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生圍燒屍冤未雪(上)皮篋藏屍

日期:2004年8月25日
標題:南生圍燒屍冤未雪(上)皮篋藏屍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rogwong/videos/oa.742391552782767/10155725343441437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11/blog-post_20.html
地點:元朗南生圍壆圍南路附近一處草叢貨櫃箱內
人物:朱家心
案情:保險經紀朱家心被殺害藏屍皮篋及燒屍
備註:案件至今未破

元朗南生圍壆圍南路附近一處草叢,上址地處偏僻,野草高及人身。
距離貨櫃箱方圓兩里,只有一間石廠及渠務署地盤,並無民居。
壆圍南路沙倉對開為錦田河,下游經山貝河再通往后海灣
數月前,沙倉職員將兩個貨櫃放在該處,其中一個貨櫃箱呈紅色、廿呎長(編號ICSU 3973577),野草叢生幾乎將貨櫃箱掩蓋。

石廠在上址經營兩至三年,主要擺放一些由內地運沙船運到的沙石,有需要時才運出市區。
渠務署地盤於幾年前開始興建泵房,現接近完工階段,平日只有一些灑水車出入清洗路面。

2004年8月25日早上七時三十分,一名陳姓司機駕駛貨櫃車,沿壆圍南路準備返沙倉時,途至距離沙倉五百公尺,突見前面有輛灰黑色客貨車,高速向錦綉花園駛去。
陳不以為意繼續將車駛進沙倉,約十五分鐘後,陳發現草叢堆其中一個貨櫃箱,冒出濃烟焚燒。

這時,一名姓鄭司機駕駛一部泥頭車往石廠,看見路邊貨櫃起火,加速駛回廠內報警及通知其他人救火。
地盤開出一部灑水車協助,渠務工人將灑水車開到攸壆路旁,由姓鄭司機及姓羅工人,合力拖喉入草叢灌救。
兩人首先打開冒煙貨櫃箱其中一扇門,發現裏面有煙火,立即開喉射水,大約一分鐘便將火撲熄。

煙霧散去後,兩人拉開虛掩的貨櫃鐵門查看,赫見漆黑貨櫃箱內一個角鐵架側,放置一個燒爛的棗紅色皮篋,皮篋長一公尺、闊半公尺、厚二十公分。
皮篋內一具屍體被燒至面目難辨
雙手燒至僵硬撐起致皮篋無法合上,一個已被燒成焦炭的人頭凸出皮篋外,兩人嚇得飛奔出貨櫃箱外大叫,與姓陳司機跑往辦公室報警。

未幾,消防車到場,揭發一宗「皮篋藏屍」的燒屍案。
燒屍現場距早前山貝河發現鱷魚不遠處,南生圍錦田河畔近壆圍南路,上址人跡罕至,若不是剛巧被出入的泥頭車司機發現火警報案的話,屍體可能擱上一段時間也未必被人發現。

警方初步檢驗,皮篋內藏有一具女屍,載着屍體的行李篋為紅、黑兩色,有手挽及輪,行李篋表面被嚴重焚毁,只剩下一個鐵枝框架。

焦屍被發現時,其中一隻手被斬過,四肢被燒剩碎骨,一度以為兇徒先將屍體支解再燒屍,其後發現皮篋內尚有其他人體骨骼灰燼。
屍體內臟完整,警方在篋內檢獲一隻完整腳掌,兇徒縱火燒屍時,皮篋較屍體受燃,皮篋被燒毀後屍體的頭部彈出皮篋外,造成驚嚇效果。

裝載屍體的皮篋為三呎乘呎半面積,足夠收藏整個人體,死者應未被支解,不過,屍體其中一隻手有被斬痕跡,一隻完整腳掌亦與身體脫離。
警方不排除兇徒曾嘗試支解屍體,其後改變主意,將女死者整具屍體放入皮篋內,搬到貨櫃箱內淋潑易燃液體焚燒,意圖造成「焗燒」效果,令屍體在高溫下焚燒至灰飛煙滅。
兇徒料不到會在起火後瞬即被人發現,及時灌救,以致遺下可以協助破案的綫索。

屍體頭部在行李篋外露,篋內除屍體及碎骨外,亦放有一堆衣物,衣物被嚴重焚毁,部分衣物更與屍體的骨肉黏在一起,難以確認衣物種類,篋內並無任何身份證明文件。

現場未發現血跡,警方相信該貨櫃箱並非第一案發現場,估計事主被殺害後,藏屍行李篋內,再被移至貨櫃內焚燒,由於現場偏遠,估計棄屍者是駕車運屍。

大批藍帽子及警犬在附近搜索,發現一個油渣膠桶,初步相信是一宗燒屍案。
屍體雙掌被斬去無法套取指模,加上燒屍面目難辨,探員在現場只檢獲數條鎖匙及一條神秘手鏈(天珠)。

警務處副處長(管理)馮兆元對該宗殘酷兇殺案極為重視,強調警方會用實在、嚴謹態度調查。
新界北總區行政支援警司盛培芬指出,遭焚燒的屍體因已燒焦至面目全非難以辨認,貨櫃箱內未發現任何文件及財物,暫無法確定其身份。

重案組探員聯同大批警員封鎖現場搜尋證物,距離貨櫃約二十公尺外,發現一個曾用作盛載油渣的黃色膠桶,初步相信兇徒移屍該處,在貨櫃箱內淋油渣燒屍。

調查期間,二十多名機動部隊警員及警犬,突然離開現場進入附近南生圍錦田河鄉村調查。
警方蒐集問卷分析後,找尋一名在案發前駕駛客貨車高速駛離的尼泊爾籍男子,懷疑與案有關。

新界北重案組第三隊主管施全生總督察稱,警方鑑證人員在案發後將焦屍連同皮篋餘燼原封不動,由仵工移送往富山殮房,交由法醫剖驗。

法醫剖屍檢驗八小時後,因屍體頭部在焚燒時及時彈出,一小綹連髮根頭髮未完全燒毀,根據髮根部分的白髮斷定死者為一名東方中年女性。

屍體部分內臟組織未被燒成灰,法醫憑內臟組織內具有子宮,證實死者為一名女子,憑死者子宮內粉瘤數目,推測年齡約四十多歲。

2004年8月26日,法醫詳細檢驗後,沒發現明顯致命傷痕,屍體右手有利器割破痕跡,不排除兇手曾企圖支解屍體,焦屍上發現燒剩的胸圍帶殘餘及胸圍杯鐵線。
鑑證科人員套取死者血液及特徵,作DNA辨別身份,警方不排除死者為失蹤人口。

警方利用超級電腦分析失蹤人口檔案,篩選出一批同齡失蹤者資料,逐一通知其家人認屍。

探員翌日搜查現場時,上香祈求順利,發現貨櫃內有一條刻上「Chu Ka Shum」名字的鎖匙釦、一串鎖匙、一塊細小鐵牌,上面刻有一個英文字母B及九個數目字。

一名探員憶起他的AIA保單有類似號碼,到北角AIA保險公司追查。
女保險紀朱家心(四十四歲)的鄰桌同事未下班,她說,英文字母B及九個數目字是朱家心的保險經紀編號,對探員說朱家心已失蹤兩天。
在北角琴行街居住的朱家心與家人失去聯絡後,她的家人到北角警署報警。

新界北警區探員持在現場檢獲的那串鎖匙,往朱家心獨居於北角的居所嘗試開門,大門應聲而開,屍體身份百分九十九肯定,只等DNA驗證。

警方發現朱家心曾於2004年8月23日下午,打電話給女朋友莫佩雯,死者當時表現受驚,更着莫佩雯通知喇嘛替她祈福。

調查顯示朱家心失蹤前正辦理一名南亞裔人士的保單,曾對同事表示到元朗錦田見客,電話記錄顯示,朱家心於8月23日,曾聯絡兩名巴基斯坦籍男子。

警方透過朱家心的電話資料鎖定目標,多次出動到橫洲、八鄉,拘捕約三十名巴基斯坦籍男子助查,但因他們身份混亂,警方要到入境處查證他們身份。

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黃成榮認為,兇手殺人後毀屍滅跡,目的是不想受害人身份曝光,不想讓人知道受害人已死的事實,即使受害人身份遭揭發,亦要令警方在證據不足情況下難以調查,萬一被警方懷疑拘捕,也因屍體灰飛煙滅而無法起訴。

兇手殺人後連串有計畫處理屍體,黃成榮相信兇手具有類似「雨夜屠夫」林過雲般理性、血腥、又心態不平衡個性。
至於白天燒屍,甚有可能是兇手前一夜已行兇,故天光後即盡快處理屍體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