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白沙村魔界人狼(三)脅持人質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白沙村魔界人狼(三)脅持人質(粵語)
(原載法醫龍博士《法醫鑑證實錄》)

日期:2002年12月5日/12月20日
標題:白沙村魔界人狼(一)殺人預告
地點:白沙村二七八號村屋
人物:唐永強 陳諾雯 嚴佩珊
案情:唐永強誘拐女童陳諾雯及嚴佩珊,將她們姦殺,並企圖放火謀殺三名子女。
備註:2004年2月25日,陪審團對三項控罪均以一致或大比數作裁決罪成,法官例判唐永強兩次終身監禁,企圖謀殺罪判囚八年,各罪同期執行。

狄天行將發現向黃國安匯報,重案支援組幾乎在同一時間亦根據樊柳珊的身份證、駕駛執照、商業登記證,查出三個相同位址,地址是白沙村二七八號村屋。
黃國安通令重案支援組組員全數趕到白沙村,在各人前往白沙村途中,「超級電腦」傳來資料:一名叫唐永強男子,在白沙村二七八號村屋脅持人質。

白沙村二七八號村屋被接報到場的警員重重包圍,消防員及救護員亦在場戒備,警方徵用一間村屋作為指揮中心。
「這間村屋沒有建築圖則可供我們參考,我們難以部署救人計劃。」負責營救人質的警員對在場指揮的陳警司說。

這幢村屋的屋主是白沙村村長李樹芳,他說:「租屋的人叫唐永強,花名『唐老鴨』,是越南華僑,於1998年由村民介紹,以二千五百元租住,數年來一直相安無事。不過,今年開始拖租,三數個月才交一次租,近幾個月已沒有交租,我多次上門催租都收不到錢。」

在這個時候,狄天行根據嚴佩珊的上網資料,查到一個網際協議(Internet Protocol,IP),抵達白沙村,看見大批警員如臨大敵地包圍一間村屋,向在外圍封鎖的警員表明身份後,與陳警司見面。
「陳警司,我正追查女童陳諾雯及嚴佩珊失蹤案,找到一名可疑人的地址,正是你們包圍的村屋,難道你們已找到那兩名女童?」狄天行問陳警司。

「我們接到報告說有一名父親與三名子女在屋內,揚言同歸於盡……」陳警司說:「他說殺了兩名女童,難道就是她們(陳諾雯及嚴佩珊)?」
陳警司愈想愈有這個可能性,如果唐永強真的殺了兩名女童,他與子女同歸於盡的可能性就極高了。

這時,唐永強在屋內大叫:「阿珊來了沒有?我可沒有耐性,再不來就等收屍啦!」
「唐先生,我們還在找她,你要不要飲品或食物?」陳警司盡量安撫。
「我這兒甚麼都有,你帶阿珊來就可以。」唐永強說完就不再出聲,屋內仍傳出兒童的哭喊聲。

為瞭解村屋內的間格及情況,陳警司要求重案支援組帶同裝備前來增援,包括一部「現場掃描車」,這部車只有五厘米長、三厘米濶、兩厘米高,大小如一部「火柴盒」玩具車。
「現場掃描車」的前後上下左右都有錄像鏡頭,能掃描方圓二十米的地方,以無線方式傳到電腦,重組出立體畫面。
十多分鐘後,村屋地下的格間及家具擺設,在電腦屏幕展示,並列印出來。

下午四時三十分,執行游說任務的警方談判專家第三隊四名成員到場,高級督察呂兆財透過窗罅游說,黃廣興擔任策略員評估唐永強情緒,另兩名成員葉雲龍及區展秋向阿珊的妹妹了解詳情,四名談判專家均穿上防火衣以防萬一。

雙方談了個多小時,唐永強由始至終都堅持要見他的妻子阿珊:「你們不要多費唇舌了,只要見到阿珊,一切都好辦!你們不要以為我靠嚇,我隨時都可以引爆石油氣,大家同歸於盡!」
「唐先生,警方正聯絡你要見的人,你要保持冷靜,切勿傷害無辜。」呂兆財對唐永強說。
「如果我老婆唔出現,我就同三個仔女攬住一齊死!」唐永強一再重覆這番話。

重案支援組隊員陸續到場,心理學博士瑪姬總警司為唐永強進行心理評估,從唐永強的行動及說話,相信他已殺了兩名女童。
「如果他殺了人,為何還要如此強揚,這不是自投羅網嗎?」陳警司問瑪姬。
「他的情緒現在已經完全失控,他只有一個目的,就是無論用甚麼方法,都要見到妻子。」瑪姬說:「如果這個願望得到滿足,他就會實施玉石俱焚手段,與家人同歸於盡。」

談判專家呂兆財亦認為唐永強因妻子紅杏出牆而憤怒,在這種心理狀態下,是甚麼事也可以出來的。
「我老婆來了沒有?我已經沒有耐性了!」唐永強的聲音從屋內傳出來。
這時,探員已將阿珊及她的媽媽帶到現場,在現場的指揮中心內等候,陳警司接納瑪姬的意見,暫時不讓阿珊與唐永強見面。

「我的三個孫在他手上,我要見他!」阿珊的媽媽向陳警司提出要求,瑪姬博士認為,阿珊的媽媽對唐永強來說較「中性」,可藉兩人的接觸及談話內容,推測唐永強下一步行動。
阿珊的媽媽由警員吳丕簡陪同,在屋外隔着鐵絲網與唐永強對話,唐永強對警員說:「我老婆勾佬,你叫她到來,我有話與她講。」

阿珊的媽媽哀求女婿放過三名無辜的外孫,唐永強突然打開門走到屋外,將一些衣物遞給她,說:「你走啦,不要再來。」
阿珊的媽媽無功而退後,阿珊的妹妹阿盈接力游說:「姊夫,萬事有商量,你開門讓我們進來吧!」

重案支援組評估過屋內布局後,認為唐永強在閣樓挾持人質,地下與閣樓之間只有一條樓梯互通,樓梯口被唐永強放置木板擋住,易守難攻。
由於不知唐永強還有甚麼「武器」,正面強攻可能造成傷亡,建議採「震懾」攻擊,即在同一時間於多個方向進攻,分散唐永強注意力,再從樓梯主力攻擊。

「現場有石油氣,我們要消防員協助,迅速滅火,以免引起爆炸。」黃國安說:「屋內窗戶都釘上木板,形成一個大密室,易燃氣體泄漏會在屋內積聚,很易引起爆炸。」
談判專家呂兆財盡最後努力,他聽到屋內傳出小童嬉戲聲,向唐永強打「親情牌」:「我知道你為了頭家盡心盡力,街坊又說你對子女十分好,是個好父親,希望他們有個安定的家,你不要嚇怕小朋友,讓他們先出來,我們再談。」

在屋內的唐永強沒太大反應,過了一會,突然大叫:「唔講啦!點火!」
這時,屋內突然靜了下來,談判專家認為對方已關上談判之門,用手勢示意宣布談判破裂,現時唯一可以做的,是如何制服唐永強及營救人質。

在現場指揮營救行動的警司馬國華擔心屋內小孩安全,授意阿盈與唐永強繼續對話,分散他的注意力,警方則部署入屋救人行動。
六時四十二分,距上次對話過了超過半小時,屋內突傳出類似鐵器敲擊石油氣罐的聲音,同時傳出小童哭叫聲。

重案支援組的氣體探測器探到有石油氣泄漏,即時向陳警司匯報,陳警司恐唐永強引爆石油氣造成大災難,下令「鐵甲威龍」保護消防員進入屋內。
消防員潘少龍和兩名同僚撬開村屋的鐵門時,已嗅到石油氣味,唐永強在閣樓居高臨下佔盡地利,看見警察及消防員企圖入屋,二話不說按下手中打火機的按掣。

打火機火舌甫噴出即燃點石油氣,爆出一個圓形火球,隨着一聲巨響,閣樓陷入一片火海,多個窗門的玻璃被震碎。
潘少龍避開被氣壓爆開的村屋鐵門,衝入屋內,閣樓閃出火光,全屋煙霧瀰漫,警員以電筒照明,消防員拆開梯間的木板,發現閣樓是一個沒有間格開放式房間,入口被兩個並排的衣櫃堵着。

消防員開喉射向閣樓,及時將火撲滅,消除石油氣爆炸危機,「鐵甲威龍」沿樓梯衝上閣樓,潘少龍從衣櫃頂向內看,三名小童坐在一個白色衣櫃旁邊哭泣,他們的臉頰有明顯燒傷。
唐永強發現潘少龍後,拿起正在噴火的石油氣罐,將火噴向他,他及同僚隨即用水喉把火撲滅,並將堵着入口的衣櫃移開。

三名「鐵甲威龍」把四肢均被燒傷的唐永強制服,潘少龍逐一把三名小朋友抱給同僚,其中一女童腰間綁着紅繩,繩的另一端纏着一個漏氣的石油氣罐,隨後而來的消防員將三名受傷小童逐一救離險境。
唐永強被制服後抬出屋外,當時正下雨,談判專家呂兆財看見唐永強面與手腳燒傷,不停顫抖,用傘為他擋雨。

三名小童送院後接受治療,唐綺琳(三歲)送院後情況穩定,唐綺慧(歲半)傷勢嚴重,長子唐天賦(五歲)傷得最重,情況危殆。

警員制服唐永強及救出人質後,消防員潘少龍按慣例在現場搜尋,在通上閣樓的木梯旁有一張大鐵床,床邊有一個衣櫃,櫃頂部有一個大型毛公仔。
潘少龍打開衣櫃檢查,一個以白布包裹的物體從衣櫃滾出來,掉在他的腳邊,他揭開白布發現一名身穿校服女童被白布、床單裏着,女童當時垂下頭,臉部被長髮遮掩,已失去知覺。

潘少龍向上級報告,其後依上級指示,把女童抱起放在鐵床的床墊上,女童已出現屍僵。
法醫龍博士檢查後,證實女童已沒有呼吸及脈搏,身上滿布屍斑,估計死去有一段時間,屍體經初步檢驗後,憑外貌及指紋證實為於前一天失蹤的十歲女童嚴佩珊,相信她在失蹤當天晚上已死亡,死前曾受性侵犯,致死原因有待詳細化驗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