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石棺藏屍(二)心照不宣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石棺藏屍(二)心照不宣

探員調查後,知道涉及張萬里命案的三男一女,案發後潛逃到台灣,3月31日向台灣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要求協助。

刑事局向移民署確認後,證實四人在3月11日入境台灣,現仍在台灣境內逗留。

香港與台灣之間沒有引渡條例,台灣亦非國際刑警組織成員,案件在香港發生,死者與疑兇都不是台灣人,台灣警方無執法權,無法拘捕四人。

香港警方在台灣亦無執法權,不能派人到台灣將四人拘捕。

移民署指出,目前尚未正式收到香港官方通緝書或公文,移民署目前無權認定四人是石棺藏屍疑犯,僅能視為一般外籍旅客。

根據外國人停留居留及永久居留作業規定,逾期居留的外籍旅客只能罰款,逾期一至十天罰二千元,罰款後再請逾期者離境。

刑事局說,香港警方上月曾來函詢問「有無入境」,未提及涉案等問題,我方告知已入境,港警只請求我方,如果他們出境的話,通知他們一下。

刑事局表示,台灣與香港無司法互助協議,基於來台旅客人權考量,只要未在台涉及刑案,警方無從逮捕,也沒有監控行蹤。

香港與台灣之間的司法互助雖不完善,台灣移民署只能以證件到期,逾期滯台為理由,將涉案三人遞解出境。

4月11日晚上,台灣警方將「小草」送到台北桃園機場,香港警方事先得到台方知會,派探員到台灣桃園機場出境大樓,數名探員在登機門等候,陪同「小草」返回香港。
航班到達香港機場,「小草」落機即被重案組探員拘捕,被控涉嫌串謀謀殺,黑布蒙頭帶走。

在「小草」回港途中,刑事局人員到「阿T」、「阿豪」、「阿K」居住地方,對他們說三人的台灣一個月簽證已過期,以逾期居留「有危害我國公共安全之虞」,請移民署提前註銷簽證,刑事局並拘捕三人。

三人被捕後,由於之前餓了一段時間,台灣警方給他們吃餐飽,於晚上十一時被分隔就寢。
三人睡得安穩,翌晨七時半起牀,專勤隊為他們購買三文治和豆漿,作為早餐。

中午約十二時半,三人離開收柙點,被送往桃園機場,台灣警派出五十人執行押送任務,當中包括「霹靂小組」(特警)人員。

4月11日,沙展李貴榮被指派往台灣,於翌日凌晨十二時半抵達台灣。

4月12日中午一時許,移民署專勤隊及刑事局霹靂小組成員,將三人分開押解到桃園機場,在警方看守下解開手銬,辦理出境手續,登上飛往香港的國泰CX467航班。

下午三時二十分,台警與港警在登機空橋以「心照不宣」方式交接,由九名香港警方聯絡科和重案組人員接收。

探員在台灣飛香港的國泰航空航班上,按位置包圍及監控涉案三人。

三人被分開帶往機艙經濟艙最後段,坐在中間三個座位的中央位置,兩旁是香港警方人員。

曾祥欣坐最後一排,旁邊是警長李貴榮,前面是劉錫豪,旁邊是警長黎俊業,再前面是張善恒。

這三行座位附近無乘客,也不讓其他人接近,三人在機上未戴上手銬,警員也沒有與他們交談。

晚上八時左右,航班進入香港境內,在赤鱲角機場降落。

警長黎俊業即以串謀謀殺罪拘捕劉錫豪,劉錫豪在警誡下稱:「阿sir,係阿K(張善恒)箍住阿J(張萬里),阿T跟住打針,佢就死咗喇,我淨係埋屍咋,我無份隊死佢。」

重案組探員警誡三人後,隨即以涉嫌串謀謀殺將三人拘捕,押到機場警署辦理簡單手續後,由機場押解轉乘警車抵達荃灣警署。

整個押送歷時八個多小時,過程順利,這是香港回歸後,港警第一次在台灣押疑犯回香港行動。

三人由台灣押回香港後,這宗石棺藏屍案涉案男女增至九人。

由台灣押返香港的三人,相信是案中主犯,包括:曾祥欣(阿T)、劉錫豪(阿豪)、張善恒(阿K)。

「小草」向探員申請轉為控方特赦證人。
指證三名被捕疑犯,「小草」原名何靜汶,十八歲,1998年於內地出生,約兩至三歲來港,學歷至中五。
2015年改名何菱瑜,同年與男友於葵芳同居,「小草」於旺角登打士街一間「日式女僕餐廳」工作,亦為角色扮演(Cosplay)愛好者。

「小草」說,案中死者張萬里(阿J),借了五百萬元給曾祥欣,多次追討都沒有結果。
3月4日,曾祥欣約張萬里到荃灣荃新天地二期見面,張善恒當時亦在場,三人其後一齊返回荃灣灰窰角街Dan6工廈九樓一單位。

「小草」及劉錫豪當時在單位內,張萬里進入單位後,隨即被制服。
有人為他注射酒精,再被染有哥羅芳的毛巾焗暈再被扼頸,張萬里不斷掙扎,最後因窒息死亡。

弄出人命後,在場各人不知所措。
曾祥欣致電給姓唐朋友查詢如何棄屍,有人提議將屍體抬到山邊拋棄,但因大廈有閉路電視監控,這個提議被否決。
其後有人提出將屍體雪藏、分屍拋棄,甚至將屍體煮熟吃掉。

最終,有人建議製造石棺藏屍然後拋棄,獲得接納後,各人上Google搜尋製造石棺方法,如何混製水泥等。
之後由張善恒到建材店購買六包共重四十五公斤水泥,回到單位後,合力製造石棺材。

主要製造石棺的是曾祥欣及張善恒,他們買了木板、沙石和英泥,先用一張麻雀枱枱面做石棺底部,再把四塊木板製成石棺外圍,繼而倒入英泥,在英泥未變硬前,把屍體放入英泥內。

石棺製成後,原打算電召客貨車把石棺運走,劉錫豪想過把石棺裝成野戰遊戲中的障礙物,特意把石棺外的木板塗上綠色油漆,避免司機懷疑。

石棺製好藏入屍體後,重量超過升降機負苛,驚動大廈看更,無法運走,要搬回案發單位內。
各人嘗試用錘、風炮等鑿開石棺,想取出屍體,用風炮時「鍘斷」死者的手和身體,令石棺滲出血水及發出惡臭。

「小草」聞到腥味,一度以為是自己月事來潮,眾人為除臭,曾用空氣清新劑和臭丸等方法,「小草」提議在單位內煲中藥辟味。
最終無計可施,各人決定潛逃到台灣,曾祥欣負責購買到台灣的機票。

3月10日,張善恒致電身處男友家中的「小草」,說她惹上大麻煩,對事件知情但卻沒有報警,張善恒說有親戚是警司,懂得如何製造證據。

張善恒說,如她不同行,會把事件嫁禍予她,又會殺害她男友,「小草」感到害怕,決定跟眾人到台灣。

「小草」被逼潛逃台灣前,有兩次機會擺脫,可惜陰差陽錯未能成事。
「小草」之前曾與曾祥欣到日本旅遊,她的護照在曾祥欣手上,護照仍用她的舊名何靜汶而非何菱瑜。

「小草」被帶至機場後,航空公司一度指她曾改名,拒售機票,但最終改變主意,接受她以新名購票。
她曾暗中向男友求助,泄露殺人事件,男友不相信真有其事,無及時提供援手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