毒父毒氣殺子中毒死

日期:2002年11月24日
標題:毒父毒氣殺子中毒死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8226110532646/462579404172768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5/blog-post_20.html
地點:將軍澳茵怡花園第七座東翼三十樓一個單位
人物:呂木強 呂建安
案情:呂木強因婚外情,妻子申請離婚
兒子呂建安暫由呂木強照顧,但遭虐打
呂木強為獲得金錢,與人合謀殺死兒子騙保險金
備註:

  小文與他的同學兼好朋友呂建安並肩作戰,與另一隊鬥過你死我活,他們已連續纏鬥八小時,至今仍勝負難分,看來,最少還要多打四小時,才可望有結果。
  令他們不眠不休,不飲不食,是一款可供多人聯線對戰,極受歡迎的即時戰略遊戲,終極動員令(Command & Conquer)。

  每當呂建安被父親呂木強暗示不要家過夜時,他就會約小文一齊到網吧打機,直至翌日才一起上學。
  早上八時半,終於有了最後戰果,呂建安與小文這一隊獲得小勝,兩人伸伸懶腰時,才赫然醒覺已過了上課時間,匆匆趕到學校時,上課鐘聲早已響過。

  呂建安與小文因上課遲到,校方要兩人通知家長翌日(11月1日)到學校商討。
  在見家長的日子,呂建安沒有上學,校方其後接到他的母親通知,說呂建安受傷入院,要向校方請假。
  小文知道呂建安出了事,下課後趕到將軍澳醫院,呂建安靜靜躺在床上,眼部腫起如熊貓一樣,臉部更瘀腫像一個發了水的麵包一樣,小文幾乎認不出眼前人是自己的好朋友。
  小文不是第一次見到呂建安這個模樣,但今次實在傷得太嚴重,淚水就如斷線風箏一樣,從小文的眼眶流出來。
  自從問過一次後,小文再也不敢問呂建安為何會弄到如此田地。
  「是朋友的就不要問,再問就不再是朋友。」這是呂建安給小文斬釘截鐵的答覆。

  呂建安留醫十九日後,11月20日恢復上學,同學見他的眼部及臉部仍未消腫,可見當日的傷勢是如何嚴重。
  雖然呂建安不肯說也不肯證實,但能夠在他身上留下傷痕的,只有他的父親呂木強。
  呂木強(四十四歲),有八兄弟姊妹,他排行第七,長兄年前在車禍中喪生,父親早已去世,母親住在安老院。
  他天生脾氣暴燥、孤僻,婚後很少與家人聯絡,三個月前,因年老母親患病入院,他才到醫院探病。
  呂木強與姓鄭妻子(四十一歲),育有獨子呂建安(十三歲),一家三口於1997年遷入將軍澳茵怡花園,第七座東翼三十樓一個約三百呎單位居住,呂木強的妻子安心做家庭主婦相夫教子。

  呂木強曾在煤氣公司任職,十多年前轉職中環一家藥行做送貨司機。
  近幾年,晚上在西環豐物道一家石油氣汽車加氣站,做兼職加氣員,工作雖然辛苦,但一家人樂也融融。
  令到這個大好家庭出現變故的,是一名育有三名子女的有夫之婦阿怡(二十八歲),她與呂木強兩年前於加氣站認識,由同事關係發展出婚外情。

  呂木強的妻子發現丈夫有婚外情,提出離婚並遷到他處居住,兒子呂建安暫由呂木強照顧,等待法官判決歸哪一方撫養。
  呂木強前妻遷出後,阿怡經常到來留宿,每當阿怡到來,呂木強就要兒子離家迴避,好讓他與阿怡享受二人世界。
  呂建安無奈,只好到網吧打機消磨時間,直至翌日才直接回校上課,他間中亦會到好朋友小文家中留宿。
  11月24日早上七時許,阿怡發現呂木強在凌晨三時留下一則口訊:「對不起,你以後都見不到我了,今次是我與你最後說話。」
  類似留言,阿怡在過去一年已接過十幾次,每次都因她「及時趕到」,救回呂木強一命。
  阿怡打電話給呂木強,但電話已經關上。
  她趕到茵怡花園,發現門鐘下貼有一張「小心煤氣」字條。

  她用鎖匙打開鐵閘,發現大門被反鎖,同時嗅到屋內傳出煤氣味,大驚下退至電梯大堂致電報警。
  消防員到場,為防煤氣爆炸,疏散附近居民,叫到場的救護員退到樓下戒備。
  消防員用儀器探測氣體性質及濃度後,用不會產生火花的工具破門,入屋後發現一條七呎長透明膠喉,被接駁到廚房煤氣錶與爐具之間的喉管上,將煤氣引入一個房間,房內門窗緊閉,門隙用膠紙密封,製成一間毒氣室。
  消防員打算關上屋內煤氣錶總掣時,發現煤氣錶總掣已被關上,此外,門鐘的電插頭亦被人從插座拔掉。
  消防員打開房門,發現呂木強及呂建安昏迷床上,送院後證實不治。

  觀塘重案組探員接報到場調查,在房內發現三封遺書
內容大意為「欠下十多萬卡數無力償還,失業、感情困擾而自殺。」
  探員在現場發現一排十二粒裝安眠藥丸,其中兩粒已失去,懷疑呂木強先餵藥迷暈兒子,再用喉接駁煤氣系統,將煤氣引入睡房內與子同死,案件列作「兇殺及自殺案」處理。

  曾多次「救回」呂木強的老差骨對探員說:「這次可能是『玩自殺』弄假成真,釀成倫常傪劇,近一年,呂木強曾先後十多次企圖燒炭及跳樓自殺,每次都事先通知女友,令他每次都及時獲救。」

  探員問老差骨:「你認為他今次是否弄假成真?」
  老差骨說:「我認為這次是謀殺及假裝自殺,呂木強做足措施,確保煤氣含量不會令他死亡。」

  老差骨的說話,把探員嚇了跳:「謀殺?他用甚麼方法測量煤氣『不死』含量呢?」
  老差骨說:「用他的兒子。他先用安眠藥迷暈兒子,再將煤氣注入房內,發現兒子出現中毒徵狀時,關上煤氣總掣,這樣就可確保煤氣含量不會要了他的命,因為成年人的肺活量較少年大。」

  老差骨說,呂木強曾在煤氣公司工作,對煤氣毒性有一定認識,他製造毒氣室後,用電話傳送留言給阿怡來救他,然後服食安眠藥,到房內『等死』。」
  探員問:「呂木強為何又會中毒身亡呢?」
  老差骨說:「安眠藥對中樞神經系統有抑制作用,他用已服安眠藥的兒子做測試,呂建安服藥後呼吸變慢,當他出現中毒現像時,煤氣濃度以足以令成年人死亡。」

  「如果及早發現,呂木強還有得救的,但阿怡在四小時後才看到短訊,呂木強為怕消防破門時引發煤氣爆炸,在門鐘下貼上警告字條,消防花了不少時間疏散住客,然後才破門,時間一拖再拖,令呂木強失救致死。」

  法醫的驗屍報告證實了老差骨的推測。
  呂建安死亡時間較呂木強早兩小時,兩人都是吸入過量煤氣窒息致死。

  探員經廣泛調查,知道呂木強已失業差不多兩年,為應付生活開支,申請多張信用卡,透支現金,一年來欠下十多萬元卡數,無法清還,經常被追數,最近才因要撫養兒子,申領到綜援。

  不過,呂木強因早前虐打兒子,在下次法庭聆訊時,勢將失去兒子撫養權,到時,現有的綜援亦會取消。

  探員查到,呂木強與人合謀,為兒子呂建安投保,呂建安一旦死亡,呂木強可得到部份保險賠償,為此,呂木強策劃了這宗殺子案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