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埔燒屍案(二)死者的冤情

日期:1993年7月5日
標題:大埔燒屍案(二)死者的冤情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8231867198737/462585967505445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4/blog-post_27.html
地點:寶湖道3號寶湖花園B座16樓一單位
人物:錢燕荷 鍾彩娟
案情:錢燕荷是鍾彩娟丈夫阿成的情婦,為「逼宮」將鍾彩娟殺案燒屍支解拋棄。
備註:1994年7月6日,鍾彩娟遇害一周年,案中兇手錢燕荷在當日被裁定誤殺罪名成立,被判監六年。

  1994年7月26日,大埔寶湖花園燒屍案女死者鍾彩娟的父親,帶同一萬個要求司法覆核該案的市民簽名,在家人陪同下,到最高法院請願,認為法庭對燒屍案兇手錢燕荷判刑過輕,要求有關方面加重刑期。
  鍾彩娟父親一家三口,身穿印有紅字的衣衫,衣衫上印着「司法寬鬆,影響深遠,殺人判六年,社會變暴亂。」
  沿途高呼:「殺人判六年,社會變暴亂。」口號。

  鍾彩娟的妹妹表示,他們到高院請願,是對香港司法制度還有信心。
  她說,有關方面如此輕判兇手,如何能阻嚇罪犯?如何能教育下一代?
  殺人亦只不過判刑六年,如何能令社會安定?
  鍾彩娟的妹妹說:「今次事件,已令我們一家陷於崩潰邊沿,那個女人甚麼都可以做得出來,難保她放監後不會找我們尋仇。」
  「今次收集簽名要求司法覆核,已令我們心力交瘁,希望有關方面體恤民情,判殺人者應得懲罰。」
  兩日後,律政司給予的回覆,令鍾彩娟一家人失望及無奈。
  律政司在覆信中表示,他對鍾彩娟家人飽受喪親之痛深表同情,經周詳考慮後,決定不會進行司法覆核。
  不進行司法覆核原因,是案中被告不是被判謀殺,只是誤殺罪名成立,陪審團在判詞中明確指出,被告無殺人意圖,因此並無預謀,法官是基於這種情況下,才判被告入獄六年。

  雖然死者屍體事後被人粗暴處理,但由於法律上並無這方面的懲罰,法官在判刑時,不會考慮受害人死亡後,屍體被如何處理這個因素。
  律政司指出,他相信法官判刑時,已充份了解一切有關情況。正如大多數誤殺案,今次慘案是根據獨特的事實作出判決,不會成為日後判案的先例。
  律政司強調,判刑是獨立司法制度下的職能,只有在刑期明顯不足,或原則上的錯誤之下,律政司才可要求覆核判刑。他說,今次案件的判刑,屬於適當判刑範圍之內。
  對於律政司的答覆,鍾彩娟的父親表示:「我好唔安樂、好唔順氣,對法律已失信心。」
  鍾彩娟的妹妹說:「如果阿娟知道錢燕荷判六年,我諗,佢一定唔會安息。」
  「就算判她終身監禁,我家姊都唔會安息,判佢死刑都便宜咗佢!」

  「呢個女人係處心積慮去害我家姊,我都唔明點解會判佢誤殺?」
  「最初落口供,佢話係用布帶勒死我家姊,但係喺法庭,佢話家姊用生果刀拮佢,拮傷佢個頭同手,佢喺自衛情況下錯手殺人。」

  「佢被捕後,曾經驗過傷,佢身上根本無刀傷,顯見佢係講大話,都唔知陪審團點解會信佢講。」
  「如果佢係無預謀殺人,殺人後又點會咁鎮定,燒屍之後,重去街市煮齋,周圍同人傾偈,當無事發生過?」
  「當時,佢塊面燒到起曬水泡,頭髮都燒焦晒,佢唔去醫傷而返回街市,無非係想製造不在現場證據。」
  「後來,佢又冒我家姊筆跡寫信,話我家姊係自己離家出走,拖延時間。」
  「之後,佢先至回家清理現場,重叫埋個外孫女一齊幫手棄屍,咁有計劃。」
  「佢綁架、非法禁錮、燒屍,我家姊死前都唔知有無畀佢虐待,佢成日話我家姊靚過佢,話唔定會畫花家姊塊面!」

  「法官喺判案嗰陣,話錢燕荷行為野蠻、可恥,但又由原本判監八年減為六年,真係天無眼!」
  「法官話錢燕荷有悔意,但佢又點知呢?如果佢係有悔意,點解殺人後要毀屍滅跡呢?」
  「重有,佢被警方拘捕後,一直唔同警方合作,唔通呢啲係有悔意表現?」

  「法官話今次事件,令錢燕荷終身受到良知責備,哼!呢種女人還有良知的嗎?」
  「法官有無想過阿娟個女嘅感受?佢今年先至十一歲,算佢有六十歲命,喺未來四十九年,佢都會活喺阿媽被人燒死的陰影下生活,法庭今次判決,亦令佢對司法制度失去信心。」

  「錢燕荷係自作孽,但阿娟個女係無辜的,法官在判刑時,有無考慮我哋嘅感受?」
  「這件案咁哄動,成個大埔都知道曬,唔好話十一歲的小孩子,我哋成年人,也被心理壓力壓到接近崩潰。」

  「我哋怕人知道死者係我哋親人,又怕那個女人出獄後搵我哋尋仇!」
  「我哋不是杞人憂天,那個女人曾經想扼死阿娟個女,案發前曾恐嚇要殺死阿娟兩母女,現在她已用兇殘手段殺死阿娟,誰敢保證她出獄後不會向阿娟女兒埋手?」
  「錢燕荷是甚麼也做得出來的,我哋為怕她破壞阿娟的骨灰靈位,連阿娟的名字也不敢刻上去。」

  對於法官判錢燕荷入獄六年,死者鍾彩娟的丈夫羅福成,第一個反應是:「都無乜所謂,如果佢早啲出來……佢出來我可能會打佢一身,我諗我會打死佢。」
  有人說,錢燕荷服完刑後可能已經改過,正如判案的法官說她有悔意,而且,服完刑後,理論上已是一個無罪之人,羅福成要還妻子公道,法理上是不容許的,對此,羅福成又有何看法?

  羅福成想了一會後說:「這個問題……那些人事不關己,當然可說畀佢有個改過機會,但佢哋有無諗過人哋嗰種痛苦法?人哋好人好姐咁畀佢整死,殺隻雞見佢扎扎跳都覺得殘忍,何況係一個活生生嘅人?」

  「佢哋有無諗過,當時畀佢整死個人有幾慘?我認為應該畀返個公道阿娟。」
  「殺那個女人,最多不過坐監,無事的,反正現在殺了人也不過坐六年監。」
  「我第日殺人都係坐三年就放出來,點解唔還阿娟一個公道?」
  「我想佢早啲出來,令我早些了件心事,我連自己的墓碑都預備好,只要了結這件事,我就……」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