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沙村魔界人狼(八)無情人格



日期:2002年12月5日/12月20日
標題:白沙村魔界人狼(八)無情人格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rogwong/videos/oa.747752055580050/10155740929641437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11/blog-post_28.html
地點:元朗公庵路白沙村二七八號村屋
人物:唐永強 陳諾雯 嚴佩珊
案情:唐永強誘拐女童陳諾雯及嚴佩珊,將她們姦殺,並企圖放火謀殺三名子女。
備註:2004年2月25日,陪審團對三項控罪均以一致或大比數作裁決罪成,法官例判唐永強兩次終身監禁,企圖謀殺罪判囚八年,各罪同期執行。

重案支援組分析唐永強先後幾次所作的口供,發現他的口供有很多地方不盡不實,尤其在殺害女童的過程,完全沒有交代,以「殺五個有血緣的人報仇」解釋犯案動機,將來在法庭審訊時,法官不會接納這個說法,若沒殺人過程,沒犯案動機,唐永強很大可能脫罪。

唐永強的犯案手法匪夷所思,陪審團可能會接納他因精神錯亂而犯案的申辯,令到他逃出法網。

重案支援組的法律顧問藍天烈大律師認為,案件開審前,必須堵塞這些漏洞,以防功虧一簣。
藍天烈說:「最合作的犯人,往往最狡猾,他們表面上配合警方調查,將犯案過程及動機源源本本說出來,又表示悔意,令警方相信他而停止搜證,正式審訊時,他們會翻供並指出證供中的疑點,從而脫罪。」

瑪姬博士曾與唐永強多次面談,她認為唐永強沒有精神病,但有「無情型變態人格」。
瑪姬說:「這種人有很多不良行為及怪癖,法制觀念淺薄,道德觀念甚差,少年期多逃學、撤謊、打架、偷竊,離家出走或在外流浪,青年期易發生性行為錯亂。」
「他的行為極端損人利己,對人冷酷無情,對自己感情用事,犯罪具有衝動性,犯事後無悔意,常推卸責任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開脫。」

為印證唐永強的口供,重案支援組廣泛為證人錄取口供,包括唐永強遠在美國的親人,難民營的營友、泰國的巫師、朗屏邨的街坊等等。
瑪姬博士搜集唐永強妻子、姨仔、外父、外母的證供,

唐永強外母黎佩儀說:「我對他(唐永強)一向沒有好感,阿珊1999年與他正式結婚後,為了女兒及外孫,才接受他做我女婿。我不知道阿珊另有男友,不知女兒在卡拉OK做公關,沒聽過女婿要殺害女童。」
黎佩儀說,在唐永強心目中,阿珊是不是負責任的母親,三名子女都由他照顧,無法外出工作,由2002年開始,一家五口依靠綜援過活。

唐永強妻子樊柳珊說:「我十歲時與他在朗屏邨認識,當時他己有妻子及一名兒子,他說很喜歡我,我們就發生了性關係。他的妻子後來帶兒子離開,我們同居,當年我十四歲時,我們在1999年註冊結婚,父母一直都反對這段婚姻,直至三名子女出世,娘家才與我們來往。」

「我與他結婚後,他只顧打麻雀,運輸公司因無人打理而倒閉。我為了一家生活,2002年10月,到旺角一間卡拉OK做女公關,每日早上四、五點才放工,為免丈夫反對,我瞞他說在餐廳做侍應。」
「大約一個月後,我在旺角輝煌城的士高結識了新男友,有時於男友位於西貢家中留宿,其餘時間大都回娘家,很少返白沙村。12月1日,早上回家後,他對我說小便時痛楚,說我把性病傳染他,用腳踢我,之後我沒有回去。」

唐永強小姨樊翠盈說:「2002年12月1日,姊姊離開(唐永強)後,我覺得他(唐永強)很慘,所以與他聯絡。他多次對我說:阿珊走了和另一個男人住,唔理小朋友,緊張個男友多過小朋友,如果阿珊不回來,會殺多兩個,湊夠五個,化成厲鬼找她。」
「他說在12月24日生日前,若阿珊仍不回家,會與小朋友一起自殺,又會落降頭報仇。」

唐永強外父樊九(五十六歲)說:「阿珊當年十歲就被引誘同居,阿珊說越南仔(唐永強)答應會帶她去美國,我們知道越南仔騙阿珊,勸她不要上當,但她總是不聽。」
「後來查到越南仔在朗屏邨的地址,我報警指有人企圖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,警員雖然在單位內找到阿珊,阿珊不肯指證越南仔,結果不了了之。」
「我們要阿珊回家,但她似中了降頭,走到雀屏樓企圖跳樓,說如果要她離開越南仔,寧願跳樓死 !我們不知道阿珊為何喜歡越南仔,阿珊曾說他有文采,出口成詩,又識得講英文。」

樊柳珊的另一名妹妹樊翠珊說:「案發當日,收到姊姊阿珊的電話後,與媽媽趕去現場,抵達現場前阿盈已報警,姊姊於2002年中向我提及婚姻出現問題,與姊夫關係惡劣,她說姊夫好愛錫小朋友,如果離婚的話,會讓小朋友跟姊夫。」

重案支援組組員狄天行遠赴越南及泰國,搜集有關「五鬼殺人」資料,在泰國北部一個山區,找到一名巫師,他一眼就認出唐永強是他當年收留的小孩。
「人的樣貌會改變,但靈魂是不變的。」巫師說。

狄天行打開電腦,向巫師展示一幅照片,照片是一名約十歲大的女孩全身照,五枚鐵釘分別釘在相中人的頭部及四肢,照片背面用血寫上一個名字及出生日期。
這張照片被釘在一塊木板上,重案支援組在案發現場檢獲一個唐老鴨公仔,發現肚部的線被人縫過,拆線後發現這塊木板。

巫師說:「這是『五鬼飛針雙向迷心降』,是我的獨門絕技,只有我的徒弟才懂得使用。」
「這種降必須有血緣關係才可施行,目的是令到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不會離開自己,由於是雙向的,落降的人亦不能離開對方,這個降的有效期是十二年。」

巫師說:「無論是施術者與被施術者,只會感受到對方最美好的一面,真的喜愛對方,這個降是沒法解的,但期滿後就會失效。」
「這個降一旦失效,會有甚麼事情發生呢?」狄天行心中算一算,唐永強與阿珊在今年年中剛好過了十二年。

巫師說:「情況很難預料,可能繼續相好下去,也可能反目成仇。」
「過了十二年幸福快樂的日子,無論結果如何,也應該心足了。」
狄天行問巫師:「你的徒弟提過『五鬼殺人』,說殺了五個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,然後自殺,就可以驅使五鬼為自己報仇。這是甚麼一回事?」

巫師說:「那是馬來西亞婆羅乃獨有的巫術(婆羅洲,英文Borneo,印尼人稱加里曼丹島,印尼文Kalimantan,是世界第三大島,排在格陵蘭及新幾內亞之後,面積為736,000平方公里。),是最邪惡巫術之一,用來向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報仇。」
「最普遍的情況是,妻子因被丈夫拋棄,殺死自己的五名子女,然後自殺,驅使五名子女化作厲鬼取丈夫性命。『五鬼殺人』的施術者及被追殺者都會永不超生,『五鬼』在完成任務後投胎做人。」

「強姦別人,是否亦有血緣關係?」狄天行問。
巫師說:「是。不過,『五鬼殺人』太傷天害理,況且上天有眼,也不容這事發生。『雨夜屠夫』林過雲,原想用『五鬼殺人』向父親報復,天網恢恢,在他殺害四個人後已經落網。」

狄天行翻查資料,林過雲在童年時曾有一段時間在婆羅洲居住,他有可能在那段時間學懂巫術。
巫師對狄天行說:「經過這麼多年,林過雲仍未想通,若有機會,勸他放了那四個無辜的靈魂吧!」
狄天行聽了巫師的說話後心頭一震,問:「我們沒有辦法嗎?」
「解鈴還須繫鈴人。」巫師說。

2002年12月27日,唐永強於屯門裁判法院提堂,他因要在醫院接受植皮手術,不能出庭,裁判官邱智立將案件押後到12月31日再提訊,唐永強仍還押威爾斯醫院羈留病房候審。

2003年1月10日,唐永強被押到屯門裁判法院,坐輪椅首度出庭應訊,被控兩項謀殺罪,控罪指他於12月4日至21日期間,在元朗白沙村二七八號一單位,謀殺十一歲女童陳諾雯,及於12月19日至20日間,謀殺十歲女童嚴佩珊。

唐永強暫時毋須答辯,案件押後至2003年2月5日,在屯門裁判法院再提訊,被告繼續還押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,由懲教署人員看管。

在爆炸發生後,唐永強全身有百份二十七皮膚燒傷,包括臉及四肢、留院二十四天,曾多次缺席聆訊。
唐永強出院後,由於警方需時調查及法律程序,他在荔枝角收押了十三個月,扣押期間他甚少與其他囚犯傾談,天天看書、寫信來消磨時間。

2004年2月10日,案件正式在高院開審,控罪指唐永強於2002年12月3日至12月22日期間,在香港地區謀殺兩名女童陳諾雯及女童嚴佩珊。
在同月20日,在元朗白沙村寓所,企圖謀殺其三名子女,唐天賦(男、五歲),唐綺琳(女、三歲)及唐綺尉(女、一歲半)。

唐永強否認兩項謀殺及一項企圖謀殺罪名,他選擇自辯及傳召其精神醫生周樂怡出庭作供。
辯方專家指他於案發時患有輕微抑鬱病,控方共傳召十四名證人及精神專家雷聲響出庭,雷聲響指唐永強無精神問題,而且是聰明的人。

主控官陸貽說,唐永強於2002年12月22日留醫期間,向警員表示:「我唔係變態色魔,我殺人為報仇,我要報我老婆個仇,我在泰國學邪術
我要殺五個與我有血緣關係的人,之後自殺,驅五隻怨氣衝天的鬼去報仇!」

唐永強又招認殺了「阿雯」及「阿珊」,將兩女童帶返家中用枕頭焗死她們,殺人後再強姦她們,以使她們和他有血緣關係,另外會殺的是三名子女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