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神仙過鐵橋」害一屋五命

日期:2003年9月20日
標題:「神仙過鐵橋」害一屋五命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704637251460/462064530890922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5/blog-post_19.html
地點:屯門兆軒苑
人物:陳遠權(四十二歲) 鄧婉玲(四十歲) 
陳頴姍(八歲) 陳穎宜(九歲)
案情:陳遠權與妻子鄧婉玲沉迷賭博,債台高築,與兩名女兒一同燒炭死亡。
備註:

  2003年9月20日(星期六)晚上九時三十分,傳媒收到警方發放的新聞公報。

警方調查屯門屍體發現案

  警方現正調查今午(9月20曰),在屯門發生的一宗屍體發現案。
  案中一名四十二歲男子、其四十歲妻子,及兩名分別八歲及九歲的女兒死亡。
  下午約一時十五分,一名六十九歲女子向警方報案,指無法與居於屯門兆軒苑的親屬聯絡。
  趕赴現場的警務人員於鐵閘撬開後,發現三女一男倒斃睡房內,身旁有一盆燒過的炭。
  案件現由屯門警區重案組跟進。
  警察公共關係科新聞公布第四號。

  這份新聞公報發出十三小時前,「黑仔權」的外母郭老太(六十九歲),離開建生邨寓所,到兆軒苑女婿家中。
  「黑仔權」夫婦經常上賭船,往往一去幾天,「黑仔權」配了一套住所鎖匙給郭老太,方便她前來照顧兩名外孫女。

  郭老太約了「黑仔權」一家喝早茶,她用鎖匙打開鐵閘,但大門卻被反鎖,郭老太按了好一段時間門鈴,沒有人應門,打女婿及女兒的手機,屋內有鈴聲響起,但沒人接聽。
  郭老太不以為意,到茶樓開位,她打了多次手機都沒有人接聽。
  下午一時,郭老太回到兆軒苑,情況也是一樣,她在門外大叫女婿及女兒的名字,屋內無反應。

  鄰居聽到郭老太焦急的叫聲,向她了解情況下認為有可疑,建議她報警。
  警方接報後將案列為「單位內懷疑有人被困」,通知消防員到場協助。
  消防員發現大門與地下之間的門縫被報紙塞着,經郭老太同意,消防員破門。
  大門撬開後,屋內傳出燒炭氣味及臭味,為怕發生氣體爆炸,消防員疏散居民,一隊煙帽隊進入屋內搜查。
  單位面積約五百呎,兩房一廳,主人房內空無一人,亦無異樣。

  消防員進入另一房間,慘絕人寰一幕呈現眼前,房內一張床上,有兩大兩小四具屍體,屍體已經發脹,流出屍水,估計死去超過兩天。
  床尾有一個盛着炭灰的大湯煲,床尾地上有一具北京狗屍體。

  「一家四口自殺。」消防員向警員報告,警員要求上峰派人到場調查。
  屯門警區重案組探員到場,方老太認屍後,證實屋內四屍是「黑仔權」一家。
  法醫到場,四名死者陳屍位置,順序為:靠近床邊的是男戶主陳遠權(四十二歲),由於皮膚黝黑,加上逢賭必輸,綽號「黑仔權」,他的右腳因插入湯煲內,被燒成焦炭。
  「黑仔權」身旁是糼女陳頴姍(八歲),陳遠權的妻子鄧婉玲(四十歲),長女陳頴宜(九歲)。
  四具屍體都沒有掙扎痕跡,身上無明顯傷痕。

  政府化驗所科學主任率領現場勘查組組員到場,在廚房檢獲一個十粒裝安眠藥盒,盒內仍有兩粒安眠藥,兩個忌廉汽水空罐、一個炭精空盒、半包木炭,現場大門縫隙被報紙封住,窗門緊閉。
  在單位大門下方,勘查組組員發現多條動物抓痕。
  倒斃在地上的北京狗,狗爪上的木屑與大門木質相同,相信北京狗企圖抓開報紙向外求救,可惜無人聽得明白,最終返回主人身旁,窒息死亡。

  組員在主人房內發現「黑仔權」夫婦的賭船貴賓卡,一張九巴退休金收據、數本存摺,存摺的提存金額都十分大,每次提存由幾萬到幾十萬不等。
  最後一次提錢在四天前,戶口一次過提取了三十萬元
結餘僅有數百元。
  重案組探員推測兩名小姊妹及她們的母親,先喝下混有安眠藥的汽水,昏迷後由男戶主逐一抬上床上放好。
  男戶主將室內窗門關上,用報紙封於大門門縫,用大湯煲盛炭在床尾燃燒,男戶主喝下混有安眠藥的汽水,躺在床的最外邊。
  案發現場是「密室」,屋內所有人都已死亡,警方將案列為「兇殺及自殺案」處理。

  重案組探員向九巴查詢,得知陳遠權於1991年加入九巴做車長,月入萬多元,駕駛112號隧道巴士(蘇屋邨至北角)。
  2003年5月29日發生交通意外後,7月向公司申請提前退休,獲發十多萬退休金。

  九巴企業傳訊部主管何嘉麗稱,陳遠權於2003年7月13日以私人理由辭職,即日生效,獲發全數退休金。

  與「黑仔權」相識十多年的九巴車長阿華說:「『黑仔權』對人很好,加入九巴前是做廚師的,經常煮東西給我們吃,我們都叫他做『廚神』。」
  阿華說,「黑仔權」在五年前還是一名好好先生,他的妻子做車衣女工,兩人每月有二萬多元收入,住在每月供款不多的居屋。
  家中兩名女兒交由在建生邨居住的外母照顧,是一個令人羨慕的小康之家。
  「黑仔權」夫婦十分愛錫兩名女兒,自己省吃儉用,將省到的錢,供兩名女兒參加補習班及興趣班。
  阿華說:「我們一班司機都會買馬,每次投注一百幾十當作娛樂,贏了錢就買菜到『黑仔權』家中吃一餐。」
  「『黑仔權』見我們經常贏錢,也開始買馬,他不懂看馬經,每次都是一家四口在報紙上亂畫,誤打誤撞竟然被他中了一條六環彩,贏了十多萬元。」

  這筆橫財,改變了「黑仔權」夫婦的樸實生活。
  他們覺得捱足一世,未必可以儲到十多萬,但一場馬,就可為他們帶來巨額彩金。
  自此,「黑仔權」兩夫婦沉迷賭博,由賭馬至上賭船賭錢,很快與一班「疊馬仔」相熟,成了澳門賭場及賭船常客。
  阿華說:「他們最喜歡賭百家樂,還說有一條必勝方程式,就是人所共知的『神仙過鐵橋』。」
  「賭錢如果有必贏,還有人開賭嗎?我向他們分析過『神仙過鐵橋』的弊處,但他們認為連續開八舖莊的機會近乎零,只要有三十萬現金,看準機會,要贏一萬幾千,並不困難。」
  「黑仔權」試過用「神仙過鐵橋」賭百家樂,每次都贏到錢,令他覺得這是天賜發達機會。
  為籌集更多賭本,他將居屋加按套現,連同積蓄合共三十多萬,實行他的贏錢大計。

  在賭船上,百家樂連開了八舖「莊」,「黑仔權」夫婦一共輸了二十多萬。
  「黑仔權」認為下一舖一定會開「閒」,可是手上只得幾萬元,贏了這千載難逢的一舖,也要輸近二十萬。
  「黑仔權」的「疊馬仔」知道機會來了,對他說:「陳先生,我這兒有十萬元籌碼,你拿去用吧。」

  「黑仔權」知道貴利王吃人不吐骨,但賭船正由公海駛回香港水域,這是最後一舖,若贏了這舖,可以少輸十多萬,日後仍有賭本捲土重來。

  「黑仔權」接過籌碼,連同自己所有籌碼,全押在「閒」家,結果,第九舖開「閒」。
  絕處逢生令「黑仔權」更堅信「神仙過鐵橋」是財路,雖然「神仙過鐵橋」有時失靈令他輸大錢,但他仍可借貴利翻本。
  直至有一次,連開十舖「莊」,「黑仔權」欠下大筆貴利,利疊利下欠了過百萬。

  阿華說:「今年五月底,貴利王追債追得緊,『黑仔權」心神恍彿,結果撞了車,排期上庭。」
  「黑仔權」知道那宗交通意外,他要負全責,若罪名成立會被公司解僱,不如申請提早退休,可以取回十多萬退休金來還債。
  阿華說:「近幾個月,『黑仔權』都有問我們借錢,我們也沒想過他會還的。上星期,他突然將錢都還給我們
我以為他贏了錢,如今想來,相信他當時已計劃出此下策。」
  案發翌日,郭老太收到女兒寄來的遺書,遺書內容是自責兩夫婦沉迷賭博走上絕路,為怕兩名女兒無人照顧,所以一家同死,希望家人能原諒他們,並盼一家能夠合葬。

  2003年9月28日,「黑仔權」一家四口,在沙田寶福山殯儀館地下寶福堂設靈,靈堂上掛有一家四口合照,橫匾寫有「往生極樂」四字。

  屯門區議員宋景輝表示,殯儀館只收極低價錢,圓玄學院及青松觀不收火葬費及捐出靈位。
  「黑仔權」的親人感激各相關組織伸出援手,多謝籌錢協辦喪事及出力的人。
  翌日早上,四名死者由四部靈車,送到哥連臣角火葬場火化,骨灰送往圓玄學院安葬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