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步高案 讓證據說話(十八)

死因研訊開庭第二十三日

大律師葉賜豪昨日上午在死因庭上,反對英國聯邦調查局專家證人出庭作供,遭到拒絕。
今日下午開庭之際,突然向死因裁判官陳碧橋表示,他和事務律師黃國桐決定不出席本周餘下聆訊,旁聽幾名心理和精神科專家證供,到下星期適當時候始會重新上庭。
陳碧橋回應葉賜豪的決定,表示予以尊重。

在梁成恩被殺案死因聆訊途中,兩人也曾向陳碧橋申請,不出席梁成恩和巴籍護衛兩部分死因聆訊,到尖沙嘴槍擊命案才恢復出庭,陳碧橋對此未有表示反對。

在專家分析徐步高心理前,先回顧他的生平。

徐步高(Tsui Po-ko ),1970年5月17日-2006年3月17日,香港警務處警員,1993年加入警隊。

徐步高於福建卲武市出生,童年時代,被父母刻意栽培為愛國青年,刻苦耐勞,有高度自信心與自律能力。

1978年隨母親張維美來港定居,翌年父親與胞弟來港團聚。
徐步高沒有不正常經歷,7歲時遷居香港有適應問題,但整體生活快樂活潑,他亦學會壓抑情緒及掩飾痛苦。

徐步高青年時期非常懂事,廣泛閱讀令他較同輩突出,他試圖證明自己獨立,可照顧自己。

徐步高父母於1990年婚變,他當時在觀塘官立工業中學就讀(現為觀塘功樂官立中學),中四為理科生,會考8科僅有3科合格。

學業成績不理想,對徐步高造成一定打擊,他將責任歸咎於父親,隱藏了自己的悲痛。

中學畢業後,徐步高曾做過多份工作,包括任職義勇軍及輔警,曾在歐洲流浪9個月。

1993年至1998年期間,徐步高加入警隊及建立家庭的人生階段。

1993年,徐步高投考警察,他的射擊技術相當優異。
1993年在警校練靶場及模擬銀行劫案射擊訓練,均全中目標獲得滿分,以「銀雞頭」榮譽畢業。

徐步高雖然在警校表現出色,但遇到不少負面評價,在警校被同學批評為自私、傲慢等。
他常用在學堂優異的成績來表現自己,上司評價其表現一般,他雖有警校及內部考試優異成績亦沒有作為。

1994年至2005年期間,徐步高先後派駐東九龍機動部隊、機場警區(啟德)、機場警區(赤鱲角)、青衣警區、大嶼山北警區及所屬的竹篙灣警崗,擔任警車車長及軍裝巡邏隊員。

徐步高在進入警校前認識任職社工的李寶玲,兩人婚後建立甚為美滿的家庭,育有一名女兒。
在親友和同事眼中,徐步高是一個好爸爸、好丈夫、好警察。

徐步高在這階段的生活亦算健康正常,晉升警長失敗亦沒埋怨別人,只覺得自己原地踏步,一無是處。

平時興趣是旅行及運動,曾參加馬拉松、毅行者及警隊舉辦的體育比賽,工餘有參加滑翔傘活動。

1996年至2001年間,徐步高先後四次報考,「警員/高級警員擢升警長升級檢定考試」。

1998年,是徐步高心理狀況轉折期,母親向他坦誠婚變是個人責任,與徐步高父親無關,徐步高無法理解,思想與行為亦多次出現矛盾。

1998年7月,徐步高因處事冷靜,能夠獨立處理糾紛獲上級賞識,推薦參加晉升警長的面試遴選。
由於資歷與累積的「指揮官嘉許」不足,最終不獲晉升。

徐步高寫給妻子的信件,透露打算還錢予父親,同年,他向妻子留下16封信件後,與胞弟徐步雲前往內地展開3000公里單車之旅,抒解工作與生活所遇到的困難。

徐步高自1999年起就沒有再向上級自薦晉升,卻連續參加升級筆試。
他申請任職警隊司機,後來後悔,多次申請加入警隊精英部隊,但不成功。

1999年至2003年間,徐步高前後3次投考機場特警,第一次因為性格過於自我,不接納他人意見而不被錄用,另外兩次則因為體能不合格而沒有被取錄。

成績理想雖然令他自覺比別人優勝,工作上一直期待表現與挑戰自己,但不獲上司認同,事業原地踏步,對他帶來不忿與不安。

個人生活方面,婚後遷居東涌後感到自己跟家人與朋友疏離,生活苦悶單調,曾有離婚打算,開始召妓解悶。

1999年4月17日,徐步高以頭籌購入東涌東堤灣畔五座,一個面積769呎單位,購入價260多萬港元。
當日奪得頭籌的他興奮地向傳媒舉出勝利手勢,更表示「樓市一定唔會跌」、「樓股皆向上」。
其後他將該單位放租,其後樓市下跌,令其帳面上虧蝕逾70萬元。

2000年6月8日,徐步高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遇到河南探險家李靖,與李靖踏單車結伴同行,參加寧夏舉行的「中國銀川國際摩托節」。
兩人於6月23日凌晨2點抵達,可惜摩托節已經閉幕,主辦活動的銀川市摩托車組委會秘書長陳鋒,得知二人經歷後,主動接待了兩人3至4日。
安排《新消息報》記者採訪徐步高,陳峰送贈大會的紀念上衣及紀念座給徐步高。

2000年8月的一次考試,以68分成為在2105名考生之中的優異生,獲得警隊內部刊物《警聲》訪問,徐步高當時駐守大嶼山北分區。

今年是徐步高第三次參加有關考試,他在上兩次考試分別取得良與合格成績,當被問及第三次參加考試的原因時,他說:「警察與醫生、律師等行業同樣是一門專業,我認為不斷參加考試可鞭策自己溫故知新,令自己任何時候都有充足準備。」

在2001年至2005年間,徐步高接受每年三次射擊訓練及考試,每次均全部48槍射中目標考獲滿分。
根據練靶場記錄徐步高是用右手開槍,但也接受過左手開槍訓練,曾向上司表示自己左右手皆靈活。

2001年10月,徐步高偕同妻子,參加亞洲電視遊戲節目《百萬富翁》,最終取得6萬元獎金。

徐步高多次轉職與晉升不成功,接連作出一些怪異行為。
2002年至2005年駐守青衣分區巡邏小隊期間,曾在一天內發出的檢控違例告票達30張。
在警署每月月結,徐步高的抄牌告票數量是全個青衣警署總和。

徐步高與同袍一起往內地消遣時,在羅湖橋關卡眾目睽睽下,大叫「平反六四、打倒共產黨」口號。

他的怪異行為在2004年加劇,申請智能身分證時,無端在職業一欄填上「無業」,不願寫上警察身份。
徐步高曾向胞弟及友人表示警察工作沉悶,浪費青春,有意離開警隊。

2004年7月1日,徐步高以披麻戴孝打扮,手持寫有「民主」二字的相架,參與「七一遊行」,受到媒體廣泛注意。

徐步高開始對政治感到高度熱情,深信要剷除虛偽的統治者,曾在警署飯堂用膳時大聲唱起國歌,大叫GCD(共產黨)下台。

2004年8月7日,徐步高與友人在東薈城馬會投注站,拿出現金75000元加上朋友的5000元共8萬元,下注當晚亞洲杯足球賽決賽,中國對日本賽事。
兩人買日本勝,賠率2.8倍,結果共贏得224000元,徐步高分得21萬元,着友人暫時保管,兩日後再存入其戶口。

2005年,迪士尼樂園設立警崗,徐步高想加入迪士尼樂園警崗申請調職,擊敗千名對手,調入東涌警署。

2005年3月14日1時38分,駐守竹篙灣警崗的女警長蔣秀玲休假,迪士尼樂園內發生手機盜竊事件,徐步高與一名同袍奉命到場處理。

兩名可疑人士被捕,徐步高與拍檔未有親自將疑人押返東涌警署,向值日官報告,委託其他同事代勞。
值日官接收疑犯時「唔知發生咩事,又無人講到。」,警署同袍不斷致電徐步高及其拍檔,甚至用警察通訊機欲聯絡二人,都沒有結果。

2時08分,徐步高與拍檔返回東涌警署,有關盜竊案擾攘至晚上7時58分才處理完畢。

2005年3月15日,蔣秀玲問徐步高兩人沒有即時返警署的原因,徐步高解釋因有枝節發生,要留在現場找證人。

蔣秀玲直斥「咁做係唔啱」,按警隊指引,疑犯被捕後,負責拘捕的警員須親自押送疑犯回警署,然後向值日官報告事件。
蔣秀玲解釋尋找證人工作,可交由警署內其他同袍處理,畢竟「一個人做唔到晒咁多事」。

警方發現徐步高在東莞有一段婚外情,曾派員到東莞追查,據報徐步高情婦任職桑拿浴室。
徐步高於2002年在東莞冶遊與她邂逅,直至徐步高在尖沙嘴槍擊案被轟斃前,仍保持交往,該女子2006年離開東莞,公安無法與她聯絡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