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人幫殺十人絞屍 殘虐姊妹花十三天

冷血罪案實錄
四人幫殺十人絞屍 殘虐姊妹花十三天

2011年12月13日,劉欣三十八歲生日這天,她上網瀏覽新聞時,看到「哈市警方抓獲分屍殺人團伙」的新聞。
新聞照片中的人讓她驚呼一聲跳了起來大喊:「就是他!就是他!化成灰我也認得他們。」
照片上的人是曾綁架劉欣兩姊妹的楊樹彬和戟紅傑。

劉欣打電話給哈爾濱市公安局,巡警支隊七大隊大隊長許建國,感謝公安機關破案,要到哈爾濱講述她死裏逃生的十三天。

劉欣是四川成都人,2001年時二十八歲,她的妹妹劉蕊,二十四歲,姊妹倆在廣州租了兩室一廳。

劉欣打工當財會人員,她妹妹被一位出手闊綽的大款養着,穿戴高檔、衣食無憂。

姊妹倆住在三樓,整日無所事事的劉蕊常打麻將,結識了租住在二樓,一個自稱叫汪朔朔的年輕女子(真名叫戟紅傑)。
劉欣對戟紅傑沒有好感,對她十分冷淡。

2001年12月26日,戟紅傑看準機會邀兩人共進晚餐,劉欣雖然不情願,但還是陪妹妹去了。

一同吃飯的還有包養戟紅傑的「大款」楊樹彬。
飯後,戟紅傑提出去楊樹彬家喝點茶,姊妹倆被帶到位於天河區一處三樓的租房。

屋裏還有兩個男人,一高一矮,四人撲上來將姊妹倆牢牢抓住,雙手雙腳都緊緊地纏上膠帶,嘴也塞上了東西,把她們扔到床上。

戟紅傑和楊樹彬翻找兩人的包,沒找到銀行卡,拿走了包中少量現金。

姊妹倆說出存摺放在租房內並提供了密碼,戟紅傑和一個瘦男人去租房取了存摺,用身份證到銀行取出幾萬塊錢。

綁架兩個人,才弄到幾萬塊錢,四人覺得錢少不夠分,於是輪番動手,但主攻的還是戟紅傑、楊樹彬。

暴打完,楊樹彬及戟紅傑兩人還交流經驗,哪裏沒有打到,哪裏打得不夠狠。
之後像競賽一般,再一次地毆打,接下來的十三天,這種毆打持續進行。

2002年1月7日,被綁架十三天的劉欣覺得有些異樣,她聽到四人又吵了起來,聽到戟紅傑在擦地,之後屋裏又噴了空氣清新劑。

緊接着,電視被調到非常大聲,廣告持續了差不多個小時都沒有換台,劉欣覺得很奇怪,這麼久沒換台,難道屋裏沒人?

劉欣和妹妹背靠背貼在一起,用手指摳開對方手腕上纏繞的膠帶,之後摘下眼睛上和腳上的膠帶。

她們迅速跑遍屋子,真的沒人,兩人趕緊開門跑了出去。
她們用僅剩的七元錢打車回租房,二人上樓向鄰居求救,後到公安機關報案,劉欣姊妹不知道劫匪的真名,案件遲遲沒有進展。

被綁架前,劉欣一百零六斤,逃出來後只有八十六斤,劉欣頭上一道疤,腿上肌肉壞死、腿骨變形。
乳房做了整形手術但不成功,每天都疼,下體被鉗子夾過無法正常過夫妻生活,下頜骨被打壞,很長時間只能吃流質食物。
妹妹受驚嚇過度,至今不能懷孕生育。

十年裏,劉欣每天都做噩夢,夢中被人追殺,她不能讓自己閒下來,哪怕是五分鐘也會想起十年前那十三天。

2002年9月11日,吉林省吉林市船營區一幢民樓三樓的下水道不通暢,發現堵住下水道的竟然是油膩膩的肉餡。
居民覺得異常連忙報警,吉林警方趕赴現場勘查,法醫檢定後,認為肉餡是兩具屍體一部份。

警方其後查出兩名異性陪侍人員,遭租住頂層的楊樹彬和張玉良綁架、分屍。
吉林警方隨即立案偵查,上網通緝涉案人員楊樹彬、張玉良、吳宏業、戟紅傑。

楊樹彬1970年出生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,戶籍為吉林省舒蘭市,1993年開始犯案。
張玉良比楊樹彬小兩歲,哈爾濱人。
戢紅傑為舒蘭市人。

團伙成員全聽楊樹彬指揮,他覺得異性陪侍人員有錢,又容易上釣,將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員作為目標。

楊樹彬本人長得肥頭大耳很有派,由他裝成大款,到夜總會等娛樂場所去「釣魚」。
為引魚上釣,楊樹彬假稱經營發電廠,吳宏業、張玉良在旁賣力吹捧。
楊樹彬出手也很闊綽,平時該給陪侍人員二百元的,他給五百元,該給五百元錢的,他就給一千元,此外還給買禮物。
幾次後,陪侍人員就主動打電話要求見面提供服務。

為處理好後事,楊樹彬買來絞肉機,分屍也有了經驗。
他們先給被害人放血,之後將屍體肢解成大塊,再剁成小塊,放鍋裏煮,之後絞成肉餡,骨骼則用鉗子夾碎,扔到飯店附近的垃圾堆。

戟紅傑是一名異性陪侍人員,認識楊樹彬時,剛二十出頭。
這個內部人為楊樹彬等人精準鎖定目標,提供情報,四人誘騙及殺害多名異性陪侍人員。

2007年,戟紅傑用不法手段,陸續將命案逃犯楊樹彬、張玉良、吳宏業。其親屬三戶共計十二人,在山西辦了戶口改名換姓,遷至內蒙古包頭買房定居。

楊樹彬與戟紅傑結了婚,生了孩子。
兩人分別改名為王學禮、馬海燕,夫妻倆經營了兩家枱球廳和一個足道館。

張玉良改名叫王學國,對外與王學禮以兄弟相稱,經營床墊生意。
吳宏業改名為王華炎,在內蒙古包頭市的郊區從事煤炭生意。

2012年8月,市公安局巡警支隊七大隊大隊長許建國,對網上在逃嫌疑人進行查詢時看到這案,發現被通緝的楊樹彬、吳宏業,與自己自小就是平房區的鄰居。
曾經的「發小」竟然變成殺人狂魔,許建國決定一查到底。

許建國很快查出「王學禮、王學國、馬海燕」等人,就是在逃的楊樹彬、張玉良、戟紅傑。

鑒於案情重大,哈市公安局成立以局長任銳忱為組長的專案組,專案組指派巡警支隊副支隊長張曉波、張航帶隊,趕赴包頭市,開展先期偵查、緝捕工作。

哈爾濱市公安局巡警支隊在「清網行動」中,經過歷時三個月縝密偵查,2012年11月2日,巡特警隊員趕赴蒙古自治區包頭市開展抓捕工作。

專案組民警兵分四路,經過十七小時,抓獲潛逃多年的四名命案逃犯。
一舉破獲六宗殺人、碎屍十人的特大命案、三宗綁架搶劫案件和一宗傷害致死案件。
專案組晝夜兼程,連續行駛十七小時,安全將犯人押解返哈爾濱。

經初步審理,四名命案逃犯,對在吉林省吉林市搶劫殺人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。
這案在中國十大兇案中排名第六。

2013年5月23日,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,對哈爾濱十人碎屍案宣判,楊樹彬、張玉良、吳宏業、戟紅傑被判死刑。

經法院核准,楊樹彬、張玉良事實上總共碎屍兩人。在國家最高法院出具的《刑事裁定書》中,關於兩人的罪行認定,包括2002年8月,楊樹彬等四人將兩名陪侍女郎騙至吉林市船營區,一小區出租房內,勒索十二萬餘元後,用殘忍手段殺人碎屍。

另外,法院認定,2002年12月26日,楊樹彬夥同戢紅傑及另外一名男子,將兩位年輕女性騙至出租屋,威脅兩人交出存摺密碼後以做生意名義騙取親屬錢財,共計約十萬元後逃逸,對兩女有毆打行為,並未害其性命。

2001年6月20日,楊樹彬、張玉良夥同另外一名男子在山東省文登市,使用相同手段劫走一名女性二十萬元,同樣有毆打行為未害其性命。

楊樹彬、張玉良被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死刑後,兩人均提起上訴。
2014年9月份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開庭再審,因證據問題撤銷原判發回重審。

2015年5月20日,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理,仍然判處楊樹彬、張玉良兩人死刑。
宣判後,兩人再次提出上訴。
省高級法院再次開庭審理,於2016年2月份駁回兩人上訴,維持原判並報請國家最高法院核准。

上訴失敗被判死刑後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曾訪問楊樹彬,問他用如此殘忍手段殺害這麼多人難道就不害怕嗎?

楊樹彬說:「害怕過,睡覺的時候也做過噩夢,現在被關起來了才意識到自由的重要性。」

管教警官說楊樹彬與戢紅傑由互相利用到結婚,東窗事發才想起家中還有一個五歲大的孩子,苦苦哀求警方不要將事情告訴孩子,擔心將來做人抬不起頭來。
現在想起自己孩子了,殺人時候怎麼不想想?

張玉良則說:「以前你們都是通過媒體了解我的,但是真實的我不是那樣的,過去的就過了吧,我不想提了,不想觸碰以前的記憶。」

張玉良說,肯定是會後悔的,不過心理素質夠用,會平靜對待。

管教警官說張玉良自視甚高,總覺得如果楊樹彬聽他的意見,他們不會被抓住,到現在還是這麼認為。
不過他沒有怨恨楊樹彬,覺得被抓了就認栽了,如果當時沒有被抓,還會作案。

最高法院認為,楊樹彬、張玉良以非法佔有為目的,採用暴力、脅迫手段劫取他人財物,非法故意剝奪他人生命,行為均構成搶劫罪、故意殺人罪。

楊樹彬組織、策劃並夥同他人實施搶劫、殺人犯罪,是殺人主兇,是最為嚴重的主犯。
張玉良參與預謀並具體實施搶劫、殺人犯罪,是主犯,兩人均被核准執行死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。

戢紅傑較早已被判刑,吳宏業被判刑後死亡。
2016年11月2日,楊樹彬、張玉良被槍決,這個四人犯罪團伙畫上了句號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