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:白沙村魔界人狼(一)殺人預告(粵語)

山寨探案實錄:白沙村魔界人狼(一)殺人預告
(原載法醫龍博士《法醫鑑證實錄》)

日期:2002年12月5日/12月20日
標題:白沙村魔界人狼(一)殺人預告
地點:元朗公庵路白沙村二七八號村屋
人物:唐永強 陳諾雯 嚴佩珊
案情:唐永強誘拐女童陳諾雯及嚴佩珊,將她們姦殺,並企圖放火謀殺三名子女。
備註:2004年2月25日
陪審團對三項控罪均以一致或大比數作裁決罪成,法官例判唐永強兩次終身監禁,企圖謀殺罪判囚八年,各罪同期執行。

「你是我生命中的剋星,沒有你我也沒辦法活下去,我知道你中了別人的降頭,才會離開我。為了替你解降,我會殺五個與我有血緣關係的人,到時我就可以成仙,把你救出來。」
阿珊的手機不斷傳來丈夫唐永強給她的短訊,她為免再受騷擾,把手機內的電話卡換掉。

自從與新歡阿漢在旺角同居後,阿珊早就把這個年齡較她大三十年的枕邊人忘掉。
數天前被丈夫打了一頓,正好趁機離開,順勢以被虐待為理由,申請離婚回復自由身。

阿珊想破頭也想不起,為何會對唐永強死心塌地,十二歲就為他獻出童貞,過去十年更為他生了三名子女,斷送了自己的寶貴青春,愈想對他愈憎惡。

「你打的電話已經停止服務...」
每當這句說話傳入唐永強耳中,都燃起他的無名怒火,愈想就愈恨,心想:「是你逼我用『五鬼復仇』的,只要找兩個女童與我有血緣關係,殺了她們,再殺三名子女,殺了五個與我有血緣關係的人,我自殺就可以成仙,到時你要逃也逃不了!」

一向對自己言聽計從的枕邊人,在數個月前突然變了樣子,不但對自己擺出一副厭惡態度,更多次紅杏出牆,近月已很少回家,據聞在外與姦夫雙宿雙棲。

「阿盈,我找不到你姊姊阿珊才找你,你告訴她,我已殺了一個女仔,如果她還不回來,我會再殺一個。」唐永強於2002年12月5日致電給阿珊的二妹阿盈,對她說殺了人。

阿盈聽了唐永強的說話後十分驚慌,打電話給姊姊,對方安慰她說:「他連殺雞也沒有膽,怎會殺人?你不要聽他亂說!他目的要我回家,記着勿把我的行蹤告訴他,免得麻煩!」

姊姊對唐永強的說話漫不經心,阿盈恐真有其事,12月5日下班後,到白沙村探望唐永強和小朋友,順便一探虛實。

「在12月24日我生日之前,你姊姊還不回來,我會再殺一個女仔,之後殺死三個子女,然後自殺,到時五隻鬼會幫我找阿珊報仇。」唐永強知道阿珊無意回來後,對阿盈說。

阿盈安慰唐永強:「姊夫,你不要太傷心,安心拿綜援養大三個子女好了,今次的事,姊姊是有不對,她的心情也很亂,你給她多點時間,她想通了就會回來。」

唐永強聽了阿盈的說話後,沉默不語,阿盈發現全屋窗門已經關上並用木板封實,認為唐永強會付諸行動,與唐永強閒聊一會離去。
阿盈回家後打電話給阿珊說:「姊姊,人命關天,我看不如報警,讓警方去處理。」

剛展開新生活的阿珊,心中已沒有給唐永強的位置,無論他做甚麼都與自己無關,只要不來找自己就天下太平,她認為報警是為自己找麻煩,拒絕妹妹的提議。

兩星期後,阿盈再收到姊夫的電話,對她說:「我已再殺多一個女仔,明日我將三名寶貝(子女)殺死後,我就可以升仙,你叫阿珊放心好了。」

阿盈聽出唐永強今次的語調與過往不同,過往的語氣兇惡及說話急促,現時語氣平靜及說話溫和,她覺得情況有些不妙,晚上約姊姊阿珊見面
轉告唐永強的說話。

阿珊仍認為丈夫所說的話不可思議,對妹妹說:「他所說的一切,目的是要我回家,你不要上當。」

阿盈說:「無論是真是假,弄個明白總好過像現在般擔驚受怕。」
阿珊說:「他說的,你我也不相信,警方會信嗎?他的說話是當不得真的,我們無憑無據,警方會以為我們報假案的。」

雖然姊姊說得有理,但阿盈認為寧可信其有,對姊姊說:「他曾發過短訊給你,你將短訊給警察看,由他們判斷好了。」
阿珊為免與妹妹繼續糾纏下去,說:「這樣也好,不過,那張電話卡留在家中,我現在還要上班,明天才報案吧!」

2002年12月20日下午二時半,唐永強打電話給阿盈說:「我已殺了第二個女仔,收在衣櫃內,我等細路仔玩多陣,就放石油氣炸死他們,你叫阿珊回來收屍啦!」

阿盈大驚,對唐永強說:「小朋友是無辜的,你放過他們啦!」
唐永強回應說:「現在講太遲了,妳早一點講還可以救回他們,你不要怪我,要怪就怪阿珊,是她逼我這樣做的。」

唐永強掛斷電話後,阿盈打電話給阿珊,電話轉到留言信箱,她致電母親,對母親說出一切,叫母親與二姊樊翠珊先到白沙村營救三名小童,她到旺角找阿珊。

阿珊在旺角一間卡拉OK做公關「伴唱」,晚上九時上班至早上五時下班,通常睡到傍晚五時才起牀,對於昨天應承妹妹到到警署報案一事,她早就忘記得一乾二淨了。

阿盈按門鈴時,阿珊仍未睡醒,阿盈將唐永強的說話告訴姊姊,催促她換回舊的電話卡,然後去報案。
阿珊將舊電話卡裝回手機內,一開機就收到唐永強發來的短訊:「今天是我升仙的大日子,你回來收六條屍啦!」
唐永強的短訊把阿珊嚇了一跳,兩姊妹商量後,決定報案。

2002年12月20日,下午三時二十三分,警方九九九控制中心接到阿盈報案,聲稱她的姊夫唐永強多次對她及姊姊說殺了人,今日傳給姊姊的短訊中,更叫姊姊回家收屍,她恐有事發生,要求警方前往元朗公庵路白沙村一間村屋調查。

控制中心警員記下阿盈的資料後,將案列為「求警調查」,通知元朗警區派警員前往白沙村二七八號村屋查看。

村屋位於白沙村與大棠交界,兩層高,門前有一個五百呎地堂,四周圍上鐵絲網,裝有一扇鐵拱門。
警員到達調查時,發現村屋的鐵門反鎖,窗戶全部關上,窗口被木板釘封,看不到屋內情況,有小孩子的聲音從閣樓傳出,於是拍門說:「我是警員,屋內有沒有成年人?」

屋內傳來小童的哭叫聲及雜物移動聲響後,一把男性聲音大聲叫道:「我已將三個仔女用繩綁在石油氣罐上,你一入來我就引爆!」

「請你保持冷靜,我不會入來的。」警員用說話安撫那名男子,隨即將情況向上級報告,要求增援。
大批警員接報聯同消防員及救護員抵達,通知談判專家到場協助,為防石油氣爆炸殃及無辜,村民被勸喻離開,到安全地方暫避。

時間回到2002年12月4日,重案支援組主管黃國安收到「超級電腦」傳來資料,顯示元朗區一名女童陳諾雯失蹤,失蹤模式與四年前在大角嘴失蹤的梁雲華相似,懷疑兩案有關連。

資料顯示,梁雲華與父母及兩姊一弟,在大角嘴渡船街三一九號一單位居住,1998年8月21日失蹤,當年九歲。

梁雲華身高一點二米、瘦身材、面尖尖、眼睛大大,皮膚白皙、蓄短髮,天生腳部微彎,失蹤前曾造矯型手術,仍需接受物理治療。

梁雲華失蹤時,穿上印有芝麻街公仔的藍色T恤和藍色短褲,白襪和白色運動鞋,離家後步行到旺角深圳街一至六號新泰大廈八樓,到朋友小玲家中玩耍,早上十時三十分離去。

小玲說,梁雲華離開時,說會到旺角奶路臣街探望另一個朋友,但從此失蹤。
1999年2月24日,警方懸賞十萬元呼籲市民提供梁雲華消息。

為調查陳諾雯失蹤案,重案支援組組員狄天行(綽號「烏鴉」),與梁雲華的母親歐陽有彩見面。
她說,女兒失蹤至今生死未卜,令她十分擔心。

歐陽有彩說:「雲華失蹤前,曾到深圳街探訪一名綽號『高佬』男子,雲華失蹤後,他曾對我說知道雲華在澳門,問我拿了千五元到澳門代為找尋,但現在連他也不知所終。」

狄天行經過兩日追查,終於查出「高佬」蹤影,「高佬」表示與梁雲華的失蹤無關。
「高佬」對狄天行說:「我當時很手緊,看報紙知道梁雲華失蹤後,訛稱知道她的下落,趁機向她的母親索錢。」

經進一步調查後,證實「高佬」在梁雲華失蹤當日,人在澳門。
翻查口岸錄影帶,發現「高佬」在梁雲華失蹤兩日前,隻身前往澳門,在梁雲華失蹤三日後才返港。
重案支援組撇除「高佬」與該宗失蹤案有關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