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石棺藏屍(一)窮途末路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石棺藏屍(一)窮途末路

2016年4月10日晚上八時,台灣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海山分局新海派出所,一個叫「小草」的女子到來報案。
她向警員宣稱,在香港目擊一宗殺人案,被三名男子脅逼到台灣,護照被沒收,她害怕會被殺滅口,要求警方協助保護人身安全。

「小草」供出三名男子資料,分別是「阿T」、「阿豪」、「阿K」,「小草」向警員說出他們的匿藏地點。

「小草」說,在台灣為逃避追捕,他們不停轉換旅館,曾入住台北市北投區「倆人旅店」,該溫泉旅店設備高級,地點隱蔽,每晚房費折合約港幣908至1960元。
四人在台灣「花天酒地」,不足兩星期,帶來的十萬元便花光。

為節省金錢,「阿T」透過西門町一個相熟紋身師傅,在新北市板橋區幸福路租了一個套房匿藏。
逗留一個月後,只剩下約一千元港幣,這幾天每日只食一件三文治。

「小草」說,「阿T」有意將她賣落妓寨獲得金錢,她怕會成為「下一具屍體」。
與在香港的男友阿賢取後聯絡後,男友到台灣找到她,商量後決定報案。

台灣警方於3月31日已收到香港警方通知,三男一女涉及香港一宗「石棺藏屍」案,3月11日逃到台灣。
台灣警方發現疑人在台灣曾多次轉換居所,最終在台北北部一間旅館居住,當地警方已展開監控。

案中死者張萬里(阿J),2009年認識未婚妻郭琪恩,拍拖六年,在北角健康邨同居。
兩人打算近期結婚,需要金錢辦理婚事,張萬里對未婚妻說追回一筆五百萬元舊債,就可辦一個豪華婚禮。

3月4日早上,張萬里對未婚妻說到荃灣找「阿T」,取回五百萬元投資本金,之後失去聯絡。
郭琪恩開啟張萬里的電腦,發現在前一天,張萬里曾致電「阿T」一百零六次,向他追債。
郭琪恩其後追蹤到張萬里最後現身荃灣,在平板電腦內又找到「阿T」的手機號碼。

之後數日,郭琪恩與「阿T」通了三次電話,「阿T」說見過張萬里,但張萬里沒拿取一張五百萬元本票便離開了。
「阿T」叫郭琪恩代取,她認為本票抬頭已寫了張萬里,找不到未婚夫,取了本票也沒有用,沒有去取。

通電話時,「阿T」不止一次叫她不要報警,但她於3月6日已到警署報案,案件交由失蹤人口調查組跟進。

3月29日,有人向警方報案,說收到友人「阿T」的訊息,表示在荃灣一單位內殺了人,「阿T」現時身在台灣。

探員根據手機通訊記錄,知道阿J最後與一名叫「阿T」的男子通話,「阿T」報住地址是荃灣灰窰角街,Dan6工廈九樓一單位。

港島總區失蹤人口調查組探員前往調查,單位內無人應門,但在門口已嗅到異味。
翻看工廈閉路電視錄影帶後,發現阿J於3月4日在工廈九樓步出升降機後,失去蹤影。

探員從閉路電視片段中,發現數名男子,將一件體積約一米立方的水泥磚搬入升降機,但因過重觸動升降機警號,那班人將水泥磚搬離升降機。

探員聯絡可疑單位業主開鎖入屋,屋內空無一人,廳中放置一件由木板圍封的水泥磚,一些水泥及麻繩等。

水泥磚已被鑿開,露出其內一具屍體,已經發臭,探員即時通報上峰,派員到來調查。

消防員到場用工具花了五小時鑿開水泥磚,發現一具男屍以跪姿形態藏於其中。
水泥磚內以一塊麻將枱面墊底,鋪上一塊一英吋厚床褥,四邊圍以木塊,灌注水泥,上面以木塊蓋着。

警方封鎖現場調查,檢走大批證物,包括一個行李箱、多個膠箱及黑膠袋等。

荃灣警區助理指揮官陳達明警司講述案情時說,3月29日下午四時許,港島失蹤調查組探員根據資料,到上址九樓一單位調查。

探員發現單位有不尋常氣味傳出,召鎖匠到場打開大門進入單位,看見大廳中間有一件長方型物體,四面以木板圍封,長闊均約一米、高半米,中間注滿已凝固水泥,傳出陣陣惡臭,儼如「石棺」,懷疑水泥內藏有屍體。

陳達明警司說,探員召消防坍塌搜救隊人員到場,用工具將該個「石棺」破開,發現內藏一具已腐爛男屍,面容已不能分辨,但衣着與一名失蹤男子吻合,懷疑死者就是該名失蹤男子。

兇案現場原為工廈,2010年由地產商翻新,吸引不少投資者購入,裝修成HOME OFFICE出租。
兇案單位面積約493呎,樓底約三米高,加建了閣樓作為睡房,閣樓設有洗手間,地下有客廳、洗手間及開放式廚房。

一間投資公司去年以二百多萬港元購入案發單位,以月租一萬五千五百元出租予一名姓曾男子,可惜一夜間變成凶宅。

3月30日,高級法醫潘偉明醫生奉召到案發單位驗屍,屍體在石棺內蜷曲如胎兒,頭頸被兩層膠袋包裹,以圓周五十九厘米的膠帶及繩綁着,中間夾放樟腦丸,再用枕頭套包裹頭顱。

死者頭骨完整,腦內有一個重二十克的創傷性血凝塊,可能是死後撞擊所致,就算是生前造成,也不會令死者因腦部增壓而死。

屍身失血過多,只重三十六公斤,估計死者生前最輕約五十七公斤。

屍體四肢與身體已分離,可能由利器造成,肋骨位置有兩處深度割傷,引致胸腔外露。
左邊腹部有多處由利器造成傷口,死者衣服沒有血漬,傷勢若是生前造成,應會大量出血,以上傷勢估計都是死後造成。

四肢軟組織開始分解,關節完全分離,左上肢由肩膊位脫落,有粉碎性骨折,可能曾被很重的東西重擊導致。

內臟方面,胃部、脾臟已完全分解,腎臟也正在分解,左肺可能有傷,腐爛程度比右肺快,心臟有撕裂,兩邊心室外露,可能由利器造成。

橫隔膜多處撕裂,可能由尖銳物造成,肝臟有撕裂,可能由尖銳物造成,脊骨及盆骨無骨折,以上傷勢估計在死後造成。

法醫在肝臟驗出化學物質二氯甲烷,是一種揮發性化學物,作用與哥羅芳相若,過量吸入會引致昏迷、損害中樞神經,神志不清、呼吸系統停頓。

法醫初步懷疑死者死於窒息,一般被勒死的人,面部會因曾充血呈現紅色。
死者被殺害二十五天後才被發現,屍體腐爛,未呈現上述現象,究竟是被勒斃或生葬仍有待調查及毒理化驗。

死者大腿內側及腳眼有針孔,預計被注射了五十毫升酒精,這個濃度不足令死者死亡,由於屍體已腐爛,無法確認死因。

3月30日下午二時半,死者家人及親友一行約十人,在警員陪同下到葵涌公眾殮房認屍,確定死者是失蹤多天的張萬里。

案中死者張萬里,二十八歲,家住北角健康邨,曾任職電訊公司PCCW客戶服務部,遇害時正在待業。
張萬里的朋友透露,他為人熱心、善良、孝順,喜歡幫助朋友。

4月1日下午約四時,警方鑑證科人員到兇案現場,將石棺運走作深入調查。

探員調查後,相信張萬里之死與「阿T」有關,2008年,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在港舉辦遙距課程,張萬里與「阿T」一同就讀相識,兩人繼而成為好友,相信張萬里因錢債糾紛惹殺身之禍。

警方其後拘捕五名與案有關男女,包括:
張萬里的二十六歲未婚妻郭琪恩,她在張萬里失蹤後兩天向香港警方報案,其後因隱瞞與涉案者「阿T」相識而被調查。
「阿T」的朋友,二十七歲姓廖男子,警方在兇案現場找到他遺下的工作證。
「阿T」的朋友,二十四歲姓唐男子,在三月中收到「阿T」電話,聲稱殺了人並已逃往台灣,他延遲至三月尾才報案,警方懷疑他知情不報而被調查。
曾到兇案現場,二十一歲姓梁男子,被懷疑曾幫手處理過屍體。
梁姓男子的十六歲姓蔡女友,曾到兇案現場,被懷疑曾幫手處理過屍體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