絕情刀

日期:2005年8月8日
標題:絕情刀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605821773106413/468980723532636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6/blog-post_4.html
地點:彌敦道七四一號對開/上海街六六零號天寶樓十三樓天台
人物:黃嘉裕 黃凱玲
案情:黃嘉裕是黃凱玲的前男友,求復合被拒將阿玲殺死後,跳樓死亡。
備註:

  廣華醫院深切治療部,阿玲(黃凱玲)父親面帶憂色,留心地聽醫生的說話,雖然醫生表示阿玲的情況不樂觀,阿玲的父親仍希望有奇蹟出現。

  醫生說:「你女兒左頸被刀割開的傷口長達十公分,動脈割斷大量出血,人體血液量為四千至五千毫升,失血一千毫升已危及生命,你女兒失血高達三千毫升,能活命機命甚微。」

  2005年8月8日早上十時半,阿玲在上班途中被前男友以鎅刀割頸重傷,送院治理,施手術輸了多包血漿後,送入深切治療部後,情況危殆。

  阿玲的父親進入深切治療部探視女兒後,對在醫院等的親友說:「阿玲的心臟很弱,泵血很差,要用儀器幫助,叫她也沒反應,四肢完全無法郁動,醫生說情況並不樂觀。」

  新聞公報
 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新聞處(中文版)

  2005年8月9日,旺角傷人案改列謀殺案。
  警方今日(8月9日)把昨日(8月8日)早上,在旺角發生的一宗傷人案列為謀殺案處理。
  昨日上午約十時三十分,警方接報指一名女子在弼街受傷,事發前有人目睹一名男子在該名女子面前跪下。

  警方趕赴現場並發現該名二十一歲女子,她的頸部嚴重受傷,該名女子被送往廣華醫院,延至今日下午二時零七分不治。
  另外,昨日上午約十時五十分,一名二十八歲男子被人發現從高處墮下,倒臥在上海街一條後巷上,他在現場被證實死亡。
  警方在他墮樓的位置檢獲一把鎅刀,警方稍後會安排驗屍以確定兩人死因,案件現正由旺角警區重案組進行調查。
警察公共關係科新聞公布第十三號
  阿玲在廣華醫院通宵搶救,延至2005年8月9日下午二時零七分,傷重死亡。
  阿玲與父母和一弟同住旺角廣東道一一一號一單位,父親是一名中醫,母親在酒樓廚房工作,幫補家計。
  阿玲生前一直努力進修,希望找到一份好的工作,改變家人生活。

  阿玲的父親是中醫世家,他概嘆:「我祖傳醫術幫過不少人,想不到幫不到自己的女兒。」
  「阿玲長得漂亮及心地善良,事業剛起步就遭毒手,兇手雖然畏罪自殺死亡,亦難抵得上她的性命。」

  案發前兩年,阿玲原已報名參加高等程度考試,但自覺英語程度不佳,又對酒店管理有興趣,2003年獲紐西蘭一學院取錄,決定退學到紐西蘭修讀酒店管理課程。

  同年年底,阿玲因外婆病重,中斷學業返港,留港期間在社會福利署任職合約通訊員,負責接聽及跟進投訴,這是她第一份工作,亦是她遇上初戀情人黃嘉裕的地方。
  黃嘉裕較阿玲大七年,2001年與妻子離婚,一對孖女由前妻撫養,當時,阿玲只有十九歲,兩人在同一部門工作,日久生情。

  2004年2月,阿玲與黃嘉裕在社署的合約完結,兩人均未獲續約或安排做其他工作。
  阿玲再赴紐西蘭進修,黃嘉裕因未能找到工作而失業,他騙阿玲說在長沙灣任職布疋推銷員,與阿玲仍保持情侶關係。

  同年11月,阿玲畢業返港,一個月後獲新力香港有限公司聘用,任職客戶服務部,派駐旺角彌敦道惠豐中心門市,上班時間由早上十一時至晚上八時。

  在紐西蘭進修期間,阿玲的眼界擴濶了,她的男友黃嘉裕不單原地踏步,而且因失業產生自卑感「船頭驚鬼船尾驚賊」,這種態度與一心開展自己事業的阿玲背道而馳。

  阿玲的家人對黃嘉裕亦沒有好感。
  阿玲曾兩次帶黃嘉裕回家見父母,黃嘉裕說自己做布疋推銷工作。
  阿玲的雙親認為他的工作沒有前途,加上蓄長髮令到外表反叛,阿玲的父母反對女兒與他來往。

  不久,阿玲與新公司一名男同事相戀,但又不忍向黃嘉裕提出分手,周旋在新歡與舊愛之間,令她十分困擾。
  七月底,阿玲終於作出決定,向黃嘉裕提出分手,對方不甘被拋棄,苦苦哀求,但阿玲態度堅決。

  黃嘉裕千方百計要挽回這段情,不斷打電話及發短訊給阿玲。
  2005年8月8日上午九時半,黃嘉裕打電話到阿玲家中,電話由她的弟弟接聽,阿玲示意弟弟不接聽電話,她的弟弟說姊姊已上班,之後掛斷電話。
  十時十五分左右,阿玲離家上班,步出大門口時,黃嘉裕迎了上來。
  目擊者說黃嘉裕邀請阿玲坐他的電單車上班,阿玲一口拒絕,兩人在街上拉扯。
  阿玲最後掙脫黃嘉裕的騷擾,快步轉出弼街向彌敦道方向走去,打算用行人隧道橫過彌敦道,步行到亞皆老街的公司上班。

  黃嘉裕在阿玲身邊亦步亦趨,不停向她示愛,要求重新開始,阿玲多番企圖將他逐走但不成功,兩人終於發生激烈口角。

  十時二十九分,兩人步出行人隧道,現身弼街與彌敦道交界,黃嘉裕突然快步趨前,轉身面對阿玲,雙手緊抓樓梯兩邊扶手,將阿玲攔住。

  阿玲試圖突圍但不成功,黃嘉裕突然跪在地上向阿玲苦苦哀求,當時正值店舖開門時間,行人眾多,途人都被黃嘉裕的舉動嚇了一跳。

  「我最後一次告訴你,你不要再纏着我。」阿玲斬釘截鐵對黃嘉裕說。
  「你貪新忘舊,我取你性命!」黃嘉裕說時從背囊取出一柄六吋長鎅刀,站起身來向阿玲頸部一揮,將她的左頸大動脈割斷,血箭從傷口噴出來。
  阿玲用手掩着傷口但不成功,她想拿出手機報警,但己傷重倒地,掉在彌敦道七四一號百年珠寶公司門外。

  阿玲身體不斷抽搐,頸部血如泉湧,附近一幅牆壁亦血跡斑斑。
  黃嘉裕在現場逗留了一會才逃走,由於他手上仍握着鎅刀,目擊者都不敢追捕。
  旺角警署兩名特遣隊警員途經現場,迅速取出急救包為阿玲止血,不斷為她打氣:「冷靜些,不要亂動,堅持住,白車就到。」
  救護員到場,為阿玲包扎後將她送院。

  探員接報到場調查時,警方九九九控制中心接到市民報警電話:一名長髮、身穿紫色橫間短袖上衣的男子,在上海街六六零號天寶樓十三樓天台,站在水箱頂企圖跳樓。
  警員到場調查,還未上到天台,那名男子已經跳下,直墮後巷,頭骨爆裂。
  救護員檢視後證實死亡,不用送院。
  法醫奉召到場協助,發現該男子左手腕及頸部有刀傷,警員在天台發現一個背囊及一柄染血鎅刀,現場沒發現遺書。

  旺角警區助理指揮官(刑事)耿凌志到場指揮,案件交由旺角重案組第一隊接手調查,跳樓死者證實是剛傷人黃嘉裕。
  探員查出死者住沙田新翠苑,聯絡他的家人到殮房認屍。

  在阿玲住所附近,探員找到黃嘉裕的電單車,相信他在案發前由沙田駕電單車到死者住所守候。

  阿玲傷重死亡後,法醫為兩人驗屍,確定阿玲死於頸部大動脈被割斷,失血過多導致身體主要器官衰竭死亡。
  男死者死於由高處墮下,導致多項骨折傷及內臟死亡。

  警方將案列作兇殺及自殺案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