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步高案 讓證據說話(十三)

死因研訊開庭第十六日

女警吳敏儀於案發當晚,與警長黃正強及警員孔世華一同在尖沙嘴巡邏。
凌晨1時16分,三人得悉冼家強在行人隧道內發生槍擊事件,立刻駕車前往,約一分鐘後到達現場。

吳敏儀在庭上供稱,到場後與另外兩名拍檔走進隧道,當時見到三人躺在隧道內,吳敏儀立刻走到曾國恒身邊,當時他滿身鮮血。

吳敏儀說:「佢係咁流血,滿身滿面都好多血,想講但係講唔到,係咁郁,我叫『頂住呀,阿恒,唔好瞓』。」
吳敏儀其後為曾國解開領呔、衣領的鈕扣及皮帶,脫下皮帶上的裝備,發現曾國恒的警槍放在槍袋內。

她為曾國恒脫下眼鏡,直至救護隊目陳國強及其下屬於凌晨1時20分到達,她才離開現場到醫院助查。

尖沙嘴槍擊案,警方在現場發現三支警槍,相信合共開過十槍,但有關警員梁成恩失槍位置,各方口供卻不同。

現已退休的救護隊目陳國強(五十五歲),他憶述2006年3月17日凌晨1時16分,他按指揮中心指示與一名隨員及司機,駕救護車前往廣東道行人隧道,四分鐘後到達現場,是首批到場的救護員,由警員引路停泊車輛然後跨過欄杆走進隧道。

陳國強下車後由隧道口往下望,見到多名警員及三名傷者,他安排其中一名下屬,檢查躺在隧道平台的冼家強及徐步高,自己先走到曾國恒身旁。
現場傷者眾多,但接收不到電台訊號,他叫救護車司機要求增援,安排兩張抬床準備運送傷者。

陳國強發現曾國恒面部近鼻樑左邊中了一槍,滿臉及口腔內均見鮮血,已無呼吸脈搏,瞳孔亦已放大。
他立刻為曾國恒清理氣道內的血液,要求一名警員扶着曾國恒頭部,根據其救護經驗,曾國恒當時已無生命氣息。
當時未帶清理氣道的「抽吸器」,徒手為曾國恒挖清堵塞氣管的血塊。

陳國強之後檢查一名受傷便服人士、即徐步高,摸探頸脈搏後發現已無脈搏及呼吸。

傷者冼家強雖然右邊面部中槍,叫喊「呀!好痛,救我。」
陳國強有見及此決定先將冼家強送院搶救。

陳國強補充,到場時見冼家強側臥地上,他為全面檢查傷勢,將其身體移正成仰臥姿勢,期間見其大腿近盆骨位置地面上有一支槍,槍柄綁有牛皮膠紙,他通知在場的警員,他記得冼家強的右手「無揸嘢」。

曾國恒與冼家強由同一部救護車送院,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醫生陳俊文稱,曾國恒送院時已無生命跡象。

救護員張德禮乘坐另一輛救護車,凌晨1時24分到達現場,當時曾國恒和冼家強已被送走。
他發現徐步高當時身穿深色衣服、淺色褲,腳穿運動鞋,揹斜袋,雙手被扣在背後。
徐步高瞳孔放大,他將架在面上的眼鏡除下放在一旁,警員解開手銬,他立刻為徐步高進行心肺復蘇法,直至抵達醫院,徐步高一直未有反應。

較救護員更早到達隧道的警員孔世華、警員梁偉龍、警長林鎮雄均供稱,冼家強當時右手握着警槍,右手被徐步高的頭壓住。
警員抬起徐步高身體後,在他的右胸位置發現綁有牛皮膠紙的手槍。

警長林鎮雄供稱,他在現場檢查手槍時,相信是一支警槍,發現輪瓜內有三粒子彈殼,均在左邊,由於每開一槍,輪瓜便左轉一格,直覺開了三槍。

警員梁偉龍說,徐步高頭部三呎外位置,檢獲一副眼鏡。
救護員張德禮稱,到場替徐步高搶救時,親手從他面上挪走眼鏡以便急救,並放在地上。

警員黃啟賢表示,可疑男子被抬上白車送院途中,他在其兩邊褲袋內,各搜出一隻10號中碼黑色皮手襪,那是警察裝備。
右邊後褲袋有一個啡色銀包,內有徐步高身份證,警察委任證、兩張駕駛執照、女童照、結婚照,寫有自己花名「老虎狗」及其他同袍電話等物件。
核對證件上照片,證實疑人就是徐步高,駐守大嶼山北竹篙灣,編號53533。

徐步高的駕駛執照,顯示可駕駛車種繁多,包括警車、電單車、貨車、小巴、的士。

黃啟賢說,當日得悉徐步高身份後,即時致電上級及電台匯報。

槍擊案於凌晨1時12至14分發生,徐步高於1時38分送到伊利沙伯醫院,當時已無生命跡象。
急症室醫生陳俊文未有再為他進行急救,1時45分證實死亡。

徐步高證實死亡後,黃啟賢繼續搜查,揭開徐步高深藍色外套,在胸口正中的衣服外,發現一個彈頭。

O記C組探員馬清華供稱,他在凌晨4時許到達槍擊案現場,從上司訓示中,得悉各人身份,但不知槍戰原因。

綁有牛皮膠紙的手槍,懷疑2001年3月及12月,在石圍角石桃樓及荃灣麗城花園恒生銀行,殺害警員梁成恩及巴籍護衞員的同一支槍,亦即梁成恩的佩槍。

馬清華其後奉命坐警車在填海區一帶,搜尋一部無車牌電單車,但沒收穫。
同日清晨近8時,他到伊利沙伯醫院臨時殮房。

發現徐步高的頭髮兩邊不對稱,揭發他戴了長四、五吋假髮,徐步高本來髮型是半吋長平頭裝。

馬清華將假髮及徐步高的染血藍色外套,帶到兇案現場,讓警犬追查徐步高的行走路線。

馬清華從徐步高駐守的警署儲物櫃內,發現一個綠色冷頭套,隨後帶到葵涌公眾殮房,套在徐步高屍體頭上拍照,用來與恒生銀行劫匪比較。

探員根據儲物櫃內一個地址,到油麻地寶發大廈一單位調查,調查戶主夫婦,撿走一條保險箱鎖匙。

馬清華將所有證物及化驗報告,交予案件總證物員處理。

曾國恒於同日下午3時半被送到葵涌殮房,經解剖後在其頸項右邊大動脈近肩膊取出一粒彈頭,於較高位置再發現一粒彈頭殼,另有子彈碎片在喉嚨較後位置。

早前有證據顯示,徐步高曾擁有一件紅衣及一對美津濃波鞋,與劫殺案兇徒同款。

3月21日晚上,O記探員到徐步高東涌裕東苑住所,尋找梁成恩失去的快速上彈器及警察記事簿,恒生銀行劫殺案兇徒的衣物,包括黑色頭套、紅色長袖衫,有倒三角標誌的黑色長褲、藍底白波鞋等,但一無所獲。

徐步高妻子李寶玲當時稱,之前另一隊警察搜屋時,已將徐步高衣物全部檢走。

警方事後在槍擊現場檢取共94項證物,探員花近8小時才在隧道內搜出三粒彈頭及子彈碎片,位置更遠離樓梯底平台,令人嘖嘖稱奇,警方說不排除現場的彈頭及彈殼碎片被踢過或移位。

事發時駐守O記的探員陳偉良供稱,2006年3月17日凌晨4時50分,他們一隊八人奉召到場搜尋子彈碎片及證物,花了近四小時才在南行隧道一個轉角處牆腳,找到第一粒彈頭。

早上10時55分,改由六名衝鋒隊人員協助,終在一小時內再在北行隧道內,找到第二及第三粒子彈碎片。

陳偉良解釋,他們曾不止一次行經檢獲彈頭及碎片的地方,但終於要多個小時後才找到上述三塊彈頭及碎片。
他推斷是因為現場曾有很多工作人員,如警員、政府化驗所人員、救護員等出現,不排除證物或已移位。

死因庭另讀出案發時駐守重案組,證物警員楊耀新所錄口供。
他在案發日凌晨3時開始檢拾證物,先在曾國恒的槍袋檢取其佩槍,冼家強佩槍及現場一柄生鏽的的梁成恩失槍,及後證實三柄槍依次發射五彈、兩彈及三彈。

楊耀新在案發樓梯平台,檢獲曾國恒的財物及警員裝備,另發現有血鞋印,分別在南行及北行樓梯處檢獲兩對染血眼鏡。

香港眼科醫院視光部經理陳國良醫生供稱,警方2006年4月曾將一個啡色膠框眼鏡交他檢驗,發現為平光玻璃鏡,平光鏡可作為保護眼睛、擋風或美容化妝等用途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