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泉相會

日期:1992年1月月22日
標題:黃泉相會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834083905182/462185544212154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7/11/blog-post_11.html
地點:荃灣荃錦中心第一座二十七樓一單位
人物:陳惠愛 李桂蘭
案情:陳惠愛是「住家男人」,妻子李桂蘭則是「女強人」
陳惠愛怕被妻子「拋棄」,將她殺死後自殺。
備註:警方經調查後,男死者懷疑枕邊人紅杏出牆,盛怒之下錯手將妻子勒斃,畏罪上吊自殺身亡。

  陳惠愛呆坐在荃灣碼頭海邊已有好幾小時,他雙眼望着沒有一刻平靜的海水,就像百看不厭般。
  他此時的心情亦如海水般起伏不定,自從由大陸來港後,他就有一種等死的感覺。
  陳惠愛是普寧人,1981年才由大陸來港與妻兒團聚,當時他已經五十歲了。
  半生在大陸保守環境中生活,陳惠愛難以適應香港的緊張生活。

  來港最初幾年,陳惠愛幾乎足不出戶,他寧願做住家男人,在家料理家務,如吐絲的蠶蟲一樣,他把自己包在厚厚的繭內。
  他的妻子李桂蘭(五十歲),性格與他是兩個極端,李桂蘭喜歡交朋友,在荃灣一間商場開了一間時裝店,終日為生意應酬忙個不停。
  陳惠愛與李桂蘭育有四名兒子,全部已長大自立,其中長子及第三子已婚。
  兩夫婦與兩名未婚兒子,同住荃灣荃錦中心第一座二十七樓一單位。
  上址有兩房兩廳,陳惠愛與李桂蘭住一房,兩名兒子共住另一個較細房間。

  陳惠愛每日的工作,如已編好的電腦程式,早上六時半起床,為妻兒煮早餐。
  妻兒上班後,陳惠愛執拾一下地方,離家沿海邊散步。
  中午時分,到一間燒臘飯店,吃一碗叉雞飯及一碗例湯。

  飯後,坐在海邊看海。
  下午四時,到街市買餸,回家為妻兒準備晚飯。
  飯後,執拾好一切後,妻兒各自找娛樂,陳惠愛就躲進房內,躺在床上,雙眼望着天花板。

  李桂蘭對陳惠愛說:「阿陳,與其躲在家中,不如到時裝店幫我手,見見世面也好,你的意思如何?」
  在李桂蘭不斷游說下,陳惠愛曾到時裝店幫手,可是逗留不了半天,他就受不了溜回家中。
  這亦難怪,當李桂蘭向朋友介紹陳惠愛時,她的朋友總是說:「陳先生,你的太太可真的本事,時裝店被她打理得頭頭是道,是了,陳先生你是做哪一行的?」

  陳惠愛不想騙他們,可是,他又難以回答那些人的問題,難道說自己是住家男人不成?
  李桂蘭勸陳惠愛說:「阿陳,不要這樣小家氣好不好?我的不也就是你的,你到時裝店幫我,難道我會當你是夥計不成?」

  「人家和你說話,你要有問有答,有說有笑才成,人家問你而你不回答,人家會以為開罪了你。」
  「他們老是問我幹哪一行,你叫我怎麼答他們?」陳惠愛不滿地說

  李桂蘭說:「唉,這個還不容易,你答他們是時裝店的老闆,不就行了嗎?」
  「時裝店是你的,我這樣說,不是騙人嗎?」陳惠愛說。
  「阿陳,怎麼說了這麼多次,你還是不明白,難道我和你還計較這些嗎?」李桂蘭已開始有點怒意。
  陳惠愛察覺不到對方的怒意說:「你不計較,我可計較。總之,你的是你的,你的時裝店與我無關,我不會叨你的光的!」

  陳惠愛的說話激怒了李桂蘭,把他罵了一頓,兩名兒子聽了爭吵聲,沒有來相勸,因為已習以為常了。
  每次吵架,都是陳惠愛捱罵,通常只有李桂蘭罵他,他沒有還口。

  李桂蘭雖然經常責罵陳惠愛,但並非討厭他,而是恨鐵不成鋼,她希望能「罵醒」陳惠愛,令他的人生觀更加積極。
  可是,她沒有想到這種做法,反而令陳惠愛以為她討厭他,想把他罵走。

  對於年已六十歲的陳惠愛,這個訊息無異揭示他患了不治之症。
  陳惠愛開始擔心,萬一被妻子趕走,他是否有路可走。
  答案是:沒有。
  陳惠愛在香港完全沒有朋友,他亦無一技之長,加上年紀已大,如果妻子拋棄他,他就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有了這種恐懼,陳惠愛稍微改了刻板生活方式,每天,他都會抽出一段時間,監視他的妻子李桂蘭。
  陳惠愛在商場內找到一處隱閉地方,在那裏,他可看到李桂蘭的時裝店內部情況,但時裝店內的人看不到他。
  自從開始監視李桂蘭,陳惠愛愈看愈驚心,怎麼李桂蘭與男人打情罵俏,賣弄風騷的?
  其實,陳惠愛自我封閉過久,將普通社交視作越軌行為。

  最令他感到絕望的,是有一次他看到一名外籍男子吻李桂蘭的兩頰。
  這還了得!光天白日,大庭廣眾下,做出這些茍且行為,如果不是自己親眼見到,也不知道綠帽已由頭笠到落腳。
  陳惠愛想衝出去教訓這雙姦夫淫婦,但心靈固然願意,肉體卻軟弱了,他的雙腳如被強力膠黏在地上,不能移動分毫。

  「再見,李察。」李桂蘭對一名外籍男子說。
  李察是李桂蘭的服裝設計師,為她設計時裝。
  李察今年二十四歲,與李桂蘭談得投契,認了她做契媽。他沒想到,自己禮貌式親吻長輩,竟間接害了兩條人命。
  陳惠愛不知道李桂蘭與李察的關係,他只相信自己眼中所見及自己腦中所猜想的。
  完了!陳惠愛彷彿看到自己潦倒街頭的日子。

  知道這個「秘密」後,陳惠愛態度開始轉變,他變得較從前活躍,說話也較從前多。
  看見丈夫的轉變,李桂蘭還以為自己對丈夫的鼓勵奏效,由於這種誤解,她沒有察覺陳惠愛的舉動與往日的不同。
  有一次,陳惠愛去探訪已婚的兒子,他抱着孫兒淚流滿面,令全家人感到莫名其妙。
  在陳惠愛生日當天,他破例不在家中慶祝,改在酒樓設宴。
  陳惠愛的家人雖然對他的性格轉變感到奇怪,但沒有人察覺到陳惠愛心中存在一個兇殘計劃。

  1992年1月月22日,陳惠愛的次子及四子於早上七時四十五分離家上班,屋內只有陳惠愛及李桂蘭兩人。
  中午十二時半,二十歲的四子返家,打開鐵閘後,發覺大門的防盜鏈被人扣上,不能開放,按鈴及叫門都沒有回應。

  由於事態可疑,他到大堂管理處致電返家,但沒有人接聽,打電話到時裝店,亦沒有人接電話,他心知不妙,致電兄長,經商議後於下午一時報警。
  警方及消防員接報抵達,消防員撬開大門進入單位內,在單位牆壁上,有八個用紅色箱頭筆寫的大字:「孫兒永別,黃泉再見。」
  各人心知不妙,欲進入兩夫婦睡房時,發現房門反鎖,由消防員破門進入。
  入房後,赫然看見陳惠愛身穿深色西裝,黑色皮鞋,用尼龍繩在房門前吊頸,解下時已氣絕多時。
  李桂蘭倒伏床上,身穿紫色外套,頸纏白色尼龍繩,身體被棉胎覆蓋。
  李桂蘭送院後證實不治。

  在睡房的牆上,有黑色箱頭筆所寫字句,內容為:「你過到年我就過唔到年。」
  警方在房內搜到一封男死者所寫遺書,講述事件經過,最後數句是:「一時錯手,將妻子殺死,大錯鑄成,後悔不已!」

  警方經調查後,男死者懷疑枕邊人紅杏出牆,盛怒之下錯手將妻子勒斃,畏罪上吊自殺身亡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