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情人無情虐殺弱智女(上)

日期:2011年9月9日
標題:有情人無情虐殺弱智女(上)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601718183516772/465597607204281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8/05/blog-post_27.html
人物:莫國煒 金曉蓉
地點:沙田美林邨美桃樓十一樓一個單位
案情:莫國煒為給已故女友的骨灰買個龕位,逼收留在自己家中的弱智女金曉蓉還錢,連日虐打終將金曉蓉殘殺。
備註:2013年3月8日,七人陪審團退庭商議五小時半後,一致裁定莫國煒謀殺罪成。

  「阿煒,雖然我不能夠成為你的正式妻子,但我在生是你的人,死了也是你的鬼。生前你無法給我一個名份,我也不會怪你,但我死後,你無論如何也要帶我到香港,給我一個名份,我要永遠陪伴你,與你在一起。」這是阿煒(莫國煒)同居女友美儀給他的遺書。

  患了慢性腎衰竭的四川姑娘美儀,彌留時對自己最心愛的人說:「認識了你,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,下一世,我還是要嫁你的。」
  阿煒十二年前被公司派到四川工作,認識育有一名十歲兒子的失婚婦人美儀,兩人一見鍾情,未幾共賦同居。
  四川多美女再加上川女多情,阿煒認識美儀後,原以為可為自己帶來一段美滿婚姻,可惜因父兄反對而告吹。

  2003年,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在神州大地悄悄展開,內地叫做「非典」,香港叫做「沙士」的疫症,其中一個病人就是美儀。
  經搶救後,美儀雖然檢回性命,但腎功能嚴重受損,患了慢性腎衰竭,阿煒對美儀不離不棄,光陰似箭,轉眼過了七年。

  2010年9月9日,美儀的兒子大學畢業,病魔亦在這時奪去她的性命。
  阿煒的人生在此刻變得一片空白,他留下所有錢給美儀的兒子,隻身捧着美儀的骨灰返回香港,回到沙田美林邨美桃樓十一樓一個單位,與母親劉慧瑩一齊居住。
  阿煒每天都對住美儀的骨灰發呆,他的母親也拿他沒法。

  2011年農曆新年甫過,阿煒突然說要努力工作,賺錢讓美儀可以入土為安,他很快就找到一份外判洗巴士的清潔工作。
  阿煒問過,一個雙人骨灰龕位約十萬元,這份清潔工每個月只得七千元,阿煒心想只要省吃儉用,一個月儲五千,一年雖然未必夠錢買骨灰龕位,但問親朋借數萬元,按月清還,相信也會做得到。
  四十歲的阿煒若沒遇上三十五歲的阿蓉(金曉蓉),兩人的生命將會改寫。
  可惜這兩個同是天涯淪落人,在巴士車廠內相遇。
  金曉蓉母親戴小玲是温州人,丈夫早逝,留下一對子女。
  阿蓉兒時因母親一時不慎而跌傷腦部,導致智力較常人低,有輕度弱智,外表看不出她與普通人有甚麼分別,但與她接觸幾次後,就知道她是一個容易受騙的女人。

  阿蓉長大後於2009年在巴士清潔外判公司任職,由於她不能照顧自己的日常起居,加上經常惹麻煩,與家人關係不佳,被視為負累。
  阿煒因工作認識同為清潔工的阿蓉,由於阿蓉對人沒有機心,阿煒與她相處愉快,成為阿蓉僅有關心她的朋友。

  在阿蓉遇上阿煒之前三個月,她遇上來自廣東茂名的「肥婆四」,一個月就被騙去三十萬元。
  她的家人幫她還完這筆債,她又再被「肥婆四」騙去五萬元,她的家人不再替她還錢。
  阿蓉四出問人借錢,連在巴士廠做清潔的同事也不放過,開口就說要借五萬元。
  有人戲弄她,有人責罵她,阿煒看在眼內,寄予無限同情,
但自顧不暇,愛莫能助。
  上天若要令悲劇發生,凡人是絕對估計不到的。
  阿煒回家對着美儀的骨灰盅訴說有關阿蓉的故事,當晚,美儀竟然進入阿煒的夢中,談的不是阿蓉的事,而是幫助阿煒,令她可以入土為安。

  翌日,阿煒到馬會用一百元買了幾場過關足球賽事,隊名都是美儀昨晚在夢中告訴他的。
  美儀對阿煒說:「只可買一百元,因為我的法力只有這麼多,你贏了這幾萬元,加上你儲落的錢,在我死忌前,應該夠錢為我找安心之所。我愛你,我會等你。」
  當晚,阿煒贏了四萬多元,連同積蓄及未來數月的收入,在美儀死忌前,應該夠錢買骨灰龕位令她入土為安。

  凌晨時份,阿煒回巴士廠開工。
  在巴士廠附近聽到阿蓉叫:「唔好!」的聲音,循聲望去,見到不遠處有數名大漢圍住阿蓉,於是急步走去解圍。
  阿煒身形高大,外表粗獷,那班人也不敢張牙舞爪,向阿煒說出蘭因絮果。

  擾攘一番後,阿煒弄清楚那幾名大漢是收數佬,追阿蓉還五萬元欠債。
  阿煒知道自己也是泥菩薩過江,自身難保,轉身就走,但阿蓉哭喊叫道:「煒哥,你幫吓我啦,唔係我就唔得掂!」
  聽了阿蓉的說話,阿煒的腳就如被釘在地上一般,同一番話在十二年前也出自美儀口中。
  那天,美儀在公司做錯了事,向阿煒求救時,說出同一番話,兩人亦因為這一番話結緣,發展成情侶關係,甚至談婚論嫁。

  「有事慢慢講,唔好嚇親佢!」阿煒對那幾個大漢說。
  收數佬最喜歡有人「做架樑」,粗聲粗氣問:「你係邊位呀?你同佢有親?你有錢幫佢還咩!」
  一連串挑釁說話如一支支冷箭射入阿煒耳中,鼓動了他的一腔熱血,說:「佢條數,我孭!」
  阿煒拿出那張足智彩彩票,對那些大漢說:「呢張飛中咗四萬幾,我聽日攞埋尾數俾你哋。」
  為了那一番話,阿煒共付出了五萬元,他對阿蓉說:「這筆錢我是有用的,你要在九月前還給我。」

  阿蓉誓神劈願說無問題:「我上次欠人三十萬,我屋企人都幫我搞掂。今次只不過係五萬蚊,一定無問題,我返屋企同媽講,佢一定幫我手。」
  阿蓉當然不知道她的親人為了替她還錢,除花光積蓄外,還向親朋借錢,每月都要還錢,當阿蓉再欠下五萬元,她的家人已無能為力。

  2011年7月,阿蓉天真地問家人拿五萬元還給阿煒時,家人以為她又再被騙,怒不可遏地將她趕出家門。
  阿蓉不敢回家,在巴士廠內留宿。
  阿煒知道後,心中感到不安,加上同情阿蓉,收留她在家中居住。
  阿煒作出這個決定時,絕沒料到會催化成一宗殺人悲劇。

  2011年8月至9月初,阿蓉的上司劉漢良發現她的左面有瘀傷,問她發生了甚麼事,她說是在港鐵站跌下樓梯造成,劉漢良認為並非實情。

  8月16日,劉漢良見阿蓉的傷勢不但沒有好轉,更戴上口罩,他要求她脫下口罩查看,發現金曉蓉右邊面也有藍黑色瘀傷,不但面部全腫,眼也睜不開,就像日本恐怖片《貞子》的樣貌一樣。
  阿蓉當時仍堅稱只是跌倒受傷,劉漢良叫她看醫生,康復後才再工作。
  自此阿蓉再沒有上班,直至收到她的死訊,才知道她出了事。
  8月17日,阿蓉由莫國煒和莫母陪同到西醫診所求診,阿蓉因頭部有流血傷口要到醫院縫針,她的前臂和胸口亦有遭拳打痕跡。
  莫國煒向醫生解釋,阿蓉在港鐵站跌落樓梯受傷。
  8月23日,阿蓉由莫國煒母親陪同求診,西醫見金曉蓉面部有新傷勢。
  9月3日,金曉蓉及莫國煒母親第三度到診所,護士發現金的面部傷勢較上次嚴重。
  9月6日,阿蓉由阿煒及莫母陪同回到舊居,當時阿蓉面部受傷,她向母親戴小玲借錢,戴小玲只給了一百元就將她打發。

  回家借錢失敗,阿蓉說可問財務公司借錢,由阿煒母親陪同到財務公司借五萬元。
  職員見阿蓉口腫面腫,認為事件不尋常,翻查信貸資料庫,獲知阿蓉已被列入黑名單,拒絕受理。
  2011年9月9日,莫國煒(阿煒)的母親返家時,發現身穿內衣褲的金曉蓉(阿蓉)倒在屋內廳中,氣若游絲,阿煒呆呆坐在一旁,問他發生甚麼事,他不發一言,莫母於是報警。

  救護員到場檢查後,發現阿蓉仍有一絲氣息,將她送到沙田威爾斯醫院搶救,送院後證實傷重不治。
  醫生發現阿蓉身上有多處新舊傷痕,懷疑遭人虐打致死,通知警方調查。

  法醫驗屍時發現阿蓉身上傷痕多達一百處,二十條與胸骨相連的肋骨,有十九條被打斷,斷骨倒插內臟,心肝脾肺腎無一倖免。
  左肺被折斷的助骨插穿嚴重受傷,死因是身體多個器官受損,嚴重內出血失救死亡。

  阿蓉的臉、頭皮、眼、雙臂、胸、右大腿及下體,均有瘀傷,肋骨及肩胛骨折斷,並且有腦出血。
  阿蓉雖然沒有被性侵犯痕跡,但陰部有一大片瘀痕,一雙前臂有保護式抵抗傷(被人毆打時以前臂保護重要部位,例如頭部。)
  法醫向警方呈交驗屍報告時,認為死因有可疑。 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