軟飯王殺外母 衣櫃藏屍

日期:1990年8月16日
標題:軟飯王殺外母 衣櫃藏屍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956893892901/462351784195530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3/blog-post_74.html
地點:屯門景峰花園五座三十一樓一單位
人物:黃瑞蘭 阿羽
案情:阿羽是黃瑞蘭女兒的男朋友
兩人素有積怨,阿羽將黃瑞蘭殺死藏屍衣櫃
備註:1992年6月30日,阿羽在高院被裁定謀殺罪名不成立,誤殺罪名成立,法官判他入獄六年。

  「衰仔,你成日賴在屋企唔搵嘢做,見到你就憎!」黃老太(黃瑞蘭,五十八歲)晨運回家,看見客廳地上堆着啤酒罐及花生殼仍未清理,與她女兒同居的阿羽,仍睡在客廳的沙發上未醒轉。

  「喂,八婆!晨早流流做乜鬼殺咁嘈!」阿羽好夢正酣卻被吵醒,心情十分煩躁。
  「衰仔,我都唔知點解我個女會鍾意你!」黃老太一向對阿羽的印象十分差,兩人也不知爭吵了多少次。

  「啍!如果唔係你反對,我同阿霞都結咗婚!」阿羽開了一罐啤酒,大口大口地喝着。
  黃老太說:「畀個女嫁你?貪你乜嘢好呀!你淨係識食軟飯。」

  「喂!八婆!講嘢小心啲噃,乜嘢叫做食軟飯?」阿羽隨手將啤酒罐擲在地上,以示不滿。
  黃老太得勢不饒人,說:「你食咗幾年都唔知乜嘢係軟飯?真可笑,難為我個女晚晚去唱歌搵食,日日朝早先至返,捱得咁辛苦,你就大食懶,飯來張口,錢來伸手。」

  黃老太的說話,擊中阿羽的要害,他咬牙切齒地說:「八婆,你唔好咁得戚,睇吓我幾時斬你個頭落嚟!」
  黃老太用手指着自己的頭說:「我個頭喺度,有本事你就斬佢落嚟!」

  此時,阿霞(唐又霞,三十四歲)從外回來,看見兩人爭吵,對阿羽說:「阿羽,快些換衫,我約了朋友飲早茶。」
  安撫了阿羽,阿霞對黃老太說:「媽,今日天氣唔錯,下晝我同你到九龍買嘢。」

  聽到女兒這樣說,黃老太才下了氣。
  阿霞動手清理廳中的啤酒罐及花生殼:「媽,我去同朋友飲茶,中午左右返來。」
  阿霞說完,與阿羽一齊離開屯門景峰花園住所。
  阿霞並沒有約朋友喝茶,她這樣說,只不過是分開阿羽與黃老太,以免他們繼續爭吵。
  兩人在茶樓坐下,阿霞對阿羽說:「阿羽,點解又唔聽我嘅說話?」

  阿羽餘怒未息,說:「阿霞,你阿媽正式係八婆,我忍唔住至同佢嘈。」
  阿霞說:「阿羽,無論點都好,佢都係我阿媽,你對佢好啲,得唔得?佢咁大年紀,你忍吓啦!」

  阿羽說:「阿霞,你都知個八婆點對我啦!我做人最隨和,人哋點對我,我就點對佢。」
  「如果唔係因為愛你,我又點會忍氣吞聲?」
  「你記唔記得嗰一次,嗰晚我送你返工,個八婆竟然將門反鎖,唔畀我入屋,搞到我要由天台爬入屋。」

  阿霞說:「那次你實在太大膽啦,萬一失手就命都無。」
  阿羽面有得色地說:「阿霞,以我嘅身手,點會有事?
為防嗰個八婆再整蠱我,我將睡房一個窗虛掩,以防萬一。」
  阿霞說:「阿羽,你搬咗嚟住已經三年,你就吓我阿媽,得唔得?」
  阿羽喝了口茶說:「阿霞,你叫佢出少句聲咪得囉。」

  下午,阿霞與媽媽往九龍購物,黃老太又大數阿羽的不是。
  黃老太說:「阿霞,個衰仔愈嚟愈離譜,個衰仔會累死你,趕佢走,識個另一個重好。」
  阿霞說:「媽,又講呢啲,我自己有主意。」

  黃老太說:「阿霞,我係為你好啫,你都要同我諗吓,我真係好驚,想搬去第二度住,避開佢。」
  阿霞問:「阿媽,你驚乜嘢?」

  黃老太說:「唉,本來我唔想講嘢,但係個衰仔實在太過份,佢話要斬我個頭落嚟。」
  「阿媽,你無聽錯啩。」黃老太的說話,令阿霞感到震驚,回家質問阿羽。
  阿羽說:「阿霞,我嗰陣火遮眼,講吓啫。」
  阿霞說:「阿媽話要搬出去住,唔想再見到你。」
  阿羽說:「佢搬咗就最好,我都唔想見到佢。」
  阿霞說:「我點可以丟低阿媽唔理呢?」
  阿羽說:「阿霞,個八婆唔搬,唔通你要我搬?」
  阿霞說:「我想你行開吓,等阿媽下咗條氣,你先至搬返嚟住。」
  阿羽說:「你叫我搬去邊?」
  阿霞說:「不如你去台灣啦,我下個月會去台灣登台,你先去幫我打點一下。」

  阿羽雖然不願意,阿霞說為公為私,他只有答應。
  1990年8月12日,阿羽離開香港到台灣,他每天都打電話給阿霞,催促她到台灣與她會合。
  阿霞見時間尚早,一直拖延,阿羽十分不滿,兩人曾在電話中爭吵。

  1990年8月18日,黃老太已失蹤兩天,阿霞報警尋找,阿霞對值日警官說:「我阿媽有晨運習慣,8月16日早上外出晨運,之後就無返屋企。」
  值日警官問:「你可唔可以確定佢去咗晨運?」
  阿霞說:「嗰日朝早,佢喺傳呼機台留言,話出咗去晨運,之後同朋友食齋,叫我唔使等佢食午飯。」
  警官問:「你知唔知平日佢同乜嘢人一齊晨運?佢哋習慣喺邊度晨運?」
  阿霞說:「我阿媽通常喺麥理浩徑晨運,我問過同佢一齊晨運嘅人,佢哋話嗰日朝早無見過我阿媽。」

  警官懷疑黃老太晨運時失足墮下山坡,召集藍帽子警員到麥理浩徑搜尋。
  阿霞隨警員搜山,經數小時搜索,無功而還。
  警官對阿霞說,會透過傳媒呼籲尋找,叫阿霞拿黃老太的照片,到失蹤人口調查科辦手續。

  警官對阿霞說,若知道黃老太失蹤時穿甚麼衣服,可更方便尋找。
  阿霞返家,打開衣櫃,發現黃老太的衣服沒有缺少。
  她心想,最近天氣轉涼,媽媽可能改穿厚衣服,存放天冷衣服的衣櫃放在士多房內。
  阿霞打開衣櫃,一個盛着重物的大膠袋從衣櫃滾了出來。
  阿霞走避不及,被那個大膠袋撞倒地上,更被壓住。
  阿霞將那個膠袋推開時,發現膠袋內的物件軟綿綿,而且頗為沉重。

  阿霞拿了一把鎅刀將膠袋割開,當看到膠袋內的東西時,她不由歇斯底里地叫起來,抱着黃老太的屍體,失聲痛哭。

  警方接報抵達景峰花園五座三十一樓一單位時,阿霞已傷心至幾近精神崩潰。
  法醫檢驗屍體時,發現死者喉嚨被人用利刀割開,一刀奪命。
  死者頭骨亦被人用鈍物擊打,這個傷口,足令死者致命。

  法醫相信,兇手先用鈍物擊打死者頭部,恐怕她仍未死,在她的頸上補上一刀。
  從屍身及屍身變化推測,法醫相信死者在兩日前遇害
即8月16日凌晨時份。
  此案稍後由屯門重案組接手調查,單位內無任何財物損失,屍體被人藏在衣櫃內,排除死者被劫殺的可能性,仇殺成份居多,兇手應是熟人。

  探員問:「你阿媽有無同人結怨?」
  阿霞說:「無啊!就算有都係小事,唔會因為咁而殺嘅,阿SIR,你一定要捉到兇手,同我阿媽伸冤。」
  阿霞搬到朋友家中暫住,離開傷心地。
  她打電話到台灣,告知阿羽家中出了事,叫他回來,阿羽用種種藉口拖延,不肯回港。
  阿霞十分不满,將他痛罵一頓,結果,阿羽答應三日後由台灣回港。

  阿霞的朋友與她一起推測兇手是誰,結果認為阿羽嫌疑最大。
  阿霞的朋友美珊說:「阿羽?佢係阿霞嘅男朋友,點會係佢?」
  阿霞另一朋友碧琪說:「阿羽話過要殺黃老太噃。」
  美珊說:「無可能,阿羽喺台灣,點殺人?」
  碧琪說:「係噃,咁兇手會係邊個呢?」
  美珊與碧琪討論的時候,阿霞的心劇烈跳動,內心掙扎了一段時間後,阿霞約見重案組探員。

  1991年3月3日,阿羽由台灣返港,在機場已被警探帶走。
  警探對他說:「我哋懷疑你同黃老太之死有關。」
  在重案組總部,阿羽否認殺人:「我一直都喺台灣,點可能喺香港殺人?」
  阿羽拿出他的護照,出入境時間顯示,案發時他在台灣。

  探員開門見山地說:「你的女朋友阿霞,8月16日早上七時四十五分,喺景峰花園見過你,當時佢同兩個朋友一齊。」

  探員查到,8月15日晚上,阿羽用假護照由台灣返港,由天台爬入屋內,將黃老太殺死,用膠袋藏屍,放入士多房的衣櫃內。
  其後,他打電話給阿霞的傳呼機台,說黃老太已外出晨運。

  阿羽被控謀殺五十八歲女子黃瑞蘭,解上高院受審,1992年6月30日,阿羽在高院被裁定謀殺罪名不成立,誤殺罪名成立,法官判他入獄六年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