炸彈狂童

日期:1986年4月24日
標題:炸彈狂童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387377283186/461805450916830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7/10/blog-post.html
地點:石籬邨第九座八一六及八一七室
人物:卓天錫 卓天立
案情:卓天錫用自製炸彈想將弟弟卓天立炸死。
備註:1986年11月10日,法官審閱感化官及精神病專家報告,判卓天錫入教導所,為其九個月至三年。

  中午時分,懶洋洋的太陽循例在天空上當值,帶來一個懶洋洋的下午,吃過午飯的阿立(卓天立,十五歲),原在廳中的梳化看小說,由於「飯氣攻心」,他躺在八一六室的梳化上進入夢鄉。

  剛從外返回石籬邨第九座寓所的石仔(卓天錫,十七歲),看見弟弟在梳化上睡覺時,竟起了一個歹毒的念頭。
  石仔躡手躡腳走進自己的房間,打開自己的「軍火庫」,臉上現出惡毒笑容。

  那個「軍火庫」雖然只是一個可以上鎖的櫃桶,但其內有一小包地盤用的黑炸藥,一支經改裝,可以發射鐵珠的玩具槍,在十米內具殺傷力。
  此外就是大大小小的鐵磚及一些引爆用電線,除未製成及半製成品外,「軍火庫」內還有四個隨時可以用的製成品。
  這些製成品,是石仔自行製造的「炸彈」,具有爆炸能力,使用方法與手榴彈大同小異,只要扯開保險掣,向目標拋擲,在特定時間內,就會發生爆炸。
  石仔將那支改裝手槍取出,上滿鐵珠,令手槍可隨時發射,然後將槍插在腰間,再用恤衫將槍蓋住。
  之後,石仔用一個「膠手抽」將三個炸彈裝住,另一個炸彈則用手拿着。

  鎖好軍火庫後,石仔臉上的表情就更加奸險了。
  回到廳中,阿立仍在梳化上尋好夢,石仔見廳中沒有其他人,迅速將手上炸彈的保險掣扯開,放在阿立的頭部旁邊。

  「再見了,三十秒後,你就會被炸得頭破血流而死了,哈哈!」石仔朝阿立看了一看,就像看着一隻即將掉進陷阱的兔子一樣。
  將門關上後,石仔吹着口哨,踏着輕快步伐,沿走廊向樓梯走去。

  石仔由走廊轉入樓梯時,一聲爆炸巨響從身後傳來。
  他沒有回頭察看,他對自己絕對有信心,他知道自己的弟弟阿立,一定已經死了。
  石仔加快腳步,離開第九座後,向對面山坡走去,選了一個好位置看「熱鬧」。

  爆炸聲令整個單位震動,石仔及阿立的姊姊美英,正在房內寫信的,嚇了一跳,還未弄清楚發生甚麼事時,已聽到廳中傳來痛苦的呻呤聲。
  美英到廳中查察時,看見弟弟阿立雙手扼住右大腿,在地上打滾。

  「阿立,發生了甚麼事?」美英將阿立扶起時,看見他的右大腿不停流血,慌忙地問。
  阿立痛得死去活來,那裏還可以答話?
  此時,爆炸聲已引來大批鄰居在門外聚集,有人大力地拍門問:「究竟發生了甚麼事?」

  全無主意的美英,聽見門外有人聲,連忙把阿立放下,開門讓門外的人進來,為她出主意。
  「美英,阿立傷得不輕,快打電話報警。」一名鄰居對美英說。
  「唉喲,怎麼流這麼多血的,真嚇死人了!」一名女子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。

  「明哥,我已打電話報警,現在怎麼辦?」美英報警後對明哥說。
  她口中的明哥,就是叫她打電話的鄰居。
  「先拿些繃帶、棉花之類,來替阿立止血!」明哥是聖約翰救傷隊隊員,對急救有認識。

  明哥為阿立包紮傷口時,發現阿立的傷口有六吋長,兩吋深,從形狀判斷,相信是由爆炸造成。
  「阿立的受傷,是否與剛才的爆炸聲有關呢?」明哥將兩件事關聯起來。

  此時,阿立的臉色開始轉白,皮膚冰冷潮濕,額頭及手掌滲出冷汗,明哥知道,這是休克徵狀。
  休克是全身血液循環減弱,令到全身器官沒有足夠血液供應,生理機能陷於衰竭狀態,如不及時治理,會有性命危險。

  明哥為阿立急救,他先令阿立躺下,頭部與身軀保持水平,將阿立的雙腳用枕頭墊高,令下半身血液倒流入心臟。
  救護員到場時,對明哥的處理十分讚賞,因為這不但節省他們為傷者包紮的時間,還可避免傷者的休克程度惡化。

  與救護員幾乎同一時間到場的警員,立刻把圍觀人群驅散,並將場封鎖。
  隨後而至的探員,調查後,認為這是一宗爆炸品傷人案。
  由於牽涉爆炸品,案件交由重案組接手調查,重案組主管黃定邦,與手下兩員大將,證物組組長細奀,偵緝組組長德仔,接報後抵達現場。

  「黃sir,在廳中的一張梳化上有一個大洞,相信是由爆炸品造成,請通知軍火專家來。」細奀向黃定邦說,黃定邦立刻通知軍火專家。

  「炸彈的威力如何?」黃定邦入屋,站在張梳化前問細奀。
  由於屋內可能還有其他爆炸品,黃定邦下令所有人離開,僅他與細奀留在現場。
  細奀說:「如果在身旁爆炸,可以將人炸死。」
  黃定邦說:「看來,兇手是蓄意要致人於死地,不知道他們有甚麼深仇大恨呢?」

  在山坡上看熱鬧的石仔,看見救護車及大隊探員先後趕至,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及興奮。
  石仔達成心願後,在興奮中有一絲失落。
  「終於除去這根眼中釘了,沒有了他搬弄是非,家人一定會對我更好!」

  石仔的父母,育有兩子一女,女兒美英居長,今年十九歲,石仔,十六歲,他的弟弟阿立,十二歲。
  阿立未出生前,石仔是家中的獨子,萬千寵受在一身,雖然年紀小小,但一切都憑自己喜惡行事。
  石仔以為,人生就是如此,見家人遷就他,就愈變本加厲。
  阿立出生後,石仔感到親人對他不及以前好,認為是這個弟弟搶去他應得的東西,在弱小的心靈中,已視這個弟弟為仇人。

  石仔為引起家人注意,常做出令家人厭惡行為,例如隨地大小便,說話故意口吃等。
  這些行為,無疑可以引起家人注意,但亦令家人察覺到他是「生骨大頭菜」(縱壞),家人態度轉變,令石仔對阿立更懷恨在心。

  「如果把阿立鏟除,家人一定不會如此對我。」石仔竟然打着這個壞主意,當他有這個念頭時,只不過十歲。
  他將這個壞主意付諸實行,是十一歲。
  那一次,石仔把阿立的頭按入一個的水缸內,要把阿立浸死,美英發覺得早,才把阿立救回。
  這一件事,雖然沒有鬧上警署,但已令石仔的父親非常震怒。
  「這種事防不勝防,我要把石仔送到大陸去,由我的家姊管教他。」石仔的父親作了這一個決定。

  石仔被送到大陸,由他的姑媽照顧。
  石仔的姑媽在軍部任職,經常帶石仔到軍部去,石仔在軍部學到如何製造炸彈及改裝手槍。
  對於有破壞力的東西,石仔似乎特別有偏好,他常在荒山野嶺,投擲炸彈及開槍,引以為樂。

  不過,在大陸的生活實在太苦悶了,石仔知道,如果不討好姑媽的話,是很難由她說服父親帶他回香港。
  他對姑媽刻意逢迎,很快得到她的歡心,在姑媽說情下,石仔終於可以返回香港。
  正所謂見過鬼怕黑,從大陸回港後,石仔就變得「聽話」,但內心對弟弟阿立就更加怨恨。
  終於,他想到利用自己在大陸學到的「特長」,來了結自己的弟弟阿立。
  經過多次試驗後,石仔成功地製造了四枚炸彈及一支手槍,收藏在「軍火庫」內,伺機取出使用。
  一直等到1986年4月24日,機會終於來了,石仔企圖用一個炸彈,除去自己的心腹大患,回想往事,石仔不禁在山頭狂笑。

  軍火專家到場,在細奀及黃定邦的協助下,在屋內徹底搜索,終於發現石仔的「軍火庫」。
  軍火專家拿走那些炸藥時說:「黃sir,這個櫃桶內的炸藥,如果發生爆炸,會將這個單位及上下相連的地方完全炸掉!」

  黃定邦說面色凝重地說:「看來,事情並不簡單,那兒來這麼多炸藥?」
  細奀對黃定邦說:「傷者會不會在製造炸彈時,意外爆炸受傷呢?」
  黃定邦說:「這是一個合理推測,我們到醫院調查一下,現場由兩名手足看守,任何人也不准進入。」
  黃定邦到達醫院時,阿立已做好手術,躺在病床上休息,陪伴他的,是他的姊姊美英。
  黃定邦對阿立說:「我是重案組黃定邦總督察,阿立,你說說受傷經過。」
  阿立說:「我也不知發生甚麼事,當時我在廳中梳化睡覺,其後覺得臉頰碰到一件冰冷東西,我順手將那件東西向下一撥,還來不及站起身來,個東西就爆炸了,我只覺大腿一痛,就甚麼也不知道了。」
  黃定邦經詳細查問後,知道製炸彈的不是阿立而是石仔,通知德仔追查石仔下落。
  黃定邦問美英:「石仔現在在哪兒?」
  美英憂心地說:「他經常往外跑的,也不知他走到哪兒去。」

  從美英口中,黃定邦知道石仔有一支改裝手槍,可能還有其他炸彈。
  黃定邦的語氣十分嚴峻地問:「你們為何容許他藏有這些危險東西呢?」
  美英有點委屈地說:「我們以為他鬧着玩,我們不知道那些東西是有殺傷力的。」
  入夜後,石仔打算回家查看,從鄰居口中,他知道弟弟阿立只受了傷,沒有送命,不禁怒火中燒。
  當他打算進入所住單位時,卻被在內留守的兩名探員逐走,令他更加憤怒。
  石仔無家可歸,才知無家可歸的悲哀。
  在街上遊蕩得無聊,想起那兩名探員,心中就有氣,當想到用炸彈教訓他們時,才發現炸彈與那把改裝手槍,不知在何時丟掉了。

  當他經過一部私家車時,他又有一個鬼主意,他用技巧從私家車的油箱吸出一瓶電油,製成一個「莫洛托夫」燃燒彈。
  石仔將這個燃燒彈丟在所住單位門口,一時之間,門外火光熊熊。
  在屋內留守的兩名探員,發現大門着火時,十分狼狽,立刻致電報警。
  消防員聞訊到場,將火撲滅,把探員救出。
  這個消息,令黃定邦大為震怒,立刻下令追緝石仔歸案,同時要警員小心,石仔身上可能有炸彈及槍械。
  4月26日,凌晨四時三十九分,兩名警員在油麻地北海街一個公園,發現有一名少年露宿,循例入內調查。
  當知道那名少年是被通緝的危險人物石仔時,警員高度戒備,仔細搜身,但未有任何發現。
  石仔被捕後,交由重案組處理。
警方在石籬邨第九座對開山邊,發現炸彈與改裝手槍。
  1986年10月4日,石仔被控傷人及縱火罪名,解上高院受審。

  石仔在庭上承認兩項控罪,高院暫准按察司歐德雅鑑於石仔可能精神有問題,要審閱感化官及精神病專家報告,才作判決。
  精神病專家認為,石仔患有「無情型精神病質」精神病。

  精神病專家在庭上作供說:「通常,我們對喜、怒、哀、樂都會產生共鳴,對自己的過失會感到羞愧、後悔。」
  「即使情感尚未成熟的孩童,也對親友懷有感情,這種情感溝通,是人類共同生活中,不可缺少的。」
  「正所謂人非草木,誰孰無情?缺乏感情的人,表現出冷酷、殘忍、無恥性格,此即是精神病質中無情型的特徵。」
  「這類患者,可說是感情遲鈍,毫無愛心的變態者,患者通常有情感缺憾,我與被告傾談時,發現他沒有做錯事的感覺,還將事件作平淡陳述,全無悔意。」

  「被告的智商是七十八,接近精神薄弱邊緣,因一時氣憤,找陌生人的麻煩,當看見對方害怕時,就有一種快感,這是無情性格的典型例子,不過,被告經輔導後,情況已有好轉。」

  11月10日,法官審閱感化官及精神病專家報告,判石仔入教導所,為其九個月至三年。
  法官表示,被告現時情況,不適宜與家人共住,判他入教導所,助他重新做人,以便重返社會。

  附錄
  無情形精神病質(冷酷變態人格)

  「無情型精神病質」,屬變態人格一種,亦是最易牽涉犯及法行為的精神病。
  「無情型」病者在兒童期間已有種種不良行為,如逃學、說謊、打架、倫竊、離家外宿,在外流浪,以至亂搞男女關係等。

  「無情型」病者主要是幼兒時期,被過分溺愛,或遭虐待,形成「自我中心」的心理惡性發展。
  「無情型精神病」通常具備以下十六個特徵:
(一)智能良好,表面討人歡喜。
(二)有「缺乏妄想」及其他思維障礙。
(三)有「缺乏神經管能症」症狀。
(四)不信任別人。
(五)不誠實。
(六)缺捱恥心與真正悔意。
(七)有反社會行為(沒有動機)。
(八)不吸取經驗教訓,無道德心,對善惡是非缺乏正確判斷,對罪行不以為恥,反引以為傲。
(九)極端自私自利或自我中心。
(十)冷浩無情缺乏重大情感反應,對親人的痛苦無動於衷。
(十一)缺乏自知之明。
(十二)不懂人情世故,對人際關係不負責任。
(十三)愛幻想與不切實際。
(十四)很少有真正自殺行為,除非走投無路才會畏罪自殺,但卻會以自殺來威脅他人。
(十五)性生活反常或濫交。
(十六)沒有任何生活計劃。

  殺害四名女子的「雨夜殺手」林過雲,屬「無情型精神病質」(同時有性格分裂)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