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發制人

日期:1974年9月16日
標題:【山寨探案實錄】先發制人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292027292721/461684394262269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7/08/blog-post_31.html
地點:葵涌石籬邨第十四座十五樓一四五二室
人物:徐金麟 卓玉桂 徐美雯 徐美雯
案情:徐金麟以為妻子卓玉桂出軌,將她與一對子女殺死,跳樓身亡。
備註:案件需召開死因庭,研訊四人死因。
經過研訊,死因庭裁定卓玉桂及一雙子女死於被殺,徐金麟死於自殺。
1974年9月20日,四名死者遺體由雙方親屬領回,在紅磡公眾殮房集體收殮,送往柴灣哥連臣角火葬場火化。

  「求警調查」,是警方術語,當九九九控制中心接到報警電話,對方未能具體說出報案原因,或報案人不知道發生甚麼事,報案中心就會將案列為「求警調查」。
  「求警調查」涉及的事件可大可小。

  兩名巡警接到通知,前往葵涌石籬邨第十四座十五樓一位調查。
  警員拍門問:「請問剛才是否有人報警?」
  戶主陳太開了鐵閘,說:「是我報案的,請進來再談。」
  「究竟發生甚麼事?」警員入屋後問。

  「我也不知道,只不過我嗅到徐先生的單位有臭味傳出來,他們一家四口,近兩日都沒有出現過,我懷疑他們家中出了事。」
  警員說:「你帶我們去看看,了解一下。」
  愈接近徐先生位於一四五二室的單位,臭味愈濃烈,三人到達那個單位時,已不自覺地用手掩鼻。
  警員說:「似乎是屍臭!」
  警員的說話,把陳太嚇了一跳,有屍臭傳出,屋內不就是死了人嗎?
  「我們是警察,屋內有人嗎?」警員邊拍門邊說,屋內全無反應。
警員將情況通報控制中心,上峰決定破門入內調查。
  「我們已召消防員到場協助破門,你們在現場調查一下。」上峰向兩名警員發出指令。

  臭味中人欲嘔,兩名警員與陳太稍稍離開那個單位。
  在消防員到來前,警員向陳太了解徐家情況。
  單戶主徐金麟,在荃灣一家錶殼廠做技術工人,太太卓玉桂,二十八歲,以前在布廠工作,四年前與徐金麟結婚後,搬到上址居住。

  兩人遷入不久,女兒徐美雯出世,現年三歲半,年半前,兩人再添一名兒子,叫徐美雯。
  陳太說:「美雯經常在走廊玩耍,近幾日已沒有再見她了。」
  消防員到場,將鐵閘及大門撬開,中人欲嘔臭味由屋內湧出,眾人退避三舍。
  消防員戴上氧氣面罩,進入屋內,屋內離大門不遠的地上,有兩具小童屍體,一具女屍躺在一張大床上。三具屍體已死去多時,屍身發脹,流出的血水已變成黑色。

  重案組主管黃定邦率領探員到場,探員早有準備,燒了一大把香,僻除臭味。
  法醫湯明檢視三具屍體後,相信兩名小童是被人用手扼死的,兇徒還在兩名小童身上劈了幾刀。
  女死者頭部被人用硬物擊破,腦漿溢出,身上亦有刀傷。

  湯明強調,三名死者身上的刀傷,都是「死後傷」,顯見兇手怕三人未死才補刀。三名死者死去約四十小時,由於天氣炎熱,屍體又有刀傷,迅速發臭。

  經辨認後,證實三名死者,分別為:卓玉桂、徐美雯、徐建龍,戶主徐金麟下落不明。
  現場跡象顯示,三名死者都是被人殺死的,但這個單位卻是一個「密室」。
  單位大門及鐵閘都從內反鎖,全屋只有一扇窗戶打開,但單位位於十五樓,若說兇手由窗口進入犯案及逃走,似乎不合理。
  黃定邦在那個打開的窗向上下張望,窗口對下是一個露天垃圾站,窗口對上是十六樓,再上就是天台,兇手會否由天台入屋犯案呢?
  屋內無搜掠痕跡,有數千元放在當眼處未被取去,推測這不是一宗劫殺案。

  戶主徐金麟下落不明,兇手會不會是他呢?
  探員到徐金麟任職的錶殼廠調查。
  錶殼廠管工已從收音機得知消息,對探員說:「徐金麟已有兩天沒上班了,聽說他家中出了事,究竟誰這麼殘忍,連小孩子也不放過。」

  為解開密室之謎,黃定邦率領探員回到現場調查。
  三具屍體已舁走,現場仍血跡斑斑,探員在一張木枱的抽屜內,發現三封由徐金麟的簡短的信及一張字條。

  三封遺書內容如下:
  1.妻己死,她欠我太多人情,孩子留在世上何用?徐金麟絕筆。
  2.各位親友,她已多次向我施毒手,現在我們同歸於盡。
  3.我留下的財產,現在一無所用,唯有留給葬我的人。
  另外一張字條,上面只有「我要自殺」四個字。
  徐金麟自殺了?探員立即追查這幾天無人認領的屍體。
  在兇案揭發前一天,早上七時,石籬邨第十四座對開一個垃圾收集內,一名房屋署清潔工人發現一具男屍。

  警方到場調查,認為死者從高處掉下,死者身份至今未明。探員攜同徐金麟的照片到殮房核對,根據屍體的手指模,證實是徐金麟。
  綜合調查所得,徐金麟將妻兒殺害後,跳樓自殺。
  「密室」之謎雖已解開,可是,徐金麟為甚麼要這樣做呢?

  探員向徐金麟及卓玉桂的朋友打探。
  卓玉桂婚前十分喜歡打扮,婚後亦一樣花枝招展,徐金麟十分不滿。
  「做主婦有做主婦的模樣,看你,袒胸露腿,穿得像個撈女,難怪鄰居有這麼多閒言閒語。」
  徐金麟頭腦守舊,又大男人主義,卓玉桂經常去夜街,令徐金麟更加不滿。
  卓玉桂多在晚上外出,主要是日間要照顧一對子女,晚上待徐金麟回家,吃過晚飯後,她才有空外出,與朋友見見面。
  卓玉桂的朋友有男有女,有時談得夜了,由男士送她回家。徐金麟以為妻子在外勾三搭四,禁止她外出,卓玉桂沒有理會,兩人之間的誤會加深。
  如何管教孩子,兩人亦意見分歧,徐金麟認為要嚴厲管教,以免學壞,卓玉桂採自由開放方式,在錯誤中學習。

  慘劇發生前數個月,徐金麟對工友說,最近看了一本推理小說,內容說妻子用慢性毒藥害死丈夫,然後與情夫雙宿雙棲,他說自己就是書中的男主角。
  自此,徐金麟生活在恐懼之中,出事前兩星期,他曾去看精神科醫生,醫生說他有輕微「被逼害妄想症」,給他開了藥,兩星期後回來覆診,但還未覆診,慘劇已經發生了。

  案中兇手及受害人無一生還,事件無目擊證人,也無足夠旁證證明事件前因後果。
案件需召開死因庭,研訊四人死因。經過研訊,死因庭裁定卓玉桂及一雙子女死於被殺,徐金麟死於自殺。
  1974年9月20日,四名死者遺體由雙方親屬領回,在紅磡公眾殮房集體收殮,送往柴灣哥連臣角火葬場火化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