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虐婦與情郎合謀殺夫

日期:1996年12月30日
標題:受虐婦與情郎合謀殺夫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603222066699717/466933477070694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5/blog-post_50.html
地點 :屯門大欖涌近船員訓練中心橋底
人物:酈鍚雄 胡念恩 胡偉業
案情:胡念恩與情夫酈鍚雄合謀殺死丈夫胡偉業。
備註:10月15日,陪審團一致裁定酈鍚雄謀殺及串謀殺人罪名成立,女被告胡念恩串謀殺人罪名成立,判監十八年。2011年5月9日,囚犯酈錫雄獲商業數學二級程度銀獎,為十年來於此考試獲最佳成績的獄中考生。

  1996年最後一日,早上十時半,五十五歲的何伯帶備釣魚工具,如常到屯門大欖涌近船員訓練中心橋底釣魚。
  當何伯觀察水流,準備拋絲時,看見在不遠處有一件人形物體被海浪打到石灘,何伯走近查看,見到在水中漂浮的是一名男子。

  「最初我以為那人在岸邊游水,向着他大聲呼叫,以免他嚇走附近的魚,但對方毫無反應,我走近才知是一具浮屍,我行到附近一間貨倉借電話報警。」何伯對接報調查的警員說。

  警方接報到場,將屍體撈上岸邊查看,屍體胸口正中插着半截斷了的刀,屯門重案組到場調查,同時召法醫到場協助。
  死者為男性,年約二十至三十歲,身高一點六八米、短髮、身穿黑色恤衫及黑色外套,下身穿藍色牛仔褲﹐腳穿白色波鞋。
  屍體胸口插着一把斷了柄的刀,斷刀僅露出體外三英吋﹐左背部及頸部有刀傷。
  法醫估計死去二十四小時,屍體身上並無發現任何身份證明文件。

  警方派出大批藍帽子警員到場,在大涌橋一帶海邊及貨場搜索,但無特別發現。
  警方稍後將案列作兇殺案處理,案件交由新界北總區重案組第一隊調查。

  重案組探員在發現屍體的海邊,找到一把折斷了的潛水刀柄、一根折斷了的魚杆,一副男裝眼鏡、一個男裝銀包。(裏面空無一物,無法從證實死者身分。)
  探員在附近一堆石塊上發現大灘血,相信案發第一現場就在海邊。

  現場調查完畢,探員抽取海水樣本、染血沙土,交由政府化驗室化驗。
  死者屍體拍照後舁送殮房由法醫作進一步檢驗。
  當日下午,一名叫胡念恩的女子,在家人陪同下,到警署報案說丈夫失蹤,辨認過照片後,確定在大欖涌發現的屍體,是她的丈夫胡偉業。
  晚上十時許,胡念恩與四男兩女親友,由探員陪同,到富山公眾殮房認屍,認出死者是胡念恩的丈夫胡偉業,探員將七人帶返大埔新界北區重案組總部協助調查。

  重案組主管黃定邦警司替胡念恩錄取口供後,探員開始邀請死者胡偉業的朋友到警署協助調查。
  死者朋友中,有數人未能提出不在場證據,其中一個名叫酈鍚雄,由於他的姓氏十分罕見,黃定邦翻閱探員所錄取的口供時,最初以為探員誤把姓鄺寫成姓酈,對這份口供特別留意。

  在這份口供中,酈鍚雄無法提出不在現場證據,他說在案發時間,自己獨自在屯門海邊釣魚。
  黃定邦打電話給酈鍚雄,叫他在一月二日下午到警署協助調查。
  想不到這一個電話,竟然破了這宗謀殺親夫案。
  酈鍚雄接到黃定邦打給他的電話後,以為警方知道他是兇手,神不守舍,茶飯不思。
  酈鍚雄忍受不住,向父母坦認殺人,在父母勸告下,到警署自首。
  警員了解情況後,將酈鍚雄轉解重案組。
  酈鍚雄向黃定邦承認,與死者妻子有不尋常關係,所以才動殺機。

  阿雄說,1996年12月30日,阿業約他到屯門釣魚,當他抵達屯門海員訓練學校附近海邊時,才知今次只有他和阿業兩人,這和阿業一向喜歡一大班人釣魚的作風不同。

  阿業質問阿雄說:「阿雄,今日我要同你搞清楚!要老實答我!你同阿恩是否『有路』(姦情)?」
  「阿雄,我叫你不要搞阿恩,為何你還要搞她!你根本不把我放在眼!」

  阿雄聽了阿業說話後,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答,怯生生地說:「你不要誤會,我和阿恩是『無嘢』的。」
  阿業拿了一疊相片出來,使勁地擲向阿雄,阿雄看了那些照片的內容後,面色大變,那些照片拍得阿雄與阿恩親暱地在阿雄寓所出入。

  阿業一手抽住阿雄的衣領,對他說:「我會把你們這些照片貼在彌敦道,讓全香港人都知道你們的姦情。」
  阿業對阿雄破口大罵:「佢(阿恩)一直想謀我的錢,搵你過橋咋!」

  阿雄對黃定邦說:「阿業的說話,大出我意料之外,我一直以為阿恩愛我,原來她利用我來達到分產目的。」
  黃定邦問阿雄:「阿業掌握你們通姦證據,所以你殺了他?」

  阿雄說:「不,是阿業想殺我,我自衛反擊時,錯手把他殺死。」
  阿雄說,阿業用手握住他的頸,令他無法透氣,他從阿業的手提袋中抓到一件物件,不顧一切地向阿業刺去,直至阿業鬆手為止。
  阿雄回復清醒後,發現阿業滿身鮮血,倒斃地上,自己手上握着沾滿鮮血但刀鋒已折斷的潛水刀柄,阿雄不知如何是好,打電話給阿恩。
  「阿恩教我布成劫殺假局掩飾殺人罪行,叫我拿走阿業手機,將阿業銀包內的現金取走。」
  「為怕阿業的屍體被人發現,我把阿業的屍體踼下海中,再將阿業的魚杆、眼鏡及潛水刀的刀柄拋下海,之後,我就乘小巴回家。」

  回家不久,阿恩到達阿雄的寓所,她一見阿雄就擁住他,吻他及與他造愛,造愛後,阿恩問他殺人經過,問得十分詳細。
  阿恩對阿雄說:「阿雄,你放心,就算你被警方捉到要坐牢,我也會等你的。」

  阿恩離開後,阿雄閤上眼就看見滿身鮮血的阿業向他索命,令他整夜失眠。
  阿雄說:「阿業的屍體被發現後,我打電話給阿恩,她叫我鎮定點,說會安排好一切。」
  「案發第二日,一名重案組探員打電話給我,叫我到在一月二日下午到重案組協助調查,我知道要逃也逃不了,決定向警方自首。」

  一月二日凌晨一時,重案組探員到旺角一個單位,拘捕死者妻子胡念恩。
  一月二日早上十時半,發現屍體後四十八小時,警方為酈鍚雄錄取口供後,隨即押解他返回兇案現場重組案情。

  酈鍚雄說已將兇器拋下海中,探員召水鬼隊協助打撈證物,打撈接近一小時,水鬼隊在尋獲屬於死者的一副眼鏡及一枝魚杆,另外撈起一截斷刀﹐相信是案中兇器。

  警方經初步調查後,一月二日晚上落案控告酈鍚雄謀殺罪名,胡念恩則被控串謀謀殺罪名,兩人在警誡供詞中承認控罪。

  酈鍚雄及胡念恩兩人被通宵扣留,一月三日早上解到荃灣裁判署提堂。
  胡念恩在庭上神態自若,不時東張西望及向坐在旁聽席的親友微笑,還在犯人檻中與酈鍚雄談話,酈鍚雄則呆若木雞未有回應。

  兩人毋須答辯,裁判官潘敏琪,將案押後至一月九日,在屯門裁判署再提訊,應控方要求將兩名被告還押警方看管。

  這宗妻子與情郎合謀殺夫案,在1997年10月3日,於高等法院開審。

  案中被告酈鍚雄,二十七歲,玩具設計師。
  第一項控罪:指被告於1996年12月30日,在屯門以潛水刀謀殺胡偉業。
  第二項控罪:指他於1996年9月初至12月底期間,謀二十五歲女子胡念恩(死者妻子),謀殺胡念恩的丈夫胡偉業。

  案中被告酈鍚雄在庭上否認謀殺罪名。
  如果他被控的兩項罪名不成立,或第二項控罪不成立,胡念恩就不會因此案被控。
  如果酈鍚雄第二項控罪成立,胡念恩就需出庭為自己辯護。

  主控官林鉅溥在庭上指稱:「案中死者與妻子阿恩在1991年結婚,五年後關係惡化,但阿恩不敢向死者提出離婚。」
  「當時(1996年),被告已跟死者夫婦認識一年,於1996年9月與死者妻子發展婚外情,被告為與死者妻子雙宿雙棲,發生關係一個月後,與死者妻子合謀殺夫。」

  1997年10月8日,酈鍚雄在高等法院作供自辯。
  他說在四、五年前認識死者妻子阿恩,當初不知道她已有丈夫,直至1995年,他與一班朋友到卡拉OK消遣,從朋友口中,才知阿恩是有夫之婦。
  10月9日,酈鍚雄繼續在高院作證,他在殺人及自首後感到十分孤單,希望阿恩可以在他身邊陪他,所以才向警方虛報他與阿恩合謀殺害死者。
  10月15日,這宗串謀愛人殺夫案在高等法院審結。
  陪審團一致裁定酈鍚雄謀殺及串謀殺人罪名成立,女被告胡念恩串謀殺人罪名成立。

  代表女被告的大律師布卓倫為被告求情時指出:「案中死者在與我的當事人結婚一年後,開始懷疑自己有病,變得精神緊張及不肯工作,結果要由我的當事人負擔起整個家庭的開支。」

  「在我的當事人眼中,死者像小孩子一樣,經常嚷住要買東西,又她每日給她零用錢,若我的當事人不能滿足他的要求,他便會向她發脾氣,甚至動手打她。」

  「死者曾用氣槍射殺我的當事人所養的一隻白兔,令她感到十分傷心。死者經常用氣槍射我的當事人,在他喝醉的時候,更會對她拳打腳踼,甚至在大庭廣眾打她。」

  「我的當事人夜歸,死者會不斷傳呼她,我的當事人為此與死者一起出席朋友間的活動。」
  「在多年的婚姻生活中,我的當事人一直在恐懼中生活,她曾向死者提出分手,但死者恐嚇要殺死她。」
  「我的當事人一直在忍受,直至遇上案中男被告,感受到愛情溫暖,豈料一念之差鑄成大錯,請法官大人考慮實際情況,予以輕判。」

  大律師在庭上宣讀一封由胡念恩在扣押期間寫給酈鍚雄的信,信中說:「我們仍有將來,但要等到十多年後。」
  「法官大人,從這封信可見,我的當時人並不是利用情人(酈鍚雄)除去丈夫,而是真的愛他,希望法官大人體察實際情況,予以輕判。」

  高等法院法官司徒敬在長達一小時的判詞中,多次斥責兩人誓要將死者殺害,殺人計劃冷血又兇殘。
  司徒敬說:「雖然本席對女被告遭丈夫虐待深表同情,但不愉快的婚姻不是殺人理由,家庭爭執本是平常事,女被告還有很多方法去解決問題。」
  「男被告已經長大成人,比胡念恩(案中女被告)年長,卻因同情她及顯示英雄氣概,用兇殘手段殺人。」
  「根據女被告的感化官報告指出,她沒有被嚴重虐打,不過是為了自己『甩難』,才利用情人對她的感情來除去丈夫。」
  「女被告較早前已承認一項串謀謀殺罪,由於控方堅持檢控出手殺人的男被告謀殺罪,不接納他只承認串謀謀殺罪,所以男被告要接受審訊。」

  司徒敬在陪審團宣讀男被告罪名成立後,向陪審團解釋說:「案中女被告早已認罪,由於恐怕影響陪審團裁決,令審訊出現不公平,因此沒有告知將女被告已認罪一事告知陪審團,本席亦禁止傳媒在審訊期間報道有關情況。」

  法官認為二人殺害胡偉業是冷血預謀,案中女被告教情夫殺人後把屍體推下海,布成劫殺假局,她佯裝不知情
向警方聲稱丈夫失蹤,這都顯出她是精心策劃這件謀殺案的。

  法官說:「陪審團裁定男被告兩項罪名成立,本席宣判男被告終身監禁。」
  法官對案中女被告胡念恩說:「雖然我為你遭受丈夫虐待深表同情,但你是始作俑者,處心積慮謀殺親夫,你丈夫的所為實難成求情理由,本席判你入獄十八年。」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