六神無主及驚慌。

他知道劉錫豪有背景,所以聽從他指揮善後。
曾祥欣承認事後曾商討如何棄屍,例如掟落海、棄於深山、埋葬於森林,藏在沙發內以水泥封口,「雪入雪櫃呀、煮咗嚟食呀,好多變態嘢諗咗出嚟。」

曾祥欣說,案發時見到劉錫豪捂住死者張萬里的鼻,相信張萬里是窒息致死。
案發後,曾祥欣曾提議自首,認為只會判囚數年,惟另外兩人未有理會。
劉錫豪提議用石棺藏屍,之後去了新加坡參加舞蹈比賽。

曾祥欣和張善恒到深水埗,用了不夠二百元在五金舖買沙及英泥,另外花了八百元在家具舖買了六塊木板,電召GOGO Van將物品運送到單位製造石棺。

案發工廈DAN6的閉路電視截圖顯示,曾祥欣與張善恒於案發翌日,即3月5日早上九時三十六分,用手推車將四包英泥粉推入升降機上樓。

曾祥欣解釋當時他們已在石棺底鋪了一層英泥,但英泥不夠用要再加。
張萬里的屍體已放入石棺,當日劉錫豪已到新加坡參加街舞比賽。

探員問劉錫豪為何此時離港,不幫手處理屍體?
曾祥欣答因為劉錫豪已買機票:「佢(劉錫豪)同我哋開咗個頭,我哋就好似黐咗線咁要完成件事,要埋埋個尾。」

閉路電視截圖顯示,3月5日傍晚七時三十八分,「小草」返回DAN6單位。
曾祥欣向警員表示當時石棺已上釘封蓋,他們不想「小草」見到張萬里的屍體。
曾祥欣說「小草」對事件知情,但無參與他們的行動,他知道張善恒有告訴「小草」發生了甚麼事。

3月6日凌晨五時許,閉路電視截圖顯示曾祥欣與張善恒現身DAN6的升降機。
曾祥欣解釋當時他們正在量度升降機門的濶度,看看石棺體積可否搬入升降機,他們發現長方形的石棺不可以打橫搬,要打直才可搬入。

3月7日,閉路電視拍得曾祥欣買了鐵筆返大廈。
曾祥欣稱因為他們覺得石棺太重,單憑人力無法搬動石棺,要靠鐵筆撬起石棺借力,因此他要添購第三支鐵筆,讓他們三人合力搬石棺。
曾祥欣說,仍要等劉錫豪回港,才決定棄置石棺地點,劉錫豪約於3月7日晚或8日早上才回港。

2016年3月8日(案發後四天),石棺建好後,兩人連同已回港的劉錫豪,兩度把石棺推入升降機,惟因超重而不成功。
閉路電視拍到3月8日晚上八時四十九分,三人試圖將石棺推入DAN6的升降機,三分鐘後他們將石棺推出升降機,八時五十五分他們再次將石棺推入升降機。

曾祥欣表示,當日他們「好心急整走嚿嘢」,但升降機超重,響號聲驚動看更到來查看,「看更話過重嘈到人,你哋無辦法搬到落去㗎喇」,最終搬石棺入升降機不成功。

曾祥欣稱,石棺打直後開始流出大量血水,八時五十六分閉路電視拍到的畫面,是他抹血漬的情況。
近十時,他試過查看可否用另一架升降機搬石棺,但最終決定放棄,石棺最終被搬回屋內,曾祥欣更要在單位清理石棺流出的血水。

劉錫豪建議從石棺中取出死者屍體,放入行李箱拋棄,各人曾考慮把藏有屍體的行李箱,帶到西貢、朗屏或泥涌等地扔棄。
曾祥欣和張善恒因此到油塘三家村碼頭視察,惟最終未找到棄屍地點。

曾祥欣用錘子和風炮等工具鑿開石棺,惟屍體被水泥卡住,未能取出。
他們鑿開石棺後,單位內的臭味愈來愈強烈,他們使用空氣清新劑和臭丸辟味,當時同住單位的「小草」建議在單位內煲中藥辟味。
由於未能取出屍體,他們決定放棄,逃到台灣。

曾祥欣打電話給父親要錢,取得八萬元連同本身的兩萬元,合共十萬元,以朋友廖健國名義在台灣租酒店,一行四人逃亡到台灣。

張善恒第一次錄影會面,在新界南警察總部接見室內進行。
他對探員說,過往未做過犯法的事,原本想成為警察,自從認識其他被告,他便遭洗腦,為錢犯案。

張善恒父母於他兩歲時離異,他由母親獨力湊大,認識曾祥欣前任職港鐵站務員,月入一萬三千元。

他在蘭桂坊的萬聖節派對上認識曾祥欣及劉錫豪,以為曾祥欣是有錢人,抱住「黐金糠」心態,與他交往並研究賺錢方法。
曾祥欣對他說,只要他偷取到地鐵站資料,便能有千多元報酬。

兩人唆擺他說:「你同屋企人一齊,搞到自己無得發圍,屋企人教你忠忠直直終須乞食,賺錢要放膽啲,咁先有所作為。」

曾祥欣自稱是組織「T.here」成員,「T.here」是個龐大組織,他在組織內排名第四。

張善恒向財務公司借了十五萬,全數交給曾祥欣,之後沒有再工作,由曾祥欣包食宿。
為免連累母親,他對曾祥欣及劉錫豪兩人言聽計從,希望從他們身上取回些少錢「擺平所有事」。
兩人游說他犯法,說:「好多人Support(支持)你,唔會有事,做啦,你坐喺側邊無事嘅,又有錢分。」

兩人離間他與母親關係,農曆新年等大時大節,亦不准他與家人聯絡,自此他與母親相見機會微乎其微。
張善恒一日三餐由曾祥欣「包養」,他做曾祥欣的跑腿。
曾祥欣平時會款待他北上揼骨,唱K及「落蘭桂坊去蒲」。
張善恒說,「小草畀曾祥欣包養,只係無性關係。」

張善恒說,案發一刻他如「黐咗線」般向死者落手。
他說:「如果我唔係箍住張萬里(死者),而係推開劉錫豪,呢件事可能當做一個玩笑快啲結束,唔會搞到咁大件事,我重要幫佢哋處理屍體,蠢到跟佢哋去台灣,佢哋講乜我都照做,好戇居囉!」

張萬里遇害後,曾祥欣用手機把張萬里「死相」拍下,傳送給犯罪組織「T.here」作為收取三千萬美元的證據,但最後並無拿取該筆賞金。
張善恒因為太恐懼,沒參與放血、搬屍,只協助買沙、英泥、木板及製石棺。

他知道曾祥欣透過內聯網與「T.here」溝通,與他們同住的情侶梁俊賢及蔡心怡,為脫離「T.here」,每月向曾祥欣繳交數以萬元退會費,梁俊賢為了退會還要問家人借錢。

探員問張善恒是否願意配合警方,他一口答應,並說:「我想畀所有人、死者家屬有個交代。」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