買兇弒父逆子無罪

日期:1972年2月21日
標題:買兇弒父逆子無罪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795967242327/462137160883659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7/11/blog-post_69.html
地點:北角長康街豐華大廈十二樓前座
人物:鄭正 鄭柏熹 關業全 黃東成 林仔 
案情:鄭正的獨生子鄭柏熹,為取得遺產還債及供自己揮霍,找關業全、阿東、林仔弒父。
備註:1973年1月9日,陪審團一致裁定,關業全、黃東成、林仔謀殺罪名成立,法官依例判處死刑。
精神病醫生認為鄭柏熹犯案時精神有問題,獲陪審團接納不用負上刑責,當庭釋放。

  「劉先生,救命呀!」
  一把滿帶驚惶的聲音,在走廊中迴盪着。
  正在家中吃飯的劉方,聽到有人叫他,憑聲音判斷,是隔鄰單位的鄭老太。
  鄭老太叫得如此悽厲,一定有不尋常事件發生,劉方打開門,行出走廊,叫他的果然是鄭老太。
  鄭老太一見劉方,扯着他的手腕說:「鄭先生,阿正……阿正流了很多血!」

  鄭老太水中的阿正,是她的丈夫鄭正。
  劉方進入鄭老太所住的單位查看,鄭正僵臥在房中的床上,胸前有幾個血洞,鮮血不斷流出,把粉紅色的床單染得血紅。
  劉方立即報警,與鄭老太一起坐在廳中,等候警察到來。

  兩名巡警與救護員接報到場,知道發生命案,要求增援:「現場是北角長康街豐華大廈十二樓一個單位,一名男子相信被人殺死,請立刻派人來調查。」
  重案組主管黃定邦率領探員到場,在現場及大廈內搜集證物及為鄭老太錄取口供。

  法醫湯明檢驗屍體時,發現死者口鼻被四吋濶牛皮膠紙封着,就算不在他的胸部刺上幾刀,他也會因窒息死亡。
  兇手一心要取死者性命,死者左胸被畢直刺了五刀,每刀都深入體內六吋,刀刀刺穿心臟,較奇怪的是,這五刀由兩柄刀造成,其中三刀用右手,兩刀用左手。

  黃定邦聽完湯明的初部驗屍報告後,認為兇手與死者相識,殺人滅口。
  鄭老太受驚及傷心過度,未能即時錄取口供,到她心情平伏後,黃定邦向她了解案發經過。

  鄭老太憶述當時情況說:「當時,我們正在看電視,將近九時,間鐘響了,我走去開門。」
  「我將木門打開,隔着鐵閘,看見外面有個青年,我問他找誰?他說是阿熹(鄭柏熹)的朋友,阿熹叫他到來,有事商量。」

  「我對他說,阿熹還未回來,他要求入屋等阿熹,我不知他有陰謀,開門讓他進來。」
  「我打開鐵閘時,突然有一個蒙面人及青年衝入來,他們手上都持有利刀。」
  「他們入屋後,把門及鐵閘都關上,將我推跌在大廳的梳化上,我問他們要幹甚麼?他們說是打劫,叫我不要叫或亂動。」

  「之後,他們用繩將我捆綁,用布塞住我的口,這時,阿正已被蒙面人帶入房內,另兩人將我綁好後,亦入了房。」
  「房內沒有甚麼動靜,不知過了多少時間,那三個人走了,也沒有理我,我掙扎了好一會,解開繩索,取出口中的布碎。」

  「阿正被帶入房後,一直都沒有動靜,我快步走入房,看見阿正被人殺了,急忙找劉先生到來幫忙。」
  鄭老太一口氣將案發經過說出來,黃定邦察覺到其中有不少疑點。
  (一)兇手目的是殺鄭正,鄭老太見過他們的樣貌,但他們為甚麼沒有殺她滅口?
  (二)兇手對死者家庭情況十分熟悉,否則不會知道他們兒的名字。
  (三)出事後,死者兒子沒有出現過,警方亦找不到他。
  從以上三個疑點,死者兒子阿熹最有可疑。
  追查之下,黃定邦找到更多線索。
  阿熹今年二十九歲,患有心臟病,由於是家中獨子,自細被鄭老太縱壞,長大後好逸惡勞,與鄭正勢成水火。
  他曾結婚及育有一子,兩年前與妻子離婚後,居無定所,阿熹欠債纍纍,鄭老太經常都瞞着丈夫,暗中接濟他。

  鄭正出殯當日,黃定邦率領幹探,在鄭家及殯儀館埋伏,打算阿熹一出現就將他拘捕。
  直至鄭正入土為安,阿熹都沒有出現。
  黃定邦繼續追查阿熹下落,發現他案發前一日,經羅湖進入內地。
  黃定邦要求人民入境事務處協助,阿熹回港時,立即通知警方。
  雖然阿熹有不在場證據,黃定邦相信,他是這案兇案的關鍵人物。
  案發後一個月,阿熹由內地返港。
  黃定邦接到人民入境事務處通知,率領探員在羅湖火車站監視,為免打草驚蛇,沒有採取拘捕行動。
  在一次偵緝會議上,黃定邦說:「相信疑犯一定有同黨,他回港後,可能會與同黨聯絡,我們要一網打盡。」
  黃定邦的推測沒有錯,但有一點在他意料之外,阿熹的同黨,與他結伴由內地返港。
  三個同黨是關業全,二十三歲,兩名十六歲少年,林仔及阿東(黃東成)。

  四人先後從海關出來,在火車站月台集合,一齊登上一部往九龍的火車。
  上車後,四人雖然坐在一起,但都沒有交談,火車到達沙田後,關業全首先打開匣子:「阿熹,我早就過不用害怕,如果有問題,我們就過不到關啦!」
  黃定邦用「定向聲波擴大器」,錄下他們的說話。
  阿熹說:「全哥,凡事都是小心點好些,不過,你的計謀,果然是天衣無縫。」
  關業全說:「不過,事情還要埋尾,一會見到你媽,還要將戲演下去。」

  火車到達旺角火車站,四人各自離去。
  探員分組尾隨跟蹤及監視。
  阿熹由內地返港,「驚悉」父親遇害,連忙趕到北角,「慰問」母親。
  對父親的死,阿熹表現得十分傷心,發誓緝拿兇徒歸案,以慰父親在天之靈,令人以為他因「子欲養而親不在」而痛改前非。

  在阿熹哭得死去活來的時候,黃定邦已採取行動,拘捕關業全、林仔、阿東。
  在探員警誡下,阿東首先承認受關業全指使,入屋行劫。
  阿東說:「上個月,阿全說有宗大買賣要我幫忙,事成後給我一萬元,他又叫我找多一個人幫手,我找了林仔一起造案。」

  「造案那天,阿全帶我到北角一個單位,由我騙屋內的人開門,入屋後全哥帶了男的入房,叫我們將女的捆綁。」
  「後來,阿全叫我們入房,我見到那個男人已被膠紙住口鼻。阿全說是為防他發出慘叫聲,當我想問為甚麼會慘叫時,阿全拿出兩柄刀,在那人身上刺了五六刀,這時我才知道他要殺人,我與林仔嚇到動也不敢動。」

  「我們逃走後,在阿全家中暫住,他將兩柄染血利刀交給我們,吩咐我們將刀丟棄,我們將刀拿到手上後,他又改變主意,他說怕我們將刀胡亂丟棄,被警方找到麻煩,叫我們將刀放回枱面,由他處理。」
  「翌日,阿全叫我與林仔一齊回內地避風頭,到達深圳一家酒店後,阿全介紹我們認識阿熹。」
  「他們兩人似乎有事瞒住我和林仔,我們知道問也沒有用,也沒有問阿全為甚麼要殺人。」
  「我們在內地逗留了差不多一個月,我們昨日回港,就被你們拘捕了,我已將一切都告訴你們,沒有怎何隱瞞。」
  黃定邦稍後提訊林仔,他的口供與阿東大同小異。

  綜合阿東與林仔的口供,黃定邦認為阿全要找他們做代罪羔羊。
  第一,關業全在鄭家出現時是蒙面的,阿東及林仔沒蒙面,他留鄭老太性命,是為了指證阿東及林仔。
  第二,他將兩柄刀交給兩人後回,目的是在刀柄上留下兩人的指模。
  第三,死者被刺五刀,三刀用右手刺,兩刀用左手刺,阿東是用右手的,林仔則是用左手,阿全可置身事外。

  黃定邦提訊關業全時,他說:「阿東及林仔殺人後找我幫忙,姑念他們年紀還小,我帶兩人到內地避風頭,在深圳遇到朋友阿熹,大家一起遊玩。到阿熹知道父親害,我們才一起陪他返港。想不到殺死阿熹父親的,竟然是阿東與林仔。」
  阿全將一切都推在阿東及林仔身上,他帶黃定邦回家起兩柄兇刀,刀上有阿東及林仔指模。
  關業全對黃定邦說:「黃Sir,證據確鑿,我說的都是真話。」

  黃定邦說:「關業全,你這招移屍嫁禍露出了破綻。法醫說死者是垂直中刀,是被插死的,兇手持刀手勢,拇指在刀柄末端,你交來的兩柄刀,拇指位置卻貼刀身,這種持刀手法,只能用刺或捅,不能用插的方式。」
  「你特意用兩柄刀及左右手持刀殺人,然後抺去指模,再騙阿東及林仔拿刀,在刀柄上留下指模,嫁禍他們,幸好法醫精明,否則你的奸計就逞。」

  關業全其後承認殺人,但說是受阿熹指使。
  阿熹被捕後,直認找關業全弒父,目的是取得遺產還債及供自己揮霍。
  黃定邦將四人落案控以謀殺罪名。
1973年1月9日,陪審團一致裁定關業全、阿東、林仔謀殺罪名成立,法官依例判處死刑。
  精神病醫生認為阿熹犯案時神有問題,獲陪審團接納不用負上刑責,當庭釋放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