滯留越難民 血洗雷家奪五命

滯留越難民 血洗雷家奪五命
(冷血罪案實錄)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rogwong/videos/oa.777961722559083/10155829722211437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9/01/blog-post_90.html

2012年3月23日凌晨,位於舊金山市立大學旁海斯街的一幢屋內,來自廣東台山的移民雷華舜一家五口,屍體遍布這幢兩層樓的進門處、車庫、樓上和樓下。
屍體均有明顯外傷,現場一片混亂,被浸泡在水中,水中摻雜了漂白劑、香皂、顏料和食用油。

雷家五人命案是舊金山罕見血腥暴力案件。
五名受害者包括六十五歲的雷華舜、六十歲妻子吳婉怡,三十七歲的女兒雷映雪、三十二歲的兒子雷元驥、雷元驥的三十歲台灣籍妻子賈慧初。

雷元驥和賈慧初的屍體躺在一樓靠近樓梯的地方,雷映雪的屍體在二樓被發現,臉上因被重錘暴打已面目全非,許多臉部器官都因血管爆裂而無法辨識,驗屍官在她的胃裏找到幾顆斷掉的牙齒。

雷家兩老在車庫內被發現,每人身上都有明顯外傷痕跡,老太太身上有二十多處的傷。

兇手殺人後企圖用白色油漆遮蓋血跡,把屍體用白色被子蓋起來,避免屍體被發現。

附近鄰居表示,大半夜時隱約聽到,附近傳出很大噪音,恍惚間聽到有人用英文大喊「趴下」,由於接近凌晨,鄰居沒有再理會。

到隔天23日早晨七時四十五分左右,雷家大女兒帶十二歲女兒回娘家,門才一打開,在門廊邊發現雷華舜身亡,在其他地方陸續找到其他家人們屍體。
雷家大女兒打電話報警,警方到場確認雷家一家五口於昨日半夜遭到殺害。

舊金山市市長李孟賢當天發表聲明說:「這是一場可怕的悲劇。」
對這件兇案的受害人親友表達支持和同情,時任舊金山警察局長格雷格‧蘇爾(Greg Suhr)稱,雷家兇案是舊金山歷史上罕見血腥暴力事件之一。

雷家二十四年前從廣東台山移民來美國,雷華舜原是廣東台山越華中學數學老師,他移民舊金山,不會英文,又沒有打地基的工作,找工作時曾遇到很大困難。

後來機緣巧合,他在舊金山中國城的「嶺南小館」,擔任切雞和剔烤鴨片皮。
他為人吃苦耐勞,勤學靈活,一直做到廚師,嶺南小館的餐館東主稱讚雷華舜十八年來,工作兢兢業業、盡忠職守。

雷華舜兒子雷元驥,2011年與來美讀書的賈慧初結婚,他於十多年前曾參加過舊金山華埠的幫派組織,不過近年已經鮮少參加。

案中死者吳婉怡是百貨商場Target的員工,雷映雪是電腦軟件工程師,雷元驥從事建築裝修工作。

案發現場過於復雜,警方在三天後仍無法確定受害者身份。
案件調查也一度朝謀殺自殺案件方向偵辦,調查人員無法在短時間弄清兇手作案動機,使用何種兇器以及受害者死因。
警方在混亂的案發現場取證時,在一個空的清潔劑瓶子上發現指紋,這個指紋是陸平泰的。

3月25日清晨,警方在聖馬特奧縣(San Mateo)一汽車旅館內,逮捕陸平泰,控以五項謀殺罪。

陸平泰1996年持槍搶劫中餐館,1998年入獄,2006年釋放後被驅逐出境。
移民與海關執法部門稱,越南當局不接納陸平泰,不提供相應旅行和身份文件,導致他至今滯留在美。

移民與海關執法部門表示,根據美國最高法院2001年規定,如果非法移民所屬國政府不允許此人返回原籍,美國執法機搆不得扣留超過半年,陸平泰此後定期向移民與海關執法部門報到。

他居住的舊金山海斯街鄰居們對其被捕感到驚愕,稱他是一個友善禮貌的人,開一輛卡車,似乎從事建築或修理下水道工作,有時跟妻子和兩個孩子到附近小商店買牛奶或香煙。

陸平泰1976年出生,是一名水管工,與雷家兒子雷元驥是老朋友。
檢察官表示,陸平泰殺人前在賭博中輸錢,面臨欠房租遭迫遷,雷家家中有數千美元現金,陸平泰被捕時身邊有超過六千五百美元。
陪審團被告知,陸平泰殺人後解決了他的債務問題。

庭審時,陸平泰的辯護律師,馬克•高特羅森(Mark Goldrosen)表示,陸平泰家中有現金和其他值錢東西,銀行記錄不能證明他為錢殺人。

辯護律師表示,沒證據證明陸平泰和雷先生,有仇恨、債務或非法活動,檢方提出的動機不成立,被告沒理由要殺死五人。

律師辯護稱,謀殺案可能牽涉到唐人街黑社會,或是賈慧初的前男友所為。
陸平泰在預審會上全程保持沉默,最後,因證據不足不了了之。

五年後,警方調查發現,陸平泰殺害雷家全家並非用槍,而是用錘子和刀。
陸平泰毆打、持刀砍殺、勒頸將雷家五口殺死。

殺人後,陸平泰為破壞犯罪現場,打開水龍頭和水槽下面的管子,快速淹沒雷家屋子,從車庫接了一條水管向屋內瘋狂注水。
為了保險起見,還在水中摻雜了漂白劑,香皂、顏料和食用油,進一步破壞現場。

警方在陸平泰家中的牛仔褲上發現多達十八處血漬,部分血漬屬於受害者母子。
在這條牛仔褲的腰帶上,還有雷元驥及賈慧初的皮膚細胞。

案發現場一個信封上有受害者母子血漬,還有陸平泰的血跡。
除此之外,在雷家找到一盒香煙,一張收據、一個抽屜櫃內也發現了的陸平泰血跡。

警方在一個窗戶清潔劑上,找到和陸平泰右手食指完全匹配的指紋。

陸平泰在被捕時,手上有一道傷口,解釋了雷家內發現陸平泰的血跡,很可能是陸平泰襲擊雷家人時,受害者本能反抗留下的傷口。

除這些無法磨滅的鐵證外,陸平泰有絕對的作案動機,憑他和雷家的關係,那時的他是最有可能為了錢謀殺雷家的人。

陸平泰的銀行記錄顯示有大筆支出,案發前一段時間,陸平泰經常去賭場賭博,輸了上千美元,在案發前一晚還剛輸了錢,連該月房租都沒有,錢行帳戶只留下1.01美元。

警方逮捕他前,他剛到店內退了一個香奈兒手袋,兌換幾千元現金,說明那個時候的陸平泰很缺錢。

案發前一天晚上十一時左右,雷華舜的妻子接到電話,說陸平泰找他有事。
雷華舜接過電話問:怎麼了?有急事嗎?

雷華舜曾和朋友透露過,與陸平泰在打麻將時相識,兩人已熟到陸平泰都知道雷家有大量現金。

警察在聖馬特奧的一家賓館逮捕陸平泰,調查人員在電腦上發現,他留意《紀事報》(TheChronicle )上一篇關於犯罪的文章。

辯方律師馬克•高特羅森指出,他傳喚獨立DNA專家作證,布料DNA結果有偏差。
被告的鞋子沒有任何血漬或油漆,如被告真的犯案,鞋子不可能沒有血漬或油漆。
五年來警方沒有找到命案的兇器,五人不可能全被一人殺死。

馬克•高特羅森說,陸平泰被捕四天後,聯邦調查局曾向舊金山警方提供線索,懷疑命案與高利貸及大麻買賣的華埠犯罪集團有關,並提供了姓名。
舊金山警方沒有理會聯調局線索,沒有追查列名的華埠幫派頭目及幫派分子。

案發後,雷宅留有不知名四人的指紋,雷家媳婦賈慧初房內有一批藥用大麻資料,警方找到一份全是中文姓名名單,但警方全無追查。

兇手犯案方式是高利貸犯罪集團手法,但警方從未嘗試追查,是否雷元驥與賈慧初欠下高利貸或大麻債務有關。

手機公司的電話紀錄顯示,賈慧初死前最後一次打電話給丈夫,但尚有兩個電話就在不久前,且來電者與朱嘉慧談了五分鐘,警方從未追查這些最後通話者是否可疑。

賈慧初曾在餐館工作,她的前男友涉嫌與大麻買賣有關,死亡前不久,雷元驥與賈慧初為大麻交易一起飛到紐約,這些線索警方全未加追查。

這案的辯論從10月10日持續到11月29日,舊金山高等法院陪審團,在控辯雙方結案陳辭後開始審議,之後進行長達七天的閉門討論。

2017年12月11日早上十一時三十分,舊金山最高法院陪審團12月10日作出裁決,陸平泰五項一級謀殺罪名,五項企圖搶劫罪名及兩項爆竊罪名成立。

被陪審團裁定雷家五命案謀殺罪名成立的陸平泰,2018年3月1日在舊金山高等法院,被判五個不得假釋的終身監禁,餘生將在監獄度過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