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長殺女會計燒屍

日期:1993年7月13日
標題:校長殺女會計燒屍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8243740530883/462597874170921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4/blog-post_69.html
地點:九龍土瓜灣牧愛小學會議室
人物:王世明 劉容梅
案情:王世明侵吞公款
要求女會計劉容梅頂罪被拒,將她殺死燒屍。
備註:1994年6月2日,陪審團裁定謀殺罪名不成立,誤殺罪名成立,法官判王世明入獄九年。

  九龍土瓜灣牧愛小學,是區內名校,很多家長都以子女能在這校就讀為榮。
  在學校走廊的壁布板,貼着每日金句: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。

  1993年7月13日,學校放暑假前一天,牧愛小學五樓會議室,大門被人從內反鎖,由於沒有亮燈,途經的人不會察覺會議室內有人。

  「校長,聽說學校要查數,我們現在怎麼辦?」牧愛小學上午校女會計劉容梅問校長王世明。
  王世明說:「我就是因為這事才找你商量。」

  劉容梅說:「校董一向都聽你的,過去多年都沒有問題,你又何必緊張?」
  「我探過他們的口氣,但他們都不願多講,昨日通知我開始休假,今日回來向他們交代。」王世明滿懷心事說。
  劉容梅說:「校長,你有甚麼打算?」
  王世明說:「校董對我說,為免影響校譽,就算查出帳目有問題,只會內部處分,不會報警。」
  劉容梅說:「既然這樣,還有甚麼好擔心的?不知校董會今次為何如此認真?」

  王世明說:「據我所知,有家長向報紙投訴我們的書簿費太貴,又經常搞募捐。」
  「記者曾向校董查詢,說若沒有滿意答覆,會將投訴轉交廉署,校董才緊張起來。」
  劉容梅說:「事已如此,你向校董坦白吧,相信他們念在你對學校的功勞,不會難為你的。」

  王世明說:「阿梅,我的情況你是知道的,我的一對子女在外國讀書,每月開支甚大。」
  「就算校董不報警,我這個校長也不能再做了,其他學校也不會聘用我。」
「我今年已五十二歲,如果因此事被取消退休金,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,如果校董會要我填回那些數,我就破產了。」
  劉容梅說:「校長,我相信校董會網開一面的,只要你坦白交代,校董會原諒你的。」
  王世明想了想說:「阿梅,我與你相識二十多年,一向都當你是親妹妹,把你升做女會計,這次你無論如何都要幫我。」
  劉容梅說:「如果幫到的,我一定幫。」

  王世明說:「校董會叫你拿帳目給他們看,你和他們說有些數入錯了,叫他們給你一點時間更正便可以。」
  劉容梅說:「如果你早些說,這方法還行得通,所有帳目現已由會計師核實,要更改是不可能的了。」
  王世明聽了劉容梅的說話,面如死灰,在室內來回踱步了好一會,突然在劉容梅面前跪下,說:「阿梅,你替我認了(侵吞公款)吧!我會永遠感激你的!」

  劉容梅說:「校長,我怎可以替你頂罪呢?當日我已叫你不要侵吞公款,你不聽我的,如今我幫不到你了。」
  王世明憤怒地說:「阿梅,你不要不知好歹,那些錢你也有份收的!」
  劉容梅反唇相稽:「那些錢是你硬要我收的,我可以向校董講明一切,以示清白。」
  兩人發生爭執,王世明盛怒下,用枱面一個金屬膠紙座重擊劉容梅的頭,將她打暈在地上。

  王世明坐在地上喘氣,一時之間沒有了主意。
  他心想,如果劉容梅醒來,一定會告發他,唯今之計,只有製造畏罪潛逃假局,將責任全推到劉容梅身上。

  打定主意後,王世明下決心殺死劉容梅,他用一條繩勒着劉容梅的頸,把她勒得吐血,直至她氣絕為止。
  殺人後,王世明反而鎮定下來,他將屍體拖到會議室一間雜物房,脫去死者身上衣物,抹去地上及死者身上血跡。

  當他離開會議室時,發現身上衣物也有血跡,為免引起他人懷疑,他駕車回家換衫,又將染血衣物拋棄。
  返回學校途中,王世明買了兩個大行李箱,一把電鋸
打算稍後時間將屍體支解,放入行李箱拋棄。
  上午十一時,王世明返回學校,校董已等得不耐煩,因為原本約了他九時半開會。
  王世明說他回到學校後感到身體不適,出外看醫生所以才遲了回來。
  由於關鍵人物劉容梅不知所終,會議因而取消。

  放學後,王世明沒有回家,他在附近流連,等候校內的人離去後,駕車返回學校。
  晚上九時許,王世明回到學校,從車內取出兩個行李箱及電鋸,進入會議室,拖出藏在雜物房的屍體。

  王世明原打算用電鋸支解屍體,但電鋸插頭與校內的插座不相符,無法使用。
  王世明將屍體搬入一個行李箱內,將藏屍行李箱搬入車尾箱後,王世明清理現場,將未使用的一個行李箱及雜物,棄在學校門口的垃圾堆。

  王世明駕車離開學校,向鰂魚涌海光街寓所駛去,將載有屍體的汽車泊在附近停車場。
  到目前為主,他仍未想出處理屍體的方法。
  回家不久,電話就響起。
  打電話來的是劉容梅的丈夫周錦鴻,他問王世明有沒有見過劉容梅。
  周錦鴻說:「她到現在還沒有回家,今早出門時,她說約了你,你有見過她嗎?」
  王世明說:「今日我的約了阿梅,但她沒有出現,你試試打電話到醫院問問,說不定她出了事入了醫院。」

  周錦鴻說:「如果這樣,我唯有報警了。」
  王世明說:「失蹤未夠四十八小時,警方是不會受理的。」
  收線後,王世明恐怕周錦鴻會報警,警方到來調查時,很容易就在汽車內找到屍體。

  唯今之計,是盡快處理屍體,可是如何處理,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  凌晨一時許,王世明在家中拿了一罐天拿水,他將車駛離停車場,找一個合適地點焚屍滅跡。
  最後駛進香港殯儀館及北角警署附近,海澤街一個停車場,他將車停在停車場中央,把藏屍行李箱搬到地上,將行李箱打開,在屍體淋上天拿水,點火焚燒。
  在王世明燒屍時,一對夫婦正在停車場內找泊位,看見有人縱火,以為是放火燒車,立即報警。

  王世明見有人出現,連忙駕車逃走。
  一名交通警員接報首先到場,見到一部沒有亮燈私家車衝出停車場。
  交通警示意司機停車,司機沒有停下,開車高速撞向交通警,警員被撞,倒地受傷,立即拉動緊急通知掣。
  大批警員從四方八面前來包抄。

  王世明慌不擇路,轉入糖廠街後,逆線駛出英皇道,與一部迎面行駛的士相撞,他將車退後想掉頭逃走,失控撞向路中石壆停下,警員衝前拘捕王世明。

  在同一時間,消防員在停車場將火撲熄,發現焦屍後向警方報告。
  東區助理指揮官梁達勇對到場採訪的記者說,被捕的私家車司機,證實是牧愛小學上午校校長王世明,焦屍相信是牧愛小學會計劉容梅。
  「被捕男子涉嫌與一宗賄賂案有關,有人疑殺人滅口,再將屍體運到住所附近,引火企圖毀屍滅跡。」

  法醫初步驗屍,證實死者頭部有傷痕,疑遭硬物重擊造成,致死原因是被勒死,死者頸部有瘀痕,咽喉軟骨組織折裂,行兇者使用的力度很大。

  案發後,牧愛小學上午校校董會發表聲明:
  本校牧愛小學上午校,對7月14日發生的不愉快事件深表遺憾,更希望事情可以盡快水落石出。

  本校近日正進行審查過往帳目工作,以便未來日子建立更完善的會計制度,其餘一切校務運作完全正常。

  查本校早於7月12日,已專函通知王世明校長暫時休假,以方便校方查核該帳項,並正式委出署任校長。
  1994年5月26日,這宗殺人滅口燒屍案在高院開審。
  大法官梁紹中會同六男一女陪審團聆訊。
  案中被告王世明,五十二歲,被控於1993年7月13日,在紅磡馬頭圍道聖公會牧愛小學的會議室內,謀殺四十一歲女會計劉容梅。

  1994年6月2日,控辯雙方作出結案陳辭。
  主控官向陪審團強調,被告盜取公款,他知死者有不利他的資料,若向校董會揭發,會令被告遭解僱,被告為掩飾罪行而殺人滅口。

  代表被告的黃建華大律師反駁指控,認為控方沒夠證據。
  控辯雙方陳辭後,王世明突然激動大叫:「我要法官准我向陪審團講出兩個秘密!」
  大法官恐怕王世明的說話會誤導陪審團,叫陪審團先行退席。
  王世明大聲對陪審團說:「我係畀死者揑傷陰囊,另一個秘密係,唯一可以證明我清白的女證人被收買!」
  王世明作出干擾陪審團舉動,大法官在陪審團退庭後,宣布暫時休庭,指示辯方大律師勸喻被告保持冷靜。
  重新開庭後,大法官向陪審團總結案情,大法官引導判案後,陪審團退庭商議七小時,復出向法官回報結果。

  「陪審團經退庭商議後,以六比一票裁定被告謀殺罪名不成立……」
  在犯人檻的王世明聽了這個判決,做了一個感謝上帝的動作。
  他以為謀殺罪名不成立就可得到釋放,不過,首席陪審員繼續說:「但誤殺罪名成立。」

  大法官宣布將案押後至下周一(6月6日)宣判,王世明在犯人檻內又哭又鬧,力圖掙脫四名懲教署人員押送。

  王世明的太太大聲哭道:「老公!老公!你一早就要揭發佢啦!廿幾年當佢親妹咁,做咁多事都唔出聲,屈住自己,搞成咁……」
  死者家人聽到王世明謀殺罪名不成立,已氣在心頭,死者大女兒破口大罵:「你講乜呀!人都死咗,屍都燒埋,判你誤殺咪益你啦!」

1994年6月6日,是王世明「最長的一天」。(當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諾曼第登陸紀念日,當時被稱為「最長的一天」)

  辯方律師向法官求情後,大法官梁紹中作出判案陳辭
  「本席認為案中死者的行為,不足以令被告做出如此兇殘惡毒的殺人行為。」

  「從證供顯示,被告與死者同流合污盜取公款,東窗事發,被告想將一切責任推在死者身上。」
  「被告應將一切作弊之事向校董會和盤托出,校董會已說明即使帳目有問題也不會公開,只作內部處分。」

  「可惜被告沒有選擇明智的做法,以致落得如此下場。」
  「被告身為學生道德典範,一向勤奮工作為教會及學校出力,為了一時貪念,令教會及家人失望。」
  「殺人後又無悔意,向死者丈夫隱瞞真相,令死者丈夫以為妻子仍在生,是很殘忍做法。」
  「被告企圖燒屍毀滅一切證據,是較嚴重的誤殺,法庭是不會輕視的。」

  「要判一名五十二歲,有社會成就的人長時間入獄,是一件令人傷感及遺憾的事,對被告及死者家人來說亦是一個悲劇。」
  「不過,法庭是責無旁貸的,必須判以恰當的刑罰,本席宣判被告入獄九年。」

  雖然王世明聲聲冤枉,但公道自在人心。
  接替王世明任牧愛小學校長的梁啟光表示:「我認為王世明一定有份盜用公款,他在校內教師眼中的確是偽君子,人緣甚差。」
  「死者劉小姐,是斯文文靜溫文的女性,絕對不是王世明所描述的兇殘潑辣女性,所有同事都知道她好人。」

  死者丈夫周錦鴻說:「有些人外表斯文有禮,道貌岸然,但內心污糟惡毒,正一偽君子,他所說的話全是狡辯,像偵探小說。」

  在庭旁聽的市民,聽到王世明說連魚也不敢劏時,不少人都不禁笑起來,當他說到生殖器有缺憾時,旁聽席有人說:「無理由,佢明明有仔有女……」

  「若知道職員盜用公款,校方不可能置諸不理,以去年一年計,單就報名費已有百多萬元,一定是數目太大,無法掩飾,才殺人滅口。」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