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堂夢碎

日期:1990年7月13日
標題:天堂夢碎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8343763854214/462681484162560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1/blog-post_93.html
地點:洪水橋石埗村十四號B一間五百呎石屋
人物:陳欽勝 黃祟麗
案情:陳欽勝發現妻子黃祟麗瞞着他做舞女,將她殺死後自殺。
備註:經過詳細及深入了解,警方相信黃祟麗遭陳欽勝用手握死,陳欽勝則畏罪上吊自殺。

  「我來香港是要享福,唔係同你捱!」黃祟麗一邊擲東西一邊罵。
  她的丈夫陳欽勝狼狽地躲開,嘴中不斷勸說:「阿麗,你冷靜點!」

  過了好一會,黃祟麗的氣消了,坐在地上哭泣,陳欽勝才鬆一口氣。
  「我要返昆明!」黃祟麗對陳欽勝說。

  陳欽勝無奈地說:「既然如此,我也無法可想,你要返昆明就返昆明吧!」
  黃祟麗怒不可遏地說:「啊!你這個沒良心的人,竟然叫我返昆明!我答應過媽媽要給她起一間大屋的,你現在叫我回去,不是要丟我的臉嗎!」

  陳欽勝被妻子的說話弄得呆在當場,他一時間也不知說些甚麼才好。
  一宿無話,轉眼清晨。
  「阿麗,夠鐘起身返工了。」陳欽勝叫喚仍在睡夢中的妻子。
  黃祟麗不滿地說:「不要煩我!我是來享福的,不是來捱的!」

  陳欽勝知道妻子餘怒未息,不敢再惹她,自己一個人到元朗一間塑膠廠上工。
  午飯時間,陳欽勝的工友木叔見他神情恍惚,向他了解情況。

  木叔和陳欽勝是新會同鄉,兩人的感情十分好,以叔侄相稱。
  「阿勝,怎麼今日不見阿麗返工的?」木叔問。
  陳欽勝苦著臉說:「她說做塑膠廠又熱又辛苦,賺錢又少,不會再來上工的了。」

  木叔說:「唉!不要說我是事後孔明,當日我己叫你把她留在昆明,你又不聽我的。」
  陳欽勝說:「木叔,換着是你,也不會和妻子分居兩地吧,袛是,我估不到她以為來到香港就可以享福。」

  陳欽勝今年三十六歲,新會人,他的妻子黃祟麗,三十一歲,昆明人。
  陳欽勝的父親陳錦棠,六十四歲,有六名子女,陳欽勝排行第三。
  陳錦棠是印尼華僑,六零年代印尼排華時帶同妻兒回到昆明定居。
  1980年9月,陳錦棠申請由大陸來港獲准,他來港後,陸續申請妻兒到香港團聚。

  陳欽勝在1987年才獲批單程證來港,他來港前四個月,才和黃祟麗在昆明註冊結婚。
  一年後,陳欽勝領到旅遊證件後,立刻返回昆明,申請妻子來港。

  1990年6月9日,黃祟麗獲發單程證來港與夫團聚,兩人租了洪水橋一間五百呎石屋居住。
  陳欽勝在元朗一間塑膠廠任啤工,黃祟麗來港後,亦在那間塑膠廠工作。
  黃祟麗來港後,發現生活質素和想像中有很大距離,經常抱怨丈夫沒有本事,要她捱窮。

  黃祟麗離開昆明時,向親人許下諾言,說到了香港後,很快會回去起大屋,來港後才知賺錢不易,因而感到失望。
  陳欽勝勸妻子踏實一點,寄望明天會更好,可是黃祟麗一心袛想短期內賺到一筆錢衣錦回鄉。
  黃祟麗沒到塑膠廠上班後,行蹤開始神秘起來,經常沒有回家度宿,每當陳欽勝問她,她袛說到旺角一個朋友家中當鐘點女工,有時做得晚了,趕不及回家。
  最初,陳欽勝沒有懷疑,直至有人對他說在旺角一間夜總會見過黃祟麗,他才緊張起來。

  1990年7月11日,陳欽勝到旺角一間夜總會門外等候,看見妻子由夜總會出來,和一名男子上的士離去。
  「木叔,阿麗然去了做舞女,你教我怎麼辦?」陳欽勝對木叔說。
  面對這般複雜家事,木叔袛得叫陳欽勝好好和妻子談一下。

  7月16日,七時二十分,陳欽勝的哥哥知道他已三天沒有上班,打電話到他家中又沒有人聽,到他的寓所找他,拍了門很久都沒有反應,心感不妙,報警求助。

  警員到場了解情況後,認為事有可疑,召來消防員破門入內,在大門口附近發現陳欽勝吊死屋內,黃祟麗則倒斃床上。

  警方將案列為兇殺案處理,由元朗重案組第一隊負責調查。
  經過詳細及深入了解,警方相信黃祟麗遭陳欽勝用手握死,陳欽勝則畏罪上吊自殺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