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麗松執子之手五十年


日期:1999年3月6日
標題:黃麗松執子之手五十年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rogwong/videos/oa.739840479704541/10155717528921437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11/blog-post_15.html
地點:港大周亦卿樓護土牆山坡
人物:李威
案情:李威是前港大校長黃麗松妻子
在西區大學路的柏立基學院附近失蹤,三個月後被發現陳屍港大周亦卿樓護土牆山坡。
備註:1999年6月12日,李威於香港殯儀館以天主教儀式舉行喪禮。

「我的妻子不見了,請你們幫手找一找!」前港大校長黃麗松氣急敗壞地向港大的保安員尋求協助:「她剛才還與我一起,我到旭龢道街口截的士,回頭就不見了她!」
保安員在附近一帶尋找了個多小時後,與黃麗松商議後,決定報警。
黃麗松向警方表示,他與妻子李威由英國返港,在港大宿舍居住,中午十二時許,兩人打算到酒樓午膳,在西區大學路的柏立基學院沿梯級步行而下,黃麗松先行到旭龢道截的士,折返接妻子時,已失去她的蹤影。
黃麗松身份特殊,他的妻子李威離奇失蹤,警方接報後交由重案組接手調查,並將李威的資料發布給全港警區。

李威(Mrs.Grace Huang),籍貫上海,女性,現年七十四歲,身高一點五七米,身形瘦弱,橢圓面型、皮膚白皙,蓄短直髮,患有輕微失憶症,要定時服藥,行動及言語緩慢,失蹤時身穿灰藍色冷衫、啡色裙、手攜藍色手袋。
1999年3月6日中午12時,在港島西區大學路柏立基學院附近失蹤。
經過一整天搜索,未發現李威蹤影,醫院亦無收過身份不明的病人。

翌日,更大規模的搜索開,除警方外,黃麗松的親友自組搜索隊,日以繼夜到各處尋人,山邊後巷都不放過。
警方收集附近一帶的閉路電視錄影帶,但未發現李威蹤影,警方認為李威在港大範圍內失蹤,大批警員在校方花王協助,重點搜索港大附近一帶山坡,但無發現。

1999年3月10日,黃麗松在報章刊登廣告懸紅五萬元尋妻,案件由警方失蹤人口調查組跟進。
警方除透過電台要求各區巡邏警員留意外,亦在薄扶林區多處公眾場所及街頭,貼有尋找她的懸賞通告。
警方接獲多個市民電話提供線索,有人聲稱在灣仔與金鐘之間公路上見過李威,失蹤人口調查組探員駕車在港島區一帶兜截,最終無發現。

一名的士司機駕車途經旺角染布房街時,看見一名與李威容貌相似老婦,即時通知的士台代為報案,警方到場兜截無所獲。
1999年3月13日,黃麗松往澳門尋妻不獲,並且險些被騙,他說:「現在已經是人命的問題了,不可再耽誤。如果再找不到她,就會弄出人命。只要找回她,絕對不會追究任何責任。她患有輕微失憶症,每日要服三至四種藥。停服一兩日還可以,但現在已經沒有吃藥一個星期,我想她的記憶已經全無,生命實在有很大危險。」

1999年3月16日四時許,警方接獲市民報案,表示見到李威在薄扶林出現,數十名藍帽子警員到場搜尋,至深夜仍無結果收隊。
1999年3月23日,警方港島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李威失蹤案,呼籲市民如有李威消息或下落,即時通知警方。
1999年4月1日,黃麗松透過電臺節目呼籲公眾如有其妻子消息或下落,即時通知警方,他說:「我妻子身體不好,要經常服藥,現已停藥三周,恐怕已有生命危險,如有人好心收容她,希望該名好心人即時送她進醫院或打九九九,現在是關乎她的性命問題。」

愛妻失蹤逾月,黃麗松仍抱一線希望:「或許有一些人從來沒有看過報紙,會好心做壞事收留她。或許她住久了,收留她的人害怕麻煩。我現在鄭重聲明,只要我太太回到我身邊,我是絕對不會追問過去責任的。」
1999年4月18日,警方接到市民報案,稱見到李威身穿唐裝衣服,在油麻地一帶出現,並向途人問路,警員在附近一帶兜截數小時,未有任何發現。

李威失蹤後,警方先後接到有市民報稱在西營盤、薄扶林、灣仔、北角、鰂魚涌等地發現李威蹤影,但均未有發現。
「易學顧問」岑寶桂在李威失蹤49日後為她起了一卦,卦象指在山上,警方及黃麗松的家人再次搜索港大一帶山坡,但無所獲。
兩個月後,李威仍下落不明,黃麗松隻身離港,返回英國等消息。

1999年5月26日下午三時十五分,兩名測量員在港大周亦卿樓護土牆山坡勘察時,在周亦卿樓對上三十米山坡一排矮樹叢上,發現一具乾屍,兩人走回大路,通知大學保安人員報警。
警方於下午四時接到發現屍體報告,由於現場地勢崎嶇,警員在消防員協助下到達矮樹叢,一具乾屍橫擱在樹叢上,身上衣服已破爛不堪。

消防員將乾屍搬落山,法醫初步檢驗,相信乾屍是一名女性,已經死去兩個月,由黑箱車載往西環殮房。
警員在樹叢附近檢獲一個手袋,內有百多英鎊、李威的身份證明文件、一條刻有房號的港大柏立基學院外賓宿舍房間鎖匙,號碼與黃麗松夫婦居住的房號相符。
在樹叢附近地上,有一個英國製造的女裝手錶,錶帶已經鬆脫。

港島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譚德榮指出,事發後警方曾多次搜索該個山坡,由於草叢太隱蔽,警員難以深入搜索,因而未發現李威蹤影。
案件交由負責調查李威失蹤案的港島重案組第三隊接手調查,重案支援組接獲通知,查證乾屍身份及重組失蹤過程。

「發現屍體的地方,與李威最後所在位置的柏立基學院(近旭龢道門口),相距約千多米,一般人步行需時約十五至二十分鐘。」
重案支援組主管黃國安與組員分析案情說:「發現骸骨現場在山坡一幅高五十米的護土牆之上的叢林地方,該處沒有路徑通往,而屍骸橫擱在矮樹叢上,相信李威是在山上跌下叢林內喪命。」

重案支援組模擬李威失蹤的路線,相信當黃麗松前往旭龢道截的士時,李威失去丈夫蹤影,欲返回賓館時,沿大學道一直與黃麗松反方向前行,當黃麗松截到的士,回去接妻子時,李威已走出他的視線之外。
「黃麗松發現妻子失蹤,向大學保安員求助,各人都認為李威不會走遠,在柏立基學院一帶搜索,李威這時已到達周亦卿樓,那兒是崛頭路但有小徑通往山上。」黃國安說:「李威登上山坡後,懷疑手錶鬆脫掉下山坡對下叢林,她想拾回手錶時,失足掉下山坡,身體擱在叢林上,失救致死。」
若這個推測成立,李威的失蹤屬意外,不涉刑事成份。

躺在解剖台上的屍體已經嚴重腐化,身體及四肢完好。
由於屍體的身份仍未確定,法醫龍博士按發現無名屍體程序處理。
重案支援組組員天行協助法醫龍博士拍攝屍體及衣着物品的照片,在已經腐爛不堪的衣物中,找出衣物的質地、式樣、顏色、商標、縫紉特點、磨損部位及程度等,以便與死者失蹤時所穿衣物核對。
在手袋內找到的證件、鈔票、鑰匙等都一一登記並有詳細描述。

「身外物」處理完畢,開始檢查及記錄屍體的樣貌、身高、身材、頭髮等體貌特徵。
提取屍體的手紋、足紋、毛髮、血液、唾液等標本,拍攝屍體及其牙齒X光片,用作核實身份。
這具骸骨的盆骨低而寬廣,盆腔大而呈圓柱形,耻骨聯合背面近聯合面背側緣有骨質凹痕,約綠豆粒大小,是女性生育過的痕跡,稱為「分娩疤痕」,從盆骨推斷骸骨屬一名曾經分娩的女士所有。
法醫龍博士檢驗屍體時,發現表面無明顯傷口,亦未出現骨折,身體器官無損,無中毒跡象,胃內食物已經排空,死因是心肺功能慢性衰竭。

為確定骸骨身份,法醫龍博士分別採用「骨骼推算法」、「DNA鑑證」、「復顏法」,進行三重比對。
龍博士首先以「骨骼推算法」推算屍體的年齡,人類的骨骼都會隨年齡而有所改變,將骨骼數據輸入電腦,即可計算出年齡,誤差約六個月。
從骸骨的耻骨聯合背面骨質明顯疏鬆,聯合緣逐漸破損,推測年齡在五十歲以上。
從顱骨縫愈合情況推斷,骸骨年齡在七十至八十歲間。
肱骨頭和外科頸骨質萎縮,骨密質變薄,骨鬆質殘存於髓腔壁,年齡應在75歲以下。

用顯微鏡觀察股骨的血管(數量愈多、愈細碎,年紀就愈老),顯示骸骨屬一名七十多歲老人所有。
經電腦計算,這具骸骨的年齡約七十四歲,與李威的年齡相符。
「DNA鑑證」由香港齒科法醫梁家駒協助,他是國際刑警災難死者辨認小組成員。
梁家駒詳細檢查骸骨每顆牙齒形狀、大小及修補痕,核對李威的牙齒紀錄,再抽取牙齒的DNA核對,認為骸骨是失蹤多時的李威。

「復顏法」可將嚴重損毀或已骷髏化的頭骨回復本來樣貌,以現代數碼科技,可憑一塊骨頭,推算出其餘部份。
龍博士用掃描器為骸骨拍攝三百六十度的立體照片,再將李威的全身照片輸入電腦進行數碼化,製成立體照片,兩張照片各有三百六十個對照點,運用電腦進行對照,結果證實同為一人。

1999年5月31日早上十時許,剛由英國返港的黃麗松,由兒子及一名姪女陪同下到西環殮房認屍,約十分鐘後,認為屍體是其妻子的可能性甚大。
1999年6月1日,警方正式確定在西環港大校園山坡發現的女性骸骨,為於3月6日失蹤的前港大校長黃麗松的夫人李威女士。
1999年6月12日,李威於香港殯儀館以天主教儀式舉行喪禮。

在紀念愛妻李威的小冊子裏,首頁印的是前港大校長黃麗松親提的一首詩。
聚有時,別有時。半世紀前我倆芝加哥大學教堂外頃刻相遇,一起踏上幸褔旅途。五十年後剎那失誤,妳我此生無從聚首。
生有時,死有時。今後縱然難覓音容笑靨,銘記的是此生共度五十載喜樂憂戚。祝福妳得享天國的歡欣和平安,靜待攜手同頌主恩的時光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