狠心小男人

日期:1997年3月28日
標題:狠心小男人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rogwong123/videos/oa.658435397845050/10157561346492281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7/blog-post_30.html
地點:銅鑼灣京土士頓街六號一個單位
人物:魏寶 姜娟
案情:魏寶因不滿分居妻子做舞女,用鏹水將她潑傷。
備註:1997年11月11日,法官判魏寶入獄兩年兩個月。

  1997年11月11日,區域法院。
  遭丈夫(案中被告魏寶)用鏹水潑傷的女子姜娟,親筆寫了一封信給主審這案的女法官,為丈夫求情,希望女法官能夠輕判。

  「我承認去過夜總會上班,一切全是我的錯,我沒有做好自己的本分,對家庭很不負責任、自私,為此我感到非常慚愧。」
  姜娟在信中將一切責任都歸咎自己,以博取女法官同情。

  「他(被告魏寶)的內心深處已經受傷,導致他精神上完全崩潰,我可以理解他傷到我,我不會怪他,是我錯,我在事發後已原諒了他,他是一個好丈夫,也是一個責任心很重的男人。」

  「我承諾會在政府部門協助下,照顧兩名年幼子女。」
  當這封信在庭上宣讀時,在被告席候判的魏寶目無表情,事發當日接受警方盤問時的情況,在他腦海中浮現。

  「如果不是那張稅單,我也不知道她竟然背住我去做舞女!」魏寶對負責調查此案的陳警長說時,心情仍無法平復。
  「她這樣做可能有苦衷,你事前有沒有和她談過呢?」陳警長問魏寶。

  「我賺錢不多,但我是全心全意去關心她及愛她,可是她卻貪慕虛榮,去做丟我面子的事!」魏寶眼有淚光地說,從他的說話中,陳警長理解到魏寶沒有和他的妻子姜娟好好談過。

  「你們結婚已有十四年,大家老夫老妻,有甚麼事不好商量?」陳警長一邊翻看記錄一邊問。
  魏寶說:「我真後悔申請她來香港,如果她仍在大陸,就不會因為貪錢而去做舞女!」
  陳警長問:「你有沒有叫她不要到夜總會做?」
  魏寶說:「有。她說香港是笑貧不笑娼的金錢掛帥世界,有了錢做甚麼也可以,沒有錢就會被人看不起。」
  陳警長問:「你的經濟情況如何?你的收入足夠一家生活嗎?」
  魏寶說:「我收入不多,但一家溫飽是沒有問題的,當然,我沒有能力給她鑽石或奢華生活。」

  「除金錢問題外,你們還有甚麼問題呢?」陳警長認為如果單純是金錢問題,應該不致令到魏寶要用鏹水企圖毀掉妻子的顏容。
  「她去夜總會做之後就經常外出,沒好好照顧一對子女,我經常要身兼母職,由於經常要請假照顧子女,令到我被公司解僱。」魏寶無奈地說。

  「你沒有工作,一家怎樣生活?」陳警長問。
  「我以前是做航務工程師的,被辭退後,我現在做冷氣技工,工作較以前辛苦,收入比以前少得多,這一切都是她累我的。」魏寶抱怨地說:「如果她不是貪錢去夜總會做,我就不會弄到今日的田地。」
  「在事發前,你們已協議分居,打算離婚,是不是?」陳警長問。
  魏寶說:「是。提出離婚的是她,她嫌我窮,現在我們已經分居。」

  陳警長問:「分居後,一對子女跟你們哪一個呢?」
  「跟她。」魏寶沒好氣地說:「我的收入不多,只可租一個房間居住,她續租我們以前的單位,有較多地方讓孩子居住。」

  張警長問:「既然你們已協議分居,打算離婚,為何又弄出這事來?(用鏹水潑妻子)」
  魏寶說:「我不放心我的子女,我知道她很快會改嫁,如果我的一對子女仍跟她,以後就抬不起頭來做人。」
  「他們怎可以有兩個父親?會給人取笑的!何況她們的母親還是做舞女的!」

  陳警長問:「你知道用鏹水傷人是一項嚴重罪名嗎?」
  魏寶說:「那個女人如果給鏹水毀了臉,就不可以繼續做丟我臉的事,也不可以再用賺錢比我多來奚落我!我情願坐監,也不想再受她的侮辱。」

  陳警長問:「你幾乎誤傷了女兒,你不覺得太衝動嗎?」
  「這個女兒跟了這個女人,學壞是必然的,他日還不是和那個女人一樣,為了錢供人玩弄?」魏寶理所當然地說,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毫無悔意。

  「可是,她只不過是一個小女孩啊!」陳警長說。
  魏寶說:「女人都不是好東西!她們都是貪錢的,有錢就可以玩弄她們!」

  在錄取口供過程中,陳警長覺得魏寶為人自卑,為掩飾自己缺點,將一切過失推在他人身上,企圖令人相信他是受害人而同情他。

  魏寶接受陳警長盤問後,還押警方看守。
  替魏寶錄取口供後,陳警長到醫院為受傷的姜娟錄口供,聽取另一版本的故事。
  姜娟的傷勢雖然不重,但女人是不容臉上有一絲損傷的,今次事件對她來說是一個難以忘記的噩夢。
  「我想不到他會這樣做,他實在太過分了!」姜娟對陳警長說時,神情仍然十分憂傷。

  「幸好你沒有受到太大傷害,總算是不幸中之大幸。」陳警長安慰她說:「你與他何以會弄到這個田地?」

  「我嫁他十多年,他從來沒有給我好日子。」姜娟抽泣地說:「他經常說關心我,對我好,可是一切都是美麗的謊言。」

  姜娟說,她與魏寶在大陸結婚,但魏寶一直都無法妥善照顧她們,令她要一邊照顧子女,一邊工作。
  姜娟說:「我辛苦工作賺錢養家,他卻說我出外工作會丟他的面子。」

  「他沒有足夠家用給我,我順從他不工作時,我要厚着面皮向娘家借錢,才可以維持家計。」
  姜娟說,她一早已想與魏寶離婚,只是一對子女年紀尚幼,所以才默默忍受,過着艱苦的日子。
  姜娟說:「沒有錢的日子,真的十分難過,這是你們香港人難以想像的。」

  姜娟說,到借無可借的時候,被逼做妓女還債。
  姜娟說:「最初(做妓女)我是十分難受的,但一件污兩件穢,到後來我也習慣了,反而覺得這是一條賺錢捷徑,生活的改善減輕了我肉體的痛苦。」

  四年前,魏寶申請姜娟及兩名子女來香港,姜娟以為來到香港後,生活可以得到改善,可惜事實卻令她失望。

  姜娟說:「來到香港後,才知道他在一間八十呎房間居住,我們一家四口就擠在那裏。」

  「我當時對自己說,我一定要令我的子女離開這個惡劣環境。」
  姜娟說,她曾對丈夫說要外出工作幫補家計,但魏寶每次都拒絕,他說要她留在家中照顧子女,可是他卻連仔女的學費也沒法準時交。

  姜娟說:「我覺得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,找我在大陸時的同學阿芬,她比我早幾年來到香港。」
  「阿芬駕車接我到『陽明山莊』(香港南區一處高尚住宅區),她的生活和我的簡直是天堂與地獄。」

  「阿芬知道我的環境後,從手袋內拿了三萬元給我,對我說,用完這三萬元後,經濟還有問題就去找她。」
  「我用那三萬元來補貼家用,未夠一年就用光了。」

  姜娟硬着頭皮去找阿芬,阿芬告訴她長此下去不是辦法,問她是否想在短時間內賺多些錢。
  姜娟說:「阿芬告訴我,她是一間夜總會的『媽媽生』,如果願意的話,她可以請我做『小姐』,每個月有好幾萬元收入。」
  「我知道出賣肉體是不對,但一來我在大陸也做過,二來為了子女的將來,我應承到阿芬的夜總會試試。」
  姜娟說,阿芬教她對丈夫說,有一個朋友請她到大陸幫手做生意,每個月只需到大陸工作數天便可,餘下的時間可以在家中照顧子女。

  魏寶最初極力反對姜娟外出工作,但聽了姜娟對他說出家中困境後,他最後無奈地同意讓姜娟試試。
  姜娟說:「我在夜總會做小姐,接觸的人愈多,愈覺得我的丈夫沒出息。」

  「當我賺了點錢後,我騙丈夫說有一個朋友移民,但又不想將單位賣出,以低廉價錢租給我,他才肯搬到現時的住所居住,我們總算可在一個獨立單位生活。」

  姜娟說,他們是在1996年12月搬到現時的單位,由於搬了屋,夜總會向稅局更新她的地址,當稅局用掛號信方式寄回確認通知時,魏寶剛巧休息在家,簽收了那封掛號信。

  姜娟說:「他竟然拆了我的信來看,結果發現稅單上僱主一欄填了夜總會的名稱,知道我在夜總會工作,當我回家時,他立刻質問我。」
  「我極力否認,他將稅單拿給我看時,我只得承認。」

  姜娟說,魏寶大罵她丟盡他的面子,姜娟見丈夫毫不體諒自己,也動起氣來,要與魏寶離婚。
  兩人其後協議分居,魏寶遷出另覓地方居住,姜娟則與兩名子女一起居住。
  案發當日,魏寶訛稱有事與姜娟商量,與她見面時,向她潑鏹水,令到她的臉部及肩膊受傷,在姜娟背後不遠處的女兒的背部亦被鏹水潑中,姜娟強忍痛楚將女兒帶入浴室沖洗,之後報警,警方事後將魏寶拘捕。

  這宗案件在區域法院開審,案中被告魏寶,四十一歲,控罪指他在1997年3月28日,在銅鑼灣京土士頓街六號一個單位,用鏹水傷及三十五歲分居妻子姜娟,九歲女兒亦被鏹水潑中背部,幸而沒有受傷。
  1997年10月28日,魏寶在區域法院承認一項蓄意灑潑腐蝕性液體罪名,法官將案件押後至11月11日宣判。
  辯方律師在替被告求情時說:「被告是一名航海工程師,與案中女事主於十四年前在大陸結婚,兩人有一名十二歲兒子及九歲女兒。」

  辯方律師說:「女事主於四年前由大陸來港定居,兩年後,女事主到一間夜總會做舞小姐,但卻向我的當事人訛稱是到大陸做生意。」
  「我的當事人發現這個秘密後,與女事主分居。」

  「案發當日,我的當事人與女事主,因子女撫養權發生爭執,我的當時人一時失控才將鏹水潑向女事主。」
  「醫生報告指出,鏹水未對兩名傷者造成永久性傷害,希望法官能予被告輕判。」

  主控官在庭上指出,案發前被告與女事主已分居,被告當日致電女事主,相約到案發單位,洽談買下女事主住所的冷氣機。
  主控官說:「被告到案發單位,兩人由洽談買賣冷氣機,轉至婚姻問題及女事主當娼一事。」
  「後來,被告取出一瓶鏹水潑向女事主的臉部,站在女事主身後的九歲女兒的背部亦被鏹水潑到,女事主立刻帶女兒到洗手間清洗。」

  法官聆聽控辯雙方陳詞後,認為案情非常嚴重,必須判被告入獄。
  法官說:「本席希望再聽取做妻子那邊的說法,和一對子女日後的生活安排才作出判刑。」
  「本席決定將案押後至11月11日宣判,除非有特殊情況,否則不會判被告緩刑。」

  11月11日,法官判魏寶入獄兩年兩個月。
 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