驅魔者死

日期:1981年12月30日/1982年5月23日
標題:【山寨探案實錄】驅魔者死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bc160401/videos/oa.597335413955049/461745650922810/?type=3
https://akoe123.blogspot.com/2017/08/blog-post_23.html
地點:美孚新邨/銅鑼灣高士威道灣景大廈
人物:查麗達 黃婉芬 信濃 阿占
案情:查麗達與兒子信濃及阿占,1981年12月30日在美孚新邨殺死女童黃婉芬。查麗達與小兒子,於1982年5月23日跳樓死亡,揭發殺害女童黃婉芬一案,信濃及阿占被捕。
備註:1982年5月29日,信濃與阿占同被控以謀殺黃婉芬罪名,解上法庭受審。1983年3月14日,該案在高院審結,信濃謀殺罪名不成立,當庭省釋。阿占謀殺罪名成立,阿占犯案時只得十六歲零十個月,尚未成年,法官沒有立即判刑,等候英女皇發落,阿占其後提出上訴,1983年7月26日,上訴庭撒銷謀殺罪名,改為企圖謀殺罪,判監八年。

  夕陽西下,天幕漸次染成漆黑顏色。
  一大一小兩個小白點,從銅鑼灣高士威道灣景大廈天台飛墮而下,碰到大廈四樓的簷篷時,爆出一團鮮紅血雨,灑到對下的行人道上。
  一大一小殘缺不全人體,從天而降,與地面硬碰,發出沉啞的「啪」一聲,就像是一個摔爛了的西瓜。

  「有人跳樓!」
  一名女途人被眼前景象嚇得驚叫,兩團血肉模糊屍體,就在她面前五呎墮地。
  當她驚魂甫定,發覺身上黏黏的,細心察看後,人就像灌了鉛一般,倒在地上。看到自己身上沾滿鮮血及腦漿時,大多數人的反應都會像她一樣。

  住在灣景大廈高威樓的住客陳文,聽到驚叫聲探頭出窗查看,知道有人跳樓,打電話報警。
  巡警接到通知趕到現場,暈倒的女子這時亦甦醒過來。
  「還有一個沒有死!」警員以為這名女子是其中一個跳樓者,女子看了警員一眼後,昏迷過去。

  「奇怪,那兩個跌得像個爛西瓜,怎麼這個沒有甚麼損傷?」巡警雖然覺得奇怪,但由於發現生還者,他透過通訊器,要求派救護車到場。
  救護員到場,檢視兩具殘屍後,確定明顯死亡,沒將之抬上救護車。
  昏迷的女子經初步檢查後,傷勢輕微,救護員大惑不解,將她送到醫院。

  巡警在附近取了些報紙將令人噁心的屍體蓋住,在探員到來前,巡警力圖找出兩人跳下的位置。
  「四樓一個簷篷損毀,有血留下,相信死者在這個位置之上樓層跳下。」巡警將自己的發現,告知到場調查的探員。

  「進行高空巡邏(沿固定路線,由高往下巡查),查問是否有人認識兩名死者。」重案組主管黃定邦對探員說。
  探員逐戶調查,但住客都表示家中沒有人跳樓。
  黃定邦登上天台,發現了一些線索。
  大廈天台的欄河,有兩個細裝煉奶鐵罐,一個紙包鮮奶盒、一包紙巾、一支原子筆。
  大廈天台一角,有一個膠袋,膠袋內有四張身份證,一封寫在紙巾上的遺書。
  四張身份證分別屬於一男一女及兩名小童,男的叫阿龍,女的是菲律賓女子查麗達。兩名小童是張峰峰及阿峰。
  遺書由查麗達署名,是寫給她父親的。

  表面上雖是一宗自殺案,但因涉及小童,有謀殺成份,黃定邦暫列為謀殺及自殺案。
  「根據身份證上的資料,向人民入境事務處查找登記地址,另通知政府化驗師到來,檢查煉奶罐、鮮奶盒,除套取指模外,還要做毒物及藥物測試。」

  黃定邦發出連串指示後,回到地面,將蓋在屍體上的報紙揭開,看到的是兩具血肉模糊的人形。
  屍體是一名女子與男童,女子的左手與男童的右手,有一條白布條綁着。

  這似乎不是一宗單純自殺案,若是自殺的話,何以會用布條綁手?會否涉及第三者?送院的女子,與這兩人有甚麼關係呢?
  黃定邦決定到醫院弄清楚,送院女子是唯一生還者,她可能會知道內情。
  那名倒霉女途人叫阿瓊,送院後經治療換上病人衣服,仍處於半昏迷狀態,無法錄取口供。  黃定邦無功而還,調查工作加緊進行。

  根據身份證資料,探員查到四人都住在一起,地址是美孚新邨第一期十六樓。
  黃定邦率領探員到美孚新邨,開門的住客表示剛遷入居住,不認識查麗達等人。
  黃定邦到出租這個單位的地產公司調查,查到多年前,單位由查麗達租住。

  查麗達當時留下的地址,是銅鑼灣高士威道,距跳樓現場不遠的大廈。
  黃定邦到達那個單位,單位仍由查麗達的家人租住。

  查麗達的家人對探員到來,表露出不耐煩神色,黃定邦推測查麗達與家人相處得並不融洽。

  這亦難怪,世間上最令六親討厭的,是中毒已深但又不悔改的吸毒者,查麗達正是這種人。
  「她的事與我們無關,她在外面所做的事,我們一概不知道。」
  查麗達的家人還不知她已出事,過往經常有探員上門打探查麗達情況,他們以為今次又是查麗達惹上麻煩。

  「她以後都不會麻煩你們了,我今次來,是要告訴你們,她剛才跳樓死了。」黃定邦理解查麗達家人的心情,她的死,對自己及家人,未嘗不是一種解脫。
  「死了最好!」查麗達家人的反應,在黃定邦意料之內,這句話,充份表達了哀莫大於心死。

  查麗達全名是查麗達.貝納度,三十四歲,中菲混血兒,與她一齊跳樓的,是她的小兒子張峰峰。
  十多年前,查麗達與中國男子阿龍結婚,生了兩個兒子,大的叫阿峰,今年十四歲,小的是張峰峰,今年十三歲。

  阿龍是一名海員,小兒子出世後不久,因不滿查麗達與人有染,提出分居。
  「查麗達性慾十分強,而我是做海員的,一年中也沒有多少時間在香港,她經常在灣仔流連,就像流鶯一樣。」

  「金錢對她還是次要,她主要是解決性慾,我已隻眼開隻眼閉,但她卻變本加厲,我在香港時,她也晚晚出外勾三搭四。」
  「有次,我行船半年返港,查麗達對我說有了三個月身孕,不問而知,這個不會是我的骨肉,我覺得她太過份,提出分居。」
  「我為大兒子的撫養權與她在法庭上相見,法官說我是海員,若分居,兒子撫養權會歸查麗達。」
  「結果,分居的事就擱下來,查麗達知道我的弱點,更不把我放在眼內。」
  「小兒子出世後,我忍無可忍,與她分居。」

  阿龍向黃定邦大吐苦水,說明與查麗達分居的前因後果。
  黃定邦問:「分居後,你可清楚查麗達情況?」
  「分居前,我對她的情況也不清楚,分居後就更不用說了,她的姐妹瑪利亞可能比我更清楚。」

  瑪利亞是菲律賓人,在美孚新邨當女傭,在維園認識查麗達後,兩人十分投契。
  瑪利亞知道查麗達死訊後,十分傷心。
  「查麗達與張先生分居後,到灣仔一家酒吧做吧女,她天生異禀,一晚可接十多名客人,兼且提供特殊服務,生意應接不暇。」
  「短短一年間,查麗達已儲到五萬元,這個時候,一個姓李的歡場大滾友,搭上了查麗達。」
  「查麗達對我說,那個大滾友的床上功夫十分了得,令她得到前所未有滿足。」

  姣婆遇着脂粉客,查麗達被這個大滾友騙光了積蓄。
  「查麗達人財兩失,曾說恨透天下男人,之後,她加入了『聖女教』。」

  「聖女教」是一個甚麼組織,黃定邦不大清楚,他到沙田道風山一個專門搜集邪教資料的機構。
  那個機構由江家華神父主持,專門研究世界各地邪教組織。

  江家華神父的年齡比黃定邦想像年輕,大約二十八、九歲。江家華在一個書櫃內,取出一本厚厚、用羊皮做封面的書,仔細查閱。
  「『聖女教』是菲律賓一個宗教組織,總部設在蘇碧灣,本土教徒多達十萬人,基督教及天主教都將之定性為邪教。」
  「性女教」認為女性身體是邪惡的,必須不斷與人性交,才能洗脫身上罪惡,因此,「聖女教」都以女教徒當娼為榮。
  「聖女教」規定教徒不能吃牛肉,遇到「魔鬼」時,還要設法將之消滅。
  「魔鬼」的定義,是從對方瞳孔內看到三個六字。

  「香港的『聖女教』教徒以女性為主,無一定集會地方,據知在西貢設有秘密祭壇。」江家華神父說。
  「查麗達用白布帶綁着自己與兒子的人跳樓,是否有特別意思?」黃定邦問。
  江家華說:「按『聖女教』說法,這樣可令兩人的靈魂不會分開。」

  經廣泛調查,黃定邦認為查麗達是自殺的,他的兒子則在半自願情況下,與母親一齊輕生。
  這宗案件其後交由死因庭研訊,黃定邦要整理案件資料呈堂,這案因此出現峰迴路轉,出人意表發展。

  在查麗達的遺物中,黃定邦再發現一封遺書及日記。
  遺書寫在一包紙巾的卡紙上,顯見死者的遺書是臨時才寫,遺書所寫日期是5月23日,即出事當天。
  遺書用英文寫成,是寫給查麗達父親的,內容大約是:
  「親愛的爸爸:
  請你原諒我不能實踐自己的諾言,因為我要離開這個世界了,我除了里奧(張峰峰)外,一無所有。
  里奧是我帶來這世界的,所以我會將他帶走,我與里奧談過,他也願意與我一起上天堂。
  爸爸,阿龍不原諒我,我不怪他,阿占雖然令我煩惱,但我又拋不開他,至於信濃(大兒子阿峰),希望你能代我照顧他。
  主啊!請你引導我們往天堂之路
  你的女兒查麗達。」

  黃定邦將遺書交由筆跡專家鑑定,確定是查麗達所寫,此案無他殺成份。
  黃定邦看完查麗達的日記後,他改變了主意,召集手下,舉行偵緝會議。

  「各位手足,有充份證據顯示,1981年12月30日,在美孚新邨失蹤的女童黃婉芬,可能已遇害。」
  「殺害黃婉芬的人是查麗達,共犯還有她的兒子及阿占。」
  「根據我們的調查記錄,當時曾傳訊過查麗達,由於無實質證據,令她可逍遙法外。」
  「查麗達在日記中寫下這件事,我們現在要重開調查,令黃婉芬昭雪沉冤。」

  探員空群而出,很快就找到查麗達的兒子及阿占。
  在黃定邦嚴詞盤問下,兩人供出殺害黃婉芬經過。

  黃婉芬在美孚新邨居住,外婆為查麗達當鐘點女傭,她經常到查麗達家中協助外婆工作,與查麗達及她的兒子相熟。
  查麗達被大滾友騙去積蓄後,經擠拮據,將小兒子交由外家照顧。她以出賣肉體賺錢,自己供人泄慾,亦希望找到被自己泄慾的對象。
  她不再相信成年男人,改為向小童埋手。

  查麗達叫兒子四出結交少年,帶返家中由她色誘成其好事,不過,每次都不能長久,直至她遇上阿占。
  1979年10月,阿占離家出走,在一部貨車的車斗內睡覺,查麗達把他帶返家中。

  阿占當年十四歲,在查麗達誘導下,兩人發生性行為,自此,兩人在慾海中沉淪。
  阿占得到查麗達歡心,令信濃十分不滿,認為阿占搶走他的母愛,離家出走,在一家超級市場高買失手被擒,被警司警誡。
  警方通知查麗達領回信濃,警告若在犯事,就會判入男童院,查麗達身為母親,要負起監管之責。
  經過這次,信濃雖然阿占不和,亦只得留在家中。
  查麗達染上毒癮,蒼老得很快,阿占覺得查麗達已沒有吸引力,改為打黃婉芬主意。

  阿占刻意討好黃婉芬,信濃看在眼內,認為是趕走阿占的好機會,假意對阿占說可協助他得到黃婉芬。
  兩人騙黃婉芬喝下混有安眠藥的汽水,藥力發作後,阿占把黃婉芬抱入房內,信濃趁機通知查麗達回家。
  查麗達見阿占與女童赤裸在床上,一手將阿占拉開,阿占瑟縮牆角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「魔鬼!魔鬼!你們兩個都是魔鬼!」查麗達凝望着昏迷不醒的女童。好一會後,她將女童擺成一個「大」字形,口中唸唸有詞。
  查麗達要進行「聖女教」滅魔儀式,阿占及信濃嚇得動也不敢動。
  「魔鬼!魔鬼!」查麗達拿起一個枕頭,喝令阿占將枕頭用力壓在女童頭部,女童因而窒息死亡。

  信濃與阿占見弄出人命,手足無措,查麗達叫兩人用床單將屍體包好。阿占偷來一部私家車,將女童屍體運到九華徑鍾山台一處山坡埋葬。
  查麗達在埋屍地點進行邪教儀式,說要令魔鬼永不超生。

  女童遇害後,查麗達狂性大發,她認為魔鬼已轉到阿占身上。查麗達在日記中記載,她在阿占的瞳孔內看到三個六字,她要為阿占驅魔,將他帶到西貢祭壇,用刀威脅阿占躺在祭台上。
  阿占察覺到查麗達要殺他,慌忙逃走,當時月黑風高,阿占慌不擇路,掉下山崖。
  查麗達見阿占墮崖後毫無聲息,以為他死了,自行離開。
  阿占命不該絕,只摔斷了左手暈倒,天亮時,阿占掙扎爬回平地返家休養,不敢再見查麗達。

  信濃知道母親要殺阿占,恐怕難逃毒手,也不敢回家。
  查麗達毒癮日深,出賣肉體也無法維持生活,付不起租金,走投無路,返回外家居住。
  查麗達父親知道女兒染上毒癮,要她戒除,她滿口應承,可是戒毒又豈是在家中就可辦到?
  查麗達在家中吸毒,令親人十分不滿,與家人大吵一頓後,查麗達帶着小兒子離開。
  經過數日流浪後,查麗達與小兒子走上絕路。

  1982年5月29日,信濃與阿占同被控以謀殺黃婉芬罪名,解上法庭受審。
  1983年3月14日,該案在高院審結,信濃謀殺罪名不成立,當庭省釋,阿占謀殺罪名成立。
  阿占犯案時只得十六歲零十個月,尚未成年,法官沒有立即判刑,等候英女皇發落。
  阿占其後提出上訴,1983年7月26日,上訴庭撒銷謀殺罪名,改為企圖謀殺罪,判監八年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