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警狂徒越柙尋仇

日期:1964年10月31日
標題:殺警狂徒越柙尋仇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771507244773/462124207551621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7/11/blog-post.html
地點:牛頭角警崗內
人物:許鍚希(黃石希) 陳峰池
案情:警員陳峰池在牛頭角警崗內當值時,被許鍚希用菜刀襲擊死亡。
備註:1964年12月14日,這案在北九龍裁判署正式聆訊,黃石希在庭上表現失常,語無倫次,法官下令檢查他的精神狀況,證實他患有精神病,送到青山醫院接受治療。
黃石希兩年後逃出青山醫院,十三天後才由警方捕回。

  李探目當了十五年警察,也記不清曾為多少人錄過口供,但替一名躺在床上,氣若游絲的同袍錄口供,還是第一次。
  這名不幸的同袍叫陳峰池,編號7084。
  1964年10月31日,晚上一時四十五分,在牛頭角警崗內當值時,被人用菜刀襲擊。

  菜刀從陳峰池的背後劈下,差點把他的頸骨斬斷,兇徒仍不罷休,拔出菜刀再向陳峰池肩部斬去,這一刀直斬入骨,兇徒再將刀拔出,然後逃走。

  陳峰池捱了兩刀,滿身鮮血,但仍負傷追捕兇徒,但人畢竟是血肉之軀,加上傷口不斷流血,走不了多遠,他因失血過多休克,倒在一個巴士站旁邊。

  附近街坊立即報警,李探目接到同袍遇襲消息,率領大隊探員到場,救護車將送陳峰池送到醫院急救。
  陳峰池危在旦夕,李探目部署緝捕行動。
  二百名幹探、六頭警犬到場,追緝兇手。
  探員兵分三路:一路在案發現場調查,一路向目擊者錄口供,一路作地氈式搜查。
  在警崗門口,有一隻染有血跡人字形的左腳膠拖鞋,相信是兇徒遺下。
  警崗附近,有幾隻左腳血腳印,相信是兇徒足跡。

  警犬嗅過兇手遺下的膠拖鞋,追蹤至陳峰池倒地的巴士站,那個巴士站的巴士,是開往九龍城碼頭的。
  李探目通知各區警員,留意截查該線巴士,搜查可疑人物。

  凌晨一時十分,一名警員搜查停在巴士總站的一部雙層巴士,發現一名可疑赤腳男子,在上層尾排座位睡覺。
  該名男子身上染有血跡,在他所睡的座位下,有一柄用報紙包裹的染血菜刀。

  警員不敢驚動那名男子,召來籐牌隊支援。
  持籐牌及長警棍、穿防暴裝的警員到場,拘捕該名男子時,未遇到反抗。
  疑人被帶返警署,雙手被手銬扣在椅背,由李探目盤問。
  李探目問:「你叫甚麼名字?今年多少歲?」
  男子答:「我姓黃名石希,今年二十二歲。」
  「你在甚麼地方居住?」
  「我在牛頭角徙置區居住。」

  「你是否闖入牛頭角警崗,斬傷一名警員?」
  「我的確到過牛頭角警崗,但只不過是去找豬,那隻豬逃走了,我報警幫我找豬,沒有傷人。」

  「這柄刀是不是你的?」李探目指着枱面上,用證物袋袋住的菜刀問。
  男子望了望那柄刀,笑了笑才說那柄刀不是他的,但他卻說曾用過這柄刀,用來劏豬。

  李探目聽了,幾經克制才沒有將那名男子痛打一頓。
  之後,黃石希開始語無倫次,李探目暫時將他收押,循其他途徑搜集證據。

  李探目到醫院探視陳峰池,希望從他口中得到線索。
  陳峰池說,由於事出突然,他只看到兇徒穿黑色恤衫,其餘的不太清楚。
  李探目安慰了陳峰池幾句,離開醫院。

  回到警署,化驗報告已有結果。
  黃石希衣服上的血跡與陳峰池相同,現場遺下的血腳印,亦屬黃石希所有,他被捕時,身上穿的黑色恤衫,染有陳峰池的血。

  李探目再次提訊黃石希,他直認斬傷陳峰池,原因是貪玩。
  黃石希被落案控告企圖謀殺。
  陳峰池傷勢突然轉壞,彌留時用感激的目光望向李探目。   
  他最終傷重不治,在醫院逝世,黃石希被改控謀殺。
  1964年12月14日,這案在北九龍裁判署正式聆訊,黃石希在庭上表現失常,語無倫次。
  法官下令檢查他的精神狀況,證實他患有精神病,送到青山醫院接受治療。

  這宗殺警案告一段落,但兩年後有更嚴重事件發生。
  黃石希逃出精神病院,留下字條,揚言殺害拘捕他及送他入精神病院的人。

  李探目受命組成專案小組處理這案。
  黃石希有殺警前科,視人命如草芥。
  當年與黃石希案有關的法官、陪審員、律師等,警方派出探員貼身保護。

  黃石希對執法者充滿仇恨,警方發出內部通告,要警員加強戒備,以免受到襲擊。

  警方又發出通緝令,呼籲市民提高警覺,發現可疑人物時,在安全情況下通知警方。
  通緝令內容如下:
  黄石希是青山醫院病人,日前逃脫,有攻擊他人傾向,兩年前曾殺死一名警員。
  黃石希現年二十一歲,身高五呎五吋,短髮,身材健碩,皮膚白晳,操帶潮州口音本地話。
  黃石希逃走時,身穿藍色唐裝衫褲、棕色拖鞋。

  李探目把黃石希送入監獄,是最高危目標,他日以繼夜追查,終於找到一條寶貴線索。
  黃石希原名許鍚希,六十多歲母親仍在內地,已出嫁的姑母在羅湖沙嶺居住。
  李探目認為,許鍚希走投無路,可能會投靠姑母。
  羅湖沙嶺是香港與深圳接壤的邊境禁區,當地居民或持有禁區紙的人,才可進出。
  這種地區,消息不靈通,許鍚希的姑母,可能不知他闖下彌天大禍。

  李探目與兩名幹探前往沙嶺,找到許鍚希的姑母,為免打草驚蛇,李探目自稱是許鍚希的朋友。
  許鍚希的姑母嘆了一口氣說:「阿希昨天才來過,吃了一頓飯後,問我要了些錢就走了,這孩子不知怎的,整個人都落了形。」

  李探目問:「阿希還有甚麼親戚朋友?」
  許鍚希的姑母嘆說:「阿希在香港只有我一個親戚,至於朋友,相信也不會太多。」

  李探目知道老人家都關心子侄的工作,他說:「伯母,阿希託我們為他找工作,現在工作找到了,但卻找不到他,如果有他消息,請立即通知我,因為那份工作,還有很多人爭着做。」

  時間過了十三天,到7月14日,終於發現許鍚希行踨。
  7月14日晚上,風雨交加。
  一名姓楊小販,收市後因沒有雨具,無法返家,他到長沙灣徙置工廠大廈歇息。

  睡至半夜,察覺一名全身濕透男子在身邊經過。
  他認出那人就是被警方通緝的許鍚希,在距離不的地方坐下來,不久就睡着了。
  小販嚇了一跳,睡意全消,他加強警覺,打算天一亮就報警。
  到了天亮,風雨也停了,小販到附近一家食店借電話報警。

  李探目接報,帶領大批探員到場,到達許鍚希睡覺的地方,除地下有一灘水外,未發現許鍚希。
  李探目認為許鍚希仍未走遠,召來更多探員搜索,終在第三座大廈天台,發現許鍚希。
  他當時正坐在大廈天台邊沿,如貿然採取行動的話,他可能會跳樓。

  李探目分派多名探員,佔據有利位置,他在地上拾了一個空酒瓶,一面哼着歌,踏着醉步,搖搖擺擺向許鍚希行去。
  「老友,喝一口精神爽利,聞一聞舒筋活絡。」李探目將酒瓶遞向許鍚希。
  許鍚希站起來,想接過酒瓶,李探目速扣住他的脈門,將他拉倒在地上。
  附近埋伏的探員一擁而出,將許鍚希制服。

  許鍚希被押上警車時,與李探目打了個照面,突然大聲地說:「原來是你!」
  許鍚希發現自己落在同一人手上,想了一想,仰天狂笑,不斷說:「原來是你!」
  許鍚希今次不用再經審訊,直接送回青山精神病院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