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寨探案實錄 徐步高案 讓證據說話(二十四)粵語

西九龍總警區指揮官盧奕基表示,死因庭在透過陪審團獨立分析,裁決結果與當初警方所估計一致,相信今次裁決對不幸殉職同事及其家人取回一個公道,至於受害人賠償問題,警察福利部人員正着手處理。

現年29歲的警員冼家強(花名「加菲」),是尖沙嘴槍擊案中唯一活口,大難不死的冼家強接受電話訪問時,拒絕就死因庭判決發表意見,只表示「無大感覺」,便匆匆掛線。
冼家強的左小腿遭子彈射穿導致神經線損毀壞死,平日常隱隱作痛,走路時更痛苦不堪。

五年前石圍角邨殺警搶槍案,奪去張玲芝未婚夫梁成恩寶貴生命。
死因庭裁定梁成恩遭徐步高非法殺害,作為梁成恩未亡人的張玲芝拒絕直接回應傳媒,透過任教小學的校長轉述她正專注教育工作,不會再就此事件作出任何評論。

現年26歲的張玲芝是梁成恩未婚妻,兩人原打算結婚,可是兇案發生將她半生改寫,現時與梁成恩4歲遺腹子相依為命。

在東九龍區一家小學執教的張玲芝近年生活低調,今年3月14日梁成恩死忌日,她未有現身浩園拜祭。

徐母張維美過去兩個月幾乎每天都獨自到法庭,聽不同的人講述兒子如何殺人,將一個在她心目中的乖兒子,形容為有人格障礙的魔警。

現年64歲的張維美一直獨自面對事件,不相信對兒子有關的負面報道,要每天出庭支持他。

死因研訊曲終人散,結果未能如張維美所願,張維美甚至可能招來起訴,但她未感到擔心,只表示「相信法律」。

在庭內聽取裁決時,張維美曾掩面痛哭十多分鐘,平復心情後,她在庭外向傳媒講述心聲,面對近百名記者,她低着頭說「好沉痛接受裁決」,但仍堅信兒子不會做出如此冷血的事。

張維美說:「頭先好似唔知道自己身在何處……回想自己嘅仔係充滿人生希望,好陽光、非常積極嘅人生,今日裁決係令我好痛苦、非常失望,但我好尊重陪審團,會痛苦咁接受,呢啲經歷要放低,唔可以揹住過去經歷做人。」

徐母其後以電話向媳婦李寶玲報告裁決結果,向記者表示,今後會與媳婦及孫女互相扶持,過「非常艱難嘅日子」,「邊個都唔可以離開邊個」。

被問及會否對另外三名死者家屬道歉時,一直不相信兒子兇殘成性的她,未有直接回答該問題,表示大家都經歷了傷痛事件,希望所有人都能盡快放下悲哀,堅強生活。

徐步高父親徐友昌,得悉裁決結果後大發雷霆,直言對裁決感到萬分無奈,作為家人除接受,不能再做甚麼,但還是按捺不住炮轟聆訊,他說:「一開始就唔公平,只係搵專家、證人,抹黑我個仔,結果係點,我個仔都唔會翻生!」

他指出,判決最令他不滿之處,是警方羅列及陳述一切對其兒子不利證供,他質疑審訊的公正及可信程度。

對於案中死難者家屬,徐父坦言明白對方的難過,希望彼此都淡忘事件,展開新生活。

徐步高妻子李寶玲向傳媒發放一封致謝信

李寶玲致謝信全文

各位友好:
由去年三月凌晨尖沙嘴隧道的槍聲一響,從此把我們徐家三個女人轟向痛苦的無底深淵。
我們經歷着惶恐、無助、沮喪與錐心的傷痛日子。
在這一年多的日子裏,我和婆婆感受到周遭的人一直在支持着我們,有力的、無言的鼓勵都在庇蔭着我們三孤寡。

在這個時刻裏,讓我與婆婆向各界說一聲謝謝,也許只是寥寥片語,至少能給弱小的我們,有機會去為這班曾經為徐步高及其家人,費心過的人士說一聲感激之話。

由阿高死訊傳來的一刻,我們只懂以淚洗面,終日活在惶恐與不解當中,每天都在反問原因欲找尋答案,卻始終無法撫平內心傷痛的黑暗時期。
然而我們得到周遭人的協助,有熟悉的親戚、朋友、鄰居及管理員等熱心幫助,也有匿名的鄰居或其他人士把帛金、慰問信及慰問卡放在我們的郵箱以示支持。
還有其他不同的志願機構或團體人士,寄上不同慰問信及慰問卡表示關心等等,頓時讓這個愁雲慘霧的家帶來了精神上的支柱。

女兒學校的老師及家長,透過電話及家訪不斷地鼓勵及協助她。
阿高拳會的拳友及滑翔傘會的傘友,我和阿高的老同學們、新舊同事與上司,連婆婆以往工作的舊同事,都毫不忌諱的用言語或用行動身體力行的鼓勵我們,讓絕望的生活重燃一點點的希望。

舉行喪禮當日,我們勸誡過不方便露面的好友不要出席,避免不慎被傳媒攝入鏡頭。
結果多達一百五十人決定送阿高最後一程,當中的人士除親戚外,絕大多數都是阿高的各方好友。
還有一群群素未謀面的人來協助打點,當中包括有佛香講堂送來六十朵蓮花,伴隨阿高早登極樂,並與佛教愍生講堂及菩提學會的佛教人士,來為他助唸超度。

這個非一般的喪禮儀式,阿高的其中一名好友相交十七載,主動代為辦理整個喪禮的安排及打點一切事宜。
還有我和阿高的其他好友在場協助,最終有份參與的人士為阿高舉行了一個體面的喪禮。

得悉法律援助署拒絕我們的申請的消息後,在我們陷於絕望之際,一直無怨無悔為我們三孤寡爭取權益的黃國桐律師,找來另一位大狀葉賜豪,他們為我們披上戰袍,打一場史無前例,而又沒有酬勞的仗。
令這個冷冰冰的世界裏,他們為我家送來一股暖流,徐家衷心感謝黃律師及葉大狀的義務相助。

審訊即將展開之際,我們從遠方收到阿高一位中學老師的電郵,他已在澳洲定居,但為讓外界認識更多關於徐步高的個人性格,他願意作供甚至來港出庭也在所不計。
黃老師,讓我們深深多謝遠方的你,願意伸出援手幫助阿高,這份恩情我們不勝感激。

在這兩個月的聆訊裏,婆婆要多謝傳媒朋友在這段時間,靜靜的送給她一些有意思的插圖、書本、慰問信及慰問卡,當中只是關懷而沒有企圖,令她能放下芥蒂走出社會一大步。

我期望透過這寥寥片語,多謝一直為我們操心的好友們,感激各界人士對徐家的關心及無私的協助,在那黑暗的時刻各位對我們三人的鼓勵,我們定當銘記於心,也在以後面對無法預知的人生中,帶來了一道窩心的暖意支持我們堅強地生活下去。
祝各位身體健康

徐步高太太及家人敬上

補充:
臨結束這封致謝信之前,我想表達阿高與我在短短十三年的感情生活裏,所共同經歷的種種往事。
我確實感到心滿意足、刻骨銘心、無怨無悔,我十分欣賞他自由奔放、熱愛運動、熱心助人、愛護家庭、積極進取、博覽群書、喜歡探索新事物及無拘無束與大自然結合的種種美德,現在只能留在我的腦海裏回憶。
若時光倒流十三年,讓我重新選擇配偶的話,我仍然會選擇他。

香港特區政府參考死因庭裁決後,2007年10月,決定不向徐步高家屬發放約40萬死亡恩恤金。
成為首次有警務人員在職期間死亡,不獲發恩恤金的案例。

2012年3月,律政司入稟高等法院,指警方已向曾國恒及冼家強賠償合共逾353萬元,向徐步高遺產管理人索償逾353萬元並加上堂費。

2014年,冼家強在回憶錄《死裏逃生》發布會表示,顧念到索償對徐步高女兒造成壓力,放棄入稟向警務處索償。

殺警案死因聆訊資料

死因裁判官:陳碧橋
律政司代表:資深大律師陸貽信(副刑事檢控專員)
警務處處長代表律師:大律師葉德強
徐步高母親張維美代表律師:大律師葉賜豪
徐步高妻子李寶玲代表律師:律師黃國桐
聆研日期:2007年2月26日至2007年4月25日
研訊時間:37天(只計算開庭日子)
證人:116名
已呈堂證物:258件
未呈堂證物:1,073件
開庭地點:東區法院死因裁判庭第15庭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