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白沙村魔界人狼(六)五鬼復仇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白沙村魔界人狼(六)五鬼復仇
(原載法醫龍博士《法醫鑑證實錄》)

日期:2002年12月5日/12月20日
標題:白沙村魔界人狼(六)五鬼復仇
地點:元朗公庵路白沙村二七八號村屋
人物:唐永強 陳諾雯 嚴佩珊
案情:唐永強誘拐女童陳諾雯及嚴佩珊,將她們姦殺,並企圖放火謀殺三名子女。
備註:2004年2月25日,陪審團對三項控罪均以一致或大比數作裁決罪成,法官例判唐永強兩次終身監禁,企圖謀殺罪判囚八年,各罪同期執行。

唐永強對警員說,這是上天要他實現「五鬼復仇」才把女童送來,為與女童有血緣關係,他脫下女童的褲,在鐵床上姦屍。
他說:「她太細個,我先殺後姦是不想她太痛苦。」

姦屍後,唐永強將女童的衣物全部脫掉,用床單把女童屍體包好,放在衣櫃內,之後到地下與子女在床上呼呼入睡。

翌日,唐永強到建築材料店買了兩包水泥,在住所附近山邊取了些泥沙回家,將陳諾雯的屍體由衣櫃取出,掉入屋旁仍有水的化糞池,再用水泥混和泥沙將化糞池封填。

幾日後,唐永強發現化糞池的水泥向上拱起(屍體發脹把仍未乾透的水泥推開),他在化糞池上鋪了一塊木板,將一部舊冷氣機放在木板上,將水泥「壓實」。

當天晚上,唐永強將女童的衣服棄置在垃圾站(波鞋、淺藍色牛仔褲和長袖衫),紅色外套及粉紅色上衣則「捨不得掉」,放在白色衣櫃內。

當日錄取這份長達兩個半小時的口供後,唐永強因燒傷無法簽名,葉國良邀請男護士楊東彪做證人,之後將口供向唐永強讀一遍,讀完後問他是否明白及同意口供內容。
唐永強當時情況穩定及清醒,點頭說:「明白、知道。」

2002年12月30日,瑪姬博士為唐永強錄口供,唐永強說與嚴佩珊於2002年11月中,在朗屏邨公園認識,她喜歡與唐永強三名子女玩耍,向唐永強取了手機號碼,兩人曾多次到元朗新合益廣場一樓的暴龍樂園玩耍。

唐永強說:「那天早上,阿珊(嚴佩珊)打電話給我,約我晚上七時到暴龍樂園與她會合。」
「晚上六時許,她打電話給我,說要到我家用電腦,約我在小巴站(雞地)等。」

兩人乘小巴到白沙村,唐永強回家後安排女童在地下使用電腦,自己到閣樓打電話給妻子,打了差不到兩個小時,電話仍無人接聽。

唐永強打電話給妻子,對她說:「有一個女童在我手,如果你還不回來,我會殺了她,儲齊五隻鬼找你報仇 !」
對方說:「你殺人與我無關,就算你將三個子女毒死,我也不在乎。」

晚上十時,女童想回家,由地下到閣樓找唐永強帶她乘搭小巴,唐永強突狂性大發,攔腰把女童抱起,拋在鐵床上用枕頭將她焗死。

「你為何要焗死阿珊?」瑪姬博士問。
「因為我要報仇,所以要焗死她。」唐永強答。
瑪姬博士問 :「焗死『亞珊』,與你報仇有甚麼關係呢?」
唐永強答:「我十六歲時曾到過泰國,跟一名巫師學過巫術,殺五個與我有血緣關係的人,我再自殺,被我殺死的人會變成五隻冤鬼,受我驅使,向我老婆報仇。」

「你與老婆有甚麼深仇大恨?」瑪姬博士問。
唐永強答:「過去幾個月,阿珊有兩三次與其他男人上床,我已原諒她好幾次,她仍離我而去,還叫我毒死三個子女,乾手淨腳。」

唐永強其後說出殺害嚴佩珊的經過,他說:「我用枕頭壓在她的頭時,她最初以為我和她玩,笑嘻嘻沒有反抗,後來想推開我已力不從心。我拿開枕頭,愈看她愈似阿珊,我將她的衣服脫光,將陽具插入她的陰部時,她突然醒轉掙扎,我再用枕頭焗她,她最後不再反抗,我射精後她己經死了。」

唐永強再以肛交方式姦屍,之後為女童穿回褲子,用白布及棉被捲住,再綁上紅繩藏於房內白色衣櫃內,女童的波鞋和書包則放在外面的小木屋內。

殺了兩名女童後,唐永強開始部署「滅門方案」,12月19日晚上,將兩罐石油氣放在閣樓,打算在12月24日他生日當天,引爆石油氣。

2002年12月31日,新界北重案組探員陳少忠與地政測量師到白沙村視察,查看發現屍體地點,包括女童嚴佩珊藏屍的衣櫃,放置於一間六十多平方呎空置木屋內的紙皮箱,在紙皮箱內發現阿珊的波鞋和書包。

唐永強被捕後,一直拒絕交待自己身世,重案支援組透過國際刑警,要求台灣、越南、泰國、美國相關單位,提供資料將唐永強的身世重組,發現他的孌童癖可能在少年時期已形成,為增加被美國家庭收留的機會,他由越南偷渡來港時,將年齡報小五年。

唐永強於1959年11月3日在台灣出生,原本姓名是Duong Vinh Cuong,父親在越南開設工廠,母親是家庭主婦,他是家中獨子,有三名姊姊。
1963年,唐永強四歲時跟家人移居越南,在當地接受教育,識書寫中文。

他與家人的關係甚差,十五歲那年因被揭發偷窺姊姊洗澡而被父親趕走。
1975年,美軍撤出越南,唐永強的家人由越南偷渡往美國,他被留在越南,其後輾轉由越南流落到泰國,得到一名巫師收作徒弟,當年十六歲。

1979年,唐永強離開泰國返回越南,乘船偷渡往美國,船隻在途經香港水域時擱淺,被香港警方截獲,送往屯門開放式難民營居住。
未成年兒童較易獲得難民身份,當年二十歲的唐永強將年齡報細了五歲,身份證所列的出生日期是1964年12月24日。

唐永強雖然聲稱父母及三名姊姊都在美國,但除了他們的姓名外,無法提供更多資料,因而在香港滯留,等候核實資格。

1982年,在難民營住了三年,先後五次觸犯打鬥、傷人等刑事罪,但從未被判即時入獄,也沒留案底。(當年的難民政策,是為免將犯輕微罪行的難民判入獄或留案底,影響他們被外國收容的機會。)

唐永強以為擁有「特權」,經常違規、擅自外出,常在朋友位於觀塘的寓所留宿,難民營方面「隻眼開隻眼閉」。
唐永強最終未獲其他國家收容,以難民身份獲准在香港居留,離開屯門難民營後,一直在電子廠當雜工,入息低微。

離開難民營後,唐永強失去「保護傘」,1985至1996年間共有五次犯罪紀錄,涉及恐嚇勒索、食霸王餐、遊蕩、拒捕、違反居留條例,曾入獄一年多。
唐永強於1986年出獄後,誘騙十四歲姓雷女童同居。

1989年,與姓雷女童結婚,誕下一子,一家三口遷入元朗朗屏邨,他任職看更及運輸工人。
1990年,唐永強認識在同邨居住的樊柳珊,阿珊當時只得十二歲,因無心向學,由朋友帶到唐永強家中,用電腦上網打機,漸漸對唐永強產生好感,不久就發生性行為,經常在唐永強家中流連甚至留宿。
阿珊的父母曾報案,警員在唐永強家中找到阿珊,但她拒絕指證唐永強,事件不了了之。

1992年,樊柳珊十四歲,不理父母反對,搬進唐家,與唐永強首任妻子及他的兒子同住。
唐永強與阿珊兩人不避嫌以「老公」、「老婆」相稱,公然做出親蜜舉動,唐永強的太太以阿珊尚未成年,力勸丈夫懸崖勒馬,唐永強聽不入耳,他的妻子忍無可忍,1992年與他離婚,帶兒子離開。

阿珊「逼走」唐永強妻子後沾沾自喜,搬到唐永強家中與他同居。
阿珊的家人曾報警求助,但因阿珊稱自願到上址居住,否認與唐永強有越軌行為,警方亦無法處理。

阿珊的家人曾企圖強行將她帶走,她掙脫家人的手,走到欄河揚言跳樓,家人無奈之下,只得放棄。
阿珊樂得與唐永強雙宿雙棲,未幾懷有身孕。

唐永強恐阿珊懷孕一事被揭露,遷出朗屏邨到較偏僻的南排村同居,對村民稱是父女。
長子唐天賦於1997年出世後,兩人的「夫妻」關係曝光。
唐永強恐被村民告發,搬到白沙村租住一幢兩層高村屋,連同附近一間小木屋,月租二千五百元。

養子方知父母恩,阿珊誕下兒子後,開始與父母修好,在兒子滿月當日,抱兒子回家向父母認錯。
父母見到外孫健康活潑,將過去種種不快都拋諸腦後。
阿珊以方便工作為由,要求父母代為照顧兒子,獲得父母答應。

唐永強這時在一家搬運公司做散工,認識了經營車行的麥太,成功游說她開設搬運公司,由麥太出資購買貨車,僱用一名貨車司機,唐永強做跟車搬運工人,賺取人工外還有紅利。

搬運公司的生意不俗,唐永強每月有過萬元收入,生活得到改善之餘,唐永強開始懶散,不時在村口的士多打麻雀,無論輸贏都無心工作,搬運公司生意一落千丈。

麥太忍無可忍,決定結束搬運公司,唐永強成功游說麥太以分期付款方式將貨車賣給他,繼續經營搬運公司。

搬運公司雖然有錢賺,但亦不足為唐永強償還賭債,這時阿珊已經十八歲,剛懷第二胎,唐永強急不及待要她考車牌,他說:「你考到牌後,我們夫妻檔可以賺更多錢。」

阿珊考到車牌,誕下第二胎後,將女兒交由父母撫養,與丈夫開始經營夫妻檔,每月有近二萬元收入,逐步清還唐永強的賭債。

賭債還清後,不但唐永強故態復萌,阿珊亦染上賭癮,兩夫婦終日沉迷竹戰,搬運公司生意一落千丈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