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梨貝水塘 母子雙屍案

日期:1972年10月28日
標題:石梨貝水塘 母子雙屍案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854257236498/462212740876101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3/blog-post.html
地點:石梨貝水塘引水道五五五號路碑
人物:何寧芳 周健強
案情:何寧芳與兒子周健強被殘殺
備註:懸案
1973年5月23日,死因法庭聆訊何寧芳母子死因,陪審團其後裁定兩人被不知名人等謀殺。

  1972年11月10日,警方罕有地向市民發出「滅罪郵柬」,呼籲市民就一宗雙重兇殺案提供資料。
  「滅罪郵柬」內容以中英文印出,附有一個回郵信封,信封上的地址是,香港高士打道三十九號,皇家警察總部兇殺調查科主任,收信人是韓德。
  (按:韓德其後因以污點證人身份,揭露香港警界貪污情況,他作供令警司葛柏入獄而為人認識)

  該封「滅罪郵柬」,內容如下:
  先生們女士們,1972年10月28日早晨,一對母子(何寧芳,女,三十八歲,周健強,男,十六歲),在石梨貝水塘引水道晨運時,大約在七時半遭人攻擊謀殺致死。
  閣下如有任何消息,可協助調查此案者,請將寶貴資料填在空位上,放入回郵信封寄回,或撥電話:5-744311,內線39或42號,或電任何警署,多謝各位合作。
  「滅罪郵柬」的下款由韓德警司署名,並附有兩名死者照片。
  1972年11月5日,早上八時,一名晨運婦人揭發這宗雙屍案。
  當日,這名婦人獨自沿石梨貝水塘引水道上行,至五五五號路碑時,看見山下有一具人形物體,發出陣陣臭味,她懷疑有晨運客失足墮坡死亡或發生命案,於是折返水塘入口,希望遇到警員報案。

  雖然沿途見不到警員,在大埔道四咪半附近,遇上巡視水塘的水務局一級技工,這名技工叫孔初,又叫孔操,五十五歲。
  孔初被派駐石梨貝水塘已有多年,對水塘情況十分熟識。
  同年一月,揭發水塘麻包藏屍的就是他,案中死者是駐守尖沙嘴警署的探員葉福隆。

  有了上次經驗,今次收到發現屍體報告,孔初仍可保持鎮定。孔初要求那名婦人帶路,但對方說害怕不敢前往。
  最後,雙方達成協議,孔初按婦人指示尋找屍體,婦人則下山報警。
  孔初到達五五五號路碑,那兒距煙墩山引水道左邊約六十呎,草叢高逾十呎。
  草叢對下,是沙田濾水廠,水塘引水道與沙田紅梅谷獅子山隧道口連接。
  引水道右邊,有一條小徑,左邊是崎嶇山坡。

  孔初站在山邊,伸首張望,隱若看見山坡樹林內有兩具人形物體。
  有了上次發現屍體經驗,孔初沒有自行走入樹林內,以免破壞一些有用的環境證據。
  他決定折返水塘辦事處,向上級報告及報警。

  在回程途中,孔初遇到三名警探,他們都互相認識,孔初立即向警探報告。
  這三名警探不是來水塘晨運的,他們來找尋在石梨貝水塘失蹤的一對母子。
  那兩具屍體,會否就是那對失蹤母子呢?

  上午八時半,三名探員在孔初帶領下,到達大埔道五咪半,又名筆桿山,四人進入樹林,發現一男一女屍體,探員取出失蹤母子的照片核對,憑衣着初步相信那兩具屍體就是失蹤母子。

  兩名死者被發現時,面部血肉模糊,男的身穿藍白間運動衫、白短褲、白膠鞋。
  男死者雙手被人用繩反綁在背後,頸部被人用八條尼龍繩結成的繩索勒着。

  探員發現男死者伏屍地點對上的一個樹杈,綁着一截女裝恤衫,男死者頸上則有一截女裝恤衫。
  相信男死者曾被人用那件恤衫纏頸吊在樹上,因重力及風化作用,恤衫霉爛,斷為兩截,屍體失去支持,由樹上掉到地上。

  男死者伏屍地點不遠的地下,有一副眼鏡,不但玻璃全碎,眼鏡框亦嚴重損毀。
  距男死者屍體兩呎遠的地方,是一具赤裸女屍。
  女屍身旁,有一件撕破了的白色內衣,灰色長褲、白色內褲,屍體雙腳仍穿着一雙黑色皮鞋。
  女死者頭部有明顯傷痕,相信曾遭人重擊,較特別的,是女死者頸部有一截樹枝。

  兇案現場,有一個籐製餸籃,籃內空無一物,籃旁有一個空銀包及一條毛巾。
  兩名死者身上均無任何飾物及財物。
  (探員後來得知女死者的銀包內有十多元)

  探員在附近檢獲兩根木棍,一個聖保羅中學的信封,木棍及部份物件上都沾有血跡。
  大隊探員與法醫李福基扺達現場,法醫初步驗屍後,認為兩名死者都死於窒息。

  男死者被人用繩索勒死,女死者被人用一根三呎長樹枝壓着氣管,窒息致死。
  兩具屍體稍後舁送殮房作進一步檢驗,警方通知死者親人到殮房認屍。
  女死者的丈夫周忠明,證實女死者是他的妻子何寧芳
男死者是他的兒子周健強。
  何寧芳今年三十八歲,十七年前下嫁周忠明,翌年誕下兒子周健強,之後再沒有生育。

  周忠明對探員說:「我們住在深水埗荔枝角道三十九號四樓前座,我在新蒲崗一家製衣廠做剪裁技工,我太太因身體不好,沒有工作。」

  何寧芳四年前因患肺病,身體孱弱,曾在那打素醫院接受長時間治療,曾做過肺部手術。
  1971年,何寧芳腹部劇痛入院,醫生發現她的子宮有問題,為她做了割除子宮手術,要定期到醫院檢查。

  1971年5月底,何寧芳做例行檢查時,醫生發現她的胸、肺有問題,將她送入葛量洪醫院留醫。
  何寧芳在醫院住了幾個月,去年年底才出院,醫生勸她多做運動,令身體強壯一些。

  何寧芳聽從醫生勸告,去年底開始晨運,通常在早上五時許離開寓所,步行到石梨貝水塘晨運。
  晨運幾個月後,何寧芳發覺精神好了,病痛也少了,於是更努力不懈。

  她的兒子周健強,在半山聖保羅中學讀中三,課餘學習技擊,身手不錯,單對單的話,彪形大漢也不是他的對手。
  周健強亦注重強身,經常陪何寧芳晨運。

  周忠明說:「12月28日晚上八時半,我放工回家,發現屋內沒有亮燈,不見他們母子兩人,感到奇怪。」
  「我最初以為兩人外出未返,又或者阿芳(何寧芳)突然病發,阿仔(周健強)陪她去看醫生。」

  「等到晚上十一時,仍未有兩人消息,我開始着急,打電話給親戚朋友,查問他們下落,但都沒有結果。」
  凌晨時份,周忠明忍耐不住,到深水埗警署報案,要求警方尋找妻兒。
  坐堂幫辦登記了周忠明及何寧芳兩母子資料,對周忠明說,警方會派人尋找,有消息就會通知他。
  翌日,這天是星期日,周忠明約了幾個朋友,到石梨貝水塘找尋,途中曾向孔初相遇,查明水塘地勢,找了一整天,一無所獲,失望而回。
  警方亦曾派人到石梨貝水塘搜索,並無發現。
  兩母子失蹤第八日,才由一名女晨運客發現他們的屍體。
  警方根據各有關證人證供,相信兇手可能是四個年輕人,根據當日的晨運客措述的可疑人物,畫出拼圖。

  11月8日,兩名死者在九龍殯儀館出殯,運往哥連臣角火葬場火化。
  警方為求早日破案,懸紅「暗花」四萬元緝兇。
  (「暗花」由警務人員自掏腰包,在「四大探長」時期十分流行。)

  為求迅速破案,警方成立一個龐大專案小組,成員有新界區探員、穿山甲部隊、港島偵緝部,在石梨貝水塘一帶地氈式搜索及調查。
  行動持續了三天,但警方仍毫無頭緒。
  1973年1月18日,警方發出四名疑兇拼圖,四人為華籍,年齡十八至四十二歲。
  1973年5月23日,死因法庭聆訊何寧芳母子死因。
  這案在荃灣裁判署由董梓光法官開庭,陪審團由兩女一男組成。
  高級法醫李福基在庭上表示:「死者母子屍體,無顯著刺傷痕跡,女死者下身赤裸,頸項為繩所纏,窒息致死,從現場觀察所得,死者頭部曾被人用重物打擊,令她暈倒,有人企圖解開女死者的褲意圖強姦。」

  「男死者生前有反抗跡象,雙手被反綁在樹上,頭部有傷痕,死因是受傷致死。」
  「警方在現場檢獲一個玻璃瓶,可能是兇器,此案行兇者超過一人以上。」
  陪審團其後裁定兩人被不知名人等謀殺。

  探員翻查資料,1972年9月3日凌晨一時,石梨貝水塘附近,一男一女在一輛私家車內談心,一名年約三十歲男子持刀向他們行劫。
  劫匪要他們交出財物,但兩人合共只有兩元多現款。
  劫匪先將男事主推落車,除去他的眼鏡,跟着逼令女事主脫光身上衣服,企圖侮辱。

  男事主衝出馬路,載停一部私家車到警署報案,警員到場時,劫匪與女事主及私家車都失去蹤影。
  警方其後找到女事主,她說被劫匪脅逼脫衣時趁機逃走,乘搭小巴返家。

  探員認為這名劫匪的行劫手法,與石梨貝水塘遇害母子相符,可惜未能將之拘捕歸案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