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塊肉-援交少女碎屍案(六)

九塊肉-援交少女碎屍案(六)
(原載法醫龍博士《法醫鑑證實錄》)
日期:2008年4月27日
標題:九塊肉-援交少女碎屍案(六)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rogwong/videos/oa.775397872815468/10155822088891437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9/01/blog-post_7.html
地點:深水埗石硤尾街仁發人廈一個劏房單位
人物:丁啟泰  王嘉梅
案情: 丁啟泰將援交少女王嘉梅殺死並毀屍棄掉。
備註:2009年7月27日,隌審團裁定丁啟泰謀殺罪名成立,法官判處終身監禁。

除殺人經過外,肥丁對棄屍過程也未能說清楚,第一個版本:肥丁說案發前兩星期在援交網站認識死者,兩人偶然於網上交談。
案發前一天是星期六,他到尖沙嘴一的士高玩,期間吸食約五百元「K仔」,又服食二至三粒「搖頭丸」,其中一粒更在早上才服。

肥丁表示,翌日早上九時他回家仍然很「HIGH」,無法入睡,在網上討論區找到網名「Kiki」(即Kimi,王嘉梅)的電話號碼,相約見面並想與她「搞嘢」。
他從未見過「Kiki」,但曾在msn與她交談,知道她十六歲,因欠五萬元債而當援交少女,服務費為一千五百元一小時。

肥丁向探員表示:「我叫她出來搞,但她沒有出來,阿Sir我真是沒有殺人呀!」
疑點:肥丁的套房內有王嘉梅的血跡,顯示她曾到過案發現場。

第二個版本:肥丁在與探員錄像會面時表示,案發前一晚在尖沙嘴金龍會的士高玩樂,翌日相約死者到他家中「援交」,他卻錯手將死者殺死。
肥丁說,死者當日中午約一時許,到他於石硤尾街租住的套房,死者很瘦,看似得七十多磅(實重約九十磅),他則重二百二十磅。
當時受藥物影響,很迷糊,只記得在床上與死者玩得「好激烈」,把事主壓在床,又脫事主衣物,但已記不起是否有造愛,死者沒反抗,因她明白「上嚟為乜」。

下午四時,肥丁醒來,發現自己坐在床邊的玻璃枱,死者則躺在床上,口吐了一小灘血,手腳冰冷,他發現她已無生命迹象,懷疑自己食藥後錯手殺人。
因為家中沒有刀,估計自己扼死者頸致死,肥丁稱,由於害怕報警會被指謀殺及坐一世監,到石硤尾街市找垃圾袋,發泡膠盒、磚頭等物品準備棄屍。

肥丁曾查看死者身軀無甚損傷,為死者穿回衣物,用垃圾袋把屍體和衣物及磚頭袋好,再放入發泡膠盒,用街市找來的手推車將屍體從石硤尾街經大埔道,彌敦道等推到九龍城碼頭,路線與6C巴士相同,然後丟下大海,肯定屍體沒浮起才離開。
他又稱,因為枕頭及床褥染血跡,把枕頭剪碎,然後與床褥同棄置於住所附近垃圾站。

疑點:肥丁提供的路線,手推車無法經過漆咸道行車隧道,前往九龍城碼頭。

第三個版本:肥丁改處理屍體口供,他解釋是「因為成個過程太變態,自己講不出口,但感到對不住死者」,故供出真相。
肥丁說於2008年4月27日下午,約王嘉梅到其住所性交,不小心將她掐死,將屍體放在洗手間的地上,以菜刀割喉放血十至十五分鐘。
然後把她的頭部放在砧板上,用刀將整個頭顱砍下,再把死者四肢逐一斬下。

在身驅中間落刀,把心、肺及腸等內臟扯出,但卻分不清那個是心,哪個是肺,切成小塊丟入馬桶沖走,歷時約半小時,整個過程沒有戴手套。

肥丁解釋,將皮肉分離,是因「見人斬豬肉,想試吓自己切」,餘下的人骨,放在街市盛載豬骨的竹籮內魚目混珠。
將屍體分割後,晚上十時左右,肥丁把死者頭顱放入紙袋再包膠袋,由深水埗乘6C巴士到九龍城碼頭棄置落海。
不搭的士是因為警察路障很少截查巴士,將人頭棄海後,乘的士回程途中,曾致電友人謝彥德聲稱殺了人,對方以為他說笑,更稱「你神經病」。

疑點:在第二個口供版本,肥丁說「因為家中沒有刀」。
據與肥丁一起居住的「輝仔」說,套房內沒有刀及砧板,肥丁在何時及在哪兒購刀及砧板呢?

第四個版本:肥丁在被捕前,已向最少兩名好友承認殺人,被警方拘捕後起初否認但隨即招供,他沒有必要隱瞞殺人過程及棄屍地點。
若他在殺人與棄屍這兩個環節失去記憶,為何在這兩個環節之間,發生的毀屍手法卻記得一清二楚?
肥丁在說完毀屍過程後說:「成個過程(毀屍)太變態,唔敢講出口,後來覺得對死者唔住,一定要講出嚟。」

肥丁雖然用第一身敍述毀屍過程,但他卻似是旁觀者,對每個細節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「我知道佢死咗,當時好驚,諗咗十分鐘,決定將佢搬到廁所肢解,先喺喉嚨放血。用砧板墊底斬骨,挖內臟、起皮削骨,將肉切碎沖落廁所。斬骨好講技巧,腳要削肉削到望落去唔似人腳,好似豬腳咁,足足用咗八個鐘先至搞掂(肢解屍體)。」

肥丁對探員說:「把死者身軀劏開,原本想連皮切,但好難切,於是先起皮,再把皮和肉放在砧板上切成細件,經馬桶沖走。用菜刀尖端把胸口的二十條肋骨逐條拆出,由於尾龍骨太硬,只能截成兩份,再把死者四肢起皮和切肉,把手指和腳趾斬下,與皮肉分別沖進坐廁。腳趾公與腳掌相連未能斬下,想人哋望落唔似人腳,盡量斬到似豬腳。」

肥丁說,回家後,把剩下人骨放進水桶,帶到石硤尾街市,混在豬肉檔旁放豬骨的竹籮內,回家把水桶「踩爛」,再將菜刀及沾有人肉的砧板棄在住所樓下,又把染有血跡的床褥、床單等洗乾淨才丟掉,免被人發現血跡報警。

他又把死者的身份證,八達通卡及銀包等剪爛才棄掉。
銀包內的三千二百元現金則用於消遣,餘下二百元留來交租,清理家中血跡,至深夜三時多(凌晨)才睡覺。

疑點:正常人有十二對肋骨,其中十對為「真肋骨」位於胸口,與胸骨相連,另兩對為「假肋骨」(又稱浮肋或軟肋),沒有與胸骨連接。
肥丁清楚記得將「胸口的二十條肋骨逐條拆出」,冷靜得如一名醫科學生,一個初次肢解屍體的人,會將人體結構記得這麼清楚嗎?

警務處處長鄧竟成認為案件嚴重,警方會積極調查,希望能盡快找到王嘉梅遺骸,考慮再派員到九龍城碼頭海面打撈。

警方初步相信有人在網上結識王嘉梅,相約她到仁發大廈一個套房內性交易,有人情緒失控殺死少女,畏罪毀屍,但未確定案發時兩人有否吸食軟性毒品。

兇徒殺人後,到附近五金店買削肉利器,(肥丁落網後,警方無重組購買殺人兇器過程),將王嘉梅的皮肉及內臟削成無數塊薄片,分多次丟入馬桶沖走。

該處污水流往昂船洲污水處理廠,經深海管道排放,中途流經長沙灣泵房及多個隔篩池。
昂船洲每日處理維港兩岸逾百萬立方米污水,污水設施二十四小時運作,難停機深入調查,找到遺骸機會非常渺茫。

儘管兇手已認罪,但控方必須證明王嘉梅已死,一日未找到屍體,仍不能百分百肯定,最有利證據是找到來自王嘉梅身體重要部分的屍塊,從而證明她已經死亡。

此外,兇器、傷口、死狀、死因等證據,對檢控十分重要,警方在案發後大規模搜集證據,希望能找到王嘉梅的屍體部分。

2008年5月8日,下午約三時半,警務處西九龍重案組要求渠務署協助,尋找十六歲少女肢解碎屍案有關證物。
有關證物可能循大廈污水渠,被沖到附近的公共污水系統內。

九龍及新界南渠務部總工程師黃繼達接到警方通知,指示員工檢視渠圖,找出直屬員工隊及維修承建商,在兇案現場附近清洗污水渠的記錄,以供警方參考和搜尋證物。

王嘉梅於4月27日離家後失蹤,其家人在4月29日報警求助。
渠務署維修記錄顯示,在4月26日以後一段時間內,兇案現場附近沒有任何清洗渠筒工作,證物極可能殘留在污水渠內。
繪圖室人員迅速找出該區的污水系統圖則,工程師作出初步分析及評估後,與工程督察吳嘉強(KK)趕赴現場。

約下午四時許,工程師到達石硤尾街仁發大廈兇案現場。
仁發大廈及鄰近大廈的前門及後巷均被警方封鎖,渠務署直屬員工隊已到場候命。
渠務署工程師最初估計,只需在仁發大廈後巷的公共污水井內協助打撈證物。
警方卻希望渠務署能協助,指出從案發單位至該大廈尾井的污水渠行走路線,並協助在大廈污水渠內找尋證物。

警方明白這並非渠務署職責範圍,考慮到污水渠內滿布細菌,死者的碎肉及殘肢已被丟棄超過十日,可能己嚴重腐爛,肉塊或會被廁所水沖走,如轉求屋宇署幫忙,可能會耽誤時間,錯失搜集證物時機。

警方為免影響附近樓宇住客,希望盡快解封仁發大廈及其附近樓宇的廁所水供應。
根據經驗,污水流量在晚上會迅速增加,證物極可能會被沖走,渠務署工程師答應警方的請求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