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步高案 讓證據說話(十二)

曾任海關關員的曾保文是曾國恒的父親,因為患病,只以書面作供。
他說,兒子在新法書院讀中學,成績普通,1991年加入警隊。
1997年與中學同學鄭秀琪結婚,育有一子,他形容兒子是乖仔,性格樂觀,但少講自己。

曾國恒胞弟曾家恒指出,知道兄長因感情問題與前妻分居,曾見過兄長帶女友黃燕瑩回家與父母吃飯。

曾國恒任職空姐的前妻鄭秀琪透露,1991年是曾國恒的幸運年,除考入警隊外,更發了一筆橫財,曾國恒用七十元買馬,贏了三十萬元,全數交予母親保管。
兩人在1997年結婚,翌年購入海柏花園一個單位居住,1999年誕下軒仔,不久感情出現問題導致離婚,兒子歸她撫養,兩人自此無聯絡,曾國恒亦無探過兒子。

曾國恒女友黃燕瑩,憶述於1999年認識曾國恒,數月後拍拖。
她初時不知道曾國恒已有妻兒,2000年兩人租住西貢蠔涌新村一間村屋同居,月租3000元,一切生活開支均由曾國恒負責。

黃燕瑩表示,曾國恒愛踢波,很喜歡當差,平日少飲酒,賭錢亦只涉及少量金額,死前無任何異樣,她無聽過徐步高及梁成恩等人的名字。

今日是曾國恒死忌,他在浩園的墓碑仍未建造,曾國恒父親早前表示,要待死因庭裁決後才為亡兒立碑。

徐步高胞弟徐步雲供稱,甚少往東涌家訪,只與兄長透過電話聯絡,一年一次在母親家中見面。

徐步高初為人父後,徐步雲曾到東涌探望,徐步高透露想離婚及爭取女兒撫養權,因為搬入東涌後「無晒朋友」。
妻子與家人關係欠佳,她不滿當年與徐步高拍拖時,徐父介紹另一名女子予徐步高相識。

徐步雲於庭上「糾正」警方為他錄取的供詞,指兄長部分朋友確實不斯文及粗口爛舌。
徐步雲質疑警方錄取口供時斷章取義,引導作供,總括而言他與大嫂的關係「唔係唔好」。

徐父徐友昌當年沒有出席徐步高婚宴,在庭上被問到媳婦的姓名時,表現得一頭霧水:「李寶玲?係咩?李美寶?我都唔知。」
他直言媳婦「唔規矩」,後來又自圓其說:「唔係佢唔好,係我唔好。」

以半鹹半淡廣東話作供的徐友昌,作供時多次大讚徐步高人品,形容徐步高「靚仔」,深信以他的好條件,應可找到一個更好的另一半。

2007年3月18日,代表徐步高母親大律師葉賜豪,盤問冼家強。
葉賜豪問冼家強,案發時曾國恒站在哪個位置,冼家強表示,在他右邊後一點,葉賜豪重覆問,是否在他後面,冼家強稱不是。

葉賜豪追問冼家強,當他與該名男子糾纏時,曾國恒站在哪裏,冼家強說不清楚。

冼家強回覆葉賜豪盤問時表示,無見到該男子舉槍向他發射,亦見不到該男子向曾國恒開槍。

冼家強稱,當時因面部受傷,有3至5秒時間記憶空白,視線範圍見不到隧道內有第四個人出現,相信沒可能有人可在3至5秒內,由樓梯逃走,所以排除有第四個人,但承認只是自己估計。

冼家強又稱,襲擊他的男子,不是由衫袋或褲袋拿東西出來,而是由一個揹着的袋拿出,但不記得是甚麼樣子的袋。

冼家強接受葉賜豪盤問時,承認受傷後記憶受影響,當時落口供,有很多都記不起,心情平伏後才記起案發經過。

死因研訊主任陸貽信問冼家強,當時見不見該男子揹着東西,冼家強就說不清楚。

殉職警員曾國恒的家人出庭作供,他們都表示曾國恒沒有與人結怨,也沒有問人借錢,曾國恒並不認識徐步高。

徐步高媽媽張維美首次到死因庭旁聽研訊。
徐步高家人作供時稱,徐步高家人說他為人孝順,但與爸爸關係一般,他一直都用右手吃飯、寫字,當警察是因為人工高,無計較能否考到升級試。

徐步高弟弟徐步雲看過較早前研訊播出的家庭片段,包括與小朋友玩耍,滑雪的片段,確認片中的男子是徐步高。

死因研訊開庭第十五日

內地探險家李靖接受長途電話訪問時憶述,2000年6月19日,他騎單車跑遍神州大地,單車旗幟上寫上「期盼中國統一 單車中國探險行」。

徐步高在北京天安門觀看升旗禮時,見到他單車上的旗幟後主動搭訕,希望一起同行。

李靖說:「他說兩岸一家人,沒必要打來打去。」
徐步高立即買了一輛新單車與李靖一同出發,經河北、山西、內蒙集寧,最後抵達寧夏銀川。

他們在途中遇上一班騎電單車的朋友,大家相約銀川首屆摩托旅遊節再見。
他倆拚命地騎,曾有三天不眠不休,徐步高的速度未減慢,李靖說:「比我還快,像一個鐵人。」

徐步高不怕艱辛,善良開朗,曾主動送西瓜給小乞丐解渴。
每次有人要求跟他們拍照,他都會有禮地自我介紹,「我是徐步高,從香港來。」
倦極了的每個夜晚,他會致電太太傾心事,在李靖心目中,徐步高是個快樂人,很愛他的太太,對工作也感自豪。

兩人在6月23日下午趕抵銀川,但旅遊節已閉幕,旅遊節籌委陳峰獲悉事件後,主動接待兩人。

銀川市汽車摩托車運動協會秘書長陳峰,經營汽車生意,是內地寧夏銀川摩托車界名人。
陳峰專程來港作供,確認徐步高曾與內地探險家李靖,2000年曾結伴到訪銀川。

陳峰確認麗城花園恒生銀行劫殺案槍匪所穿的紅衣,與他當日贈予徐步高的一件屬同款。
衣服上的標誌是他設計,雖然槍匪所穿紅衣懷疑翻轉了穿,他堅稱單憑照片內槍匪的背部,認出是他當年設計的紅色T恤。

陳峰說,協會舉辦2000年首屆銀川國際摩托旅遊節,他特別設計一個用於所有宣傳品上的標誌,當時製作了二百多件載有上述標誌的紅色長袖T恤。

2000年6月22日活動閉幕後,他的探險家朋友李靖帶同一名姓徐朋友姍姍來遲,錯過了活動,該人自稱徐步高。
陳峰後來陪同兩人到黃河及沙漠遊覽,期間曾合照,他將自己設計的紅色T恤及其他紀念品贈予徐步高。

陳峰說,徐步高泳術很精湛,2000年6月23日,以13分鐘成功橫渡黃河。

陳峰直言徐步高身體特別棒,肌肉十分結實,黃河那天天氣很熱,當時是下午3時,水流很急,江面大約寬1,000米,徐步高自由式、蛙式並用,沿途領放直抵對岸。

一批當日渡河圖片,相中赤裸上身,穿泳褲的徐步高展示鋼條身形,絕無半點多餘脂肪,腹肌堅硬如鋼板,胸肌尤其發達。
徐步高當日聲言,橫渡黃河是多年心願,能夠完成壯舉,十分興奮。

陳峰特別記得徐步高登岸後興奮無比,忘我地手舞足蹈,更高舉勝利手勢任人拍照。
陳峰即時送上米酒祝賀,兩人碰杯後,徐步高一飲而盡,豪氣干雲。

陳峰續稱,徐步高用左手寫香港地址給他,他現在只記得徐步高當時所寫的地址,有「東」字及「三點水加個甬」字。
在銀川接待徐步高三至四天期間,他們曾一起用膳,徐步高用左手拿筷子,很少飲酒。
他形容徐步高不太愛講說話:「感覺是很講禮貌、特別守規矩,身體特別好。」

憑呈堂合照,陳峰認出徐步高,在銀川拍的其中一張照片,徐步高因踏單車太累且有少許感冒而戴上口罩。

陳峰稱2006年尖沙嘴發生槍擊案翌日,內地所有網站都轉載案件消息,他見到徐步高的相片,初時不敢相信,拿出合照對比下,才確認就是他認識的徐步高。
2006年11月,香港警方正式聯絡他。

對這位講禮貌,少說話的香港警官,涉及連環命案,陳峰仍是不太相信。
千里迢迢來港作供的陳峰,出庭後由警方護送離開法院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