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孚新邨 日式虐殺案

日期:1975年9月2日
標題:美孚新邨 日式虐殺案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861153902475/462226574208051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2/blog-post_49.html
地點:美孚新邨第二期百老匯街三十四座六樓B座
人物:桂子
案情:日籍家庭主婦桂子(三十三歲)在家中被殘酷殺害。
備註:懸案。案發後,日本駐港領事向警方提供不少協助,但兇徒至今仍逍遙法外。

  1975年9月2日,在青山樂安排海水化淡廠工作的日籍工程師稻留,下班後如常返回美孚新邨第二期,百老匯街三十四座六樓B座寓所。

  稻留(三十三歲),兩年前由日本來港工作,太太桂子(二十七歲)與稻留結婚五年,1974年,桂子由日本來港會夫,誕下一名女兒,現時十個月大。

  八時十五分,稻留抵達家門,往日,桂子都會打開大門,隔着鐵閘等丈夫回來。
  今天,桂子不但沒有開門迎接,屋內更傳出幼女哭聲,令稻留十分不滿。

  稻留以為桂子外出,將幼女留在屋內,他認為這樣做太不負責任,這種事以前未發生過。
  稻留開門入屋,屋內漆黑一片,看來桂子在日落前離家,所以沒有開燈。
  幼女的哭聲從房中傳出,稻留將公文袋放在客廳,入房照顧女兒。
  稻留按亮房間電燈時,眼前景象差點將他嚇暈。

  他首先看到的是地上一灘灘血,沿血向前望,桂子大字形仰臥床上,雙手雙腳大字形攤開。
  桂子身上穿一件蛋黃色恤衫,下身甚麼也沒穿,乳房及下體被弄得血肉模糊。

  稻留大驚之下,致電報警。
  探員到場,發現桂子頸部綁着一條綠色絲巾,相信死者被人勒死,內褲被整齊放在屍身旁邊。

  現場近門口的地上,有一串門匙,可開啟單位的鐵閘、大門、房門。
  門口一張地氈上,有兩個硬幣。
  大廳地上有兩個原放在睡房內的枕頭,數本從書架上掉下來的書本。
  現場未發現兇器,死者內衣及下身衣物不見蹤影。
  一份每天早上九時送來的日文報紙不知所蹤,相信被兇手用作包着兇器等物品帶走。
  經稻留點算後,證實失去三件共值三千多元的手錶及戒子。

  現場無搜掠痕跡,探員相信,兇手取去這些財物,只為布下劫殺假局。
  這宗兇案過於殘忍,探員要求法醫就地詳細檢驗屍體,並回答探員查詢。

  法醫說:「死者身上的傷痕,相信由一柄外科醫生用的手術刀造成。」
  「死者左乳有二十一處傷口,右乳有十八處,都是由尖刀直插式造成,最深的傷口達四吋。」

  「死者兩個乳蒂,都被利刀作十字形切割。」
  「除雙乳外,其他傷痕集中在『外性器』,範圍由恥丘開始,止於肛門。」
  「死者恥丘上的陰毛,全部被刮光,整個『外性器』部位,有超過三十處傷痕,大部份是切割刀痕。」
  「根據觀察檢驗,死者下體沒遺下精液,死者身上刀傷,相信在死後造成。」
  「死者頸部有一道明顯瘀痕,死因是頸部被勒,窒息致死,死亡時間,約在今日下午三時。」

  驗屍結果,令探員相信兇手是一個虐待狂。
  現場門窗完好,探員相信兇手與死者認識。

  桂子來港只有一年多,不懂聽和說廣東話,英語亦不流利,日常與人交談,都以日語為主。
  稻留選擇在美孚新邨居住,除方便上班外,主要是邨內有不少日本人居住。

  桂子遭人用「日式性虐待」手法殘殺,探員推測兇手可能是日本人,在美孚新邨居住,而且與桂子相熟。
  「美孚新邨的日僑有一百五十戶,共五百六十七人,我們要逐一調查,找出兇手。」負責這案的警官對探員說。
  經過一番調查,探員掌握到一條重要線索。
  「三十四號C座一名女傭表示,當日下午二時許,兇案現場傳出男女爭吵聲,由於兩人說日文,所以不知道兩人在說甚麼。」探員向警官作出報告。
  警官向該名女傭查問時,她說不能確定兩人說的是日文,只知兩人不是用廣東話或英語交談。

  另一名探員,打探到一名可疑人物的消息。
  探員說:「可疑人物叫板田(由於事後未能證實與案有關,板田並非那人真名。)他來自東京,在本港一家百貨公司任職。」

  「板田與妻子在美孚新邨居住,與稻田夫婦相熟,經常互訪。」
  「板田是變態色情狂,嗜好性虐待,他的家中,有不少性虐待雜誌及錄影帶。」
  「板田與他的妻子天生一對,一個願打,一個願捱,板田間中會找妓女,要求特別服務。」
  「十日前,板田妻子回東京探親,板田單獨在港,他可能到稻留家中拜訪時,企圖強暴桂子被拒而施毒手。」
  警官認為探員的推測有理,向法庭申請搜查令,搜查板田寓所,並將他扣留。
  探員在板田寓所內搜到大量性虐待雜誌及錄影帶,部份錄影帶是由板田夫婦做「主角」的。
  不過,探員未能在板田家中搜到與案有關物品。

  板田被帶返警署,由一名精通日文的高級警官盤問。
  無論警官如何威逼利誘,板田都說自己與案無關,最後更向日本駐港領事求助。

  由於無實質證據,加上日本領事壓力,警方只好釋放板田,但要他交出旅遊證件,按時到警署報到。
  10月3日,板田獲發還旅遊證件,亦不用到警署報到。

  警方擴大偵查範圍,將桂子的失物繪圖分發給港澳的當舖,要求留意。
  這宗「日式虐殺案」,當時被香港傳媒大肆報導,日本報章亦連日刊載,可說轟動一時。
  究竟兇手是誰?為何如此殘忍對待桂子?
  案發後,日本駐港領事向警方提供不少協助,但兇徒至今仍逍遙法外。
  妻子慘遭虐殺,稻田與女兒返回日本,離開香港這個傷心地。

  曾一度被視為疑犯的板田,因此案「身敗名裂」,不久與妻子離婚,轉到內地發展,在內地開了公司,娶了一名中國籍女子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