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平邨人辦催命情書(下)

日期:1998年10月19日
標題:天平邨人辦催命情書(下)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8382230517034/462767544153954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5/blog-post_2.html
地點:上水天平邨天明十四樓一個單位
人物:陳健康 林文芳 陳浩賢 陳浩瑋
案情:林文芳因丈夫陳健康在內地包二奶,向她提出離婚,將大仔擲落街,再抱細仔跳樓。
備註:陳健康在慘劇發生後,種種反常行為令人齒冷,被稱為天平邨冷血人辦,他辯稱受一報章唆擺,做出荒唐事。

  探員從各方面掌握慘劇具體情況後,再約見陳健康。
  探員向陳健康出示一張在案發單位找到的字條,那張字條是陳健康任職的凍肉公司的發票,上面寫着:「在香港生活得不開心,在羅嶺認識女子(石小靜)開心D。不過覺得你好頑皮,衣着要檢點啲,我每早六時起床返工,晚上九時返深圳,想要你每日做飯,俾千元做家用,再俾三千元做私已錢,屋租我交,但希望同你生活節儉些。陳健康,十月十七日。」

  探員問:「這張字條是不是你寫的?」
  「是。」陳健康用眼瞄一瞄字條後對探員說
  「這張字條是不是你故意留在家中,好讓你的妻子看見?」探員相信這張字條可能令到林文芳作出致命決定。
  陳健康說:「這張字條是我寫給小靜的,不知何故會留在家中。」

  探員問:「石小靜是不是你的二奶呢?」
  「無!我無包二奶!」陳健康斬釘截鐵地說:「我承認有嫖妓,但沒有包二奶!」
  談到沒有給家用的問題,陳健康說:「我每個月都給八千元家用給她,只留數千元作自己的生活費。」

  探員問:「事發前你為何會到了深圳?」
  陳健康說:「我同佢嘈交後感到很煩,所以才到深圳消遣,抖抖氣!」

  10月20日上午九時,陳健康在探員陪同下到富山殮房認屍,他一直都表現得不耐煩,如果不是探員堅持要他來,他可能不會來。
  當陳健康在殮房遇上亡妻的家人時,如獲救星地對他們說:「他們的身後事就由你們全權負責,係咁先。」

  陳健康說完就離開殮房,在殮房門口遇上到場採訪的一大班記者,向他問長問短,令他不勝其煩。
  「人都死了喊都無用,不如搵個心愛女人重新開始。」
陳健康這番出位言論,立刻惹來記者的包圍。
  「我無說話講,你們不要阻我。」陳健康用手推開記者。
  「陳先生,我是某報記者,我有一筆捐款要你簽收,找個地方談談好嗎?」某報記者小張追上陳健康,細聲地說。
  「捐款?甚麼捐款?」陳健康邊行邊問。

  「你先上我的採訪車,我慢慢向你解釋。」小張說時,一部採訪車已在他們的身邊停下,陳健康上了採訪車的後座。
  「你所說的捐款究竟有多少錢?」陳健康急不及待地問。

  小張對陳健康說:「捐款是讀者看了我的新聞報導,因為同情你的遭遇而捐出的,以你的情況,捐款可以是數以萬計的。」
  「如果你和我合作的話,我可以立刻為你申請三萬元,作為死者殮葬費。」

  「那麼,我要做些甚麼?」陳健康喜出望外地問。
  小張對陳健康說:「讀者希望了解這宗慘劇內情,你說得愈詳細,讀者愈捐得多錢。」
  在捐款的誘惑下,陳健康向記者說出令妻子走上絕路的原因。

  陳健康說,在今年(1998年)農曆年後,有朋友請他到深圳尋歡作樂,令他初嘗婚姻以外的性滋味,相對家中禁慾的妻子,歡場女子自然可以給他前所未有的滿足。
  自此,陳健康每星期都會北上深圳尋歡。
  今年6月,他在深圳一間卡拉OK,迷上了來自四川的小靜,用每月四千元的代價,把小靜「包起」。

  小張問:「聞說你已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給家用了,是不是因為包二奶花光了收入?」
  陳健康正色地說:「記者朋友,我再同你講一次,我沒有包二奶,小靜只不過是我的女朋友,我每個月都有給八千元家用。」

  小張問:「陳先生,你每個月的收入有多少呢?」
  陳健康說:「大概是一萬一千多元。」
  小張心想,陳健康每月給小靜四千元,給家用八千元,就算自己不花分文,收入也不足以應付呀!

  小張問:「妻兒的身後事,你打算如何處理呢?」
  「我不會理,由女家做吧,聽說會為他們火葬。」陳健康事不關己地說。
  小張問:「陳先生,你日後有甚麼打算呢?」
  陳健康興奮地說:「我會同小靜結婚!我今晚就返深圳。」

  陳健康的答案把小張嚇了一跳。
  他懷疑眼前這個人是否還有天良,妻子與兩名兒子還未入土為安,當事人就已結想姞婚,真的令人難以置信。

  「小靜是你的二奶?」小張試探性地問。
  「他是我的老婆,不是二奶!」陳健康連忙更正說:「記者朋友,有無上過深圳『梳乎』(嫖妓)?」
  小張答:「沒有。」
  「原來你未試過,難怪你不知道箇中享受。」陳健康如識途老馬般說:「我介紹你去深圳黃貝嶺中英路的『銀都卡拉OK』,我就是在那裏認識可愛的小靜!」

  小張問:「你今晚真的返深圳?」
  陳健康說:「當然啦!我會返深圳找工做,與心愛的小靜雙宿雙棲,想起來也開心!」
  「今晚我會到深圳找小靜,明早九時還要回來到房署談公屋單位如何處置。」

  小張用採訪車將陳健康載返天平邨,返回報社撰寫稿件,小張絕沒估到,這一篇稿竟然會為香港傳媒帶來震撼性衝擊 。

  早上六時,陳健康離開天平邨寓所,乘車到上水火車站,乘搭七時十五分的火車到羅湖,進入深圳。

  步出深圳聯檢大樓,原先約好在附近等他的小靜不見影蹤。
  陳健康等了十五分鐘後,用路旁店舖的電話致電小靜,小靜在電話中對他說:「你如果無錢,就唔好來煩我!」
  晚飯期間,陳健康打了多個電話給小靜,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。

  陳健康無奈,先到酒店辦理入住手續,入房後再不斷打電話給小靜,直至凌晨二時,電話才由小靜接聽。

  陳健康聽到小靜的聲音後,神態與先前的垂頭喪氣判若兩人,生龍活虎般與小靜談電話。
  「你上次走了,沒有放下錢,你是存心騙我,是不是?」小靜在電話中質問陳健康。

  陳健康說:「我是真心愛你的。我收到香港警方傳呼,說我老婆同兩個仔出了事,我沒有即時打電話返香港,無非是怕吵醒你,由此可見我對你好啦!」

  「那天我要趕返香港,才沒有放下錢,我也是很慘的,在羅湖過關時,我被警察扣上手鐐帶返警署。」
  翌日早上,陳健康回港後,立刻打電話給小張,追問捐款何時可以到手

  「陳先生,你將妻兒的殮葬事宜交由她的親人負責,那筆殮葬費不會交給你,只會交給替他們辦身後事的人。」小張向陳健康解釋。
  陳健康聽後勃然大怒,對着電話筒咆吼說:「你怎麼不早說!沒有錢,我如何去找小靜!」

  打算取得殮葬費討好小靜的算盤打不響,陳健康竟然想到向同事籌集帛金。
  這個負心又無情的「人辦」已醜事傳千里,不但帛金無着,更被任職的凍肉公司,以他的行為過於可恥,將他即時解僱。

  陳健康被解僱後的表現竟是不怒反喜,因為終於有一筆錢可以拿到深圳去討好小靜了!
  有了錢,陳健康的心情開朗,到天平邨一間茶餐廳吃飯,在餐廳內被人喊打,十分狼狽。
  飯後,陳健康到屋邨辦事處,沿途被坊眾指指點點,到達房屋署後,他向職員提出要調遷單位,辦妥手續後,陳健康沒有回家。

  陳健康離開天平邨前往上水廣場,到社會福利署辦事處,要求發放三萬元為妻兒辦理後事及安奉靈位,職員為他辦理申請手續後,叫他回家等消息。

  奔波一場,依然分文未得,陳健康失望地回到天平邨家中。
  回家後不久,陳健康接到一個電話,有人教他在這時要博取他人同情,才會有人捐錢,並說已為他準備好香燭等物,只要他在門外燃點香燭拜祭,狀甚傷心,自有人與他配合。

  陳健康言聽計從,在門外上演了一齣睇錢份上的好戲。
  陳健康雖然沒有受妻兒慘死影響,但這宗倫常悲劇對左鄰右里帶來很大震撼,住在陳家對面單位的女戶主要看心理醫生平復情緒,同樓亦有住客申請調遷。
  為求心安,天平邨天明樓居民籌集約三萬元,作為替三母子做法事之用,若有餘款將給予女死者的家屬。
  10月26日,這日是陳健康妻兒的「頭七」,天平邨天明樓互委會,替倫常慘劇死者三母子舉行法事超渡亡魂,當日三號風球,上香超渡儀式在凄風冷雨下進行。

  天平邨偉華婦孺組織代表楊女士,獻上輓詞拜祭三母子亡魂﹕「六載煎熬苦無思,唯抱孩兒三命嗚,倫常慘劇怨恨聲,拈花惹草害苦兒,冷血人辦衰丈夫。」

  10月28日,倫常慘劇中女死者林文芳,兩名無辜幼子陳浩賢、陳浩瑋,在大圍寶福紀念館舉殯,大殮儀式後,三人遺體於下午一時隨即移奉葵涌火葬場火化,骨灰安置於將軍澳墳場。

  女死者家人為表示對陳健康強烈不滿,運載林文芳棺木的靈車掛上「林府出殯」不用夫姓。
  陳健康沒有在喪禮中露面,他在喪禮完畢後的傍晚由東莞回港,返回天平邨家中。
  陳健康解釋稱,妻子家人不希望他出席喪禮,所以他才沒有出席。

  10月29日,早上十一時半,陳健康由某間報館及電視台陪同下,帶同香燭冥鏹到紅磡溫思勞街七號忠誠殯儀店。
  陳健康要求進入店內三母子靈位拜祭,店內負責人拒絕,職員將玻璃大門關上,阻止陳健康進入。

  下午一時半,陳健康回到上水天平邨寓所,當時寓所外擠滿傳媒,陳健康逐一查核記者身份,在屋內開了一個記者會交代一切,爆出有傳媒出錢要他做新聞的指控。

  陳健康的懺悔書

  我陳健康必須公開澄清,我是人,我不是畜牲,我是有感情,有人性的。

  自從家庭發生慘變,我的性情受到很大的打擊,我妻子與兒子一夜之間離開而去,無疑是我一念之差所造成的錯誤,但這件事發展至如此悲劇,並不是我所願意看見的。

  妻子與我結婚十幾年,我怎會與她沒感情,兒子是我親生的,我怎會為他們的死而不痛心!
  我是一個不喜歡將真性情公開的人,我的悲痛我認為不需要向全世界人公開,所以我試圖在眾人面前掩飾自己。

  但是,我怎樣也想不到,我又做錯了第二件事,我被傳媒包圍着,完全沒有思想空間,就如一個木偶,任由他們擺布。

  傳媒告訴我,他們了解我的生活環境,願意幫我的忙,我又是一念之差,誤信了他們。
  他們說會為我主持公道,但又偏偏斷章取義,曲解我的意思,把我塑造成人人唾罵的「人辦」。

  我不甘做「人辦」,我不是「人辦」。
  傳媒哄騙我拍一些令我自己都感到惡心的照片,騙我說不會把它公開,結果第二日就頭版見報,把我的形象,把一個完全不是我的我,展露給全世界的人。
  我無奈,但我憤怒。
  怎會相信有人竟然在我這個悲痛的心情,和環境之下「落井下石」。

  今天我要向全世界的人聲明:
  我對妻兒慘死感到相當悲痛,我錯了,希望泉下三母子得到安息。
  我要向妻兒外家說明,他們所見到傳媒報導並不是事實,希望他們諒解。
  我要向一些毀我名譽的傳媒保留法律追究責任。
1998年10月29日 陳健康
  10月30日早上十時,陳健康到旺角法援署,就某報游說他「做騷」一事尋求法律意見,希望得到賠償。
  由於陳健康這三個字街知巷聞,陳健康打算取兩名兒子的名字作為自己的新名,將來他可能會叫做陳賢瑋。

  11月10日
  《蘋果日報》以頭版頭條刊登公開道歉啟事

  公開道歉啟事
  《蘋果日報》報導陳健康北上尋歡事件,雖然未曾用錢編造任何新聞,但因事後間接支付五仟元給陳健康等人,加上處理此宗新聞之編排及手法不當,引起本報讀者及社會人士不滿,強力譴責,本人與《蘋果日報》編採部管理層,都甚感不安與欺仄。

  《蘋果日報》為做好新聞,取勝心切,造成譁眾取寵之後果,犯此大錯,實在罪過。
  《蘋果日報》承諾,今後必定吸取此次事件之教訓,不斷改進,本人及《蘋果日報》編採部管理層,謹向讀者及社會大眾致十二萬分歉意,也為編採部同事因此次事件蒙羞而道歉。

《蘋果日報》黎智英謹啟
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九日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