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步高案 讓證據說話(五)

死因研訊開庭第一日

四宗與梁成恩這柄「不祥之槍」有關命案,2007年2月26日召開死因耹訊,案件包括:
槍殺警員梁成恩及搶槍、麗城花園恒生銀行劫殺案、尖沙嘴隧道槍擊案導致警員一死一傷、休班警員徐步高被擊斃案。

死因庭法官會聯同陪審員,裁決案中死者是死於自然、自殺、意外、不幸,合法殺人、非法殺人或死因不明等。

審訊在東區裁判法院死因庭舉行,陳碧橋是今次聆訊的死因裁判官,副刑事檢控專員陸貽信代表律政司出庭。
聆訊以中文進行,審訊約需三十七日,預計逾百名證人會出庭作證。

死因庭以案件發生時序聆訊,分三部份:
第一部份是警員梁成恩及巴籍護衛被槍殺案
第二部份是尖沙嘴槍擊案,警員曾國恒被殺
第三部份是休班警員徐步高被殺

死因庭一貫只探查導致案件發生原因,從而提出建議防止類似案件發生,今次卻因應警方要求,裁定誰人要為案件負責,亦即要裁定誰殺害兩名警員、一個護衛員、一名休班警員。

在尖沙嘴隧道槍擊案中身亡的休班警員徐步高,被警方鎖定為兇手,在死因庭以被告身份受審,開創「死後審訊」先例。

法律學者張達明表示,死因庭的職能,原本只限於找出死者的死因,今次點名誰是兇手很罕見。

被告徐步高已經死亡,無法出庭抗辯,警方為向陪審團解釋徐步高犯案動機,首度邀請美國聯邦調查局行為分析組專家來港,與香港警方心理專家,就徐步高成長和教育背景、個人性格、朋友、同袍、犯案手法、受害人特徵等不同資料,重組徐步高的心理輪廓,推斷犯案動機。

警方會傳召超過百名證人出庭作證,其中半數為警務人員,包括心理學家、槍械、子彈、DNA專家、法醫。
在尖沙嘴槍擊案中「死裏逃生」警員冼家強,是這次聆訊中最重要的當事人及目擊證人。

警方已準備逾三百箱證物呈堂,O記探員特設專案工作室保存證物,並會協助死者家屬進出法院,免被傳媒包圍。

為令陪審團了解尖沙嘴槍擊案案發地點,警隊「模型精英小組」已製造兩個隧道模型,向法官及陪審團解釋當時槍戰經過。

O記總警司蔡建祥、C組警司吳柄權、總督察李世榮、案件主管高級督察吳偉漢等人,都會到法庭旁聽。

2007年2月26日上午,東區裁判法院第十五庭,死因研訊開庭第一日。
主要處理2001年警員梁成恩在荃灣石圍角邨被殺,及麗城花園恒生銀行巴籍護衛被殺案件。

上午九時三十分,死因聆訊開庭。
法庭首先遴選陪審團,在數十人中選出五人,然後召證人上庭作供,預計要用三十七天聆訊。
死因庭選出三男兩女陪審團,聆訊隨即開始。

最先研訊的是梁成恩及巴籍護衛被殺案,案件發生後,警方懸紅三百萬元緝兇,曾邀請逾三千人協助調查,但兇徒仍逍遙法外。

死因研訊主任陸貽信先呈上四件證物,包括放置現場幾百張照片的相簿、梁成恩的身份證、梨木樹警署編更表、梨木樹與荃灣警區的分界圖。
今次聆訊共有二十五名證人。

警員林進輝供稱,2001年3月13日中午12時10分,他在梨木樹警署,接獲一名姓陳男子來電,投訴梨木樹邨松樹樓1502室電視機聲浪太大,姓陳男子留下聯絡手機號碼。
林進輝當時已感覺奇怪,中午投訴噪音的市民較少,但仍指派電單車巡警到場,結果目的地水盡鵝飛,事後聯絡不上投訴人。

林進輝形容,對方操流利本地話,年約20歲。
報案室的三部電話中,其中一部有來電顯示,報案人打去無來電顯示的其中一部電話。
他沒有抄下對方的電話號碼,林進輝估計對方並未致電有來電顯示的一部。

次日中午12時,荃灣警署警員蕭雯基接獲一名自稱姓曾男子來電,投訴石圍角邨有人的Hi-Fi聲浪太大。
石圍角邨屬梨木樹警區,蕭雯基協助將投訴轉介到梨木樹警區,告知報案人梨木樹警區的電話號碼。
對方收到報案電話號碼便收線,蕭雯基未能追問其他資料。

蕭雯基形容:「佢年約30歲,講本地話,唔覺有鄉音,壓低咗把聲,投訴者通常好躁,但佢好平和。」
蕭雯基說對方所打的報案電話,不是一般市民所知的報案電話號碼,那部電話是供警方內部通話之用。
蕭雯基說:「從未有街外市民打嗰個電話報案。」

12時05分,梨木樹警署的警員黎穎輝,接獲一名姓曾男子來電,投訴石桃樓552室Hi-Fi噪音擾民。
報案人留下手機號碼,號碼與前一日打電話投訴,姓陳男子所留不同。

值日室警員黎穎輝按警員當值表,通知在外面巡邏的警員陳子坤前往。
梁成恩與陳子坤交換了午膳時間,陳子坤當時正等候「派更車」接載回警署用膳
梁成恩午膳後,正乘警車往石圍角邨為證人錄口供,他主動請示:「係咪有嘢做……我食完飯,我去啦!」
結果,梁成恩代替陳子坤處理噪音投訴。

與梁成恩最後通話的報案室值日女警梁詠誼供稱,神秘報案電話投訴石桃樓A座552室傳出噪音。
不過,552室在B座而不是A座,A、B座之間有上鎖垃圾房相隔,不能相通,梁成恩熟悉石圍角邨,接報後自動到B座552室調查。

梁詠誼說,梁成恩後來致電回報案室,「佢話『去到發出噪音單位好靜,冇Hi-Fi聲』,問我搵報案人電話自己聯絡,我回覆佢後收線,約3分鐘後,收到兩個Call話有人暈倒同有槍聲。」

梁詠誼即時翻查報案資料,知道最初接聽該投訴電話的警員黎穎輝,輸入資料時誤將投訴人的手機號碼,「921456××」打錯成「「821456××」,梁成恩所得的是一個錯誤電話號碼。

住在546室的清潔女工張水妹,早上11時40分下班後買菜回家,吃過午飯後在客廳看電視。
約12時10分,張水妹聽到有人拖膠袋在走廊行過的聲音。

十數分鐘後,忽然傳來兩下「砰、砰」聲,幾秒後再有幾下更大聲的「砰、砰」聲,由於當時有工程進行,張水妹不以為然。

四聲巨響後,聞得有鄰居開門,她也打開木門隔鐵閘窺看。
她見斜對面單位的楊先生望向防煙門,楊太欲出外查看時,楊生即阻止及關上大門。

張水妹見狀估計有事發生,取出鎖匙開鐵閘步出單位察看,她見到一名軍裝警員受傷倒地,立刻致電報警。

掛線後張水妹再到門口察看,見躺在地上的警察原本雙腳重疊,現在變成了雙腳分開。
她留意到單位旁邊有三個垃圾袋,是回家時沒有的。

街坊李勍邦聞得六聲巨響及鄰居擾攘聲後開門探視,對面單位的楊先生見狀向他說:「你唔出去睇?」
他反問:「咁你又唔出去睇?」

李勍邦只隔鐵閘探頭張望,他解釋「驚有人(疑兇)伏。」,不敢打開鐵閘步出單位查看倒臥地上的警員梁成恩。

住在544室、任職補習社導師的李先生,聽到第一組兩下「砰、砰」聲,每下相差一至兩秒,第二組四聲則很急促,每下相差只半秒。

李先生打開木門,隔鐵閘見一個警員躺在血泊中,他折返屋內,走出騎樓報警,從騎樓望到一男一女警員正跑向大廈,報案室通訊員在電話中對他說已有人已報警。

死因裁判官陳碧橋在庭上公開讚揚街坊張水妹,她目睹梁成恩受傷倒地,勇敢地盡市民責任,報警求助,行為值得效法,陳碧橋為此特別向她致謝。

代表警務處處長的大律師葉德強在庭上透露,石圍角邨位置,雖屬梨木樹分區,但毗鄰荃灣分區,若有疑犯在石圍角邨逃往荃灣分區,因兩分區所用頻道不同,警方在通訊上會出現困難,要更改頻道才能通知巡邏警員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