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徒燒死大丈夫林彬

日期:1967年8月24日
標題:暴徒燒死大丈夫林彬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615973945424529/477629636001078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6/blog-post_19.html
地點:文福道近文運道
人物:林彬 林光海
案情:林彬載同堂弟林光海上班途中被擲汽油彈燒死。
備註:當年的「鬥委會」主腦楊光,在2001年獲當時的特首董建華頒發大紫荊勳章。

  1967年5月6日,位於九龍新蒲崗的人造花廠發生勞資糾紛,工人包圍廠房與警察發生衝突,警方逮捕二十一名工人,多名工人受傷,工會代表前往警署亦被扣押。

  翌日,工人與其他支持者上街集會示威,示威者手持毛語錄,高喊共產黨口號,警方施放催淚彈及木彈驅散示威者,拘捕一百二十七人,政府當晚宣布所有警員取消休假,九龍宵禁。
  北京報章稱,「港英政府行為是民族迫害,鎮壓群眾是野蠻的法西斯暴行」,支持「香港市民上街抗暴」,「六七暴動」揭開血腥序幕,事件由最初罷工、示威,發展至後期的暗殺、放置炸彈。

  1967年12月中,周恩來向香港的左派下達直接命令,停止炸彈風潮,六七暴動亦告終結,長達八個月的暴動中,五十一人死亡,包括十一名警察、一名英軍拆彈專家、一名消防員,受傷人數超過八百人,包括二百名警察。
  在暴動中喪命的其中兩名死者,是商業電台節目《大丈夫日記》,主持人林彬與其堂弟林光海,在駕車上班途中於何文田被暴徒縱火燒死,商台播放哀樂悼念林彬,商台其後推出長壽時事廣播劇《十八樓C座》,直至今天。

  林彬原名林少波,1930年出生,是一位孤兒,自小由其姑母照顧,姑丈在界限街開了『深記』雲吞麵店,當年頗有名氣,他就在姑丈處幫工,半工讀。

  當時位於彌敦道樂宮樓的中聯影業公司藝員訓練班,招收學員,林彬獲得錄取受訓,得到訓練班提供食宿。
  林彬加入中聯的讀書會,該會向會員貫輸新思想,對日後編寫評論有很大幫助。

  林彬接受中聯陪訓後,於於1957年加入香港電台,1959年香港商業廣播電台啟播,他又加盟商台,最初以藝員身份,參加廣播劇行列,不久受聘為正式公司職員,當監製人。
  後來還發表反左派言論,被左派視為叛徒,恨之入骨。
  林彬除主持電台節目外,還演出電影《大丈夫日記》上、下集,《大丈夫日記》是商業電台的廣播節目,經改編拍成電影,由楚原執導。
  《大丈夫日記》上集於1964年完成,上、下集都反映出當時香港白領階層,年輕夫婦在同輩之間的相互影響現象。
  劇中以誇張的喜劇演繹方法,編織成一個狂想曲,主角有南紅、張英才、李香琴、羅蘭及林艷等,該片純是一套喜劇,看不出明顯的政治動機。

  1967年左派工會暴動爆發,《大丈夫日記》加入政治立場。
  林彬在《大丈夫日記》及《欲罷不能》兩個節目中,批評發動該次暴動的左派人士,指他們擾亂香港秩序,更多次譴責香港左派極端分子,「鬥委會」的核心人物楊光。

  楊光當時是工聯會理事長,「鬥委會」全名為「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」,於1967年5月16日成立,楊光任「鬥委會」主任。
  《欲罷不能》節目對左派的行為及目的諸多嘲諷,節目名稱的隱藏意義是即指左派發動,罷工、罷課、罷市失敗,最終欲「罷」不能,敢言的林彬成為「鬥委會」的眼中釘,商業電台被謔稱為「傷孽電台」,有人指示要令他「永遠閉上嘴巴」。
  1967年8月,左派編印的地下小報公然刊登暗殺名單,名單上列出一些支持港英當局的知名人士,這些人隨即受到警方保護,平安無事。
  明報社長查良鏞因在報章內明確反對文革及暴動,收到死亡恐嚇而一度離港暫避。
  林彬雖被列入黑名單內,但由於基於工作上需要,他拒絕警方貼身保護。

  1967年8月2日,《文匯報》刊出一名自稱為「屠狗輩」讀者來信:「…… (商業電台)是自甘墮落的民類敗類,一些節目對港英的暴行都歌功頌德,對我愛國同胞極盡詆譭污蔑之能事…… 這所與人為敵的電台,己經可恥地淪為港英喉舌,幹起反人民的勾當了……(商業電台)應好好地,為自己的前途墊高枕頭想想吧……」
  1967年8月20日下午,暴徒在北角清華街擺放炸彈,八歲女童黃綺文及其兩歲弟弟黃兆勳出來遊玩,觸摸炸彈即時被炸得肚破腸流、死狀至慘。
  林彬痛罵為野獸行為,指斥左派人士喪盡天良,由於清華街慘案深入人心,加上林彬利用廣播對市民產生一定的影響力,這一段期間,林彬曾接到過無數的恐嚇信,左派報紙《文滙報》更把林彬的名字改為「臨殯」,甚至公開聲明要置之於死地。

  事前曾有一神秘女子致電商台又一村的總部恐嚇林彬,揚言對他不利,接電話的著名播音員李我覺得事態嚴重,陪同林彬到石硤尾警署報案,林彬以有保護裝備為理由,婉拒警方提供保護。

  經過無數次威逼利誘最終失敗後,「永遠閉上嘴巴」變成一宗殘酷的暗殺行動。
  1967年8月24日早上八時,林彬如常駕駛甲蟲車(車牌號碼AF 7268)離開何文田住所,載同堂弟林光海往商台上班。
  剛轉入文福道近文運道處,在何文田窩打老道山嘉鳴閣對開馬路,被偽裝成修路工人的兇徒攔截。
  林彬停車後,在附近匿藏的兇徒向私家車擲汽油彈,林彬滾出車後再被淋電油,臉部燒焦,頭髮燒光,他在救護車一度甦醒,並向妻子大喊:「左仔害死我咯!」

  林彬的妻子是當年工展小姐鄭潔梅,1960年底,林彬代表商台採訪工展小姐選舉,結果十八歲的白花油小姐鄭潔梅當選。
  林彬邀請她一同回台錄音,二人因此而相識,繼而相戀,1961年結婚,大家都說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

  林彬遇害,商業電台取消當天所有節目,改播哀樂,董事經理何佐之發表聲明:「…… 暴徒顯然對商業電台,努力揭發他們殘害市民及破壞本港安寧的醜惡活動,害怕得要死,因而採取這種滅絕人性手段,以圖恐嚇本台及工作人員,左派暴徒今日的殘忍手段,決不能動搖本台及各同寅反對暴力的正義立場,我們一定會更加努力,在各方面協助當局敉平騷亂。」
  自稱為「鋤奸突擊司令部」的匿名者承認謀殺林彬,指稱林彬為「民族敗類,港英走狗」,謀殺是「執行民族紀律」,聲稱會繼續「制裁其他敗類」。

  當日下午出刊的《新晚報》有下列文章:
  鋤奸突擊隊司令部:懲林彬後發表公告(摘要)
  民族敗類林彬,一貫仇視和反對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,充當美、英帝國主義走狗,在這次港九愛國同胞反英抗暴鬥爭中,林彬為英帝反華賣命,並在商業電台,對英勇抗暴的愛國同胞極盡造謠誣蔑之能事。
  英、美、蔣反動派亦已供認,林逆為反共反華的死心塌地分子,罪惡昭彰,雖經我愛國同胞多次警告,但林逆死不悔改,甘心認賊作父,自絕於我中華民族。
  為維護民族尊嚴,伸張正義,應港澳同胞的要求,由我司令部執行民族紀律,於八月二十四日晨將林逆正法。

  林彬因仗義執言而喪失性命,激起市民對左派強烈不滿,香港政府對左派的態度,亦由靜觀其變改為採取鐵腕手段鎮壓。
  得民心者得天下,「鬥委會」以謀殺手段令林彬「永遠閉上嘴巴」,受到市民唾棄,成為千古罪人。
  (「左仔」一詞即源於此時,帶有很大鄙屑之意。)

  林彬令商台被香港市民視為敢言電台,商台的辦公室在1997年前,一直掛有林彬及林光海的遺像,訓示同工不要忘記他的犧牲。

  林彬遺下妻子鄭潔梅及三名年幼女兒,在商台及市民捐助下,於同年9月17日赴台灣,三女兒完成學業後移居加拿大,鄭潔梅近年定居法國,中華民國政府將林彬封為烈士,靈位供奉於台北忠烈祠。

  林彬之死對商業電台在維護言論的取態有深遠影響,商台的烽煙節目,成為香港人的自由講場,(Phone-in,讓聽眾打電話到電台,就特定話題發表個人意見)

  商台其後推出一個針砭時弊的廣播劇節目《十八樓C座》,啟播至今仍盛名不衰,成為香港史上最長壽廣播節目。
  《人民日報》出版的《香港大事記》,對香港歷時八個月的「六七暴動」,定論為:「香港式的文化大革命」。
  中共於1977年已否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愛國運動,跟隨文革起哄的香港「六七暴動」亦在否定之列。

  香港警隊在暴動中的忠誠及勇敢表現備受讚賞,英女皇於1969年賜警隊「皇家」封號,成為皇家香港警察隊,「皇家」封號於1997年6月30日,香港主權回歸後停用。

  林彬與堂弟這宗雙重謀殺案,至今仍無人被捕,成為懸案,一般相信兇手是左派中的「高幹子弟」。
  雖然無證據證明「鬥委會」主腦楊光,與林彬及林海光被殺有關,但楊光在2001年獲當時的特首董建華頒發大紫荊勳章,令不少人搖頭太息。
  (大紫荊勳章是香港特區勳章中最高的一級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