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石棺藏屍(三)一女四夫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石棺藏屍(三)一女四夫

日期:2016年3月4日
標題:石棺藏屍(三)一女四夫
地點:荃灣灰窯角街DAN6工廠大廈九樓一單位
人物:曾祥欣 劉錫豪 張善恒 何菱瑜 張萬里
案情:曾祥欣、劉錫豪、張善恒為謀財
誘張萬里到工廠大廈將他殺死
三人之後與曾祥欣的「契女」何菱瑜逃到台灣
何菱瑜在台灣報案,回港後以特赦證人身份指證三人
備註:三人承認非法處理屍體,否認殺人
2019年12月13日,案件在高等法院審結
曾祥欣謀殺罪名成立,判終身監禁
劉錫豪及張善恒誤殺罪名成立
2019年12月16日,兩人被判監十七年

台灣傳媒盛傳「小草」「一女四夫」,她從台灣返回香港後,她的男友阿賢於2016年4月13日清晨,主動邀請報章接受訪問。
他在片段中表示,「小草」並非「姓曾」的女朋友,也沒有暗戀「姓張」疑犯。

他澄清「小草」是他的女友,已拍拖兩年多,她是一個怎樣的人,相信沒人比他更清楚或更了解,她身邊的朋友,也不相信她是一個這樣的人。

阿賢說,有些事情不用多解釋,自己明白便可,尤其當看完網上留言後,更不希望別人覺得「小草」是一個這樣的女生。
在阿賢眼中,「小草」為人單純、愛恨分明,不是一個在感情方面拖泥帶水的人。

阿賢說,外界可能會認為他是一個傻瓜、戴了綠帽也好,他不介意外界如何看待自己,只介意外界怎麼看待「小草」。
「小草」看完這些報導後感到非常不開心,身為她的男朋友,要為她澄清。

阿賢說「小草」由始至終對「姓曾」疑犯沒任何感覺,甚至只是一個普通朋友,沒有做過對不住自己的事,沒有牽涉在其他感情關係中。

4月13日下午三時,「小草」由重案組女探員押解,坐警方七人車抵達Dan6工廈。
「小草」身穿啡色長袖上衣、白色短裙及白色短靴,一頭及腰金色頭髮,被黑布蒙頭,雙手及腰纏上鎖鏈,沿途講述事發經過,其後進入案發單位,逗留個多小時後離開。

「小草」重組案情期間,劉錫豪在探員押解下,由荃灣警署帶到青衣鄉事會路的葵青警區總部調查。
下午四時許,曾祥欣被探員以黑布蒙頭,押離荃灣警署到葵青警區總部調查。

傍晚約六時,身穿灰色長袖上衣及黑色長褲的張善恒,被黑布蒙頭、鎖上手銬及腰纏鐵鏈,由重案組探員押解到德華街重組案情。

張善恒先在一個巷口停留兩分鐘,再到附近一間專賣英泥建材店門外逗留,重演購買水泥經過,約十五分鐘後離開。

數分鐘後,張善恒被帶往荃新天地二期,講述當日與張萬里見面經過,再到Dan6工廈重組案情,之後被押回荃灣警署扣留調查。

4月14日,「小草」(何菱瑜,十八歲),被落案暫控一項串謀謀殺罪,在荃灣裁判法院提堂。
代表她的法庭當值律師,未為她申請保釋,由於警方須作進一步調查,包括驗屍、調查電話記錄及銀行戶口等,「小草」被還押監房看管,延至同年6月23日再提訊。

其餘三名涉案男疑犯稍後會被控以相關罪名,他們都聲稱沒有殺人,只是埋屍。
重案組探員將各人分開扣押,以待進一步調查石棺案及查明誰是兇手。

4月14日早上,三名被告曾祥欣(三十歲,阿T)、劉錫豪(二十四歲,阿豪)、張善恒(二十七歲,阿K),由警車押到荃灣裁判法院提堂。

三人報稱無業,控罪指於2016年3月4日,三人在荃灣灰窯角街一工廠大廈單位,與案中另一女被告何菱瑜串謀,同謀及議同謀殺男子張萬里(二十七歲,阿J)。

控方表示,三名被告中,有人承認曾向死者大腿內側打針,有人用哥羅芳掩蓋死者口鼻。
三名被告暫毋須答辯,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20日再提堂,三人由警方繼續羈留。

為爭取成為警方特赦證人,「小草」向重案組探員提供更多資料。

「小草」說於2014年香港佔中運動期間,在旺角「瞓街」時認識曾祥欣。
曾祥欣經常到「小草」任職的餐廳「呃飲呃食」,被餐廳負責人形容為「賤男」。

翌年,「小草」因與家人及男友發生爭執,搬入涉案DAN6單位居住。
單位採半複式間隔,有半層是閣樓,原有多人居住。
曾祥欣及張善恒住閣樓,劉錫豪與另外兩人住單位地下,那兩人其後搬走,張善恒搬到地下與劉錫豪居住,騰出閣樓給「小草」。
「小草」與曾祥欣共睡同一床褥,但兩人沒有肉體關係。

同住期間,曾祥欣等人會以「T.here」這個組織名義開會,討論犯法活動,談論的是製造假證書、毒品等。
曾祥欣每月會給「小草」八千元,她在會議中作文書工作,記錄會議內容等。

由於開會討論的犯法活動都沒有實行,「小草」認為大家只是開玩笑。

曾祥欣與張萬里(阿J)是生意拍擋,靠「食腦為生」,即「呃呃氹氹」。
曾祥欣說,張萬里向他提及一個澳洲房地產投資計劃,向他借錢,他懷疑是騙局。

「小草」說,在一次會議中,曾祥欣表示「殺咗我的搵錢拍擋阿J(張萬里)就有錢收,有三千萬美元。」
曾祥欣又說:「個組織會畀呢筆錢。」
曾祥欣、劉錫豪、張善恒曾討論搶劫張萬里,三人於案發日凌晨到觀塘海濱視察,但因現場太多閉路電視而作罷。

2016年3月3日,小草離開單位,與男友見面。
翌日早上九時許,「小草」回到涉案單位,看到曾祥欣和張善恒用電腦的Google地圖尋找犯案地點,有人聲稱要把酒精注入張萬里的身體。
曾祥欣對「小草」說:「搵緊地方殺阿J(張萬里)。」
「小草」打算翌日和男友到大嶼山,建議將屍體棄置在大嶼山。

曾祥欣和張善恒其後外出買麻繩等工具,折返後,曾祥欣等三人打開一支哥羅芳並嗅聞,劉錫豪把哥羅芳倒在一條女裝內褲上。
曾祥欣告誡「小草」留在單位的閣樓,說會和張善恒到荃新天地接張萬里到單位。

下午近一時,張萬里到達DAN6單位,劉錫豪及張善恒在下層和張萬里傾談計劃,曾祥欣和「小草」則在閣樓。
「小草」在閣樓睡覺,入睡不久被嘈醒,劉錫豪多番到閣樓,拿沾有哥羅芳的底褲到地下。

期間,聽到張萬里在樓下被襲的聲音,至於誰人出手,劉錫豪和張善恒說法不同。

張善恒說,劉錫豪和張萬里突然打架,他拉開張萬里時,與張萬里一同跌在床褥上。
他被張萬里壓着期間,劉錫豪用布掩住張萬里的口,該布散發出刺鼻酸味。

劉錫豪稱他原本在下層睡覺,看到張善恒夾着張萬里的身體,用左手遮着張萬里的口,曾祥欣這時從閣樓行到下層,在張萬里身上打酒精針。

曾祥欣對「小草」說,他聽到劉錫豪及張善恒叫他幫手,到單位下層後,劉錫豪指示他向張萬里打酒精針,劉錫豪當時很兇恨,所以跟他的指示行事。

張萬里被打針後仍有呼吸,之後被搬到廁所,張善恒曾替他做心外壓急救,最終返魂乏術。
曾祥欣對「小草」說張萬里已經死亡,她當時並不相信,以為只是開玩笑,劉錫豪更懷疑張萬里只是「詐暈」。

三人及後一同上閣樓,向「小草」表示:「唔關你事,繼續瞓。」
「小草」假裝睡覺並偷聽他們討論如何處理屍體,她感到震驚和害怕,但沒到樓下查看。
「小草」聽到三人打算將屍體扔在垃圾站,將死者放血減重,亦曾討論將屍體放入衣櫃內移走。

三人行兇後,變賣張萬里的手錶等財物。
同日下午三時許,三人多次外出,買繩、膠袋、水泥和木板等,在單位內製造石棺藏屍。

晚上十一時半,「小草」離開單位,劉錫豪在翌日清晨六時許離開香港,到新加玻參加跳舞比賽。

3月5日晚上七時半,「小草」返回單位,在客廳發現一座水泥磚,有血水滲出。
她感到室內溫度低至攝氏十六度,曾祥欣解釋低溫可令水泥加快凝固。

劉錫豪於3月8日返港,嘗試運走石棺,但因石棺超重無法運走,他們曾想用風炮等試圖打破石棺以取出屍體,但不成功。
3月10日,三人與「小草」一同於潛逃至台灣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