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沙村魔界人狼(五)孌童成癮


日期:2002年12月5日/12月20日
標題:白沙村魔界人狼(五)孌童成癮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rogwong/videos/oa.745726945782561/10155734542891437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11/blog-post_68.html
地點:元朗公庵路白沙村二七八號村屋
人物:唐永強 陳諾雯 嚴佩珊
案情:唐永強誘拐女童陳諾雯及嚴佩珊,將她們姦殺,並企圖放火謀殺三名子女。
備註:2004年2月25日,陪審團對三項控罪均以一致或大比數作裁決罪成,法官例判唐永強兩次終身監禁,企圖謀殺罪判囚八年,各罪同期執行。

唐永強的三名子女,在醫院的兒童病房留醫,傷勢較重的長子唐天賦(五歲),經搶救後脫離危險時期,但要接受植皮手術。
瑪姬博士為他錄取口供,同時觀察他是否有創傷後遺症:「有火、爆炸、好大聲、好痛!」
唐天賦對事發時的恐怖經歷仍有餘悸。

瑪姬向唐天賦出示陳諾雯及嚴佩珊的照片,唐天賦說,在元朗廣場擰閃卡回家途中,遇上陳諾雯。
他說:「姐姐(陳諾雯)看見爸爸手持的閃卡簿,問爸爸借來看,後來和我們一起乘的士回家。」
回家後,唐永強帶陳諾雯上閣樓,三名子女則在地下玩耍,唐天賦說,翌日已不見陳諾雯蹤影。

唐天賦對嚴佩珊的印象較深,他說:「姐姐(嚴佩珊)經常來我家和我們玩,那天爸爸與她回家後上了閣樓,我和妹妹肚餓,上閣樓找爸爸時,看見姐姐睡在床上。」

唐綺琳(三歲)對瑪姬博士說:「爸爸很壞,用弟弟的油(嬰兒油)淋姐姐。」(她看到唐永強將嬰兒油淋在陳諾雯身上肛交。)

唐永強的三名子女均在爆炸中受傷:
長子唐天賦(五歲),全身百份二十四是二級燒傷,包括臉、右手、背及雙腳,在深切治療部診治五天,共留院三十二天。
二女唐綺琳(三歲)全身百份五是一至二級燒傷,包括臉、頸、右腳及左腳踝,留院三十二天。
三女唐綺尉(歲半)全身一成是一至二級燒傷,包括臉、頸、右腹、右大腿、左手及雙腳,留院三十二天。

唐永強送院後接受多次植皮手術,醫生為減輕他的痛苦,用藥物令他「昏迷」,警方未能為他錄取口供,派探員在病床旁二十四小時守候,待他「清醒」後錄取口供。

唐永強的行為違反常理,心理專家瑪姬博士到醫院評估唐永強的心理狀況,為他繪製「人格掃描」。
具經驗的心理專家,可憑犯案手法推測疑人的樣貌及行為特徵,亦可反過來憑相貌及行為特徵推斷犯案心理及手法,瑪姬是這方面的專家。

唐永強報稱三十八歲,瑪姬發現他的樣貌較年紀大,兩者相距達五年,在一般情況下,生活困苦的人樣貌一般較年紀大,唐永強在香港生活多年,不應該有這種情況出現。

瑪姬發現唐永強有些微「寒背」,他身高五呎四吋,體形瘦削,若非疾病導致,不應有「寒背」,瑪姬推測唐永強的「寒背」與生活習慣有關,表明唐永強平日多垂下頭向下望。

有這種習慣的人,包括清道夫、幼稚園教師、保母等,他們的工作對象的高度都在他們的腰部以下,工作時都要垂下頭來,久而久之就會「寒背」。

唐永強除短時間做搬運工作外,大部份時間都不務正業,雖然近五年都照顧子女,但卻不足以令他出現「寒背」,一般因「往下望」而導致「寒背」需十年以上時間。

唐永強殺害的兩名女童,分別是十歲及十一歲,兩名女童相信曾受到性侵犯,唐永強的前妻在十四歲時與他發生性關係。
現時的妻子阿珊與他發生性關係時年僅十歲,從年齡推測,唐永強可能有孌童癖。

若孌童癖這個推測成立,「寒背」之謎就可解開。
唐永強找尋的對象都比他矮,與年幼時的阿珊交往時,經常要「俯首」照顧,由那時至今超過十年,足以導致唐永強「寒背」。

唐永強過往多次犯事及留有案底,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不負責任且毫無悔意,但沒有精神不健全,沒有嚴重自毀與殺害全家的心態。

有孌童癖的人,思想及心態都似兒童,他們用兒童的方式思考,幻想自己是他們的一份子,如果這種幻想不存在「性」,他們是喜愛小朋友的天使,但加入「性」元素後,就成為令人髮指的魔鬼。

小朋友一舉一動,在普通人眼中是天真無邪,在孌童者眼中卻成為一種「性挑逗」。
他們只對未發育的兒童有性衝動,頭一次犯案得逞後會「成癮」,會不斷犯案直至被捕為止。

2002年12月22日,全身四分一表皮被燒傷的唐永強,在威爾斯醫院羈留病房深切治療部留醫,要定時打麻醉針止痛。
警方恐他自殘和傷人,用手銬分別將其兩手扣在床邊護欄。
警員鍾志堅接到指示,早上與同袍到威爾斯醫院看守正在留院的唐永強。

下午三時許,唐永強回復知覺時渾身劇痛,大聲呻吟,鍾志堅通知醫生,為唐永強打止痛針。
消除痛楚後,唐永強閉目養神,醫生離去時與護士閒談,問:「他就是那個『孌童色魔』?」
「孌童色魔」這四個字傳入唐永強耳中,令他大受刺激,大聲叫喊:「我不是孌童色魔!我殺人是為報仇!」

鍾志堅被唐永強的舉動嚇了一跳,對他作出警誡:「我現在向你提出警誡,由現在起你所說的話,我們都會記錄下來,將來可能成為呈堂證供。」
鍾志堅及同袍立刻將情況通知上級,他們只負責看守,錄取口供由負責該案的探員執行。

唐永強不理探員警誡繼續說:「我在泰國學過降頭,我殺五個和我有血緣的人,之後我會自殺,到時就怨氣沖天,我可以成仙去找老婆報仇!」
「阿珊若肯回到我身邊,那兩名女童可以不死的,我之前已多次向阿珊發出殺人預告,但她沒有理會,殺死第一個女童前,我打電話給她,但她沒有接聽,那名女童就被她累死了。」

唐永強說:「殺了第一名女童後,我很後悔,我不想再殺人,但阿珊不理我,我只好再殺一人。」
「今次,阿珊終於接我的電話,但她竟然對我說:『你不如殺埋其他仔女,焗死埋其他仔女!』,我老婆咁毒,我要比她更加毒!」

錄取口供約二十分鐘,一名男護士進來為唐永強換紗布。
鍾志堅離開病房,記錄與唐永強的對話,重返病房後要求該名男護士做證人,向唐永強重讀一次口供紀錄,唐永強表示同意內容。

警方得知唐永強已經清醒,並且主動承認殺人,派駐守元朗警區的高級警員葉國良及警長余小帆,到醫院替唐永強進行正式會面記錄。
醫生為唐永強檢查後,認為他適宜錄口供,探員為唐永強錄取口供時,男護士楊東彪在場見證。

葉國良向唐永強表明身份說:「唐永強先生,我是元朗警區高級警員葉國良,他是我的同事余小帆警長,另一位是威爾斯親王醫院的男護士楊東彪。」
「我現在為你進行警誡作供,你有權保持緘默,或要求有律師在場,若你本身沒有律師,我們可為你免費安排一位,由現在開始,你所說的一切話,我都會記下,不排除將來成為呈堂證供,你是否明白自己權利?」
唐永強點頭表示明白。
探員再問:「你是否需要律師在場?」
「我不需要律師,你們問好了。」唐永強說。

「警方懷疑你與兩名女童之死有關,她們是陳諾雯及嚴佩珊,你是否認識他們?」探員向唐永強出示兩名女童的照片問。
唐永強說:「嚴佩珊我是認識的,陳諾雯相信就是第一名小女孩吧。」
「你為何要殺死他們?」探員問。

「殺害她們是為了成仙而不是要姦污她們,我是一個正常人,沒有精神病,我不是孌童色魔。」唐永強對「孌童色魔」十分忌諱,他情願承認殺人也要「洗脫」這個污名。

唐永強說,12月4日與兒子到元朗廣場擰閃卡,遇上陳諾雯,知道她喜歡Twins的閃卡,對她說家中珍藏很多Twins的特別閃卡,可以讓她開開眼界,之後,各人登上一部的士回到唐永強在白沙村家中。

「那個小女孩跟我回家,我拿了幾本Twins閃卡簿給她看,她在廳中與我的兒子一起看,我則到閣樓休息及打電話給阿珊。」
閣樓是唐永強與妻子的住房,有一張大床,閣樓與地下互通的樓梯用一塊木板阻隔,目的是阻止在地下起居生活的三名子女進入閣樓。

唐永強說:「我打了很多次電話,阿珊都沒有接聽,給她給短訊也沒有回音,令我非常氣憤。」
晚上八時,當唐永強怒火中燒的時候,陳諾雯走上閣樓找他,向他道別。

這時,阿珊接聽電話,唐永強對她說:「你立刻回來,否則我會殺人!」
阿珊以毫不在乎語氣說:「你殺雞也沒有膽,怎敢殺人?」
阿珊收線後把電話關上,唐永強再打時,電話已接到留言信箱。

「叔叔,時間不早了,我要回家。」陳諾雯對唐永強說:「我不認得路,請你帶我乘車回家吧!」

唐永強說:「她長得和阿珊一模一樣,穿的外套也是紅色的,我以為阿珊回來找我,開心地衝前將她抱起來,對她說,這兒就是你的家,你還要到哪裏去!」
「她用手抓我的面,又用腳踢我的肚,我把她拋到床上……之後開始迷糊,到回復清醒時,那名女孩已經死了。」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