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南小村兩年八人猝死 祖殺孫夫殺妻妻殺夫

陳遠林與其父陳義軍、其兄陳遠銀、弟弟陳遠祥分家後,共住於一個小四合院內,但兩年內喪事不斷。

2001年3月9日,陳遠林的祖母去世。
4月21日,陳遠林五歲的次子陽陽突然死亡。
4月25日,陳遠林的大嫂任錫雲突然死於家中。
2002年2月26日,陳遠祥剛出生十一天的女嬰發病死亡。
5月14日,陳遠林剛出生十一天的男嬰生病死亡。
8月28日陳義軍孫兒林林、東東於同日喪命。
陳家小院兩年內已死七人。

陳遠林的鄰居劉某於2001年農曆5月28日突然死亡,陽陽、任錫雲、劉某死前均口吐白沫,全身陣發性痙攣,與東東、林林死前症狀相同。
曾到過死亡現場[的陳家鄰居,有多人出現手腳麻木。

猜疑和恐怖在群眾中蔓延,魯機傳出「有怪病、傳染病了」。

任錫雲死後,鄰居、親友們因害怕染上怪病都不敢去幫忙。
任錫雲的親生父親、公婆、小叔子、妯娌等,不得不犯當地習俗大忌,親手將任錫雲抬出安埋。

陳家的鄰居去向親友們借錢治病時,親友們都只將錢從門縫遞出來,鄰居都不敢進他們家門,陳家鄰居將各自的小孩送到遠處親友家中「避難」。

村民到陳家附近工作時都膽戰心驚,魯機的趕集大路一度無人敢走,魯機的蔬菜水果無人敢買。
人們惶惶而不可終日,陳家小院成了人們心目中傳染怪病的「凶宅」。

2002年8月28日晚上九時許,雲南永善縣大興鄉魯機村文書謝樹貴,打電話向大興鄉楊鄉長報告:魯機村民陳遠林家九歲兒子林林、陳遠林的兄弟陳遠祥的兒子東東(三歲),於當日下午六時左右死於家中。

兩小孩死亡時間相隔不足十分鐘,死前均口吐白沫,全身出現陣發性痙攣,死者家屬要求政府弄清孩子究竟是得甚麼怪病死。

大興派出所覺得死因可疑,連夜組織在家民警趕了三十餘華里陡峭山路到現場。

調查得知,去年以來陳遠林兄弟三人家中已死亡多人。
派出所民警將情況向縣公安局匯報,要求縣防疫站派人弄清東東、林林死亡原因。

縣公安局協同相關單位組成工作組,趕往魯機,展開摸底調查工作,公安機關立案偵查。

公安局領導要求將所有相關檢材及時送檢,調查各死者家庭內外關係,查清各死者家庭中生活習慣、食物保管情況、死前進食情況,徹底清查鼠藥銷售點。
由於案情重大,昭通市公安局技偵等部門也派員支援。

檢驗結果出來:東東、林林、陽陽、任錫雲、劉某均是毒鼠強中毒死亡,陳遠林、陳遠祥兩家的嬰兒、陳遠林的祖母為自然死亡,醫院檢查曾出現手腳麻木的陳家鄰居,確定不是中毒。

工作組查明:陳義軍夫婦曾分別因修剪樹枝,收取贍養費與陳遠祥的妻子楊天玉,陳遠林的妻子祁煥榮發生口角。
陳遠銀與劉某的妻子黃某關係曖昧,「魯機有怪病、傳染病了」的傳言,主要來自陳義軍、陳遠銀等人。

辦案領導拘捕陳義軍夫婦、陳遠銀、黃某訊問,四人承認各自的投毒殺人罪行。

2001年,陳義軍因兒子陳遠林贍養費交晚了,曾罵過陳遠林的妻子祁煥榮。
2002年,陳義軍夫婦因修剪樹枝,與陳遠祥的妻子楊天玉發生口角。
心胸狹隘、思想愚昧的陳義軍夫婦因這些小事,對陳遠林、陳遠祥兩名兒子懷恨在心,在自己的孫子們身上泄憤。

2001年4月21日,陳義軍妻子王永芬將孫子陽陽叫回家中,將塗有毒鼠強的燒熟馬鈴薯給陽陽吃下,陽陽當日早上死於家中。

2002年8月28日,陳義軍將兩顆塗有毒鼠強的水果糖,分別給孫子林林、東東吃了,兩人當日死亡。

任錫雲懷疑丈夫陳遠銀與其他女人有不正當關係,夫婦不時發生吵鬧。
劉某妻子黃某發現其夫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後,與丈夫產生隔閡。

對家庭生活不滿的陳遠銀與黃某,2001年以來多次發生不正當關係,陳遠銀和黃某商量好分別殺死各自的配偶。

2001年4月25日,陳遠銀趁其妻任錫雲生病要吃藥時,將鼠藥毒鼠強投放水中,任錫雲吃後於當日中毒死於家中。
陳遠銀催促黃某說:「我的一個已整了(毒死了),你的咋個辦的?」

2001年6月21日早上,黃某在給其夫劉某兌鹽水時,將毒鼠強投放於鹽水中,劉某喝下後於當日中毒死亡。

2003年1月16日,永善縣公安局偵破魯機投毒殺人案,包括祖父母毒死孫子、有婚外情的丈夫和妻子毒死配偶,凶宅在兩年內連死七人。

案情大白後,移送檢察機關提起公訴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