毒藥餵檀郎

日期:1978年4月3日
標題:毒藥餵檀郎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744567247467/462115437552498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7/10/blog-post_31.html
地點:油麻地彌敦道百樂大廈十八樓一單位
人物:鄭允 簡秀雯
案情:簡秀雯是鄭允的二奶,她毒死鄭允後自殺死亡。
備註:

  她用嘴把毒藥送到他口中,他不以為意的全數吞下。
  大多數女性,都不希望自己丈夫一朝飛黃騰達,富貴不能淫的男人,就如不吃魚的貓一樣,世上難尋。

  鄭允,今年四十六歲,是一間小公寓的老闆,公寓客似雲來,他的錢包亦日漸腫脹起來。
  鄭允每日接觸不少風騷入骨的歡場女人,自不然想入非非。
  鄭允深明兔子不吃窩邊草的道理,他到自己老朋友九叔所開的公寓去尋歡作樂,為的是那裏較安全,起碼他的妻子不會起疑心。

  九叔深知鄭允喜好,每次介紹的女人,都能令鄭允滿意。
  在眾多女人中,最令鄭允着迷的,是簡秀雯。
  鄭允喜歡簡秀雯,連九叔也大感意外,因為她連中人之姿也沒有,身材肥胖,鄉音未改。
  簡秀雯也不是九叔介紹的,只不過是九叔介紹的那位臨時有事不能來,才由簡秀雯代替,豈料兩人就因而結下一段孽緣。
  簡秀雯與鄭允熟絡後,開始查問他的背景資料。
  鄭允沒有對簡秀雯隱瞞,直認有老婆,並有四個孩子。

  鄭允說:「我那個黃面婆是不敢管我的,只要我按時給足夠家用,她就不會多問一句。」
  「真的,可真威風啊!」簡秀雯雖然不相信鄭允的說話,但總不成當面把他拆穿,斷自己財路。
  鄭允見對方深信不疑,說得就更起勁,簡秀雯不時奉承幾句,把他逗得心花怒放。

  「雯,你為何會做這行的?」鄭允以憐憫語氣對簡秀雯說。
  簡秀雯嘆了一口氣說:「唉,說來話長。」
  簡秀雯未淪落風塵前,在一間工廠做女工,在廠內認識一個男工道友成,在對方甜言蜜語下,先失身後結婚,草草了事。
  婚後不久,道友成露出猙獰面目,要簡秀雯賺錢養他,稍不如意,即對她拳打腳踢。
  一天,道友成帶了兩名彪形大漢回家,說已把簡秀雯賣了落妓寨。
  簡秀雯過了兩年暗無天日的生活,直至那個妓寨被警方瓦解,她才重出生天,道友成不久亦因藏毒被捕入獄。

  過了兩年那種迎送生活,簡秀雯已習慣了,恢復自由後,仍重操故業。
  遇上鄭允後,簡秀雯興起從良之心,幾經努力之下,鄭允終答應共賦同居。
  兩人在油麻地彌敦道百樂大廈十八樓租了一個單位,雖未能雙宿雙棲,但兩人都以夫婦相稱。

  鄭允得享齊人之福,樂在其中,他的妻子被蒙在鼓裏,不知丈夫已金屋藏嬌。
  鄭允回想自己的經歷時,感到上天待他不薄。
  他原來是一名泥水工人,與妻子謝氏結婚時,還是一名窮光蛋。
  謝氏持家有道,在過去十四年,除替鄭允生了四個孩子,亦為他儲了一筆可觀金錢。
  兩年前,一間小公寓的老闆因周轉不靈,將公寓招頂,鄭允在朋友九叔推薦下,將小公寓接手。
  公寓生意不俗,鄭允很快就賺了錢。
  有了錢後,鄭允開始花天酒地,謝氏毫無怨言,只叮囑他不能招惹另一個女人回家。

  鄭允享了好幾個月齊人之福,煩惱開始出現。
  一天,簡秀雯對鄭允說已懷了他的骨肉。
  鄭允最初還滿心歡喜,着簡秀雯愛惜身體,其後聽了簡秀雯的說話後,心情冷了一截。

  「允哥,孩子出世後,誰人作他的父親呢?」簡秀雯與鄭允並非合法夫妻,這是一個難題。
  簡秀雯鑑貎辨色,對鄭允說:「我本身沒有所謂,可是孩子總得有個父親。」
  鄭允細想後,覺得簡秀雯言之成理,可是自己是有婦之夫,不能做簡秀雯孩子的父親。
  簡秀雯說:「允哥,我已想過了,我不求與你正式註冊,只要你的妻子承認我的妾侍地位就可以了。」
  這個提議雖然合情合理,但鄭允知道妻子一定不會應承,不禁躊躇起來。
  簡秀雯說:「允哥,你太太方面,由我與她談談吧,大家都是女人,她會了解我的心情的。」
  鄭允帶簡秀雯回沙田寓所與妻子談判,雙方不歡而散。

  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。
  數日後,簡秀雯的丈夫道友成找上門來,他放監不久,打探到簡秀雯下落,又來纏着她。
  道友成直指簡秀雯不守婦道,與人通姦,勒收五萬元分手費。
  在道友成上門後三日,簡秀雯與鄭允被發現雙雙在單位內死亡。

  1978年4月3日,鄭允長子患上腹膜炎,入院施手術,鄭允自上次談判破裂,不歡而散,賭氣不再回家,鄭妻想趁此機會,希望雙方和解。
  鄭妻有點後悔,如果讓簡秀雯做「妾侍」,自己還可佔有丈夫的「大部分」,如今事情弄僵了,連丈夫也沒有了。
  鄭妻致電到公寓,公寓職工說鄭允昨夜離開公寓後,沒有再出現。
  鄭妻再打電話到「金屋」,電話卻沒有人接聽,她再打電話到公寓,吩咐職工阿球及楊仔到「金屋」查看。
  這時已是凌晨二時多,但老闆娘有命,兩人只好懷着不滿的心情照辦。

  兩人到達百樂大廈那間「金屋」,按了足足二十分鐘門鈴,但總不見有人出來應門。
  阿球說:「屋內大概沒有人吧!說不定老闆與他的情婦已遠走高飛了。」

  「我看就不像了,屋內還亮了燈,電視機也開着,說不定是他們在屋內出了事,所以不能出來應門。」楊仔較為細心,不如阿球那麼武斷。
  兩人在門外商議了好一會,作不了主,致電給老闆娘說明情況。
  老闆娘聽了之後,決定報警。
  警員到場,認為事有可疑,向上峰請示後,召來消防員,撬門入內。
  入屋後,搜查過客廳及睡房,未有特別發現。
  「浴室門是鎖上的。」一名警員嘗試推開浴室門時說。
  消防員伏在地上,發現門縫被人用布塞着,用工具將布推開,再撬毀門鎖,打開了浴室門。
  浴室內的情景,把各人嚇了一跳。
  一男一女,全身赤裸,倒斃在浴室之中。
  女的斜斜坐在抽水馬桶上,男的仰臥地上,頭向門口。
  最令各人感到驚訝的,是女死者右腳與男死者左腳,有一條繩綁着。
  警員立刻封鎖現場,通知重案組及法醫到場。

  法醫湯明檢驗兩具屍體後,發現男死者七孔流血,有明顯中毒徵象,女死者皮膚呈粉紅色,可能是氣體中毒。
  兩具屍體稍後舁送殮房作進一步檢驗,證實男死者是吞服英特靈。(ENDRIN,一種烈性殺蟲藥,一毫克足以致命)
  女死者口腔內,有微量英特靈,但不足致死,女死者是中石油氣毒致死,兩人死去大約廿四小時。
  重案組探員調查後發現,浴室內有一個空的石油氣罐,出氣口被人用硬物弄開。
  換言之,這罐石油氣,可能是殺人兇器。
  浴室的一扇窗雖然掩上,但並沒有上鎖,亦沒有窗花,可供人出入。
  按情況看來,這宗雙屍案可能是自殺案(兩人殉情),可能是自殺及兇殺案(其中一人殺人後自殺),可能是雙重兇殺案(兩人被第三者殺死)。

  浴室門的門縫被人用布塞着,可見是有預謀行為。
  浴室不符「密室」條件,因為兇手可從那扇窗逃走,雖然單位在十八樓,但亦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。
  探員調查後,知道簡秀雯的丈夫道友成,曾向女死者勒索分手費。
  探員追查道友成下落,知道他在案發前一日,因藏有毒品被警方拘留,還押監房看管,換言之,殺人的不是他。
  經廣泛調查後,探員相信這宗案件並無第三者牽涉在內。
  探員推測:女死者要求做「妾侍」,假裝有身孕要求「入宮」,但被拒絕。
  她知道騙說懷孕一事,遲早被男死者拆穿,到時可能會被他拋棄,加上她的丈夫道友成勒索分手費,令她進入死胡同。
  案發當晚,女死者與男死者在浴室鴛鴦戲水,女死者暗中將烈性農藥英特靈含在口中,與男死者接吻時,將農藥送入對方口中,並勸他吞下。
  男死者吞下農藥後毒發身亡,女死者用浴巾將浴室的門縫塞着,將窗戶掩上,弄開在浴室內一罐石油氣的出氣口,讓石油氣逸出。

  之後,女死者坐在馬桶上,把男死者扶起,面對面的將男死者放在自己大腿上,再用繩索綁着自己的右腳及對方的左腳,以示兩人死也不分離。
  女死者中毒死去,男死者失去支持,倒在地上。
  這種離奇殺人及自殺方式,曾一度令探員懷疑是道友成所為,「幸而」他因藏毒被捕,否則縱使清白,也會被視為疑犯拘捕調查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